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甜文加肉推荐现言 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这个城市比之前他们找到的地方更深一些,不过四通八达,十分开阔。街道口按上了发黄的灯泡,显得人影憧憧。他们刚到一个矮小瘦弱的人就从角落里走到他们面前,“苏煜宁?”他沙哑着嗓音问。

苏煜宁点点头。

那男孩打量他们一眼,转身带他们拐入一个破旧歪扭的阴暗楼道,又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散发着霉味的杂物间。“我叫沈岑。”他说。

就着微弱的灯光众人好奇的看着这个看起来才15,6岁的少年,不怪他们惊讶,主要是这个男孩子看起有些异于常人,在他两侧的脸颊上长着像鱼鳍一样的器官,细看脸颊两边还有淡粉色的像鱼腮一样忽张的软|肉,额头上还有淡淡的鱼鳞。

“我来自未来,”沈岑大概是习惯了这种目光,淡定的解释道。他又抬起头看了两眼穆清和叶文茵,眨眨眼睛调皮的说:“没有女性的未来。”

几个男人瞬间就觉得不好了。楚绥嗫嚅了一下,默默靠近穆清,到底还是没问那个世界的人是怎么繁殖的话。他觉得自己大概承受不来。

“未来。”穆清的重点跟其他人有点不一样,“会开飞船么?”

众人恍然,一起期待的看向沈岑。

沈岑矜持的点点头,但是穆清仿佛看到有一只毛尾巴骄傲的竖在他背后。

穆清抿唇压下嘴角就要抑制不住的笑意,“在这里你还见过其他游荡者么?”

沈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都是被流放的囚犯,又一些刚来的游荡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抓走了。”

“他们手上有武器么?”苏煜宁问。

“有。”沈岑说,“我见到过,微波炸|弹,但是他们不会在地下使用。”

穆清他们一阵心悸,还好他们刚刚碰上的只是一群小喽喽。

这个星球上的土地因为被常年的酸雨严重污染,连根草也长不出来,湖泊河流、就连地下水也都变得浑浊不堪,还泛着恶心粘稠的绿。因为这些,在这个星球上被流放来的罪/犯维持生活的方式就是日常翻垃圾堆以及打劫。

没有阳光,没有食物,没有水,还整日与垃圾和罪犯比邻,在这种地方生活简直让人抑郁,穆清光想想就觉得不好了,“运送垃圾或者罪犯的飞船多久来一次?”

沈岑摇头,他也才来没两天,得到的信息也不多,在原住民基本都是罪/犯的情况下,他不会就那么傻的直接上前询问。“不过我听到有人说的是汉语。”

大家眼睛一亮。

穆清问:“你确定那人不是游荡者?”

沈岑说:“确定,那人是个蓝皮肤的外星人。而且他带着激光武器。”

众人的眼神又暗淡下来。

“系统真的会出这么困难的任务吗?”楚绥刚刚也只完成了一个新手任务,对这个系统还不太了解。

叶文茵沉重的点点头,“提高原始部落的生活水平。”

苏煜宁微笑的说:“在海啸过后的孤岛上生存五个月。”

沈岑绷住表情一脸淡定:“灵异精神病院里唯一的正常人。”

胡栎铮露出了一个笑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聊斋世界里上京赶考。”

李得韬闷头说:“琼瑶世界。”

穆清和楚绥哽了一下,不知道是该同情他们,还是该同情一下下一个世界就很可能就要面对野人/神经病/书生/圣母的自己。

之后他们又在地下城市的小破屋里住了一个月,任务没有丝毫进展。楚绥和穆清空间里没有存货,拒绝了小伙伴们用提供食物的建议,他们俩时不时到地上翻翻垃圾堆找物资,有的时候去打打劫。当然他们两个不会没有自知之明,遇到带着武器的团伙立马丢掉物资撒开脚跑掉。

没想到这么一来,穆清和楚绥的敏捷,力量和体质有都上升了一大截。穆清对防身术的运用也越来越灵活。更幸运的是有一天他们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几大袋还没有过期的营养剂——来自未来的沈岑空间里屯的就是这个——和一个半新的医药箱,里面镊子,绷带都还能用。

他们俩把东西拆开塞进空间里的破箱子里,装作什么也没找到的沮丧样子,避过几队外星人回到地下。

“里面的药——”苏煜宁翻看了一遍药箱,眉头紧锁着分辨上面的字迹,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认不出来。”

“先留着吧。”穆清揉揉眼睛,又伸手把药装进随身空间。

苏煜宁拉开她的手,在穆清疑惑的看过来的时候扒了扒她的眼皮,“这几天不要再出去了,”他说:“你的眼睛已经开始分泌黏液了,再下去会形成沙眼。”外面缠绵不断的酸雨会刺激人的眼球和呼吸道,现在没有药物,最好是在情况不严重的时候停止外出。

