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古代老爷娶妾的当天洞房 公车系 列第7部分

第二天,叶摇落穿得落落大方了许多,中规中矩,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姑娘。见到宋玉,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

她没有想到宋玉居然带她来这么高级的地方,豪华的大厅,高大的舞台,上面的在演奏着,仿佛这里是音乐的殿堂。

宋玉和叶摇落坐在第一排,欣赏台上的表演。台上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生,在优雅的弹着钢琴,琴音律动,她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舞。

“秋日私语。”叶摇落呐呐道。

宋玉听见了她的话,问她,“你也会吗?”

“不会不会。”叶摇落把自己的手放在背后,小声的说,“宋老师,我会吹巴乌。”

其实叶摇落是会谈钢琴的,但是她并不喜欢弹钢琴。因为每次弹琴总觉得自己内心很悲伤,那些琴音让她觉得一点都不快乐。

而巴乌呢,又容易学,调子还简单。

“巴乌?”

“嗯。”

“那是个什么东西?”

“民族乐器,长得跟萧一样,但是和葫芦丝一样简单。”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静静的看完一整场的演出。

结束之后,宋玉带着叶摇落来到后台,后台还有几个人,而且年纪都很大,好像是元老级别的人物。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跟他们谈点事,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叶摇落点点头。

那几个人都眼神怪异的看了叶摇落一眼,宋玉跟着他们走进了内室。

叶摇落在外面看着,屋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乐器,西洋乐器和民族乐器都有。

刚刚那个弹钢琴的姑娘走过来,笑道,“你也喜欢这些吗?”

“嗯。你刚刚弹那首“秋日私语”很好听。”叶摇落由衷的赞许。

“谢谢,你也会弹钢琴吗?”

“会一点。”

“真好。我叫秋子。”

“叶摇落。”

“我还第一次看到宋玉带着女生来的呢,你看起来很小。”

“嗯,十七岁。”

“十七岁?莫非你就是宋玉的学生?”

“嗯。”

“好样的。”

“啊?”

叶摇落疑惑的看着秋子,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秋子却只是笑着,没有解释,“你要弹钢琴吗?”

秋子的手指在琴上弹了几个音符,叶摇落急忙说,“会不会打扰他们?”手指着宋玉他们的屋子。

“放心了,隔音效果很好的。”秋子说,“或者我们可以去舞台上弹啊。”

叶摇落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不想弹钢琴。”

秋子失望的眼神,她是很想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叶摇落拿起角落里的巴乌,“我可以吹这个吗?”

“你会吹巴乌?”

秋子惊奇的目光,很少人会吹这个民族乐器的,虽然它很容易,但是几乎没有人学。

“嗯。”

“太好了。那我们把钢琴搬到舞台上,然后我弹琴,你吹巴乌,我们合奏一曲。”

“好。”叶摇落也想试试。

两个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钢琴抬到舞台上的一角,大堂里已经没有观众了。

秋子坐在钢琴面前,像是一个精灵,“我们弹什么呢?”

“美丽的神话,你会吗?”

“会。”

于是叶摇落拿起巴乌,开始吹起前奏,秋子弹着钢琴符合着:

解开我

最神秘的等待

星星坠落风在吹动

终于再将你拥入怀中

两颗心颤抖

相信我不变的真心

千年等待有我承诺

无论经过多少的寒冬

我决不放手

现在紧抓住我的手闭上眼睛

请你回想起过去我们恋爱的日子

我们是因为太爱所以更使得我们痛苦

我们连“爱你“这句话都无法讲

每一夜被心痛穿越

思念永没有终点

早习惯了孤独相随

我微笑面对

相信我你选择等待

再多苦痛也不闪躲

只有你的温柔能解救

无边的冷漠

现在紧抓住我的手闭上眼睛

请你回想起过去我们恋爱的日子

我们是因为太爱所以更使得我们痛苦

我们连“爱你“这句话都无法讲

让爱成为你我心中

那永远盛开的花

穿越时空绝不低头

永不放弃的梦

我们是因为太爱

……

十分钟,一曲弹奏完毕,叶摇落吹最后一个音符,她张开眼睛,自信而美丽的笑了。

秋子激动的站起来,抱了一下摇落,“小摇落,你真的是太好了。”

“你知道吗,你吹得这首曲子太感人了,我以前不觉得巴乌的声音好听,但是听你吹了这首曲子之后,我觉得巴乌的调真的很好听。”

“你也弹得很好啊。”

叶摇落开心的说,“这是F调的,所以它的音会比较低沉些,适合这首曲子。”

“好。”

舞台处不知何时,宋玉他们几个人已经出来站在那里听她们演奏。叶摇落走到宋玉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像是做了坏事被撞到的小孩。

“这孩子巴乌吹得不错,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吹这个乐器了。”

“我们的民族乐器没有人传承,现在很多民族乐器都已经流失了。”

“宋玉,你看,我还少了这么一个徒弟,让这孩子跟着我学习如何?”

“庆爷爷。”宋玉笑道,“这可不行。”

“为啥?我看这孩子与我挺投缘的。”庆老撸了撸自己的小胡子,“你不能替她做决定,让她自己做决定。”

“小姑娘,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学习这样乐器啊?”

“小摇落,快点答应啊,庆爷爷可是很有名的乐曲家,他可不轻易收徒的。”秋子在一旁高兴的说。

叶摇落看庆老充满希冀的眼神,转头看宋玉,他眼里的意思是不赞同。叶摇落很为难,她不想落空了一位老人家的希望。

况且自己真的喜欢这些民族乐器,她也不忍心没有人传承,让它们在这一代人消失。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Vz1xFh0oST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