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浓欲第八章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

“去哪儿?”车子一驶入城区,许温蒂就找了个偏僻的小路拐了进去。

时间是晚上八点整,车子停驻路边儿,车厢里的气氛安静而诡异。

许温蒂单手扶在方向盘上,侧过身凝视着苏雪阳的方向,车里光线昏暗,唯一的光源是从车头漫来的微弱灯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许温蒂相信,此刻他的唇角一定是微微上扬,他在得意,得意自己又知道了一件属于她的秘密。

“在这儿等一下,很快就会有消息。”顿了一顿,苏雪阳的声音漫不经心地传来。这样的亮度甚好,他可以将眼光贪婪地流连在她的身上。不是那姣好的容颜,而是她通身散发出的独特气质,不知怎地,如此让人着迷。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在方向盘上,许温蒂都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么,忽然地车厢里的安静让人莫名心慌,如果不弄出点细琐的声音,她的脑袋一定会胡思乱想的。

“嗡——”清静了半天的车载电话突然震动起来,显示号码是欧阳聿的。

“浦天大厦十九层,六百万,妥收。”像是例行汇报一样,欧阳聿的嗓音硬邦邦的。可见对于这次不得已的“绑架”,他表示压力很大,意见很大。

“啧啧,你以后再想单独出来可不容易喽。”苏雪阳咂咂嘴,忍不住冷嘲热讽道。

“那好像是你该操心的事儿。”许温蒂散开马尾,冷冷地撂下一句,伸手推开门钻出了车厢。

“一会儿有人送你回去,好好保重身体,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苏雪阳也跟着下了车,他没着急离开,而是一手拉开后车门,一手对着许温蒂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

跟他无需客气,许温蒂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理所当然地就要抬腿上车,不料脚还未离地,便被苏雪阳一把拽住了手臂。

猛然一回头,正好对上他故意凑近的脸,低沉的声音在夜色的衬托下愈发的邪|魅:“我可以不问你是谁,但是你不要跟我玩花样儿。”

许温蒂愣了一秒,然后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满天的星光都快被她眨到了眼里,然后,再被她眼中的波光全部湮灭:“我可以不管你要什么,但是你也不要跟我玩花样儿。”

说完话,许温蒂浅浅的笑着。

朗月繁星下,她眼波盈盈,那笑仿佛飞鸟的羽翅忽然掠过粼粼的水面,待他想要捕捉时,却发现掌心空握,不知何时她已悄悄地抽回了手臂。

“你说的人好像已经来了。”许温蒂扬起她美丽的下颌,幽幽说道。顺着她目光,可以看到道路前方正急匆匆地赶来两个人影。

“后会有期。”苏雪阳转回心神,对着车厢里的女子微微一笑,抬手关上了车门。

倒车镜里,望着他的身影飞快地消失在路口,许温蒂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丝说不出的失落。

啪啪!苏雪阳的手下可没有他那么愿意搭讪,上了车,二话不说拉着许温蒂就往跟楚家谈好的交人地点驶去。

苏雪阳以前干过绑架的勾当吗?望着窗外愈渐繁华的景象,许温蒂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夏夜清凉,街道天桥上的人群似乎比白天还要显得熙攘。八点半了,正是这座城市的好时候。

穿越繁华,车子驶进了一家大型超市的地下停车场。

“看到那辆尾号是三个七的白车了吗?你去里面等着。”副驾驶位上的男子转过头,瓮声瓮气地说道。

与此同时,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许温蒂乖乖地开门下车,头也不回的奔那辆白车走去,伸手拉了一下车门。

怎么?是锁着的……

再回头去找那辆黑车的时候,它已经拐过逆行车道,驶离了出口。

就在许温蒂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身前的白车突然“哔哔!”响了两声,然后车灯一闪,啪嗒一声锁开了。

许温蒂没有急着开门上车,而是嘴角噙着微笑,环视了一遍周遭的停车位。最后,眼光停在同一车道上的一辆鲜红色的跑车上。拉风的造型,妖艳的色彩,张扬的气场,如果那里面坐的不是欧阳妖孽,她许温蒂的名字就倒着写。

“大小姐,欢迎回来!”车窗降下,最先露出的是一双勾人的丹凤眼,眼波流动胜过月色瑶华。

妖孽果然是妖孽,一个无关痛痒的眼神就能让人酥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似两个选择,要么在车里等司机,要么坐妖孽的拉风跑车。但是对于许温蒂来说,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躺床上仰着,于是压根儿就没犹豫,直接上了欧阳聿的惹火座驾。

“你们昨晚……,在一起?”欧阳聿眯起眼眸,眼光妖魅如梦。

“我可以有别的选择吗?”许温蒂笑吟吟地瞟过眼神,瞧向身边艳光妖冶的男子。红衣配红车,亏他想得出来,不过,这样恶俗的视觉冲突竟然在他身上迸射出无比勾魂的邪气。

“他……”欧阳聿只说了一个字,忽然摇头轻笑起来。都说美女一笑倾国倾城,孰不知这妖孽笑起来,可谓是轻轻一动便媚光氤氲,妖娆乍现令人窒息。

许温蒂有点儿抗不住了,伸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就势将目光望向窗外,不做声了。

九点四十,车子驶进了碧丽山庄的大门,灯光通明的别墅门口,站了三个人。

“回来就好。”站在中间的是楚万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许温蒂,蹙起的眉心这才稍微微松了一松。

楚然没在家吗?许温蒂偷偷用眼光扫了扫两侧,不仅没有楚然的身影,连楚万庭都没出现。

“好了,都上楼吧,欧阳,辛苦你了。”楚万均一贯的大家长姿态,对着欧阳聿点点头,便迈步进了别墅,半句安慰的话都没舍得赏给许温蒂。

“哼,猪都没你这么笨的。”目送大伯走远,楚梵抱起手肘,冷冷地讥讽道。

“梵梵。”郝丽莎的嗓音软绵绵的,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脸上的微笑无一不透露着对自己女儿的无声支持。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xQB4rWT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