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胀磨顶烫涨 用力干我高质量肉文

这一夜,很快就在忙碌与争吵之中过去,遵照玄均瑶的要求,龙啸他们利用现有的一些工具做好了房屋支架以及其他的舞台装备。

奇怪的是,他们竟然不觉得饥饿和劳累?来不及细想这些。那老妇以及身受重伤的飞龙便带着风戈出现在看台上方。

风戈的情况比昨日好了许多,反倒是那飞龙,给人的感觉,似乎更为虚弱了。难道那老妇没救治它吗?这让龙啸内心满是焦急。

“一晚上在那敲敲打打的,吵死人了。说吧,你们要表演什么?今日老身还有事在身,只能给你们两次表演机会,一旦错过,就安心等待明日吧!”

只有两次?这个结果是众人都没猜想到的,他们昨夜编排了许多,看来只能取其中两个精华了。

这让一心想提早出去办事的逐流,内心又气有恼,转身离开,不要结果吧,这个脸面她丢不下,可如果一直突不破这一关,继续浪费时间的话,魔君交代的任务,她根本没办法顺利完成……可恶!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我们马上开始!”不愿再拖延的逐流赶忙吩咐众人前去准备,她必须尽快解决这个关卡。

看台上,望着哆哆嗦嗦的飞龙,老妇的心中满是哀伤,我,终究没你的使命重要。放心吧,你的愿望,我会帮你达成。

飞龙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意,只是现在的自己,一副待罪之身,根本不可能得到幸福。

经过片刻的等候,沙场之中的舞台处,突然闪出光亮。而后周围的场景全部变换,他们的四周全是波光粼粼的河水。

“啊哈哈~哈啊哈哈~西湖美景~洒满天叻~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成怨妇~~~冰剑刀枪齐上阵叻,坐入天牢,空悔恨~~~”

远处,打扮成船夫摸样的墨玄熙哼着歪歌,划着小船将身前的二位胎神送到舞台入口处。远处还刮着龙啸自制的微风。

猪宝涂着口红,一身白裙将它的矮矬旁展露无疑,头插两根长签,然后两片白纱在风中随机起舞~

旁边的皮球穿着封满补丁的素布衣衫,头扎裹球,一脸深情的凝视着船头的猪宝。

在船快停靠之后,低压压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而后暴雨狂下,猪宝头顶的白纱被雨淋湿之后,因为风势问题,遮住了这丫的口鼻,为了保持淑女风范,差点活生生被憋死,好在龙啸看不过眼,将风势掉头,吹开了湿漉漉的白纱。

这让看戏的以及演戏的众人,都替这白痴捏了一把冷汗。入戏何必这般深?

手拿一把破旧雨伞,皮球顶着暴雨,赶忙上前挡住猪宝前进的步伐。“这位娘子,小生刚好带有雨伞,要不我们一同上路吧!”

啪,入戏果然太深的猪宝直接给了平常不敢招惹的皮球一耳光,然后怒骂道“谁是你娘子?我跟你成亲了吗?请叫我小姐,小姐!!还有,要去死你自个儿去,老子才没空陪你上路!”

这台词给串改的,让后台的玄均瑶大呼气氛,老子搞笑的话语就被你这白痴给忘记了!

压制着怒火,皮球重新说到,“小姐,雨势太大,还是让小生送你回府吧!”说完,也不管猪宝答应与否,直接撑开雨伞遮雨。

谁知雨伞一撑开,那暴雨依旧从中落下,握拳抬头一望,遮雨用的油布已经给毁的差不多了,这伞,打了等于白搭。

兴许是接收到了皮球的怒火,从戏中抽身的猪宝,立刻变身耸包,吞着唾沫看皮球。

“小姐~~走,我送你回府……”

“哦呵呵呵~好的好的,那就劳烦公子了,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希望公子放手~~~”被皮球掐着臂膀的猪宝,瞬间疼的额头冒汗。

“哪里哪里,对了,小生名叫许二娃,敢问小姐姓?”按照玄均瑶的安排,两人终于走到正题上。

“我叫白贞子!二娃,这便是我的府邸,你要不要进去喝杯茶?”来到搭建好的简易房屋外,猪宝装作娇羞的说道,那摸样看的众人直想吐。

“借着雨势,小生就失礼了!”随着两位的进入,房屋门关闭后,立马传出皮球的尖叫声。

“贞子,你要干什么?为何脱衣?我告诉你,你要再这样,我可就大叫了!”

“许二娃,你就使劲的叫唤吧,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管的,哇哈哈哈~~~”

“不要……不要……不要停!!!”

噗……一旁悠闲喝茶的,等待上场的逐流,在听见这句不要停之后,都忍不住强喷出来。她记得昨天没这出戏啊?这两家伙,又开始添油加醋。

随着这出戏的落幕,猪宝跟皮球被偷偷来到屋后的玄均瑶,拎着两耳给撵下后台。

天气即刻放晴,后台的大宝立马上场接替,背着布包,头戴小帽的它,挺着特别制造的傲人胸部,一蹦一跳的出现在舞台之上。

紧随其后的是呆萌小胖。虽是同样的打扮,但是胸前却不如大宝那般凹凸。

“啊~天气真好~有蝴蝶~我来扑扑吧!”捏着声音说话的大宝,特意扭着屁屁假兮兮的扑蝶而做,那摸样,认谁看了,都想将它暴打一顿,然后让这丫滚蛋。

“哎哟,小哥哥,你挡着人家了。咦~你也是要去学堂的吗?好巧噢。我也是哦。”自个扭着肥臀来到小胖跟前,大宝做作的说道。

小胖一脸呆滞的望着它,怎么跟剧本上的不一样啊?

