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护士潜规则 女虎有多贪色

紧张啊!!!

“啊…啊…今天…天气不错,是晒衣服的好日子…”我结结巴巴的说:“股票下跌了,房价仍在上升,社会压力增加,人的心灵越来越黑暗,全球气温持续升高,最近又有台风和洪水,世界末日快来了吧…”

“她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银时大人崩溃了。

“饭小姐…”主持人满脸黑线的说:“不用讲那么多,待会还有问答题呢。你现在只要自我介绍就好。”

“我…我是万事屋的阿饭…万事屋就是…只要付钱什么工作都做的…我…今天…你们谁认识一个缠着绷带的人?”我突然来一句。

“哈?”全场哑然。

“那个…饭小姐,请问你的兴趣爱好是?”主持人一直努力想要引导我。

“兴趣爱好…”一提到这个,我顿时就不觉得紧张了。我激动的说:“让土方大人和银时大人【哔--】!”

全场寂静。

“近藤老大,作为真选组的副长,我还是有些特权的吧?”土方大人拔出了刀。“我想砍一个人,行不行?”

“不行。”近藤先生很坚决的回答。“那样还是会构成人体伤害罪的。”

“银桑!”新八和神乐也用力的抓着银时大人的手臂。“不要冲动!还在现场直播呢!”

“放心,我只是稍微砍一下,不会死的。”银时大人已经接近暴走状态。“顶多半身不遂而已,反正顶着那样一个脑袋,身体什么的不要也无所谓啦。”

“…”不愧有专业素养,主持人最先反应过来,说道:“谢谢阿饭小姐的自我介绍…那我们赶紧迎接下一位选手…”

“我还没说完呢!”我夺过主持人的话筒,无比兴奋的说:“各位观众,对于我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故事,我就算讲上一天一夜也讲不完的。但是我是真的想对他们二人表明我的心意:我非常非常希望他们能和好。虽然现代社会的压力太大,年轻夫妻大多缺乏勇气携手共度余生,所以狠心的与对方分离,但谁也无法将心中隐藏的那份真情真意给遗忘,他们少的只是一个契机和勇气罢了!所以我父母亲大人的情况也是这样的,不过还好他们仍有一对意志坚定的女儿,每天都在祈祷二人能够复合如初。即便二人的身边都已经有了暂时的代替品,但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你们二人都爱着对方,所以我永远都不会死心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哔-】!”

“…”全场依然寂静。

“银桑…”新八担心的蹲下来,看着银时大人绝望的把头埋进手臂里。“你没事吧?阿饭她只是…有点太激动了…”

“新八,”神乐问道:“小饭说有一对女儿,那都是谁啊?难道也包括我吗阿咻。”

银时大人毫无反应,而他身后的小枫笑得快要断气了。

“副长!”山崎和一群真选组队员们死命的拉住了土方大人的手。“你冷静点!不要理他就是了!他只是脑子不清楚啊!”

“…”总悟君表情很差的盯着台上,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嗯…还有一件事…”我补充道:“我正在找我爸爸,他好像是个缠着绷带抽着烟斗穿着紫色浴衣的人…看到的人请与我或者假发子联系,谢谢。”

我想了想,又朝着观众鞠了一躬,把话筒还给主持人,就朝舞台另一边走去。我走了几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朝着观众们喊道:

“哦,对了!请大家支持我,我是六号选手阿饭!谢谢你们!”

这一句话似乎把大家都叫醒了,观众们一边鼓掌一边目送我离开。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到后台看见其他选手都站在那。桂大人最先走过来问我:

“饭君,银时和真选组的土方有什么关系吗?”

