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从后面进入,嗯~啊 喝醉的姐姐

又是许多天过去了,好久没见到他了。

想想《家有喜事》不过耗时13天,却意外成了当年十大卖座电影第三名;经典喜剧《东成西就》同样也是十几天的周期,而星哥这部《霹雳先锋》拍摄将近一个月了,真是感觉他好像拍摄了一整个世纪那么长。

5月的天气,正是不热不凉的好时候,可在这样的夜里,我就是说不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所幸就简单穿着睡裙,摇着蒲扇,踩着拖鞋,坐在阳台上藤椅上,抬头望天。

既然生活里见不到“星星”,就趁这惬意的夜晚,一睹天上的星星。

已是将近午夜,再忙碌的人们也都选择静静的睡去,喧嚣的街道都回归于宁静。

在这孤独的夜,独自在阳台上“纳凉”的我,望着漫天的星光,一时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呲呲~”刺耳的卷帘门声一下子打破了我的放空状态,迫使我回过神来。

虽然很明显拉门的人是有意的小心自己的动作,一点一点的往上拉,一步一步做着步骤,可依然逃不过我这个“有心人”的耳朵。唉,这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不愿睡觉,跑出来瞎折腾。

但是旋即又是一个激灵,不对呀,这卷帘门声。。。那么近,那么。。熟悉。。这不就是自家的店铺卷帘门吗?就在楼下。。。我家的杂货铺!!!

我一下子慌了神,幸好今晚睡不着,才碰巧遇见这个胆大的小偷,可是。。。我该怎么办,先打110?哦,不对。。999!也不行。。。还是先下楼看看清楚再说。哦,罗妈?要不要告诉她一起去呢?唉,算了,她一把年纪又早早睡了,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练过跆拳道,虽然忘得七七八八,但。。。试一试吧。。。我先进房间顺手就拿起两个羽毛拍当武器,蹑手蹑脚的出门,又快速下楼。

身体紧挨着墙根转弯处,稍稍探出去,瞧了一下,还真的是店铺。

卷帘门半开着,里面还有“悉悉索索”翻找东西的声音传出,可想那小偷是已经进去了。明亮的灯光从店铺里大大方方的洒出来,光明正大的的样子,妖(语气词),这小偷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回过身,笔直的站着,如临大敌。拼命告诫自己,一定要勇敢,冷静。手中的羽毛拍不自觉的握握紧。

几番暗示后,下定决心要进去殊死一搏了,可是走到门口处,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心惊胆战。哎,还是再调整一下心态吧。

我又小跑躲回墙根,突然满脑子都是古惑仔里靓坤哥的形象。有刀有枪的。。。这可是关乎小命的,虽然总是难免会想到回去,可是如果以这种方式。。还是会有点害怕。。。

又是几经一番心理斗争,罗文茵,别怕,眼睛一闭,直接干脆利落冲进去。他是小偷,他理亏才对,香港毕竟是个法治社会,何文田区虽然是穷人多,但是好人也不少,了不起大喊大叫,把群众们都引过来,谅他也逃不了。

深呼吸,握紧羽毛拍,一切准备就绪,为了杂货铺,拼了!

可就在我转身的刹那,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小茵,你在干嘛?”

“啊,抓贼啊”内心抑制良久的紧张与害怕,终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点燃了,顾不上细看,我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小偷发现了,必须大叫以求自保。

“嘘,收声”一双大手有力的捂住了我的口鼻。

我更加惊慌了,双手慌不择乱的挥动着手中的羽毛球拍用力拍打着眼前那个人。

“额。。别打。。别打。。是我。。是我”那人吃痛的央求我,故意压低的声音那么熟悉。

他边说边把我拖拉到亮光处,借着亮光我才发现,眼前的人正是星哥。

我终于停下闹腾,安静下来了。

他慢慢松开手,带着些微怒意瞪着我,揉着之前被我拍打的地方,小声抱怨道,“小茵,你痴咗线啊,好痛额,唉,惨啦,旧伤还没痊愈,又添新伤”

