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房东叔叔操的我好爽 公交上被男人顶的享受

在那一声不情不愿,下意识‘哦’完以后,空气有片刻沉寂。

郁吱音将胸前故作娇羞的手指放下来,半路顺手撩了撩左颊处卷翘的耳发,这个动作有点婊气,还带着强势挽尊的意思。

余光平静得扫一眼对面要求‘查看女儿’的男人,郁影后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小姐?

难道全中国960万平方米的地方还有土鳖不认识我,不知道我姓郁的么!

既然都叫了,那么多加一个‘姐’,顺便声音再甜美一点,不好吗?

这些通通都算了,狗男人长得人模狗、芝兰玉树、目测还没奔三居然说有女儿了,我听岔没有,是刚才耳机把我耳膜震碎,还是我还没睡醒?

内心OS多到爆炸,面上却风平浪静。

她咳嗽一声,鉴于方才的尴尬,此刻也不想再拉低身价跟对方多哼唧,牵了牵嘴角,算是应承。

右掌顺手一推,行云流水得推开洗手间的白色乳门。

门口,看清她动作的陆时矜指腹按了按眉毛,半隐在阴影里的唇线勾了勾,波澜不兴的漆黑瞳孔里终于泛出一丝极淡的涟漪。

下一秒,就看见男厕门重新打开,刚才还跟只天鹅般保持优雅的影后似乎连脚下高跟鞋都踩不稳,捂着脸跌跌撞撞得撞进对面女厕。

真的是撞……

撞完以后,郁吱音仿佛还有些晕头转向,明白自己短短几分钟内已经将脸丢在地上被人狠踩了两遍,不,三遍,顿时痛得捶胸顿足,靠着厕所门板,做了一次长长的深呼吸。

这口气刚提上去,又成功得被对面扭头过来的小胖妞吓到,双方视线在洗漱台哗啦啦的流水声中大眼瞪着小眼。

胖妞眨了一下眼睛,鼓了鼓脸颊,奶白奶白的小胖手还在洗漱台冲洗忘了要拿回来,憋了憋,眼眶里终于憋出两滴激动的液体:“妈咪!”

吓得反手贴住门板的郁吱音:“……”

小屁孩一身潮流童装,走在时尚最前沿,为什么还要演这种老掉牙的母女重逢的苦情戏?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又进组了吗?

还有,死小孩!不要乱叫!谁是你妈咪,老娘云英未嫁,上可脚踩无良霸总,下可俘获无数小鲜肉,谁是你妈咪!

陆涵涵将踮起的脚尖踩回地面,她身体虽然胖,个头却小,属于踮一踮脚尖刚好能够到洗漱台的身高。

手都来不及吹干,她激动得脸颊通红,小碎步奔到爱豆面前,忽然又有些小羞涩,将湿湿的小胖手背到身后,小皮鞋在地上画圈圈:“妈咪,我是你粉丝哦,永远不爬墙、不脱粉的那种哦!”

“呵呵!你懂得真多,还知道爬墙。”影后干笑,“不过‘妈咪’是不能随便乱叫的,小朋友。”

“哦。”陆涵涵垂下小脑袋,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又很快眨出星星眼:“妈咪,我有带灯牌哦,给你加油打气的,我自己做的。”

一边说一边转身从粉色镶钻小背包里掏掏摸摸,小屁股妞啊妞的,半响才掏出一只巴掌大的精致小灯牌,按下按钮,郁吱音名字的拼音缩写很快亮起来。

“有……有心了!”郁影后眼睛抽了抽,她粉丝可绕地球三圈,但是这么丁点大的小屁孩还真是……少有。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小胖妞这只背包怎么看怎么像郁吱音上个月与在香奶奶家淘的限量款,经理当时拍着胸脯跟她保证全球只有五只。

成为国内唯一拥有的人,郁吱音还挺得意,打麻将时有意无意还在天后沈菲面前嘚瑟过。

就是包包太小,顶多装装手机零钱,她还没背出来过,这会儿见个小屁孩背着,倒刚刚好。

这么快淘宝就出A货了?

“妈咪,你喜不喜欢?”小胖妞眨巴眨巴眼睛,讨好道。

妈咪想上厕所!

郁吱音半捂着肚子,忍到极限,还要保持在粉丝面前的涵养,微笑着摸摸她头:“喜欢,不过你爸在外头等你,赶紧出去吧,小不点!”

说完,她忙不迭推开厕所单间门。

门口果然传来清冷的男声:“陆涵涵!”

“我在陪我爱豆拉屎!”小胖妞奶声奶气,理直气壮。

差点没跌进厕所的郁吱音:“……”

人家只尿尿!不污染空气!

偶像做到这个份上也是醉醉的,上完厕所的郁影后还要受小粉丝的骚扰。她出来洗手,小粉丝就踮起脚尖在旁边屁颠屁颠得给她递洗手液,转过身她去烘手器下沥干水分,小粉丝捧着脸对着吹出的热气一边享受,一边陶醉得吸气:“妈咪手上好香,全身都好香啊!”

真是一点都不在乎你那头上一小戳刘海呢!

这风吹小胖墩的画面也是绝美了!

但凡要换个成年人,郁吱音能一脚把这种变态踹出宇宙。

偏偏是个小不点,还是个白白嫩嫩、傻里傻气的小不点……

想到这里,她难得好心,又是自家粉丝,忍不住牵住小朋友的手,蹲下身与她对视,发放粉丝福利:“你包包里有没有小梳子呀”

妈咪牵我手了!