我点点头。“两人正在闹别扭,所以这件事我也不好多说。或许你可以亲自问问银时大人。”

桂大人一副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站着;妙姐在看着我笑;猿飞小姐正在怒视我;长谷川先生呆呆的望着我;理穗则是有点害怕的看着我…难道我刚才讲了什么不对的话?我可是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啊。

我听到外面的主持人再一次打起精神说:“好了,让我们欢迎七号选手:红枫。”

听到小枫要出场,我兴奋的跑到帷幕后面朝外面张望着。

小枫身穿一件有着枫叶图案的和服,微笑着来到台中央,不待主持人说话便开口:

“大家好,我是红枫。”

小枫的出场再一次掀起风波,观众们紧紧的盯着小枫,完全不疑心他的性别。

“我是清洁工协会的。有没有这种协会再说吧,反正我只是凑数的。”小枫像是完全没看到森下老板的表情,只是继续微笑道:“兴趣嘛…是杀人。”

今天的观众都好安静哦,莫非都有自闭症?

小枫哈哈笑道:“开玩笑的,你们真没幽默感。”他说:“我其实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呢…不过我刚才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和阿饭一起支持她父母亲和好然后【哔-】。”

众人面面相觑。小枫毫不在乎的丢下一句:“就这样喽,支不支持我无所谓,我也不在乎。”

他笑着朝我们这边走来,我十分开心的向他伸出手说:“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银时大人和土方大人复合’研究协会。”

“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嘛。”他连看都没看我的手。“伪娘已经很少见了,你这种的我还从没见过呢。”

“你指的是什么?”

“对BL如此热衷的男人,很少见啊。”

“哦?”我刚想说什么,小枫却道:

“看你实在可怜啊,而且我好久没笑得这么痛快了。先说好,比起BL我果然还是更支持GL的,所以比起那个土方和银时,我更想看志村和猿飞【哔-】呢。”

“可以啊。”我笑了。“因为我也不反对。”

“你们不反对有个鬼用啊!”身后的众人嚷道:“好歹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吧!”

外面的主持人用疲惫的声音说:“好了…让我们认识一下最后一位选手吧…总算最后一位了…”

“八号选手:白子!”

白子爷爷慢吞吞的走上台,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似地。

场上所有人都忍不住吐槽了:“什么啊这是!!!!”

真是壮观,上千人同时吐槽,这种场面难得一见啊。

白子爷爷完全没有想过要停在舞台中央,他只是用像乌龟一样的速度缓慢的行走着,像是在公园里散步或者复建一样。

主持人刚才的吐槽和新八一样激烈,所以他只是极为疲倦的扶着白子爷爷,替他说道:

“啊,八号选手,白子…来历不明,兴趣不明。以上。”说完,他就很好心的扶着白子爷爷离开舞台。

观众们已经要摔东西走人了。

主持人来到后台,把头埋进一个椅垫里,闷闷的抽泣着。我上前拍着他的背安慰他,他站起来擦擦眼睛,说道:

“没事的,怎么说也有十余年的主持经验了,这只不过是我事业生涯中的一个小风浪而已。我会挺过去的。”

说完,他就重振雄风,再一次返回舞台。用充满朝气的声音说:

“好了!介绍完所有的参赛者,接下来我来说明一下比赛规则。”

观众们虽然一副想要起身离开的表情,但他们还是忍住了。静静的听主持人道:

“比赛总共分为几个环节,每个环节由评委打分,再由观众投票。比赛采取累计得分的方式来选出冠军!”

“等等!我有异议!”九兵卫突然举手:“也就是说,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支持也没用,其他评委甚至观众都有投票权吗?那我要怎样才能让阿妙赢呢?!”

“九兵卫桑,把自己内心的偏向给暴露出来了呢。”主持人吐槽:“每一轮由评委从一到十打分,之后再统计观众的票数,累计起来便是选手的得分了。我来说明一下,如果每个评委给一号选手打十分的话,那选手已经得到了五十分。之后再由观众投票,得分最高者可获得五十分,第二三名四十分,第四五名三十分,第六名二十分,第七名十分,最后一名无分。”

“呐,我说,这样有些不对劲吧?”松平大叔说:“这样算起来很乱啊,你们真的有仔细研究过打分规则吗?”

“而且,”九兵卫生气的说:“这样一来观众的投票权不就和评委一样了吗?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听说只要来就能让阿妙赢,所以我才来的。”

“九兵卫桑,那种事情,到底是哪个没有脑袋的家伙告诉你的?”