穆清眨巴眨巴有些异物感的眼睛,乖乖的点头还不忘记跟楚绥说:“你也不要出去了。”

楚绥闷闷的坐在她身边,这两天穆清就总是揉眼睛,但是他们都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每天从黑暗的地底上到地面的不适应,如果不是今天苏煜宁发现到沙眼恶化的时候就不好办了。

沈岑拿着笔纸走过来说,“运垃圾的飞船每10天来一次,运犯人的这一个月都没见到,应该是不定期。”他们原本就对运送犯人的飞船不抱希望,为了看管犯人,飞船上面一定都是武/装完备的军人,他们可没那个本事从这群人手里抢飞船。但是运垃圾的飞船,经过这一个月的观察,它们根本就不落地,每次都是从空中直接倾倒垃圾。

而且即使有了飞船,他们也没有地球的坐标,就连现在他们在不在银河系大家都确认不了。

还真是困难重重。

穆清揉揉额角,“唯一的突破口就是沈岑说的那天遇到的会说汉语的外星人了。”她转头看沈岑:“你还记得他具体长什么样吗?”

沈岑皱着眉头努力回想:“蓝皮肤,应该是个男性,大高个,大概——”他在屋里众人身上巡视一遍:“嗯,和楚绥哥差不多高,头顶上还有开着一朵大红花。”

众人在心里构想了一下他的模样,不约而同的条件反射闭上眼,辣眼睛!

但是也没办法,在这个星球上语言不通是个大问题。那个蓝色大红花身上带着武器不好办,他们也只能仗着不能在地下使用炸弹的规定在地下城市里堵他。

他们七个人分成三个小队,就潜伏在地下城市的三个出口。这附近无人的破房子很好找,毕竟资源少,能活下来的人不多。

一连观察了好几天,他们摸清了蓝色大红花的行动路线,又在小破屋聚集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每3天他就会带队出城一次,方向不定。”苏煜宁说。

“但是我们发现只要他是从北门回来就一定会去后面的小屋。”叶文茵说。

北门后面的小屋是做皮肉生意的地方,这个地方男人们都要抱团才能活下去,女人们自愿或强迫大部分都加入了小屋。

小屋也只是一个代称,其实是一片连在一起的矮平房,估计是后来的流放者就地取材胡乱打造起来的,位置偏远,如果要下手的话在那里下手估计会方便很多。

于是穆清七人又默默的把居住地改到小屋附近,方便观察地形,准备埋伏的地点。

五日后,蓝色大红花又一次从北门带着物资回来,在与同行的人分别之后他果然拐入了去小屋的楼道。远远坠在他后面的穆清用系统给其他人报了信,小心的把身影隐藏在楼房阴影处,确定他不会更改路线后才从另一段路拐了回去。

蓝色大红花身上的武器是一个大问题,为以防万一大家凑了一下积分从商城里兑换了一支强力迷烟,就是不知道对外星人的效果如何。众人蹲在房子外面,面红耳赤的听着里面交/合的声音,等屋里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之后大家才不好意思的对上眼神,连忙捂上湿帕子,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

穆清和叶文茵背过身把桌上的武器和物资收好,几个男人手忙脚乱的给蓝色大红花套上衣服,绑好手脚,扛起来就从一条没人注意的窄道拐到小破屋。

第一次干绑架的业务,大家忐忑中还带着一点小兴奋,轻手轻脚的把人绑在椅子上就围起来打量。

“难道现在的地球人就长这样?”叶文茵一手拈起蓝色大红花像鸭蹼一样的手,嫌弃的问。

“不,不会吧?”胡栎铮一脸辣眼睛的别过眼,拒绝承认这个猜想。

“他醒了。”李得韬说。

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蓝色大红花。只见他挣扎的睁开眼,看清周围的环境慌乱了一瞬就立马冷静下来,“@¥%@*&#¥”

苏煜宁和沈岑面面相觑,叶文茵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脑门说:“说人话!”

蓝色大红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你们会说地球语?”

苏煜宁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地球距离这里有多远?你知道地球现在的情况吗?”

蓝色大红花沉默下来,知道叶文茵又一次拍了拍他的脑门才开口问道:“你们要去寻找地球?”他的表情看上去很震惊,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解释道:“这么多年,也曾经有过人类军队去寻找过地球,但都消失在了茫茫宇宙中,唯一幸存的也只有季如柏上校带领的军队,不过也是十不存九。”

众人心里一个咯噔,难道这个世界的任务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完成了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jGRhZoNG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