听他这么说,我突然回想起,刚才捂住我口鼻的手有着浓浓的跌打酒味。

“星哥,你受伤啦”我关切的问。

他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扭了下头,示意我先进杂货铺。

进门之后,他语气平淡的对我说,“我原先在这里擦药水,就看见门前有人影在那来来回回踱步,我就想出门看看是谁,没想到是你这个傻妹。。傻妹。。喂。。说你呢”他还搞怪的打了个响指引起我的注意,“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却已是无心领会他的搞怪了——桌上放置着的是已经打开的瓶装跌打酒,旁边放着刚好够价格的港币,又见他脱下了外套,仅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坐在柜台里,笑眯眯看着我,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我的视线又重新回到跌打酒上。

“嗯。。这个。。跌打酒的钱我放桌上了。本来以为家里有,谁知回到家,发现早就已经用完了,妈妈和妹妹又都睡了。7-11离得有点远,我一想到你家店有卖,但又不想上楼打扰你们休息,就自说自话先拿来用了。”

“你哪里受伤了?”比起这些,我更关心他为什么用跌打酒。

“哦,没事,小伤,不要紧的”他一脸不以为然。

我径直走进柜台,掀起他背心的一角。

腹部腰部,浅浅瘀痕,触目惊心。

我一时无语,沉浸在心疼中五味杂陈。

他大概也是从我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什么,快速把掀起的背心拉下,故作轻松的说:“唉呀,小伤而已,我以前跟师傅练功夫的时候,受得伤比这些更严重,现在这些不过是小儿科,洒洒水啦,不要紧的”

我也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心里难免有点愤愤不平,一边拿起跌打酒替他继续推擦,一边小声嘟囔“拍电影大哂啊(厉害啊),都不用那么用力啊。拍个电影而已,用得着打的周身淤嗮吗?怎么可以这样对新人。。。”

“都不是说大嗮,拍电影是这样的,投入逼真效果才好嘛。电影里做下把(配角)的,当然不是被打就是被骂喽,很平常的。那些做龙虎武师的光保险就要买好几份,做这一行的,心里早有准备啦”

哎,虽然心里满是心疼他,可被他这么一说教,反倒显得我自己目光短浅,小气任性。也罢,我还是继续为他好好推药酒吧。

不过这个年代的香港电影人们对于工作认真负责,对于电影力求完美的态度,真是21世纪那些抠图,5毛钱特效的影视剧作所无法比拟的。

“话说回来”他语峰一转,“虽然累是累了点,但是我很知足了。回想一下,当初好不容易进戏剧组拍了第一部单元剧《哥哥的女友》,就失望的断定自己真的是没什么演戏的天分了,谁想后来遇到万子哥,他又鼓励我有演戏的天分喔,哈哈,捱了六七个寒暑,现在总算有机会拍电影了,这种感觉真是冇得顶啊(太棒了)!”

明明拍电影拍得不能好好休息,明明拍电影拍的伤痕累累,还是那么庆幸,那么满足。

可我心里就是有那么一丝心酸,只能转开话题,“现在就光拍电影你就已经那么满足,要是稍后再让你得个奖什么的,金像奖。。。金马奖,嘿嘿,你岂不是开心到爆?”

