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他趴在她身上一下一下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温柔觉得自己的日子很久没有这么平静过了,天天就在病床上静养的她,唯一的乐趣就是听着小提琴,望着窗外的天空,看着不断变化着的朵朵白云。

任云礼在画完了一幅之后,看了看病床上的温柔,她今天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这是不是说,她已经把失恋的痛苦抛之脑后了?还是说她已经想开了、放下了?

“怎么?你今天又看到了几只小羊?”任云礼笑着问道。

“只有上午时的一只,下午之后,蓝天之上居然连一朵白云都没有。”温柔小小地抱怨了一下,抱怨天空突然变得这么小气,害她失去了唯一一个可以忘记一切的乐趣。

“那你要不要来数这些小羊?”任云礼把他刚刚画好的画放到了温柔视线的最佳位置,那幅画上并不是任云礼平日里所画的油画,而是以漫画风格画了绿绿的草原,以及望不到边际的羊群。

“噗——”温柔忍不住笑出声来,她问道:“原来任学长你就一直在画这个么,枉你还是那么一副超级认真的表情。”

“你不是很喜欢看卡通么,如果天上没有小羊可数,那你就数这画里面的小羊吧。”任云礼也笑,他当然知道自己作画时是什么表情。

“数这些小羊?这群小羊恐怕得有成百上千吧,那估计我还数不到十分之一就会睡着的。”温柔假装打了个呵欠。

“那可不一定哟,数羊数得起劲结果反而睡不着的事也是常有……”任云礼笑着说出了一句温柔耳熟能详的台词,看似无意却是有心地提醒着她忽略的一件事。

“啊——!?”温柔像是突然想到了非常重要的事,对任云礼问道:“《银魂》的更新……唔——好想看啊——!”温柔这还是住院以后第一次想回家。

原来,温柔所念的高中是中日友好学校,两国学校之间经常会进行一些学生交流的活动。而温柔就是在一次交流会上认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子,并从她那里收到了一份礼物,就是由日本集英社发行,而且也是在日本发行量最高的连载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看过那本漫画杂志后,温柔就彻底完败给了其中一部名叫《银魂》的搞笑漫画。她喜欢上了白色卷毛死鱼眼的银时、爱吃醋昆布的神乐、一只叫定春的超大神犬、可以笑着杀人的神威、独眼花和服的高杉、蛋黄酱青光眼的土方,还有喜欢抖S的总悟……也正是因为这部漫画,温柔在上大学后才会选修了日文做她的第二外语。而那个日本女孩子回国后,每次当《银魂》更新的时候,她就会给温柔邮寄过来一本《周刊少年JUMP》,而且从未间断过。

看到温柔满脸的“思书心切”,任云礼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从画具中拿出一个未打开的快递包,在温柔惊喜目光的注视下,任云礼拆开了快递,然后,把里面的杂志递给了温柔。

“啊,我的《银魂》!”温柔高兴接过杂志,迅速翻到了银魂的位置,一脸幸福的慢慢读来。

温柔看过《银魂》后,心满意足又略带遗憾地闭上了眼睛,心满意足是因为看到了最新的一期,略带遗憾是因为还要等好久才能看到下一期的漫画。

突然,温柔睁开眼睛,问道:“任学长去家里给我取了快递?”

任云礼点了点头,他在画架上又放了一个新的画布,准备进行下一部作品的创作。自从两天前温柔住院以后,任云礼就差不多把家中所有的画具搬到这里来了,因为他白天都会留在医院里照顾温柔。如果不是因为温柔住的是高级单间,如果不是因为白灵医生在讲情说好话,恐怕任云礼早就被护士长撵出去了。

“我爸爸有没有问起我?”温柔小心翼翼地问道。

任云礼调着手上的颜料,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就按我们事先商量好的回答了,虽然是商量好的,不过也和事实差不多,只是隐去了你住在医院,而改成住到了我家里,不过,这个马上也会成为事实的……我刚刚问过医生了,他说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明天再做个检查,如果没有大碍,你就可以回家了。只不过,回家以后也要很小心,还是需要静养一段日子。我觉得你还是不太方便回家,不如,就先住到我家里去吧,比起住在医院,在家里我照顾你反而更方便。”

