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刺客x弹簧r18 乖乖把腿张大点就不疼了

远处斜阳已彻底落幕。

男人垂着脑袋,手中终于是最后一瓶酒了。

整个F省人心惶惶,他却像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自顾自地继续畅饮。

咕嘟咕嘟——

他抹了下嘴边的啤酒泡沫,又把头垂了下去,两只眼睛无神地睁着,嘴唇耷拉,很快又猛地抬头,遥望海平线的方向。

从他的视角看去天空、大海还是往常的样子,平静得犹如这个世界没有他人存在了。

他眯了下眼,上身有些摇晃,可在瞳孔的深处始终保存着一丝清亮的光芒——请求上天保佑,一定要成功啊!

这是,从他的身后徐徐走来一个人影。

男人听到脚步声,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似的,好像早就猜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只见那人在他身边坐下,顿了一会儿后说道:“你知道通敌叛国是什么罪名吗?”

男人嗤嗤一笑,打了个酒嗝儿,口齿不清地说道:“只要......能完成我的....愿望,任何代价......都行。”

“愿望?你的什么愿望?”

“唔嘿嘿.....嘿嘿嘿嘿.......”男人发痴般地笑着,摇头晃脑,“我要让......那个一直以来都在....欺骗世人的混账......露出真面目.....”

“你指的是,朱林?”

听到这个名字,男人混乱的神情一下就变得凶狠,也没了醉态;他两条眉毛拧成倒竖的形状,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一定要,让那个混账家伙失去一切!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永远都没法翻身!”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手中的空酒瓶狠狠地朝大海扔了去,似是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说这话时内心涌动的怒焰。

“但你不觉得为了你这个愿望,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吗?”

“我不管!我只要看到他身败名裂!为此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是因为你已经没有牵挂了,所以才会这么说对吧。”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胡说吗?那就让我念给你听听。”

“不........”

“王木发,1972年11月生,Z国信息工程大学气象专业研究生毕业,与朱林是同班同学,两人立志为祖国的气象事业出一份力。后与朱林一同加入自然气象研究所.....”

“不要说了..........”

“朱林开始注重名利,王木发劝说未果,坚持初心,为此破坏了朱林的利益,两人关系开始出现裂痕。王木发结婚当日朱林酒后漏嘴根本瞧不上王木发的专业能力。”

“闭嘴........”

“一次实验中两人意见再次出现分歧,已是所长的朱林借故将王木发从研究所开除,至此两人彻底决裂。王木发怀恨在心,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他发动一切资源自立门户与朱林对抗,可势单力薄的他一败涂地。”

“我叫你闭嘴你听到没有......”

“王木发妻离子散,唯一在世的亲人,其父也因卧病在床且得不到良好的照顾而病逝。王木发彻底疯魔,成日买醉,从此无依无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声音中混杂着沙哑的腔调,却又那样地放肆,“彻底疯魔!无依无靠!哈哈哈哈哈哈哈!”

“若单是这样,我不会找上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

王木发终于扭头瞪向对方,却在那一瞬又愣住了;他发现对方容貌极其端正,而且气质不凡,可谓是他这一生中见到过最好看的女人。

“你.....你究竟是......”他咽了口唾沫。

“我就职于神秘守卫局,这是我的认证ID。”

女人说着,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本证件。证件以黑色为底色,印有横列的神秘守卫局五个鲜红的大字,翻开后里面的内容也是非常简单明了,只印有职位与持证人ID,加一张登记照。

“霓....霜?”

王木发眯起眼才看清ID那一栏的字,旋即缩了缩脑袋,眉毛微微皱起似乎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渐渐张大嘴巴,讶异地眨了好几道眼睛,又咽下一口口水,舔了舔发涩的唇瓣,不敢置信地说道:“...你你、你是神卫局的人?!压幸旗下的那个神卫局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霓霜点点头,冷淡的表情没有变化。

“我的天呐.....”

王木发感到酒一下就醒了过来,他有些手足无措;以往只是在传闻中听到过的秘密组织,居然有一天,真真正正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这意味着什么?

“你既然听过神卫局,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希望你好好配合。”霓霜淡淡地说着,拿出一个鸡蛋般大小的金属圆球托在手上。

“王木发,我将以神卫局的名义将你逮捕归案,可有话说?”

“.......逮捕我?”

王木发的酒真的被惊醒了,他往旁边挪了一下,以怀疑的眼光看向霓霜。

“虽然见到神卫局的人让我很兴奋但是,就算是神卫局,逮捕一位合法公民也是需要充分理由的对吗?”

“神卫局自有办法让你开口。至于现在,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王木发皱了下眉,内心开始有些不安,倒不是怕交代自己的罪行,在酒醒以后他越来越觉得这事儿来得蹊跷,不祥之感也一直没有消失。

如果没能亲眼看到巨龙摧毁F省,如果没能亲眼见证朱林的落魄,他就算死也不会瞑目,这是后话。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神卫局的特工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而且如此胸有成竹确定他就是幕后的主使?

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教授,我的时间不多,你应该考虑清楚了吧?”

“.....我什么也不知道,就算你把我带走也没用。”

王木发还在做最后的抵抗,他相信只要自己打死不承认的话,对方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拿他也没有办法。

“你是气象专家,19级台风是什么概念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是、是又怎么样?”不知为何,和这个女人讲话让他感到十分的压抑,那双不带感情的眼睛似乎能把人心看穿,让竭力撒谎的他的手心早已布满汗珠。

“史无前例的超强台风降临F省,理应天地失色山河崩裂才对,可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一带会如此的,平静?”

平静。

这两个字像一盆凉水浇了下来让王木发顿时醍醐灌顶,一口气提到嗓门嘴巴张开着硬是没能说出一个字儿来。

是自己糊涂,是自己糊涂了啊....对方既然能找上门来就摆明了是心里有数的,自己却还在这儿不知道搞什么名堂,简直太愚蠢,太愚蠢了..........

演戏也不是像这样演的,如此粗糙又不走心,这完全不把观众当人看啊。

可是...就算被识破了。

王木发紧咬牙关,拳头也捏得十分用力。

“我还是,要等到巨龙摧毁一切再跟你走!”

霓霜见他神情坚定无比并非处于先前那种迷糊状态,深知他这是发自内心的话,便轻叹一口气缓缓起身,望向左方山头的另一边,嘴唇开合:“已经结束了。”

“什么?”王木发也跟着站了起来,表情有些犹疑。

“你的同伙给你布置的结界早就被我破了,现在你所看到的一切景象,就是真实。”

“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9jnQwyfMn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