“的确不对啊!如果观众的投票比重跟评委一样,那还要评委做什么?!你是在戏弄本皇子吗?”HATA皇子也很不满。

“无所谓啦。”主持人郁闷的说:“反正只是随便搞的大赛,这种细节一点也不重要啦。”

“喂,把比赛的内幕给暴露出来了哦,你不想要工资了吗?森下老板在盯着你哦。”

“我管他去死。”主持人突然大爆发了。“所以说,第一轮的环节就是自我介绍。现在请各位给每个选手的自我介绍打分。”

“哎?!”我大惊:“那也能算为一个环节吗?太勉强了吧?”

负责人示意要我们再次出场,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在理穗后面,和大家一起出场了。

“首先第一位是志村妙小姐。”主持人说:“那么,阿妙小姐的得分是…”

九兵卫毫不犹豫的给出10分。

“哦!一上来便是满分吗?莫非九兵卫桑是如此慷慨的给分者?”

下一个是松平先生,他慢慢悠悠的翻着打分牌,这时,九兵卫突然拔刀架在他脖子上,说:“给阿妙打十分不然就杀了你。”

“喂,九兵卫桑…”主持人道:“不要公然威胁评委好不好?”

“呐,小鬼,你不要太张狂了。”松平先生道:“叔叔我可不喜欢被人威胁哦。我偏要认真的打分,阿妙她刚才的笑容太多了,反而显得不自然,所以我…”

“松平先生,”妙姐笑道:“长年关照我们店实在是很感激,我和阿音正准备登门拜访正式道谢呢。”

松平先生冒着冷汗叫道:“…所以我当然是要打十分的喽!那么完美的笑容哪里是一般人可以模仿的!”说着,他手忙脚乱的翻出10分的牌子。

“糟了…”银时大人说:“我就知道阿妙会出这招…有了松平那个大叔和九兵卫这两人,阿妙她每一轮都能保证有二十分了。”

下一位的HATA皇子满不在乎的说:“我最讨厌地球人了,还是动物可爱点。只能打1分。”

妙姐的笑容始终不变,但她的脸上多出了一个井字号。

中川先生沉着的说:“阿妙选手的自我介绍很自信,也抓到了要害。不过正如刚才的松平先生所说,表情不变是会令人感到审美疲劳的,而且提到了太多不认识的人名,如果幽默感差一点的人会看不懂的。所以只能给5分。”

妙姐的笑容更加僵硬了。近藤先生在后面大叫道:

“你这个家伙,你这是什么眼光?!阿妙小姐怎么可能只得五分?你是瞎子吗?我要起义!我不赞同这个评判!”

“你赞不赞同都和比赛无关,没有人在意。”主持人冷漠的说。他看向武藏先生,而他举起了一个1分的牌子。

妙姐忍不住问:“武藏先生,你有什么点评吗?为什么是1分?”

武藏先生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道:“能吃的时候多吃点。”

“武藏先生,不说出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武藏先生很无辜的说:“他们只给了我这个牌子。”

“……”

“哦…好了!”主持人连忙说道:“那么,阿妙小姐的分数是:27分!”

妙姐心有不甘的鞠了一个躬,退后了一步。

“下一位是小猿小姐!”

九兵卫立刻拿出了一个1分的牌子。

“哎?九兵卫桑的落差真大呢!请问是否有什么理由?”

九兵卫面无表情的回答:“因为她不是阿妙。”

“我说,这种类似于拒绝别人的告白的回答算怎么回事?偏心偏得有点太明显了哦。”

松平先生拿出了一个9分的牌子,他说:

“呐~小猿我是一定要照顾的,不过小猿你刚才的介绍还是有点偏激了呢,大叔我就算想偏心都不好意思啊,可是如果你答应比赛结束后跟我去吃饭的话倒有可能…”

“松平先生,请不要再公然鼓动选手走后门了。”主持人又看向HATA皇子:“HATA皇子的评分是?”

