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禽兽儿子看后妈的奶 总裁老公太粗鲁梁西城

回转来,看到阿远已经醒了。

我走过去,关心地问她感觉如何。她怔怔不答话,一会儿才垂下头,悔恨道:“都是我的错!”

我坐在一旁,静静听她说,原来她俩连除了二十天妖孽,两个人都有些吃不消,可这林子里着实有古怪,蛇精出没不断,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

无音认为该立即回转,禀报师傅,可是阿远却想到师傅对她说的话:

“你本就灵力太弱,不要碍事。”

为什么,为什么师傅要这样说她,她几次向师傅提亲,毕竟无音是师傅捡来的孤儿,可是师傅都冷冷说道:“你能力太差,只会碍事!莫要再提此事。”

为什么呢?

师姐妹们都嘲笑她,说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就连无音,也从来没有过回应。她觉得自己想要爱他确实想疯了。只要一个笑,一个笑就够了。或者一句温柔的话也好。可是他从来没有给过。有的只是冷漠而已。不过没关系,她想,他对别人也是那样,从来没有笑过,从来没有温柔过,师姐妹们都是吃过闭门羹的,所以,他没有排拒她的跟前跟后,那就够了,她也可以想象成他是有情的。

所以,这次她也死赖着跟了来。不管怎样,有机会就是好的。所以,她这次看到无音漠然的转身,想到师傅冷冷的话,第一次没有和无音站在一起,她想要证明,她决不是无音的阻碍,她是有能力,可以战斗的人。

她冲进了妖林深处,突然感应道强大的妖气就在附近,于是大喜,脑一热就冲了过去,却不知那是个埋伏。

如果可以时光倒流就好了。

如果可以,就不会被那么多蛇妖包围,仿佛这世上所有的蛇妖都在这里,就不会被蛇妖们的咒术打的遍体鳞伤,动弹不得,就不会亲眼看到他猛推倒她,却被一个妖艳到恶心的蛇妖洞穿肺腑,鲜血淋漓吓到她失去了行动能力,那个蛇妖兴奋地舔着指尖的血,泛着黑光。四周的蛇妖眼里都泛着嗜血的光,一个一个地嘿嘿狞笑:“偿命来,降灵师!偿命来,降灵师!”她虽不明白,却从骨子里觉得冰寒,就在她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无音一把抱住她,用自己的血下咒,强用了空间转换术。等她清醒时,只听到他说:“找半夏。”就昏死过去,再没有反应。

她很想痛哭,却没有机会,她把无音轻轻放在地上,不顾伤口提气向村子里掠去。所幸村子很小,我又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新来的跑堂,很多人都知道,于是老板忙跟着她一起把无音运到了我门口。

昨晚,她却连他都无法救,眼睁睁看着他被宣判死亡,却无计可施,真想一起去了就算了,反正没有他,自己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可是幸好,幸好有我,她握紧我的手,把脸靠在上面,痛哭失声。

我揽过她,轻轻安慰。“没事了,没事了,他不会怪你的,没事了傻瓜。”

她摇头,觉得无脸再面对他。我笑起来,说道:“你瞧,你俩还睡在一张床上呢,我家只有两张床,你再不要面对也得面对啊。”

她惊跳起来,脸儿爆红。我赶紧扶住她,要她小心。

她着急的左思右想,最后紧抓住我,连连道:“我和你一张吧,我和你一张吧!你就可怜可怜我们,暂时和妹夫分开一阵子,让妹夫和他一张吧!求你了,求你了!”

我看她紧张成那样,就不再逗她,口里答应了。心里却想,你那个妹夫本就不和我一处睡,不用那么苦苦哀求啊,实在好笑。不知怎么,又突然想起守宫砂的事儿,脸一红,赶紧定了定心神,这个可不能说,肯定会被杀了的。我又瞅了瞅她疯癫的样子,越发觉得冷汗在冒。

我把无音安顿在小黛房里,拜托他照顾,他温柔笑起来,让我们放心。我和阿远在一个房里,说实在的,我实在被她吵的不耐烦,一会儿说起她的愧疚要死要活,一会儿又说她又多爱他疯疯癫癫,拜托,这样长期念下去我迟早会疯掉,赶忙偷偷找小黛要了个棉团塞进耳里,堵住耳孔,随她闹去。果然,等我半夜起夜的时候,这个家伙睡姿巨差一条大腿压得我呼吸困难歪歪斜斜躺在那里呼嗒呼嗒睡得香甜。

可恶!我抹了抹脸,觉得很没力,随后又觉得好笑。这个傻家伙,真是可爱的紧。

*********************************************************

日子一天天过,我照例每天一小碗血喂着无音。他过了半个月,整个人才算是完全清醒,而这个时候,阿远已经开始在我家劈柴洗碗洗衣做饭了。她实在是个勤快的人,干活谁也抢不过她,何况,她干得比我们两个都好。

小黛发狠,说是一定要绣个香包答谢她。可是我看到那个可怕的不知什么花,二话不说拔腿就走,免得惨遭他毒手。

这种日子,很幸福。

所以无音醒的时候,看到三张急切又欣喜的脸,一时懵了,不知道怎样好。阿远一个激动,扑过去抱住他,嘤嘤地哭了。他有些不自然,抬头看向我们,好像在求救,我本想再看看好戏,却被小黛嗔怪着强拉了出去,我笑嘻嘻地,却见他哎呀一声,抱着肚子,慌忙道:“怎么了,怎么了?”

他缓了缓,笑道:“没什么,这两天稍微累了些,小家伙不安分了。”

我这才想到这小孩大概有五个月了吧。离大夫的预产期还有五个月呢。

“哪,大夫说这阵子最要紧,你赶紧去我屋里歇着吧,对了,我房里有本书,是你上次提起的,我托一个客人带了回来,你歪在床上看一会儿睡吧,别动来动去了。”

他看着我,眼里慢慢浮起水光,我有些迷惑,他却捉起我的手轻捏了一下,转身跑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脸红红的,有些窃喜,啊……啊……,这世界太可爱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9jnIc4wMnU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