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校花被锅炉房老头小说 我的老公是冥王

苏红张了张嘴,一时有些哑口无言。

叶昌荣捂着嘴轻轻咳嗽了两声,道:“不要在屋子里抽烟了,呛的我直咳嗽。”

叶明辉这一会也有点尴尬,看了苏红一眼,随即走出去掐灭了烟才回来。

叶国栋看了看时间,这会儿也五点了,连忙对王美华道:“美华,去给大家做年夜饭吧。”

王美华应了一声,往年也都是她做年夜饭,朱琳琳也连忙道:“妈,我去帮您。”

苏红剥了一颗瓜子送进嘴里,微微抬了抬眼皮道:“我们过来的时候从饭店打包带了很多菜,热一下晚上就能吃,不用忙活了。”

王美华勉强笑了笑道:“那我去帮忙热热,再看着炒几个菜。”

随后便带着朱琳琳便去厨房了。

叶国华刚刚一直在喝茶,这一会儿放下茶杯道:“大哥,之前听说才俊输了不少钱,厂子也不好,家里现在还能行吗?不行就开口,我借你些钱,我们袜子厂可是一年比一年红火了!”

叶国栋扯动嘴角笑了笑道:“家里还行,就是过日子呗。”

苏红撇了撇嘴道:“这赌啊,一沾再好的家都能败掉,我前两天还在街上看着才俊跟人吵架呢,不知道是不是又为赌博……”

叶国栋有些尴尬的道:“没赌了,都戒了。”

叶才俊紧紧捏起了拳头,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叶国华又看向了一边一直在陪着叶昌荣说话的叶栀子道:“栀子大学上的怎么样啊?回来怎么也不知道跟二叔打个招呼?”

叶栀子冷不防又提到了她,扯动嘴角勉强笑了笑道:“还行吧!就那样!”

叶国华呵呵笑了两声道:“我们慧慧今年刚上大学,就考了班里第一名,还拿了五千块钱奖学金呢!你们学校有没有设置奖学金啊?”

苏红也咧着嘴笑道:“我们慧慧考的好大学,你当每个学校都有奖学金呢?”

本来低头玩手机的叶慧此时抬起头来道:“每个学校都有奖学金啊,只要成绩好哪能没有奖学金呢!”

叶栀子默不作声,她一学期都忙着挣生活费去了,叶国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苏红又笑道:“栀子你今年考班里第几啊?”

叶栀子更加尴尬了,前几天出了成绩,她虽然没挂科,但也只是班上中游,叶昌荣咳嗽了两声道:“小红,你去帮你大嫂看看饭,就她娘儿俩忙活,琳琳还怀孕着呢!”

苏红有些不情愿的挪了挪屁股,叶国华看了她一眼道:“爸让你去就去吧!”

苏红一走,屋子里顿时清净了一些,叶昌荣又跟两个儿子和孙子孙女聊了聊家常,表面上总算和气起来,有了一家人的样子。

又过了半个小时,王美华过来喊让大家准备吃饭,屋子里的几个大老爷们准备了几盘果子放在供桌上,燃起了香轮流开始拜祖先。

烟雾缭绕,堂正中挂着的红色财神像慈和喜气的看着一屋子人,手上还拿着一联“恭喜发财”;财神像两边摆了几个祖宗的牌位。

提前已经准备好了香火元宝,按照尊卑老幼,叶昌荣第一个过去,烧了几个元宝拜了三拜烧了插上香道:“愿财神爷保佑我两个儿子生意顺利发大财,祖宗保佑我们叶家和和美美万事如意!”

随后叶国栋作为家中老大也走过去跪下开始烧元宝,边烧边道:“财神爷保佑我家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苏红闻言在一边抱着胳膊嗤笑道:“大哥你可得多给财神爷烧点,不然你们家……啧啧!”

叶国栋脊背瞬间僵了一下,王美华也眼中有怒色,但这会儿不好吵架,便都决定忍忍算了,但叶才俊有些咽不下这口气,正要说话却见朱琳琳拽了拽他的衣服轻轻摇头,他便又作罢了。

随后其他男人也都依次过去拜了祖先和财神,又跑到院子里去燃放鞭炮。

鞭炮噼里啪啦响了有足足十分钟才停下,一家人都在院子里看着竹竿上缠绕的鞭炮放完,现在满院子都是红色的喜庆炮纸和一股硝烟味儿,叶栀子听到一半的时候感觉自己耳朵都震的麻麻的,跑过去打算捂住朱琳琳的耳朵,却见叶才俊已经在捂着了,便又过去陪着爷爷。

周围人家的鞭炮声也在此起彼伏的响着,一大家人都坐在大木圆桌上吃年夜饭,叶栀子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菜十分丰盛,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还有一大盘色泽红润诱人的大螃蟹,王美华做的团圆果分青白两色摆在盘子里煞是好看。

电视里的春晚已经开始演了,一家人看似和和美美的坐在一起看春晚吃年夜饭,电视里喜庆的音乐和主持人喜庆欢快的声音也充斥着整个房间。

女人都倒上了饮料,男人都倒上了酒,朱琳琳倒了一杯温开水,叶昌荣年纪大了不能喝酒,就也倒了饮料,他笑着站起来道:“一家人一年到头聚的少,咱们碰一杯!”