HATA皇子又一次拿出一个1分。“我不喜欢人类。”

“…你该不会一直都打1分吧?”

“谁叫你们这里没有可爱的动物啊!”

“这能怪我吗?这可是选美大赛!接下来出场的都是人类你就死心吧!”

“你的态度太令人讨厌了!我要走!叔,我不玩了,我要回去。”

“快走吧,笨蛋皇子。”松平先生抽着烟说道。“谁也不想留你。”

“你!”HATA皇子很生气的指着松平先生:“你这个家伙,太过分了!知道本皇子是谁吗?”

“笨蛋国的笨蛋皇子。”

“是央国的HATA皇子!”HATA皇子怒气冲冲的对主持人说:“主持人!我要换位子,我才不要坐在这个无礼的地球人旁边!”

“啊,随便你。”主持人满脸的不在乎。HATA皇子便自我主张的和中川先生换了位置。中川先生也没有拒绝。

“那好,下一位…还是请中川先生打分吧。”主持人说。

中川先生仍是一副专业评委的样子:“猿飞选手的发言的确太偏激了,仿佛除了那个阿银其他男人都不是生物似地。做人礼貌可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只能给2分。”

“哼。”猿飞小姐冷冷的说道:“在我眼里,除了阿银以外,所有人都是垃圾桶里的香蕉皮。”

“又出现了,这种发言,这样下去你会被赶出赛场的哦。”主持人说。

武藏大叔照例给出1分,所以主持人都没怎么搭理他。直接宣布猿飞小姐的得分为14分。

“三号选手,墨镜子。”主持人不太愿意理长谷川先生,所以说道:“你们随便给个分就可以了啦,快点快点。”

“喂,你这也太伤人了吧?”长谷川先生说:“到我就是一副想要摆脱垃圾的样子,我会告你伤害选手的心灵哦。”

九兵卫拿出一个10分的牌子,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主持人更是着急的劝九兵卫不要冲动。只见九兵卫不知从哪拿出一支黑笔,把那个1重重的划去,然后举起来。

“…意思是0分吗?”

九兵卫点点头。“看到他就觉得很厌恶。”

“九兵卫你好过分啊!”长谷川先生说:“你忘了吗?我们还一起经历过龙宫篇呢,你怎么完全不顾往日情分!”

“闭嘴你这个人妖!”东城气愤的说:“就你这种人还敢和我们少主攀关系?没给你负分真的已经很仁慈了!”

主持人这回完全没吐槽九兵卫的打分方式,只是默默的看向松平先生。

松平先生连动都没,说道:“我同上。”

“什么同上?”

“我一看到这个人就反胃啊,所以我也给0分。”

“…好吧。”

“搞什么啊!你这个主持人要吐槽就要尽职啊!为什么都妥协了!?”长谷川先生很激动。

中川先生看了看他身旁的那两位,说道:“那好吧,我也同上。”

“你别同上啊!我还以为你是个非常称职的评委呢,怎么也不负责的同上了?”

“啊…”中川先生说:“因为我也不喜欢你,还是同上吧。”

“…”长谷川先生欲哭无泪了。

“既然如此,”HATA皇子说道:“我同上。你比刚才那几个地球人还讨人厌。”

“…”长谷川先生绝望的低下头。

武藏先生默默的看着长谷川先生,而主持人抢先说道:“我知道,1分是吧?不用麻烦了,就算作是1分了。”

谁也没想到,武藏先生却坚决的拿出一支笔…话说那些笔都是从哪里来的?!他拿出笔在1的后面加上了一个0,说道:“我给10分。”

“…武藏先生,能给我一个解释吗?Why?为什么?给这种货色10分?”主持人的脸色很不好。

“什么叫这种货色啊?!”长谷川先生道。

武藏先生望着长谷川先生,回答:“因为觉得很像。”

“什么很像?!指的是你们两位都是废柴大叔吗?所以有一种心灵上的连接了?这是什么气氛?命运的两人相遇相知了?!你们只是废柴大叔而已啊!!”

