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江山如画小说 撩妹到湿的句子

忽然,沈天心倒抽一口凉气,只见画面中那小家伙开始动了起来。

医生一脸微笑的冲莫闽南道:“孩子的爸爸应该还没有感受过胎动吧,你们的宝宝正在妈妈肚子里跳舞,爸爸可以把手放在肚子上,感受一下。”

他拉着莫闽南的手,往沈天心的肚子上摸去。

莫闽南本来可以拒绝的,但鬼使神差的,他任由医生带着他,把手放在沈天心的肚子上。

手下传来些微震感,他的心在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检查结束后,两人回到诊疗室。

医生先是拿着B超图仔细看了又看,又翻看了其他检查结果。

沈天心被他凝重的表情弄得有些慌,急忙开口,“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医生反复检查了一遍手上的报告,最后询问沈天心,“沈小姐,你是真的要把孩子打了吗?”

沈天心不自觉地拳头一紧。

真的?

她真的不想打掉,可她的想法又有什么用,就像莫闽南之前说的,肚子里这块肉的事,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

想到这里,她又转头看看身后一脸漠然的莫闽南,他脸色淡漠得似乎现在和医生讨论的不是一个小生命的死活一样。

沈天心一咬牙,拍板道:“决定了,总归要做这个手术,医生你给我安排一个时间吧。”

医生脸上闪过不虞之色。

“你们这对父母真是铁石心肠,难道你们没有在B超室看见你们的孩子有多么活泼吗,她那么坚强地在你肚子里长大,你们却一心想要打掉他。”

沈天心心里一痛,也不知道是被这个医生说中了,还是气他管得真宽。

但医生没给他们自辩的机会,抬笔刷刷地在纸上写着字,嘴巴里还念叨着。

“孩子发育的很好,简单概括就是长势喜人。再加上你之前有流产迹象,身体太虚弱了,要是现在做手术会很伤害身体。你说的这个引产手术,最快也要等你养一个月左右再做,但是你想清楚了,一个月之后,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差不多快七个月了,离生产也不过两个月。要是你狠得下心做掉,就当我没说。”

一大段话听得沈天心脑壳发痛,但她还是抓住了重点,就是孩子长得很好,以及手术要延迟。

医生把笔一收,将手中的纸往她身后递去。

莫闽南接过纸,上面写了沈天心的身体状况,以及需要的药物。

沈天心有些紧张的看着莫闽南的脸,医生的话对她起了点作用,那对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呢?

只见莫闽南嘴巴一抿,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沈天心却觉得,那就是不高兴了,果然,他一刻钟都等不了,想要马上打掉这个孩子吗?

她不应该有什么奢求,所有的期待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悲伤夹杂着失望,她干脆直接和医生说,“我不想等了,直接给我做手术吧,马上就安排。”

“可是你的身体……”

沈天心冷冷的打断,“不要管我的身体,只要死不了,你就给我做手术。”

“你……”莫闽南眼中闪过怒色,在医生错愕的目光中,直接把沈天心从诊疗室给拖了出来。

沈天心一路被他拽着,往医院的直升电梯走,挣扎不开。

她正要骂莫闽南是不是发神经了,又被他一把塞进电梯,按了一楼。

她揉揉被抓痛的手,冲莫闽南发泄心中的怒气,“为什么把我拉走,我马上就要说动医生给我做手术了。”

莫闽南唇角一勾,一脸轻蔑地说:“劝医生给你做手术,然后就这样死在手术台上?”

“可是把孩子打掉,不是你要的结果吗?”

沈天心借着胆子顶了一句。

明明就是他一直要求把孩子打掉,哪怕是见到了孩子在她肚子里的样子,摸到了孩子的胎动,但心硬如铁的不就是他莫闽南吗?现在又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样子,让她不要打胎。

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自大到想做什么决定就做什么决定。

沈天心内心活动全在脸上写着,一丝不差地落入莫闽南的眼中。

“虽然一尸两命也是一个打胎的方式,但是这个方法也太蠢了。”莫闽南嗤笑一声,给出的解释带着几分嘲弄。

沈天心听到这话,脸色急速转白,这个男人恶劣的底线完全无法想象,因为根本没有!

哪怕还有一点人性,也不会说出一尸两命的话!

“蠢一点也好,这样你不就能达成所愿了?”

她一向怂,但是面对莫闽南现在的态度,她真是受够了。

包子肚子里好歹还有口气呢!

莫闽南用眼角看着她,轻蔑的样子一如既往地扎心。

“我倒是不知道,为了打掉这个孩子,你竟然愿意死。”

从诊疗室开始,莫闽南就觉得有股气在心头涌动,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为了打胎,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沈天心被他的轻视弄得浑身不自在。

又是这种眼神,又是这种不屑的目光,从他们见面开始到现在,这个男人一直都是这幅态度。

不过一想,他的轻视也是有道理的,毕竟自己和他的初识可没有尊重的成分。

她收拢心神,故作无所谓的回了一句,“我刚才和医生说了,只要我不死,就做手术拿掉孩子。毕竟我可记得老板你说过,堕胎之后会给我钱,所以为了好好享用这个孩子换来的钱,我也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她嘴巴一张一合,越说越快,就像是心里话一样,把一副贪婪的嘴脸摆在莫闽南面前。

莫闽南的眼神则越来越冰冷,像腊月寒冰,冻得这热夏的电梯都有了些许寒意。

“你知道就好,不要惹麻烦。”

看吧,在他眼里,这个孩子就是麻烦,她低头摸摸肚子,似是和自己妥协一样,说道:“那我就养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就来医院把孩子打掉。”

莫闽南用手扯扯自己的领带,莫名地有些烦躁。

“随便你。”他冷冷地丢下了三个字,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抬腿直奔药房而去。

沈天心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自己走过了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事。

再回过神的时候,莫闽南已经驱车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OmDgg4yOD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