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打蝴蝶什么意思 女兒啊亂倫小說

那些尚未被油漆污染过的木材散发出特有的香气,让尤亦姝不由自主想起被爷爷刨过的板材,特别亲切。

刚进门的地方摆着一些很直溜的杨木,但气味稍稍透出些骚/味,并不太好闻,尤亦姝对这种材质的木料最为了解,以前爷爷做木工活用的最多的就是这种杨木,不过有条件的大都不再用杨木来做家具,因为杨木长得太快,纤维结构疏松,打成家具后特别容易变形。

隔壁还有一些橡木、硬柏木、枫木等,不过尤亦姝大多只是认个皮毛,真要往深处说,也说不出个门道来。不过走到最里面的松木区时,尤亦姝站住了。

松木特有的松香味在四周弥漫,这种特殊的气味辨识度极高。堆在这里的松木数量并不多,比起其他木材来,少了至少一半。

这些松木显然已经经过人工烘干处理,截断面的年轮一圈一圈显得很是致密。

“小姑娘,这些都是松材原木,你打算做什么用?”松材区的大哥看起来刚睡醒,说话声音懒懒的,但是穿着却比其他几个人整洁许多。

“我想打张沙发,但是还没想好用什么木头比较好。”尤亦姝说完,又用手摸了下露在外面的木质,在工整的切断面上,木质手感非常细腻。

“要说耐久和不变形,还是松木打的沙发最好,你看我的这把椅子,就是用松木做的,表面只是涂了一层清漆,你看这纹理,都是木材本身自带的,看起来自然、稳重。当然了,松木要是处理不好,含水量太高的话,也容易开裂,我手里这批货是先前做过烘干处理的,不过你也知道,咱们南方潮湿,放得时间长了容易砸在手里,所以松木库存少,其实你要是做家具,用那边的橡木也是可以的,做出来的家具美观结实,就是比松木稍微贵一些。”

尤亦姝听完这番介绍,纳罕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她知道松材对含水量要求高,可一上来就把底全兜出来的真不多见,其他的生意人恨不能把自家的产品吹上天,他倒好,说了这么多,也不怕人家不买真把这批松木砸在他手里。

“我家里是中式风格,橡木比较适合做欧式家具,”尤亦姝仔细看看男人身后那把松木椅子,天然的木材条纹没有进行任何修饰,看起来非常美观大方,尤亦姝心里就有了主意。“这种松材原木是怎么定价的,如果价格合适,我就要了。”

“这些都是白松烘干防腐木,这个径级的售价1920,可以代加工成板材。”男人说得非常爽快。

“这么贵!”尤亦姝被这个价格惊到了,她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就连纯原木的价格也这么高,这样一来,整套沙发做下来也得破一万了。尤亦姝这才下意识地发现,现在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会在心里先考虑一下价格和自己的存款,这种状态与原本在魔都时丝毫不在意价格的大方已经形成了鲜明对比。

尤亦姝突然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

“不好意思,我们回家商量一下,看看需要用多少木材合适,”尤亦姝说完,像逃一样,拉着尤文彬走到门口。

外面的太阳小了不少,也没了方才的毒辣。尤亦姝为自己和弟弟戴好安全帽,开始骑车返回桃源村。

一路上,尤亦姝思绪万千。

自打在魔都实现了自己的财务自由后,尤亦姝就坚定了金钱是身外物,够用就可以的想法,虽然一直没有在魔都买房,但靠租房也可以活得很自在。

当初辞职回家,不得不说有部分冲动的因素在里面,可尤亦姝心里清楚自己回家的真正目的在于尤文彬,在于亲情的陪伴,所以她没有考虑到回家后的经济问题,只是认为手里握着几十万,回到村里也可以过得很自在,可是这些自在都是在不追求生活品质,凑合着生活的前提下。

但尤亦姝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凑合的人。

所以她回来以后,就开始改造自己和弟弟要生活的家。在尤亦姝的字典里,这个家应该是温馨而宜居的,既可以承载她劳作一天的疲惫,也可以带给她田园和诗意。

只不过,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所有的“爆改”都是建立在金钱投入上的,而尤亦姝正在经历的,就是这样一关。

可是却尤亦姝不想变成一个被生活逼迫而锱铢必较的人,想要回到原来那个豁达而大气的自己,首先就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起码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不能被“钱”字牵着鼻子走。

可是怎么调整呢?

