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痛痛快快干一次 轮奸女教师

究竟是谁对谁施展了咒语?究竟是谁给谁的下了蛊术?究竟是谁撩起了谁的欲望?究竟是谁贪恋着谁的温存?

温柔的声音好像是解开了陆宗远心中所有的禁忌,他忘掉了叶亦可、忘掉了官场的名利、忘掉了陆老太太的执念、更忘掉了他自己……他的世界,只剩下温柔。

“我要你!”陆宗远脱掉了两个人的衣服,在温柔耳边轻声下了命令。

温柔无法拒绝陆宗远的要求,更无法抗拒她身体的本能,她在渴望着陆宗远的进入,她在心中暗暗祈祷:宝宝,对不起,原谅我们的自私,请你不要怪我们,更不要离开我们。

陆宗远的腰一用力,顺利地进入了温柔的身体。

半个多小时后,陆宗远精疲力尽地倒在温柔的身上,现在的他一动也动不了,从未试过做这么久的时间,但是温柔却让他欲罢不能。

温柔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除了下体因为陆宗远一而再、再而三的进入而稍稍有点疼痛,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不妥。看来,他们的孩子并没有因为父母的自私而离开他们。

十分钟以后,陆宗远才缓缓地从温柔的身上起身,他轻轻地拉起温柔,把她抱在怀里,十分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刚刚我实在是太粗暴了。”

温柔摇了摇头,只要他们的孩子没有事,她就不会怪陆宗远。

陆宗远摸抚着温柔滑/嫩的肌肤,有一点满足,有一点后悔。满足是因为刚刚才和温柔做过,他之前交往过两个女朋友,也都有了肌肤之亲,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会像温柔这样带给他这种满足感。后悔是因为他现在终于恢复了理智,他也终于记起今天他来见温柔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眼下这种情形,那种分手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了吧。

“唉——!”陆宗远不由自主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学长?”温柔坐起身,抚摸着陆宗远的脸,关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突然想起了工作上的事情……”陆宗远以工作为借口扯了个谎。

“怎么?最近工作很烦吗?”温柔很担心陆宗远的身体。

“嗯?啊,是啊,我最近负责了一个非常大的项目,事情又多又杂,人手又不够,我一个人要干好几个人的工作,所以才经常的加班,也就冷落了你,对不起。”陆宗远说着言不由衷的体贴和谎言。

“我没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虽然见不到学长我会很想很想,但是,还是学长的工作最重要。”

“嗯,再过一周,这个项目就可以结束了,到时,我就会有很多时间来陪你,而在这之前,还请你要多多忍耐一下了,因为这个项目是我出人头地,表现自己能力的时候,所以,我不能在时候分心……你,要体谅我啊。”既然分手的话说不出口,最近又不能经常与温柔见面,陆宗远只好以工作为借口,拖延着分手以及躲避着见面。

“我知道了,我永远都会支持学长的。”温柔点了点头,她觉得今天不能把宝宝的事情告诉陆宗远了,因为现在不能让他为了宝宝的事情而分心,就再多等一周吧,等到陆宗远的这个项目结束后,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那还真是喜上加喜呢。宝宝呀,你还真是学长的福星呢,你刚刚来到妈妈身边,你爸爸的工作就开始有了起色,真要谢谢你了,妈妈爸爸的小福星。

因为陆宗远之前太过于拼命,害得温柔没有力气去再下厨,于是,二人叫了外卖,简简单单地吃了一口,陆宗远就以工作为借口早早地离开了,而温柔在陆宗远走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回卧室休息,这一觉一睡就到了第二天。

陆宗远回到家,看到陆老太太在客厅看电视,于是打了招呼就准备回他的房间,但是却被陆老太太叫住了。

陆老太太问道:“你昨天晚上几点才回来的?”

“差不多过了凌晨三点钟了吧……”陆宗远估算着回来的时间。

“你和谁在一起?叶小姐?还是玩音乐的那个臭丫头?”陆老太太追问道,提到温柔时,她的脸上明显地略过一丝厌恶的表情。

“是亦可,我们昨天去看了午夜场,然后去了吃宵夜,我送她回家后才回来的,所以,已经过了三点了。”陆宗远叹了一口气,他不明白,为什么陆老太太那么讨厌温柔,明明没有理由啊,这就好像是陆老太太天生就不喜欢温柔一样。