陆涵涵目光落在跟爱豆牵住的手心上,张大嘴,眼睛瞪圆,傻眼了。

呜呜呜……

我再也不要洗手了!

小胖妞傻乎乎的,越看越可爱,郁吱音忍不住将这小东西抱起来,啧,忒沉,一边捋捋小胖妞的刘海,一边往外走:“你头发都乱了,姐姐给你扎小辫子好不好?”

陆涵涵浑身僵硬。

妈咪抱我了!

呜呜,爸爸,我再也不洗澡了!

刚将小孩抱出去,郁吱音愣了愣,正与小屁孩他爹撞个正着。

陆时矜似乎也有些怔愣,黑眉轻轻往上挑了挑:陆涵涵极少亲近别人,就连家里人要抱,她也最多只能坚持两分钟,完了跟完成任务似得跳下来,一溜烟儿人就不见了。

人家有爹又有娘的,犯不着自己好心,郁吱音想了想,将小屁孩递过去:“她头发有点乱,可能需要理一下。”

“我不要!”陆涵涵见爱豆要将自己交出去,一万个不乐意,屁股一扭反手抱住郁吱音的脖子,死死往人怀里钻,“妈咪,你说要给我扎辫子的。”

郁吱音半天没出来,助理小橙被派遣过来查看,刚好撞到这一幕,小朋友那声‘妈咪’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以为自己看到什么了不起的内幕,脚趾头都缩紧了。

“陆涵涵!”陆时矜声音清冽,语气并不重,却暗含警告。

陆涵涵听懂爸爸的暗示,吓得一哆嗦,顿时一阵委屈,胖脸埋在爱豆的脖颈里,啪嗒啪嗒往外掉金豆子,哭得郁吱音脖子里全是小泪滴。

很贵的,大姐,这套高定很贵的!

还有,你平时都吃的啥?饲料吗?抱你几分钟比我举一组杠铃还累。

小胖妞跟只八抓鱼一样缠在郁吱音身上,甩都甩不掉,吱音只好跟她打商量,诱哄:“你先下来,姐姐再帮你扎辫子好不好?”

陆涵涵哭得一抽一抽的,闻言从抬起花猫脸瞅一眼面前仙女爱豆,再瞅一眼眉头微蹙,浑身散发冷气的爸爸,放开双手,乖乖爬到地上。

“那我要跟你一样的。”她走到爸爸身边,握住男人大掌,吸溜了一下鼻涕,另一只手指了指吱音的头发。

呵呵,小屁孩你还真不客气,我今天的头发TONNY老师弄了整整两个小时呢!

郁吱音嘴角抽搐,正要说什么,对面男人垂眸看一眼女儿,面无表情:“陆涵涵,跟阿姨说再见。”

阿姨?

居然是阿姨!

是你瞎,还是我国民小仙女的人设你看不见。

莫名其妙的,在对方面前丢过三次脸的郁吱音,在这一刻,终于忍无可忍,跳脚。

所谓年龄是女人的硬伤,那称呼就是这硬伤后面的小钢刀,郁吱音被这把钢刀扎得又痛又氧,蹦出的话也带上十二万分的不客气:“这位先生,称呼不是乱叫的,我的年纪,顶多就算小姐姐级别。而且小朋友靠哄,你这么凶巴巴的,一说话就惹她哭,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三更半夜,我有理由怀疑你拐卖儿童!”

不远处小橙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不该看的,正犹豫着该不该过去,结果一看郁爷嘴炮模式开启,一副跟人撕逼的架势,赶紧小跑过来。

“音音姐,肯定是误会,你看人家都主动牵爸爸的手,长得又一模一样,肯定是父女了!”小橙为人机灵,处事圆滑,这会儿一面劝吱音一面又跟对面男人道歉,“非常抱歉,我们家音姐喜欢跟人开玩笑,平时就很乐于助人,也是为了小朋友安全着想。”

小橙眼力不低,面前父女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矜贵,虽然暂时看不出来历,但是能混到VIP休息区的,怎么也不会是轻易得罪得起的。

陆时矜倒并未生气,小助理倒完歉,他也不欲计较,唇线平平,颔首算是示意,牵着陆涵涵的小手,抬腿便走。

只有陆涵涵不情不愿的,见自己惹大人争吵,也不敢再要求扎头发,眼里包着泪花,走到郁吱音面前的时候,委屈巴巴地瞅着她,冲她挥挥小手:“爱豆再见。”

那可真是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舍。

心脏仿佛被忽然一只柔软的小手捏住,传来一种奇异的,触电般感觉……

郁吱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被小哭包看得心都要化掉,突然想也不想拽住男人手臂,那一瞬间,她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迷惑,听见莫名其妙地向对方交代:“对她好点!”

陆时矜诧异得看一眼拽住自己那双细长白嫩的手指,再对上女人那揪心的,真真切切关心着孩子的柔软目光。

以为自己会家暴?

平直的唇角牵了牵,将白玉般的手指掰开,一字一句,一语双关:“she is fine!”

一直到那对父女走远,郁吱音忍不住摸到自己心脏处,略略有些迷惘……

小橙双手捧心:“正宗的英伦腔好迷人啊。”

“什么英文?”郁吱音终于回过神。

“she is fine!”晨晨模仿男人低沉优雅的嗓音。

影后想了想。

而后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狗比难道是听到刚才自己跟英国佬飙英文,故意嘲讽?

不能吧……

你真相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9jDRJZsMD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