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不要太大了红肿外翻 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入眼就见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默然的从上而下睥睨她。

“啊!”短促的一声惊叫江翩翩迅速往后倒退,然后发现腿也被绑着了。

她现在就是个五花大绑的猪仔。

“你,你谁啊?”江翩翩吓得心口碰碰乱跳,转头四处查看,发现这里很荒凉破败,穹顶很高,似乎是某一处被废弃的板房。

地上的灰尘很厚,空气之中海油一股发霉的味道,呛得她呼吸一窒,感觉头晕眼花。

“你给我用了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头晕?”软软的靠在墙壁上,浑身灰扑扑的。

“只是麻醉药而已,死不了,别吵了,这里不会有人来救你。”那人蹲下来,将绑着她的手脚的绳子,狠狠拉紧。

似乎害怕她逃走,可是拉紧的绳子嘞的她手脚生疼。

“你能不能别拉了,很疼。”

那人不搭理。

之后,江翩翩闭嘴不动,脑子里却在飞速运转。龇牙咧嘴了会儿,江翩翩敢确定,她的头肯定受伤了。

是眼前这个一脸冷漠的男人干的?

“喂,你为什么绑架我啊?”江翩翩决定主动出击。

“闭嘴。”那人确定她没法儿自己挣脱后,坐到旁边的角落里,盯着手机,瞪着眼睛发呆。

那样,看起来很像是在等谁给他电话或短信。

“你在等人给你消息?然后拿我换钱?”江翩翩继续问道。

那人眼球滚动了一会儿,默然转到她身上来,有点不耐的继续道:“我让你闭嘴!”

“你抓了我,能得到多少钱?我就是个没钱的穷鬼啊。”江翩翩仔细打量他的表情。  

“真是吵!”那人似乎不想听到她的声音,竟然将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准备塞进她的嘴里。

被那可怕味道熏得转开脑袋,江翩翩闭眼大叫道:“你别你别,有事情好商量,干嘛动手啊。”江翩翩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绑架了,但这一次是因为啥啊。

那人的动作暂停了。

“要不然这样,我是秦寒笙的小弟,只要你肯放我,我就给你钱。怎么样?”

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秦家别墅,秦寒笙站在门口,按动门铃,他已经按了无数下了,可是一直没有人应门。今天他没带钥匙。

这么晚了,江翩翩理应已经回来了。难道是跟朋友出去狂欢了?

当即打给助理,道:“把江翩翩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都给我。”

“啊?”助理吓了一跳,随即赶紧应道,“是,请您稍等。”

赵安歌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的时候正在喝水,接通后,对方冰冷的声音直接道:“赵安歌江翩翩在不在你那里?”

“江翩翩不见了,她不在家。”

秦寒笙声音里的认真触动了赵安歌道,“翩翩不在我这儿,我今天一天没见她了。”

“那你知道她最近和你见面后,有没有说过什么?要去哪儿的话?”

“没有啊不过,她好像是说过,今天要去逛商场。”赵安歌想起来后,一掌拍在桌面说道。

  一辆莱斯莱斯风驰电掣的停在一坐飞起的工厂前面,从车上走下来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厌恶的看了看周围脏兮兮的环境,抬起手,遮住口鼻。

太脏了,要不是为了整治江翩翩那个贱人,她这辈子都不会来到这种有失身份的地方。

“喂,我到了,你人呢?出来接我。”这一片全部是废弃工厂,谁知道江翩翩被捉到哪一座里面关着了。

“小姐,请这边来。”冷漠到毫无特点的男人无声无息的从门口钻出来,对她招手道。

女人赶紧跟了上去,跟在他身后七拐八拐的,最后进到一间厂房里面,一眼就看到江翩翩被绑住,躺在地上昏迷的身影。

“你也有今天。”女人兴奋的瞪大眼,上前去就要抬起尖锐的跟鞋,狠狠踩烂江翩翩那张狐狸精的脸。

谁知道,本来躺着不动的人忽然往旁边一扭,滚开了。

而她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巨力,让她一阵天旋地转,最后重重的拍到地板上。

“怎么回事?你,你他么疯了?”女人不可置信的等着压住自己的男人,愤怒的不行。江翩翩上前立马拉下了女人的围巾,是薛子琪。

“他没疯,只是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对自己最有利而已。”闲闲的声音响在耳边。

薛子琪转过头,发现被帮着的江翩翩已经自己占了起来身上的绳子自动往下滑落,那绳子根本就没有捆紧。

“你为什么?”薛子琪震惊的瞪着她。

“为什么安然无恙?”江翩翩走到薛子琪面前,蹲下,伸手抬起她的下颌,冷冷一笑,“你当初是怎么答应他的?给他钱?”