“哦?是叶小姐吗?”陆老太太的态度立刻变得和颜悦色。

“奶奶,亦可不是说过了,你不要叫她叶小姐,那样子太见外了,你就直接叫她亦可就行了。”陆宗远揉了揉腰,刚刚真不该那么过火的,害得他的腰现在痛死了。

看到陆宗远的举动,陆老太太顿时喜上眉梢,她错以为陆宗远昨天晚上已经成功上垒,搞定了叶亦可,看来,这杯孙媳妇儿的茶马上就有得喝了。

“好好,我知道了。”陆老太太连声应道。

“奶奶,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先回房间了。昨天回来得太晚,我要去补个觉。”

补什么觉嘛,一定是昨天晚上太用力而对腰造成了负担,陆老太太在心里偷偷地想,偷偷地笑,也许,这抱重孙的愿望也马上能实现了。陆老太太摆出一副陆宗远耽误她看电视的表情,挥了挥手,催促地说道:“那你就快点回屋去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看电视剧。”

陆宗远回到房间,并没有马上躺下,而是先给叶亦可打了个电话,与她商量一下明天的安排,并对她说起了张启发的高尔夫球邀请。

叶亦可想了想,虽然不想去,但是,毕竟她现在已经是陆宗远的女朋友了,如果不去,即使张启发不能把陆宗远怎么样,但是,陆宗远的面子却可能挂不住。于是,她便应下了张启发的邀请,但是,她却对陆宗远提了个条件,就是不论什么时候,陆宗远都不能离开她三步以外,就是去卫生间,也要两个人一起离开,她可不想单独去面对张启发那些人。

任云礼差不多担心了一整晚,因为现在的陆宗远已经不是他所了解的那个陆宗远,他无法猜到陆宗远会如何面对温柔怀孕的消息。

于是,任云礼一大早就到了温家,还自带了四个人的早餐。虽然温馨在一旁打趣任云礼,为他是不是想认温振诚当干爹,但温振诚却只是在一旁笑着。

温振诚虽然什么都没有问,但是他在心里却有他自己的猜测,他知道任云礼从很久以前就喜欢温柔,但碍于陆宗远已经和温柔交往,所以一直很理智地与温柔保持适当的距离,他就算不能被温柔所爱,也可以爱着温柔却又把她只当成朋友。所以,在温振诚的心目中,任云礼的评价一向都比陆宗远要高出许多。

不,更准确地说,温振诚近段时间以来,对陆宗远的行为颇有微辞,温柔从巴黎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这陆宗远出现过几次?温柔已经放假这么多天了,这陆宗远又约过温柔几次?就是在温柔出国之前,这陆宗远又已经多久没来家里拜访过?如果不是温柔一直学长学长的提起陆宗远,温振诚真的以为他们二个人虽已经分手了。

可是,最近几天温柔却没有再提起陆宗远,而相反的,任云礼却在温家出入得很频繁。这一次,温振诚倒真的猜想温柔与陆宗远分了手,而任云礼现在正在努力地追求温柔。

如果把温柔交给任云礼,温振诚还真是放一百个心,看他为温柔准备了一冰箱的蔬菜,就知道他有多关心温柔。温柔上学住校的时候,温振诚和温馨两个人都是在外面吃,所以家里只备下几包临时解决饥饿的速食面,可温柔现在正是放假期间,所以她只能自己喂饱自己,于是,任云礼就主动出现,负责起温柔的一日三餐。

如果真要挑女婿,温振诚希望是任云礼。

“温柔还在睡?”任云礼给每个都盛了一碗粥,在盛第四碗的时候停下了,他向温馨确认,因为他不想把粥盛出来的太早,那样温柔吃的时候就凉掉了。

“嗯?应该吧,要不她早出来吃早餐了。”温馨喝了一口粥,又咬了一大口馅饼。

趁温振诚回房间去拿公事包,任云礼向温馨凑近了一些,小声地问道:“你姐看上去……有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噗——”温馨差点把粥喷出来,她把嘴里的粥咽下,然后,压低了嗓音说道:“我姐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太正常了。”

“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和你说事情。”任云礼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也是啊,我也没和你开玩笑,我姐啊,差不多每天这个时间都还在睡,她如果这个时间起来才不正常呢……啊,对了,就像你要带她看医生的那天。”温馨很难想像出任云礼那天究竟是怎么把温柔带到医院的。

任云礼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待温振诚从房间里走来后,温馨连忙喝光她碗里的粥,和温振诚一同出了门。

任云礼走到温柔的卧室前,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看到温柔睡梦正酣。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仔细地端详着温柔,确实,她看上去并没有哪里不对劲,她只是看上去有点累而已。

难道,只是怀孕初期就会这么辛苦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xQa4rWT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