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带来幸运的肥美的贝 500篇短篇合

夏雨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姗姗来迟,夜幕下大颗大颗的雨点落在不知道是什么建筑的铁皮上,叮当着越过晚风吹到江日及的耳畔。

“是不是美丽得越久,伤心和等待就越久?”阳光透过樱花树洒下光影分明的斑斓。精灵站在樱花树旁,面朝着王子慢慢地说着。

“我不知道,或许对我来说,等待和伤心这种事情是无关紧要的。”

这段对话温声细语地在江日及昏昏欲睡的脑海里响起,伴随着窗外的雨声,显得格外神圣和遥远。

结局是什么来着?

这是江日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表演话剧的对话。话剧讲述了一个王子救公主的老套故事。但故事被改编的很好,加入了很多有魅力的新角色,比如爱上了王子的树精灵,并不坏反而还有些可爱的恶龙等等。

那年,江日及凭借市第二的成绩稳稳考进入了皇家育修中学,这所中学虽然是私立中学,准备出国深造的学生占了一半,但学校里几乎每个学生都是精英,必须中考拥有优异的成绩或者有一技之长的学生才能就读此校,当然学校绝对不欢迎只是家里有钱的笨蛋们。

皇家育修中学非常注重素质教育,毕竟高智商学生是不需要像对普通学生那样鞭策的。于是学校强制每位同学选择一项社团活动发展和扩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社团纳新那天,学长学姐们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操场上、校内马路上布置好自家社团的摊子、宣传标语和相关道具书籍。

“宅友俱乐部!五年老社团!报名就有机会获得雪初音手办一只!拥有独立活动室可以尽情看漫画啊!”,眼镜男刚喊出这句话,马上一群人涌了上去。

“桌游社桌游社!狼人杀三国杀,波多黎各大富翁。风声权皇暗杀神,富饶之城跑跑龟,失落城市小黑屋,开膛手杰克牛头人。冷战热斗角斗士,车票之旅拍苍蝇,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啊!还送撩妹追妻一条龙服务啊!”末了又加了一句:“都不会的话,实在不行,我们一块斗,地主打保皇也行啊!”桌游社社长穿得像个占卜师。声嘶力竭地介绍自己的宝贝桌游,说得押韵又朗朗上口。

“数学物理一家亲,理工科研究室欢迎你!”虽然知道这个社团一直都没什么人气,不过一群眼镜理工男还是整齐划一地重复着社团标语。摊子上是一堆数理化相关的名著专著。

理工科研究室,听起来还不错,不过怎么只有男生?再看看其他的吧。

江日及向更远一点的地方望去,一位看起来不像是中学生的成年男性吸引了她的目光,他穿着一身军绿色外套腰间别着一把假刀,眼神凶狠、表情狰狞地喃喃道:“要是这一刀砍下去,就可以完成一切、终结一切、解决一切,在这人世上,仅仅在这人世上,在时间这大海的浅滩上,那么来生我也就顾不到了。”(莎翁《麦克白》里的一句台词,朱生豪译)

这是戏剧社,江日及看到了镶着花边的写着“戏剧社”的牌子。

“数学物理一家亲,理工科研究室欢迎你!”又来了,魔咒一样的口号让江日及再次将目光放到了理工科研究室。按理说研究室是最适合自己的,但是戏剧社,虽然自己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但是还挺想继续再看看他们的表演呢。江日及有些犹豫。

突然她想到一句不知道谁说的话“当你为新事物犹豫的时候,当你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于是想尝试一些新事物的江日及破天荒的准备接受一下除了数学以外的“业务兴趣爱好”。

“我可以报名吗?”江日及随口问了句戏剧社的学姐。

“当然可以了!学妹这么帅绝对是演话剧的好苗子啊!请在这里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学姐把笔递给江日及。

“抱歉,我暂时没有参演的想法。”

“没关系,写剧本也可以的呢~”

“抱歉,我也不会写剧本。”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正好还缺吉祥物和保镖!”

江日及被学姐逗得微微一笑,弯腰在纸质的报名表单上填好自己的信息,起身就准备回去赶快继续研究她最近在学的莱布尼兹公式。

却没想到回头就看到一个一头卷发、带着黑框眼镜的小个子男生微微张着嘴巴抬头望向自己,他被秋风吹拂着的发梢正轻轻晃动着。时光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江日及看到眼前这个男孩好像脸红了,红到了耳朵尖。

江日及有些不解,总感觉他有些面熟但她确实不认识,于是江日及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当做没看见那人一样绕过去走掉了。

留下卷毛的魏白客心脏飞快地咚咚直跳。是她,是她,是江日及。她不认得我了,还好,还好她不记得我了……还好……魏白客,她不认得你了呀。虽然她不认得你了,你还是曾经让她为你受过不明不白的伤,你却懦弱得像条虫子,连一个忙都没帮……

魏白客呆呆地在原地站了许久,末了终于打起精神,走向戏剧社的摊子,同样问了学姐一句:“我可以报名吗?”

“啊,学弟好可爱!当然可以了啊!请在这里填上你的联系方式!”

魏白客没仔细听学姐说了什么,他掩藏在眼镜后面的温柔眼神里只有报名表格上字如其人的三个字“江日及”。还有她留下的联系方式。魏白客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记性这么好过,他在心里默默读着江日及的电话号码,卑微又小心地放在心里。

电话最后两位数是72。这两位数变成了未来几年魏白客的幸运号码,七月二日,他后来才知道,这也是江日及的生日。

江日及走回了教室,翻开书包准备继续研究公式,脑海里却总是突然浮现出刚才那个男生有些落寞的表情。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他。也不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倒是挺像只皮卡丘的,小小一只。”江日及微微一笑,摸了下自己薄薄的耳垂。

……

雨声越来越大。22岁的江日及已经睡沉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Vn1eEcywWXU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