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只有喜欢你 全肉干萧皇后小说

因为有离火的加盟,此次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后续宣传工作也得以迅速展开。

总经理办公室里,离火坐在总经理的座位上,把两只脚架在办公桌上,好一个悠闲自在。苏景南端着一杯热咖啡斜靠在办公桌的侧面,随意地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苏景南的睫毛很长、又黑又密,黑如墨的眸子有股摄人心魂的魔力。“苏柏言,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开你的身份?”,苏景南淡淡说道。

“公开?我没打算公开啊”,离火把脚放下地面,转了一圈椅子,没心没肺地说。

“你不能当一辈子的娱乐明星”,苏景南品了一口咖啡继续说,“花无百日红,何况,老爷子不会同意”。

“哥,我不像你有商业头脑,我不想来公司,我只想好好唱我的歌。老爷子那边,他管不了我”,离火换上了凝重的表情,好像暗暗地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随你,不管你选择哪个,我都会支持你”,苏景南回过头,坚决的目光让离火的心里有了安慰。苏景南笑着对离火伸出一个拳头,离火伸出手握成拳头对碰了上去,“好兄弟”。

“对了”,离火用一根手指揉着太阳穴作冥想状,“你没事儿谈个恋爱,老大不小了。别让老妈替你操心,还天天絮叨我给你介绍女朋友。你要是想谈恋爱,哪还会缺女朋友?”

“臭小子,改天我给妈说声,不让她唠叨你了,你不就怕这个嘛?”苏景南随口说道。这几年,对苏景南抛媚眼、献殷勤的女人多了去了,可他愣是视而不见,依旧守身如玉。眼看都快要奔三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家里老妈总是忙活着给苏景南安排相亲,弄得苏景南平日里都不敢回家了。

“哥,还是你懂我”,离火笑嘻嘻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突然僵住了,“你不会是还爱着薇儿姐,在等她回心转意吧?”这个想法简直太可怕,离火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了。

“怎么又扯到她了?”,苏景南哭笑不得,“我对她没什么感情”。

“这就好”,离火长舒了一口气,“诶,时间到了,我去摄影棚了”。离火从椅子上起来,准备走却被苏景南伸出胳膊拦住。离火一脸迷茫,心想,“哥,这是又咋了?”

“等下,把我办公桌擦了再走。你的臭脚在上面放了那么半天,你打算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苏景南挑了一下眉毛,故意作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切,哥你真小气”,离火粗鲁地用衣袖在桌子上擦了两下,“可以走了吧,给你打工还被你欺负”。

“走吧走吧,我看你也看腻了”,苏景南笑着抓了一下离火的头发,离火傲娇地别过脸。兄弟俩自小就这样,爱在一起闹,感情也是好得谁也比不了。

住院都一周了,季安冉感觉自己在病房待得都快要发霉了。护士小姐照常来给季安冉换点滴,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护士小姐做完例常检查,转身准备离开,听见季安冉一声轻柔的感慨。

“今天天气很好的样子”。

季安冉出神地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繁花吞吐着若有若无的花香,小鸟儿叽叽喳喳……这般都是外面的景象,病房里还是一片清凉。季安冉深吸一口气,嗅到的也只是医院里的药味儿。窗外的春色是进不来的。

“其实你可以出去走走的,不过需要有个人陪同,你的看护呢?”护士小姐心生恻隐,医生交代过像季安冉这种情况,天晴无风时是可以出去走动一下。

“她今天请假了,她得参加孩子的家长会”,在父母心中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季安冉不免想起自己的父母,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住院了,不然还不知道他们会担心成什么样呢。季安冉的眼睛暗了暗。

“那等我去其他病房换完药,我陪你出去吧”,上头交代过,要好生招待这位季姑娘。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陪她去”,上官浩宇一把推开门,居高临下地说道。一段时间不见,上官浩宇还是那么神采奕奕、光芒万丈,而她季安冉却是狼狈地进了医院。坏人总长命,好人多磨难么?