温柔点了点头,没有反对,或者说,她也没有办法反对。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她是没有办法回家的。

“只是,你还打算对温伯伯隐瞒多久呢?再过一段时间,你就是想瞒也是瞒不住了吧。”任云礼这几天晚上回家后都有读育婴之类的书籍,他现在对于怀孕及育婴方面的知识可比温柔还要了解得多。

“那就等到瞒不住时再说吧。”温柔轻声说道,现在的她,还不想考虑那么远的事情。

“那先不说宝宝的事情,关于CRR那边的邀请,你又是怎么想的呢?”任云礼望向温柔,希望她这次会给出一个与之前不同的答案。

温柔吃惊地望向任云礼,反问道:“那个邀请?我不是早就已经拒绝了吗?”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啊,之前你拒绝的时候是因为你所不舍,现在你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呢?也许,换个环境对你、对宝宝都比较好也说不定。”任云礼放下画笔,坐到了温柔的病床前,劝说着她。

温柔沉默不语,她似乎在考虑任云礼的话。

任云礼突然握住了温柔的手,认真地说道:“你就去法国吧,先把入学手续办了,到宝宝出世之前再办休学,我会陪你一同去法国的,你和宝宝,都由我来照顾。但是,你要不压力,我这么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我只是以朋友立场,希望你换个环境,而且,我也不想你放弃你的梦想,任由你的天赋白白浪费掉。”

温柔看向窗外的天空,她考虑着任云礼的话,换个环境对她来说真的是件好事吗?也许是,也许未必。温柔并不认为法国的天空就会比眼前的天空更蓝,如果她无法解开自己的心结,她去哪里都一样。

终于,温柔开口说道:“我想清楚了,我暂时还是不想去法国。”

还是说服不了她吗?任云礼这样想着,不知道为什么,他非常想带着温柔尽快离开这里。

“你难道,就任由你的天分浪费掉吗?”任云礼不甘心地说道,但是他的不甘心却是为了温柔,明明她拥有着别人想得到都得不到的天赋,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放弃。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衡量轻重的标准,对于我来说,总有比去法国发挥我的天赋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温柔笑,笑得毫不在意、笑得理所当然。

“如果说,以为你是为了那个人而放弃了去法国,我勉强可以理解,那么,现在……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你现在仍然不愿意去呢?”任云礼不忍心再触痛温柔的伤心事,他不愿当时温柔的面提起陆宗远,更不想提起他们二人已经分手的事实。

“因为我现在有了更重要的宝贝。”温柔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肚子,有些抱歉地说道:“虽然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他还是不要出生比较好,因为我不想他一出生就没有爸爸,但是,当我差一点失去他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任学长,难道,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孩子要远远比她自己重要,而且是,重要得多。所以,我留下,是为了我的孩子,我要好好地照顾他,看着他一点一点的长大……任学长,你能理解我吗?”

看着温柔望向自己的那充满母爱的目光,任云礼只能点点头,虽然他并不认为去法国和她照顾她的孩子有什么冲突,但是,温柔也许并没有把她真正的心思想出来,所以,任云礼只能顺着她的意,不再勉强她了。

“不过……”温柔回过头看向任云礼,笑着说道:“如果我的身体允许,我还真想出去散散心,嗯……不如,就去日本的北海道好了,去看看一直为我邮寄《银魂》的桃子,去尝一尝北海道的长脚蟹,嗯,回来的时候,我要买一些银魂的手办,顺便再加一个鹿丸的,鹿丸我也很喜欢……嗯,我还要带回几瓶绿球藻,那绿绿的、圆圆的、又毛绒绒的小球,我真的好喜欢……”温柔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看上去有点累了,话说着说着,居然就睡着了。

任云礼慢慢地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病房,直接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如果温柔想去北海道,如果医生说她的身体可以,那我就带她去北海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xQa4oWT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