主持人暴走了几秒钟后,再一次恢复平常。他冷冷的说:

“好吧,墨镜子,10分。”

下一位是桂大人。明明是桂大人要接受评分,可我却感到紧张起来。

九兵卫仍然给出了0分。这一个选择掀起了波澜大风,观众群里怨声四起。

九兵卫面不改色的解释:“还是觉得很讨厌。”

桂大人也不理她,只是闭目养神。

松平大叔迟疑着不肯给分:“呃…我说…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啊?怎么有种不爽的感觉…好想叫真选组那群小子们上来围殴你…”

“松平先生,”主持人说:“请不要在这里宣扬暴力好吗?”

松平大叔最终给出了一个5分。他说桂大人明显是个【哔-】(此处被森下老板要求消音),但也是水准很高的【哔-】所以还是给个5分吧叔叔我可是好人你要知足。

之后的中川先生和松平先生差不多,他给了一个7分。因为桂大人的职业还有兴趣爱好都很有意思,不管是真的还是搞笑,都非常有亮点。

然后HATA皇子和武藏先生照例是1分。我个人认为这两位已经可以被排除在评委外面了,根本就是来浪费牌子嘛。

主持人统计出来的分数是14分,桂大人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可我却愤愤不平:桂大人居然才14分…果然绷带爸爸不在就是会被人欺负啊。如果绷带爸爸回来了肯定会教训那群人。(作者:哎…这句话倒还算你说对了。)

下一个是理穗。她平凡的相貌+平凡的介绍=平凡的评分。

九兵卫给了1,因为她不是阿妙。松平先生给了6,因为她长得不够有特色,但起码是个女的。中川先生给了8,因为她很有礼貌,态度极好。HATA皇子和武藏先生仍是雷打不动的1分。

结果理穗得了17,居然超过了猿飞小姐和桂大人以及长谷川先生。果然相貌不是第一吗?

下一个便是我了…我看了看银时大人,他的表情是一副看开了的样子,好像已经看破红尘了。

…我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接下来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阿饭小姐。”请问这是什么介绍词?

九兵卫的1分我是已经预算到了的,所以无须多谈。松平先生考虑了很久,最终给了8分。这个分数对我来说已经算高的了,所以我很是疑惑的看向他。

松平先生解释道:“啊…以相貌来说,不算绝色但也不错…态度嘛…好像有点紧张,而且后面那段话跟比赛已经完全无关了。总体来说不功不过啦~既然给了小猿9分,那给你一个8分就好了。

中川先生微笑看着我:“我想说的跟松平先生差不多。最后的那一段真情告白令我十分感动,只不过这一段的宗旨是自我介绍,所以你偏离主题了。只能给你9分。”

我算了算分数。哎…貌似不低呢。

之后的HATA皇子和武藏先生可以直接跳过,两人还是各给一个1分。呐,我说你们干脆回家得了,把一个1分的牌子放在座位上就可以了

主持人道:“结果很出人意料呢,居然是20分!仅此于阿妙小姐呢!”

我笑着看向银时大人他们。银时大人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点,新八也笑着给我打气,神乐一边往鼻子里赛纸巾一边张着嘴在说着什么。

我的一颗心安了下来。我转过头看看身边的小枫,他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比桂大人更加不在乎自己的得分。

不过小枫的相貌真的太加分了。九兵卫还是0分,她说虽然不太像但她能感觉到小枫是【哔-】(以上发言仍旧被森下老板要求消音)。

松平大叔给出了9分。他说小猿对不起不是叔不关照你只是这孩子的水准实在太高了。

中川先生色迷迷的盯着小枫,毫不犹豫的给了10分。他解释说:

“枫小姐的幽默感极高啊…不仅相貌迷人而且性格也这么讨喜,真是太完美了…”

小枫看见中川先生一直用不对劲的眼光打量自己,很不满的把头转向另一边。

之后的HATA皇子和武藏仍旧以‘略’来带过。

小枫的得分是21分,比我高一分。这样才对,毕竟他比我好看多了。

最后是白子爷爷。当九兵卫给出了0分后,其余的四个人一律说了:“同上。”