“不必,护士小姐陪我去就行”,季安冉扬起倔强的小脸,眼睛里全是冷漠。

护士小姐已经被上官浩宇惊为天人的容貌给晃了神儿,没听到季安冉说的话,“那好吧,就麻烦这位先生照顾好病人了”。

季安冉一脸懵逼,无奈地别过脸。上官浩宇并没有发觉护士小姐的异样,在他潜意识里,别人就应该无条件地服从他的命令。

“你不打算和我说说话吗?除非你不想出去了”,上官浩宇多渴望季安冉能不要把他当空气,哪怕是用威胁的手段。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季安冉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上官浩宇,打发他走的话里全是不耐烦的语气。

“从明天起,一连几天都会下雨,好天气不是说来就来的,你确定要错过今天这个好机会”,上官浩宇不依不饶,一点都不像他这个平常雷厉风行的急性子人会说的话。

“是啊,错过的就回不来了。我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有承担后果的准备,你说是吗?”季安冉话里有话,直视着上官浩宇说。她的眼睛里满是幽怨,但是更多的是愤恨。可是上官浩宇只看到了季安冉对自己的厌恶,却不知道爱有多深,恨就会有多深。

“我不过是从你不爱的人变成了你厌恶的人”,上官浩宇自嘲,“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不要把我们的事,还有我住院,告诉我家里人”,上官浩宇的手刚碰到门把就听见身后的季安冉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请求”。

“放心,我不会说。我们还没有离婚,而且我们也不会离婚”,上官浩宇握住门把的手紧了紧,手背上的青筋暴露,可还是将声音控制得尽量温柔些,看起来胸有成竹。

那么爱他却偏偏要赶走他,季安冉不懂自己为什么不肯给上官浩宇一个台阶下。大概是因为太爱了吧,所以才不能接受他的背叛,才会想要逃避。“我们怎么就变这样?”季安冉自言自语,泪水无声地划过脸庞。季安冉在病房里哭得花枝乱颤,病房外靠在墙边舍不得走的上官浩宇也红了眼眶。

那一年,季安冉大三,被邀约去担任一个大型商务酒会的主持人。身为学生的季安冉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与纯净,她就犹如一个高贵的白天鹅坠入了一个世俗污浊的人群中。 那晚,在上官浩宇的眼中一直都只有她一人。

有人说,所谓的一见钟情往往都是见色起意。可是上官浩宇等了季安冉两年,爱得要多深才能控制住情欲。大四毕业的那个夏天,在那条开满白色栀子花的校园小径,上官浩宇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拿着鸽子蛋大的钻石戒指向季安冉求婚了。

那一刻的幸福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两年恋爱、三年婚姻,到了该结束时,最后一丝温存都消散如烟。

下午下班后,苏景南来病房拜访季安冉时,季安冉正在看着电视上上官浩宇参加活动的视频重播。

“咚咚——”

“请进”

季安冉将视线从电视机上移开,一张绽放着灿烂笑容的绝美面容映入眼帘,比起上官浩宇独有的气场,苏景南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令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苏景南就好像生来就是贵族,有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突然见到容貌竟比上官浩宇还要更胜一筹的男子,淡定如季安冉这般也不能好好说话了,“你,你找谁?”这句话说出口,季安冉就后悔了。这是个单人间,来这儿还能找谁啊?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季安冉把眼睛看向别处。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上次来的时候看见她伶牙俐齿地向朋友吐槽,今天怎么又娇羞地像个小女孩儿了。苏景南伸出一只手说,“你好,季小姐,我是专程来道歉的”。

没想到,长得如此俊美的人车技竟如此之差,“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季安冉打量着苏景南心中暗想。

看着季安冉怪异的眼神,苏景南蹙了蹙眉头,心生怀疑, “这女的不会被撞傻了吧?”就算她傻了怎样,错在自己,还是要微笑,“季小姐,您还需要什么补偿吗?”

“补偿?要不换您躺在这里试试?”季安冉就是个直性子,实话实说。

苏景南不好意思地垂了下眼睑,笑着说,“季小姐真会打趣,我这次过来特地带来了我们公司研制的最好的祛疤药,季小姐就请笑纳吧”。

“多谢好意”,季安冉毫不客气地收下,看见苏景南还在那儿站着,“那边有椅子,请坐吧”。季安冉心里却想着,“你长得那么高,往那儿一站,哇塞!竹子似的,我仰着头说话很不舒服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zHxRg0sST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