众人忙都举起杯子站起来碰杯然后一饮而尽,喝了一杯之后开始坐下吃饭。

这会儿倒是比在房间里放松多了,叶栀子先给爷爷夹了一个团圆果,叶昌荣笑呵呵的道:“你吃你的,我自己来!”

叶栀子笑了笑自己开始吃饭,一桌子好吃的,管他谁买的,过年不吃反倒不给人家面子了,再说饭菜都是王美华经手的,想到这里叶栀子也就更加心安理得的吃了起来。

苏红见叶才俊夹起了一个大螃蟹,阴阳怪气的道:“你们多吃点,这螃蟹可贵,平时估计吃不起。”

叶才俊手顿了一下,还是将螃蟹夹进了自己碗里,他今晚已经忍了一晚上了,这会儿毫不客气的掰开螃蟹嘲讽道:“你们家要是能给我们钱还了,我们起码不得吃个几个月螃蟹!”

叶国栋顿时皱起了眉头警告道:“才俊!好好吃饭!”

“我这不就在好好吃饭吗?十年前的五万可不比现在,就算现在那也……”

叶国华闻言直接把筷子往晚上重重一放,怒道:“大哥,你看看你怎么教的儿子!又赌博又败家,这会还年夜饭翻起旧账了,过个年都没法过了!”

叶国栋本来想大过年的息事宁人算了,没想到对方还先发难了,顿时也放下筷子打算说话,却听“啪”的一声响,叶昌荣将筷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站起来道:“不想好好吃饭现在就滚出去,吵什么吵!”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随即都默不作声,阿牛的《桃花朵朵开》正在欢乐的唱着,但屋子里的气氛却有些僵,叶明辉和叶慧没事人似的继续夹菜吃饭,眼睛瞟着电视,苏红半低着头,一脸的不服气。

叶栀子连忙扶着爷爷坐下,口中不断道:“不要生气爷爷,过年呢,好好吃饭!”

叶昌荣拍了拍叶栀子的手,随后自己夹了一筷子白团,放进嘴里轻轻咬了一口,但神色却有些落寞。

一家人见状也都不敢再造次,随后脸色不自然的看着春晚吃完了一顿饭,表面上倒是维持了和平。

王美华又去忙着收拾桌子,苏红一家人吃完就挪了桌子坐到一边,叶栀子见妈妈一直在忙碌,也过去给她帮忙。

收拾好之后都开始坐着喝茶看春晚了,叶昌荣拿出了一沓红包开始给小一辈一个个发红包,这一会尴尬的气氛倒是好了一些。

红色带“福”字的红包袋子包着几张钱,从大到小先给叶才俊发了个,叶才俊笑嘻嘻的接过红包道:“谢谢爷爷,年年在爷爷面前都是小孩子,哈哈哈!”

叶昌荣笑道:“等你孩子出生了,就只给孩子发了,没你的份儿了!”

叶才俊赶紧假扮了一个苦脸:“别啊爷爷……”

叶昌荣笑着不理他,又给朱琳琳发了一个红包,朱琳琳双手接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谢爷爷!”

接着又给叶明辉发了红包,他家里有钱,对这么点红包钱倒是觉得不痛不痒,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爷爷!”

发到叶栀子的时候,她接过红包突然想起自己给爷爷买的脸谱还没有送给爷爷,忙说了句:“爷爷您等下!”

叶昌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笑道:“这孩子……”说着又把最后一个红包递给了叶慧。

叶栀子拔腿跑回房间取了盒子递到叶昌荣手上,叶昌荣见她神秘兮兮的样子,好笑的问道:“什么东西啊?”

“您打开看看就知道啦!”

叶昌荣打开盒子,看到两张京剧脸谱,一红一黑彩绘而成,花纹流畅大方,又隐隐透着喜气,下面缀着大红的平安结和穗子,拿在手上摸了摸是木质的,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还是栀子懂事,回家还知道惦记着爷爷!这是脸谱吗?”

“对,是宝鸡的马勺脸谱,红的代表忠,黑的代表正,挂在家里有扶正祛邪、镇妖降怪、招财进宝的寓意。”

苏红手臂抱在胸前道:“这能值几个钱呀?这种小玩意儿还说的神乎其神了,我们不也给您钱了吗?您喜欢我们再给您买去!”

叶昌荣脸一板:“早做什么去了?钱我自己没有吗?”

叶栀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不值什么钱,我是想着爷爷喜欢京剧,放假之前就寻思着买两个回来您看看。”

叶昌荣又珍惜的摸了摸那两个脸谱,将它们在盒子里小心的装好,随后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大家都不缺这几个钱,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家想着给我带个东西,就栀子一个人惦记着我,一回来家里忙完一点就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明辉跟慧慧一年到头基本见不到人……”

苏红撇了撇嘴道:“慧慧不是学习忙吗,今年可是考班上第一拿奖学金呢,也没见你说她两句好,做老人可补不能这么偏心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Vn1xEB2rWT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