还没等想明白,尤亦姝的踏板车就骑到了家门口。

尤文彬一进大门,就冲进房间内,抱起了自己的小板凳,像个小孩子一样。

尤亦姝看到这一幕,内心一动,这种小板凳既然能让弟弟这么稀罕,那么其他的小朋友会不会也喜欢呢?如果把这类小板凳放在淘宝上卖,会不会有人来买?

可登陆淘宝账号一搜索,尤亦姝就有些被打击到了,现在很多厂家都用机器大批量生产实木小板凳,不光看起来精美,价格还很便宜,靠着薄利多销,每月都有上千的销量,而且评论区一水的好评。

这个时候再去跟人家竞争市场,早就失去了优势。

做原创手工木艺的也不少,但是这种木艺定价大多很高,虽然看起来造型新颖,也很实用,销量却是寥寥。

“原创不好做,纯手工的更难做啊!”尤亦姝将手机丢到一旁,侧身歪倒在床上。

尤亦姝思绪纷乱地想了许久,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被手机急促的几声震动惊醒过来,尤亦姝拿起手机,界面上显示的是原来在魔都时的经理王璇。

“小姝,回家后一切都好吗?”

“近期工作繁忙,没顾得上联系你”

“你这丫头,回去以后就跟失联了一样”

……

尤亦姝看着微信界面上不停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却很久没有收到信息,于是连忙发一个笑脸过去,跟王璇嬉笑了几句。没有了上下级的限制,王璇此刻更像是一个相知多年的姐妹。

“小姝,真羡慕你回了老家,不用再受甲方爸爸折磨,我现在被折磨得头发一把一把的掉,说不定下次你来魔都,我就已经秃头了。”王璇提起甲方就是一肚子苦水,可就算再多不满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谁让人家是金主呢。

尤亦姝想起之前在魔都的高强度工作,莞尔一笑,那些魔鬼似的催图电话都成了过去时了,偶尔出现在梦里,还是会引起精神紧张。

“如果你真秃头了,我就给你打一定假发,保证好看又时尚。”

王璇回来一个“地中海”大叔的表情,默默表达着自己的难过。

“不过说认真的,原来你在公司的时候,我还没感觉做古风装修风格有这么困难,可现在那个小徐……哎,每天要被她给气得吐血十次!”

尤亦姝知道王璇是想等自己冷静下来,邀自己重返公司,不过时过境迁,她早已打定主意留在桃源村,因此,尤亦姝避开王璇的话锋,安慰她几句后,就结束了对话。

翻看着跟王璇的聊天记录,尤亦姝突然被她的话给点醒了,她原本就是做室内装修出身的,以前也接触过许多古中国各朝风格的装修设计,深知为这类家装配齐合适的家具有多么费劲,要么就是朝代有冲突,要么就是家具元素之间“串朝”,把整套家居搞得不伦不类。当然,也不排除有很多家庭选择新古搭配,比如圆面的坐墩和弯脚圆凳等等,虽然都是中国古典家具,但是与现代家居搭配,看起来倒是也别有一番情趣。

“如果我要专门做木凳的话,并不一定拘泥于现代的样式来,古人设计的那些独具时代风格的木凳放在家里反而更引人注目,”尤亦姝思路越来越清晰,对自己将要开设的淘宝木艺店也有了明确的规划。

自打从镇上买完家具回来,尤文彬就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坐在阴凉下关注着门口的动静,尤亦姝知道他在等能带来凉风的空调上门,所以在尤文彬的带动下,心中也渐渐有了期盼。

这几天,尤亦姝也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把爷爷封存起来的木工活工具全都找出来,该清灰的清灰,该打磨的打磨。都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先有了趁手的工具,下一步做起活来自然顺手一些。

这些工具用了多年,有的木把上甚至被爷爷握上了深深的手印,假如尤亦姝没有接过这个手艺来,大概这些工具也就只能慢慢生锈腐烂了吧。

从网上找了一些关于木工入门的视频,尤亦姝边学边了解各类工具的用法,摸索起来倒是也没多少难度,只是锉和锯子被锈蚀得不轻,要买把新的,还有一些电锯和电磨等,也有必要买一台,毕竟能帮助节省很多时间。

真正有难度的还在于榫卯结构的设计,打从“匠师之祖”公输班发明了曲尺、墨斗等木匠工具后,中国历代以来的木匠就创造了无数巧夺天工的木制品,很多家具在榫卯结构的纹私合缝下,甚至数百年不会出现晃动和结构移位。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Vn1xEJ2JWTJ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