“哈哈,得奖啊。。。没想过喔”

“那你现在就抓紧时间好好想想吧,哼哼”我假模假样的润润喉,顺手拿起一旁的跌打酒瓶放在嘴前装作麦克风,用标准的播音腔说到“第25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当当当——周星驰”

我兴奋的鼓起掌来,伸手示意将“奖杯”给他。

他忍不住笑起来,却是明显感到幼稚,摇摇头,不愿配合。

我不让步,依旧不依不饶,“拿呀,拿嘛”

最后,他还是抵不住央求,为难的站起身,面对着我,也学着清清喉咙,接过“奖杯”发表感言,“多谢罗文茵小姐一路以来对我支持,多谢大会,多谢广大观众,多谢”

我一直只顾含笑看他,在他发完感言之后,为他鼓掌。没料到他猝不及防而来的拥抱。

他的头轻抵在我的左肩膀上,左脸颊紧贴着我的左脸颊,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我的耳根响起,“小茵,说真的,多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他这样一本正经的感谢,态度诚恳感人,倒是令我感到有点不自在了。

此刻,不能无作为。我就顺势像兄弟之间那样,在他背上轻拍几下,“呵。。哈哈。。应该的,继续努力呀,兄弟”

“兄弟?”他松开我,含笑看着我,有点惊讶。

我笑而不语。

药也擦得差不多了,我收拾起来,他也穿起了自己的外套,突然问我,“小茵,刚才你怎么会说是金马奖呢?”

“啊?”

“我只是觉得金像奖不应该才是你先想到的吗?金像奖才是我们香港本土的奖喔。仲有,点解你那么清楚金马奖的届数啊?”

我有点惊得哑口无言,见他仍在穿着外套,估计他可能也只是随口一问,才放下心来。

“就是因为金像奖是本土的,才说金马奖吗?这样才特别呀,至于届数。。。人家金马奖也会在台里播的嘛。。。”

“会播咩?”

“当然啦,哦,我还没问你呢,你又没我家店铺的钥匙,这卷帘门,你是怎么打开的?”我赶紧趁机扯开话题。

“诶。。。这个嘛。。”他走到我跟前,有点面露难色,又旋即一反常态,表情古灵精怪,“你估哈(你猜)?”

“古灵精怪的样子”我怀疑的上下打量他,“快点说”

“哈哈,你以前在卷帘门小动手脚,用巧劲的方法(详见《天台》一章),我都记住了,估不到嘞(猜不到吧)”为了角色剪了平头的他,再加上这幅得意的小表情,突然觉得他还真像个孩子。

哎。。。我无言。。摇头。。

这样的他真的很多变有趣。有时,他可以保持沉默寂静,只留你在一旁叽叽喳喳不停,他宁愿做个倾听者,眉眼带笑乖乖听你讲,又不会胡乱开口打断你,同意的地方就点点头,有意见的地方就稍作一个萌萌的疑惑微表情;有时,他又会突然来了兴致,换成他自己絮絮叨叨,讲着他认为有趣的事,笑起来的笑声那么爽朗阳光,不经意间的小表情,小动作总让你念念不忘,仔细回忆起来尽是甜蜜与陶醉;他可以认真静下心来看剧本,揣摩台词,也可以突然来个随性的小捣蛋,恶作剧;可以是稳重的年轻人,又可以是可爱的少年!

所以,有时回想起过往八卦新闻里对他是孤独老人的人物设定,对他孤傲,自闭,视财如命又不懂人情世故的评论真是费解万分,眼前的他岂会与这些字眼搭边。

“喂”我们已收拾妥当,拉上卷帘门,走出铺外,“你既然演出认真投入,那是不是演起吻戏来都会。。。这样投入呢?”

“啊?哈。。哈哈”他强颜欢笑,“你。。估哈”又是这样嬉皮笑脸,“夜了(晚了),别瞎想了,早点回去睡吧”突然又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立即捂住嘴巴,笑着向我挥挥手,转身离去。

我目送他离去的背影,心想:此刻的你真是年轻,充满朝气。每天对你来说都充满了新奇与挑战,每天都是希望与信心满满,还有用不完的时间与精力。不用为“无厘头,没内涵”的褒贬不一而烦恼,不用为喜剧桥段挖空心思,苦思冥想,不用为满头的银发,日渐苍老的容貌身躯和停不下来的年纪无奈唏嘘。

现在的你,很好,真的很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njRJooNj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