薛子琪咬紧牙关,不肯说话了。

“所以,我就给更好的条件让他放了我。”江翩翩当时和眼前的男人商量条件时没想到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很简单的理由答应了。

“啊!江翩翩,你敢打我!我要告诉梅夫人!”薛子琪气的尖叫,整个厂房里都是她尖锐的声音。

“我打的就是你!”

“啊,你滚开!滚开!江翩翩,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放了我,我就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哦?”江翩翩用力地揪紧手中的头发,咬牙恨恨道,“你要怎么不放过我呢?你来啊,啊?”

“我会杀了你,杀了你!啊!”薛子琪只觉得特别耻辱,放声尖叫着不停摆头。

她知道江翩翩绝不会杀了她,那只要她还能活着出去,就一定会跟江翩翩势不两立!

“混蛋!”又是一记耳光刮过,江翩翩将手底下的人打到地上,自己站起来,居高临下睥睨薛子琪。薛子琪平时的小伎俩她不是不清楚。

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得寸进尺。

“哥,如果是她,会让你怎么对付我?”江翩翩冷漠的问道。

“你想干嘛?”薛子琪开始有点慌了,捂着脸,跌在地上瞪着两人,“你们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绝不让你们有好下场!”

“哼!”江翩翩觉得好笑,“哥,说吧。”

“或许会让我,好好地给你一个难忘的回忆。”浩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说道。

“哦,那就这样办吧,也给我这朋友,一个难忘的回忆吧。”江翩翩苦涩的笑了,转过身,走到角落说道,“也算是我,礼尚往来了。”

“是。”

浩哥开始脱掉上衣,吓得薛子琪开始尖叫,不停的往后退,“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哥你别碰我,别碰我好不好,您不是要钱吗,我给你,我给你二十倍,二十倍怎么样?”

那人脱衣服的动作停止,江翩翩心里一动,好整以暇的道:“你有钱吗?二十倍可是几百万接近千万呢,你有这么多钱?”

“我,我当然有。”见浩哥露出犹豫的表情,薛子琪连忙点头,“我有的,哥,你别忘了我爸妈很有钱的。”

“撕拉”一声,薛子琪的衣服已经被撕破,露出白皙光滑的肩膀和大片的胸膛。

“啊!”薛子琪哭叫的很惨,江翩翩看到眼前越来越暴露的场景,掐着时间,准备喊停。

她根本就没想真的对薛子琪怎么样,她又不是薛子琪这么丧心病狂,只不过故意吓吓人而已。

当薛子琪身上只剩下一间背心时,江翩翩大喊:“停下!”

以此同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喊:“都给我举起手来!”然后就是一大票人端着手枪,全副武装的额闯进来,那场面,吓得江翩翩呆愣住了。

而且,她好像在这些人后面看到了,秦寒笙那道俊美挺拔的身影。

 

忽然一声哭叫:“救命啊!救命,他们要对我不轨,救命啊!”薛子琪忽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叫的几乎端气。

江翩翩目瞪口呆,看着薛子琪在那儿演戏。回头看向明显也都呆住几秒的警察和秦寒笙,上前一步想解释:“不是的,事情不是那样的,我。”

“趴在地上,不准动!”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一个健步冲上来,两边一下将江翩翩压在地面,像个砧板上的鱼一样,动弹不得。

“喂,我都说了,不是我,我才是受害人好么?”江翩翩气的大叫,拼命挣扎。

“不管了,全部带走在调查。”像是队长的人大手一扬,让他们将江翩翩带走。同时,身后还压着低头的浩哥。薛子琪被用毯子裹着,瑟瑟可怜的缩在一边,看到江翩翩他们被带走,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诡笑。

不期然撞进一双黑沉沉的幽静眸子里,薛子琪呼吸抑制,随即意识到,那是秦寒笙。

她立刻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流下几滴眼泪,凑到秦寒笙身边,低着头哽咽道:“寒笙,你是来救我的吗?这女人,她疯了。”

“我看疯的人,该不会是你吧。”秦寒笙冷淡的说道,转身离开,不留一丝气息。

此时的江翩翩也被带进了警察局,警局内江翩翩止不住的发抖,刚才的事情就像是演电影一样,一个不留神她自己就搭进去了。

但现在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答应她的请求,薛子琪也给了他不少钱吧。越想越后怕。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mngb4oNn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