也就是说…白子爷爷得分为0…其实人家挺和蔼的…

主持人说道:“那么,接下来就是观众打分了。请在场的观众拿起旁边的遥控器给选手投票。”

过了一会,票数统计出来了。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下排名:

1. 阿妙

2. 枫

3.假发子

4.理穗

5. 阿饭

6.小猿

7.墨镜子

8. 白子

…嗯,有点奇怪的排名呢。

“这一次又是阿妙选手夺冠呢。”主持人道:“然后是枫选手,看样子大家都喜欢漂亮的人;假发子选手得分意外的高,难道观众里面混进了人妖控?之后的理穗选手大概是因为其态度温和吧,然后阿饭选手的感人发言也很好…小猿小姐是因为得罪了在场的男性观众;之后的不谈也罢。”

“喂!为什么不谈也罢?!”长谷川先生嚷道,而白子爷爷则是没有反应,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什么叫人妖控?!”我怒道:“主持人伯伯我生气了哦!桂…假发子大人怎么可能是人妖!”

“不要叫伯伯,乖,叫主持人哥哥。”明明已经接近更年期的主持人说:“至于性别方面嘛,我根本懒得跟你辩论,反正大家心知肚明。”

我委屈的把一肚子怨气憋了回去。绷带大人你如果回来了一定要好好为桂大人报仇。

主持人总结道:“所以说,现在公布第一轮的总分成绩:阿妙77分;枫61分;假发子54分;阿饭50分;理穗47分;小猿34分;墨镜子20分;白子0分。”

嗯…虽然桂大人没有夺冠令我有些失望,不过妙姐能够得第一真的很厉害,小枫的成绩如此好也令我欣慰。话说…我是第四呢,不知道银时大人能不能接受。

“好!”主持人说道:“第一轮圆满结束。下一轮便是问答题的环节了。现在请各位选手先回后台休息,顺便好好想想自己待会应该怎样回答才对哦。”

我们在观众的掌声下齐步返回后台。银时大人他们就在那等我。我刚要说什么,银时大人先开口了:

“本来是想杀了你的,不过好在大家都没有太过专注于那件事,就放过你吧。还有啊,第四名这种成绩我可不会满足哦!我说过了吧,我要的是冠军啊!算了,也不指望你能超常水平发挥,接下来的还是交给我们吧。”

“银桑,”新八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那还用问吗?”银时大人说:“血染这个舞台!”

“血染什么啊!你不要乱来!!”

“MADAO和那个老爷爷就放过吧阿咻。”神乐说:“反正是两个完全没有威胁力的路人阿咻。”

“放心了…不过好伤心啊。”长谷川先生苦笑道。

“假发那个笨蛋就不管了,纳豆女似乎也不用担心,那个枫是个很大的威胁,没想到一个男孩都能胜过真正的女孩。”

“银时大人,”我着急的说:“小枫是个好孩子呢,你还是不要对他下手吧。他也支持你和土方大人和好呢。”

“闭嘴,小心我抽你。”银时大人冷冷说道:“最大的敌人是阿妙。不仅是个最可怕的角色,而且又有那么强大的后台,看样子不把她逼出局是没有胜算的。”

“考虑了很多呢,阿银。”身后传来妙姐‘柔和’的声音。“不过你也别以为我就是单刀赴会哦,论起后台,谁的后台多过酒店女郎呢?”

银时大人警惕的看着妙姐。这时,外面的主持人再一次说道:

“好了!第二轮比赛立即开始!请一号选手入场!”

我迟疑的站在帷幕后面,而银时大人和神乐再一次凑到我身边说:

“你只要记住我教你的那些就行了。那些挡在我们万事屋面前的人,下场一律是死!”

…银时大人,我怎么觉得这场选美比赛即将变成一场血战呢?与其得到冠军什么的,我只想在比赛结束时仍然活着就好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9jDRIZhMD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