“小哥哥~我说的话你听的见吗?”

“噢,好像是的。走吧,咱们一起上学去!”看着小胖回答的理所当然,大宝有种撞墙的冲动,这丫太不会演戏了。

“小哥哥你看。天美,水也绿,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真是好生快活呢~你觉得呢?”

“嗯。”因为大宝的胡乱该词,小胖除了嗯,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它背了一晚上的剧本啊~~

“小哥哥,你看,那湖中还有鱼儿自在畅游呢。一想到要去学堂念书,人家都多担心的。我这种美色,不知道多少人肖想,小哥哥你说呢。”

“嗯。”

“小哥哥,听说你昨晚做噩梦了。是梦到了什么吗?来给我说说,我会解梦哟~噢呵呵呵~”

“……”这一次,小胖直接呆住了。挠挠脑门,它好像没说过这句台词吧?

似乎也觉得独角戏唱不下去,大宝擅自做主。

“咔,情节推后5天~两人就寝!”再次走到房屋外,大宝将门推开,一张床榻出现在众人眼前。

麻溜的替小胖和自己脱下外套,然后将它瞬间甩入床褥之中,从床底取出盛满水的瓷碗,摆放在床榻中间,形成三八线后,大宝也赶忙爬上床褥。

“梁山山哥~人家担心睡觉时,会不小心侵犯到你,所以做了这个分割线,希望你能见谅哟~呵呵呵呵~~”捂住嘴唇,大宝笑得异常猥琐!

“噢,好的,驻台妹妹。”兴许是一夜未眠的缘故,小胖话音刚落,呼噜声就如期而至。这可把大家雷翻了,这就睡了?

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大宝,干脆直接将瓷碗里的水,全部喝干饮尽,然后飞碗一扔,直接就把它们俩的衣服拖光。

包裹在内衣里的水球,直接吊在胸部上来回摇晃,顷刻间瞎亮众人的眼球。大宝哪管这些,气愤的它呐喊道“情节推后两月,你侬我侬。嘿咻完毕……”

说完之后,直接单爪提着昏睡过去的小胖后退,咚咚咚的走下舞台,它现在需要冷静!

看出老妇脸色很不好,龙啸赶忙卷起风沙,将场景再一次变换,大红灯笼高高挂,玄均瑶穿着一身红裙衣衫,嘴点媒婆痣,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地坐在一间店门外。

硕大的牌匾上写着“红灯区”三个大字,从后台陆陆续续走来大宝和皮球这两对。

“好红好闪啊~娘子,要不我们进去看看!!”皮球装扮的许二娃俏皮地撒娇。

岂料皮球冷冷的说道,“有妖气。走!”

这话一出,不止被抢了台词的逐流,在台下一头雾水,连皮球自己都想切腹谢罪。妖精不就是它自己吗,我去……

“咳,客观啊,要进入小店瞧瞧不?里面环肥燕瘦,认您挑选~”玄均瑶赶忙圆场。

大宝这个多事的赶忙插嘴,“哎哟,好洋气的店哦,银家从小不闻窗外事,难得今日跟着山山哥出来游玩,老鸨,有好介绍吗?”甩着长袖,大宝降头埋于小胖胸前,几近娇柔的问道。

一旁的猪宝它们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你都不闻窗外事了,还能知道玄均瑶叫老鸨?果真不嫌自个儿打脸疼。

捂着心脏,玄均瑶觉得她快心律不齐了。“老娘的舞台剧啊……”

台下的墨玄熙看出玄均瑶立马就要暴走,未免事情闹大,赶忙带着隐少上场。

“哈哈哈,好标致的小妞。来,给大爷笑一个~小妞不笑,那大爷给你笑一个呗,嘿嘿~~”听见这话的大宝跟猪宝,按照剧本要求,同时都害羞的将头扭下一边,一副嗯~你讨厌啊的摸样。

谁知墨玄熙突然改口,将话语对准玄均瑶。要他对大宝调戏,那还不如对着老鸨呢。

一旁的隐少本身已经做好了强抢猪宝的举动,这会也被墨玄熙的做法弄得里外不是。

“你疯了。你调戏老子干嘛?你的对象是大宝!!”咬着银牙,玄均瑶低声说道。

“嗤,演的真烂!我上了,你等会就随即接应!”看不过眼的飞雷直接飞身到舞台之上,然后抓住大宝大笑……

“哈哈哈,驻台妹妹,你因为你躲得过老子马儿才吗?告诉你,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走,跟我回去洞房!”

“山山哥,救命啊……”被抓的大宝赶忙像小胖求救。一副可歌可泣的摸样。

“不要,放开我的驻台妹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小胖那独特的糯糯嗓音,果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哼,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居然敢跟大爷叫嚣,信不信我连你也收了?”

双爪捂胸,小胖被这样的飞雷吓得直吞口水,“大,大爷您请好好享用!”

“啊……”不止飞雷,就连墨玄熙他们听见这话,都忍不住惊出声来,你丫玩的是哪出啊?

“你TM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这般轻易就让我被坏人抓走,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那前进的愤怒连飞雷都不能制止,舞台上的大伙眼睁睁的大宝抱起小胖坠入舞台下的小河中。

控制舞台周边的龙啸赶忙将这两疯子从河底捞出,然后便出两只小鸟在河面上飞来飞去,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再次跌入河中,彻底拜拜……

逐流知道情况不妙,赶忙上场,“孽畜,哪里逃!”手拿一个破旧无比的黑钵,将钵口对准一脸看戏的猪宝。

一夕之间,反串角色横行于此。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nDUJwsND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