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全职all黄饮冰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听到殷菲的话,江然城的表情顿时就变得很震惊,把殷菲都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殷菲有些紧张地出声问话。

她甚至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江然城?”江然城缓缓出声问道。

“嗯,是的。”殷菲有些疑惑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然而,江然城脸上的震惊并没有褪去,似乎更加震惊了,这下殷菲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正在犹豫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江然城突然出声:“你是殷家的小姐,殷菲?”

听到江然城准确无误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殷菲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你怎么知道?”殷菲愣愣出声。

“真的是你……”江然城一脸的不可置信,下一秒,江然城就笑出了声:“竟然真的有这么巧。”

殷菲还是没有理解江然城这是什么意思,还是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看着殷菲呆呆的表情,江然城笑了一声,突然伸手捏了捏殷菲的脸。

一瞬间,殷菲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下向后弹了过去,脸色爆红,就和一个草莓一般。

“你你你……做什么?”殷菲紧张得都快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对她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江然城只是淡淡一笑,缓缓出声说道:“我可是你未来的丈夫,做这个动作,不是很正常吗?”

闻言,殷菲顿时呆住了。

两秒钟过后,殷菲猛的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地看向江然城,大张着嘴:“你是……江然城?!”

“是我。”江然城笑着回答。

一时间,殷菲的嘴巴还是大张着,说不出话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竟然真的会是江然城,就是她要联姻的对象。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殷菲相信自己是愿意的。

这时候,江然城笑着朝殷菲伸出了一只手:“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还不等殷菲说话,江然城就先开口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你的,我会回去和我父亲说取消联姻,你刚才也说了……”

江然城的话还没有说完,殷菲就很快把她的手放在了江然城的手上,握紧了他的手。

“我愿意。”殷菲小声地说道。

闻言,江然城的声音戛然而止,有些惊喜地抬头看向殷菲,只见殷菲正对着他甜甜地笑着。

看着殷菲这样的表情,江然城只是在心里冷笑。

还真是一个蠢货,就这么轻易地被他给骗到了手。

很快,江然城就上前揽住了殷菲的身子,将她搂在自己怀中,殷菲立马低下头羞涩地笑了笑。

……

简落第二天就出院了,江傅年亲自来医院给她办的出院手续。

那次车祸简落也伤到了脚,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走路的时候会一瘸一拐的,特别不方便。

因此,江傅年直接就抱着她走出医院,塞进了自己的车里,一路上,不停有人朝他们投来注目礼,简落恨不得当只鸵鸟把头给钻进土里去,简直是无比地尴尬。

坐到了副驾驶上,简落连忙系上安全带:“快点,快点走,丢人死了。”

江傅年不紧不慢地在驾驶座上坐了下来,轻轻地笑了笑:“有什么好丢人的。”

说着,江傅年缓缓发动了车子,离开医院。

简落瞥了江傅年一眼,闷闷地哼了一声:“你懂什么?”

看着简落这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江傅年实在是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接下来的一天好几天,因为简落的脚一瘸一拐的,江傅年就充当起了简落的司机,每天都要接她上班下班。

尽管简落一惊说过好几次,让他不要来接她,可江傅年就是非要这么做,简落也没有办法了。

每天江傅年来接送她的时候,简落公司的员工都会用一种特别羡慕的眼神看着她,搞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终于有一天,公司的员工找到了机会,在给简落交文件的同时,顺便八卦了一句:“总监,你的老公真的好帅啊。”

闻言,简落正在整理文件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抬眸看向她,轻轻笑了笑:“是吗?”

“是啊,他每天都来接送你,你们两个肯定很恩爱吧?”那个员工继续问道。

听到她这么问,简落就微微皱起了眉,有些不好意思,却没有说出来。

“没有,我们并不恩爱,只不过是我的脚不太方便,他才来接送我而已。”简落勉强地笑了笑,出声回答道。

然而,那个员工却是一脸已经看透了一切的表情:“要接送的话,司机也可以啊,他非要自己亲自来,就说明他非常爱你啊。”

简落张了张嘴,刚准备反驳,员工就继续出声了:“你们两个,是不是每天都会那个?”

简落有些不太理解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疑惑地抬头看向她,之间她正一脸八卦地看着自己,简落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

“那个……是什么意思?”简落有些不解地出声问道。

听到简落的话,那个员工都被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片刻后,那个员工羞涩地笑了笑,靠近简落的耳朵,低低地出声:“就是那个……滚床单啊。”

一瞬间,简落的身子都僵硬了。

不知道为什么,简落莫名想到了自己和江傅年做那种事情时候的场景,简落的脸顿时就红了。

而那个员工看到简落脸红了,顿时更加激动了。

“天呐,原来你们真的……”员工的脸也跟着红了,语气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八卦。

简落立马就瞪了她一眼:“别在这里给我八卦了,我们什么也没有,赶紧给我工作去。”

员工只是笑了笑,不怕死地继续出声调侃:“嘻嘻,你们都老夫老妻的了,还什么也没有,骗谁呢。”

听到她这么说,简落的眼睛一瞪,举起手中的文件就要往她的脑袋上敲下去。

见状,那个员工立马就笑着跑开了办公室。

而简落则是站在原地,总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烫。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要和江傅年保持距离才行,今天有一个人来八卦,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八卦,到时候她还要不要工作了。

于是,晚上江傅年再来接她的时候,简落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在想着该怎么和江傅年说这件事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mHhb0oNH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