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操的女儿在床上乱叫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

而在温韶安将手伸过去任乔宇光握住的时候,台下的粉丝们似是约好一般的,通通都发出吸气声,似是看什么怪物一般的看着她。

温韶安正好奇绯闻都已经澄清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看待她的,那首已经被她唱熟了的片尾曲的前奏便响起。

是由她先唱,温韶安只有按捺下心里的好奇和不安,先让歌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前奏一过便开口唱起来。

如高音说得一般,她的确是能够唱现场,而且还能唱得不错。

这也得亏得温韶安声音本就不错,只要她尽量控制住,然后再综合她之前唱现场的经验,气势也不会输于像乔宇光这样的专业歌手。

似是没料到她现场也能表现得这样好,乔宇光略愣了一会,不过终归是有过太多经验的人,她这厢一停,他那边便能很快的接上。

台下那群人在她唱的时候都是一副跟她有仇的模样,而一轮到乔宇光就立即陶醉起来,不时地还发出尖叫声和口号声。

情况为什么会突然逆转温韶安并不知道,她只知道歌到了中间高潮部分的时候,乔宇光转过头来深情看她,她不得不也配合的温柔的转头与他对望。

在别人眼里看来这样的场面是有着如何的情愫她不清楚,她只知道如果可以,她定是不愿意这样配合着乔宇光炒作的。

但她终归是配合了,所以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一半怨乔宇光没完没了的拉拢她一块炒绯闻,一半怨她自己不知道装新人不去理会乔宇光的任何动作。

前生她向来洁身自好,从未跟哪个男艺人有过亲密的往来,就算有,也是底下有一群非常淡定粉丝的男艺人。

从未遭遇过这样待遇的温韶安,在被一个还有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给砸了个正着的时候,整个人便彻底呆了,只闻得戛然而止的歌声和周围一片惊呼声。

随即在各种矿泉水瓶,以及粉丝们自带的水果和零食砸中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引起了公愤!

乔宇光起初也是愣住了,而后想脱掉外套替温韶安挡一挡的时候,却见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他那更会让人误会的动作。

紧跟着天空响起一声惊雷,瓢泼大雨就那样不给人任何准备的落下来。

高音一直在跟Sunny的女经纪人闲聊,没有看舞台这边,等现场彻底混乱了她才醒悟的转头过来,等她不管不顾的冲上台去,温韶安已是被雨淋了好一阵了。

今天温韶安的妆算是彩妆,被雨一淋脸上顿时就变得五颜六色,底下那群人却没有因为大雨而躲起,而是继续随便掏出东西就往上扔,还一边骂着类似“贱人”“不要脸”“狐狸精”等等之类完全属于人身攻击的话语。

好在高音怕会下雨多穿了件外套,当下就立即往温韶安身上一套,径自带着她下台了。

长达三分钟内的混乱,主办方没派人来上来帮忙,反而因为温韶安的忽然离场而让主持人前来拦住:“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歌还没唱完呢!”

高音冷冷的看她一眼,随即不说话的直接绕过她往车那边走。

保姆车就停在路边,小可一看见她们俩就立即拿着刚买的伞下车:“怎么了这是?”

高音先扶着温韶安上车,然后转头说:“小可,去拦辆出租车过来。”

虽是雨天,但因为是刚下,所以小可很顺利的就拦到了正想过来这边看看有没有客人的出租车,然后带上高音和温韶安进去,直接回酒店。

在车上呆坐了一会,温韶安才蓦地清醒过来,随即从小可手上接过纸巾自己擦拭起来。

“韶安,对不起,我……”高音说到一半还是停下,随后叹了叹气:“你没事吧?”

温韶安摇了摇头:“没事。”

她已不是小女孩,又怎会因为这么点事而感到委屈,就只是被砸到的地方有些轻微的疼痛,尤其是被砸得最重的鼻子。

高音欲言又止了一番,酝酿好的话刚想说,就被突然响起的铃声给打断。

一看手机的来电人,高音就来了火气,接通了电话正想骂,那边却是抢先忙不迭的说了一连串的对不起和抱歉,她的火气便也被掐没了。

“我们不介意那个,你们也别介意我们中途离场,如果真要计较,我们不介意让那群粉丝得到该有的教训!”

那边正是这场活动主办方负责人,听了连忙应下:“好好好,其实你们也是意外,我们的活动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今天会这样……唉,我们会解决,请替我们向温韶安小姐赔个不是。”

“好,我会的,谢谢你们的理解,就这样,再见。”高音毫不客气的挂断电话,可下一秒又有来电进来。

看着她隐忍的怒气,温韶安险些想笑,但因为嘴角也有点伤,才刚有点弧度就疼得笑不出来了。

这回是偶像剧的制片人,大概是Sunny的经纪人跟他说了点具体情况,他虽不是来道歉的,但语气也算是可以:“大概的情况我们这边都清楚了……责任由乔宇光以及那些激动的粉丝背着,你们可以先回去,到时候有宣传活动再联系。”

他那边心平气和,高音自是也缓下语气来:“好的,谢谢你们的理解。”

最后才是Sunny经纪人的电话,亦是一连串的抱歉,然后才是正题:“宇光想让你代替他像韶安道歉,粉丝们的过激行为他也要负一半责任,另外他会让那些粉丝们给韶安道歉,希望韶安不要太介意,能看在她们都是孩子的份上原谅她们。”

“嗯,”高音的火气早就因为之前两个电话给消得差不多,当下也很淡定:“另外希望宇光可以正式声明他跟我们韶安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无所谓,但韶安已经是有家室的人,如果因为这样而导致韶安与家里不合,这个责任谁能担得起?拍部剧演情侣再顺势情侣对唱很正常,如果一直这样不清不楚下去,韶安的婆家定是不希望这部剧播出,这个损失,也不是宇光能担得起的吧?”

“好好好,这个我们都明白,我会向公司报告,然后安排宇光也开个媒体见面会,坦诚公布的说明他和韶安的关系。也会集合那些粉丝过来跟她们说清楚,绝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高音叹了叹气:“谢谢你们的理解,希望下次能友好的合作。”

那边又是传来迭声的好,然后高音才满意的挂断了电话。

温韶安听得甚是乐乎,见高音看过来,就连忙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对镜擦着头发上的污渍。那些粉丝真是令人郁闷,连番茄也戴着,起初没看清楚,她还以为那么严重头上都出血了。

高音见她擦了半天还没完,顿时就心疼不已的也抽了张纸巾过来:“韶安啊,要记得等你红了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遭遇了,所以要么现在就退出,要么就混出点摸样来。”

这么浅显的道理她又如何不会懂,温韶安咬了咬嘴唇,片刻后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eQb4sWXV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