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刘婷校花堕落记 惠子老师的优雅生活

如雪摸了摸脸很是奇怪的问“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没”云摆摆手,同时用眼神示意她坐到她的旁边来。

她刚才真是疏忽了,他们老板吃饭向来是在自己身边留下一个空座位,但是却不允许任何人存在。

这个女人第一天就犯了大忌。

“吃饭...”看不出喜怒哀乐,蒋祈枫拿起筷子其他人也跟着用餐。

当事人不自知,不知道其他几个人刚才经历了怎么一番惊心动魄。

云记忆深刻,记得那一次佣人无意间将饭碗打碎在空着的椅子上,结果当时就解雇了在龙家干了一辈子的老佣人,就连老爷子都没有能改变他的决定。

还有一次在餐厅,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借故坐在他们那桌,他们老板说了一句恶心就带着他们一起离开。

总之就是一句话那个位子动不得。

如雪可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她也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只不过有一件事情糊涂了,那就是她要保护的人到底是这个还是差点拍下她的桃君逸。

不过想想龙家少爷还用专门雇人来保护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但是如果是桃君逸的话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师魂的提醒,这么说来就有一个唯一的可能了,他们也看到了买下她的是谁,所以才没有做声。

不管他是蒋祈枫也好龙残风也好,如今她不舒坦那么大家都别舒坦,就算他是真的忘了了她又怎么样,她一定要让他爱上他,然后在抛弃他,其实当年的事情她始终耿耿于怀。

那一枪差点儿要了她的命,只是差那么几分就打在了心脏处,她的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却因此要了她孩子的命。

这些她总要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想起过往的种种,心不禁冷了下去。

“没有食欲吗?”向来在饭桌上不说话的龙残风看着旁边的的人问。

自始至终她都一直在吃饭,但是像猫儿一般,这让他很看不过去,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虐待她一般。

“没,没有...”低头好像很恐惧的模样。

风云雷电也停下手里的动作,四个人心里似乎有了共鸣一般,老板对人家有意思啊,要知道什么时候见他关心过一个人。

眼睛互相碰了碰,难道说以前两人认识。

对于自己老板的过去,他们不清楚,从他们跟在他身边开始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而且他的过去也是龙家所禁止的话题。

龙残风看了他们几个一眼,毕竟合作了两年他们很是明白他的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四个人站起身来就离开。

如雪抬起头看看离开的人在看看身边的人,这是什么情况,偌大的用餐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很怕我?”龙残风带着审视问。

“告诉我,为什么?”手再次捏住她的下巴,手上的力道很重,简直是快要将她捏碎一般。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的力道龙残风松开她说“我始终觉得你很熟悉,但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所以乖乖的不要惹我,等我哪天厌烦了或许会放你自由。”

等厌烦了放她自由,她不会让他等到那一天的,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她会快一步的将他的心伤的七疮八孔。

“我会的...”会乖乖的在你身边,会好好地照顾你。

“乖...”听到她的话男人言语中带着一丝兴奋,手很是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

这个动作让她浑身一滞,苏如需啊!你还是这么的没出息,只是一个动作就差点儿让你暴露了。

饭后如雪坐在刚才的卧室始终不知道怎么办?如果猜到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他的房间,因为衣柜里简单的放着两件衣服。

他还真是随便,不认识的女人也敢上床,想起这两年他有可能过的生活心里不自觉就有那么一点儿憋闷。

想着想着卧室的门从外面打开,走近来的人依然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过来...”完全命令的口吻。

本来不想听的但是好像是心里的奴性在作祟一般,等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挺干净的...”在她唇上留恋一番说。

柔软的触觉似乎还在嘴间,如雪很是没出息红脸了,在露骨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她依然能感觉到自己此时剧烈跳动的心。

距别两年的吻,差一点儿让她忘乎所以。

“去洗澡...”手轻轻一拍。

这一拍不要紧,如雪的脸更红了脸上还带着一丝娇嗔,但是面对此时此景男人似乎没有多少的动情,脸上依然是那么一副冷冷的表情,看着就不敢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在浴室中少说也呆了一个来小时,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串号衣服出来后卧室的灯已经灭了。

嘴角不要的动了动,透过外面的灯光还能看到床上人的轮廓。

“你还要站到什么时候?”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她都能想象出来,他现在一定时眉头微微的皱着,嘴唇轻轻的珉着,一双眼睛带着不满但是就是这样一幅样子,让人想着都觉得心都痛了。

对于他的一丝一毫她记得是如此的清晰。

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误解他的意思,但是想起他要和她上床她就真的由心里涌上一阵气闷。

亲密的早就有过了,就算在有两次那也没什么,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当时多玩儿几次一夜情了。

刚刚躺下身体就被抱住,很是熟悉的感觉很是熟悉的味道。

“睡觉...”旁边的男人命令说,但是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腰上。

此时的她看起来像一个抱枕。

花钱买抱枕,如雪脸上抽搐了两下,慢慢才消化了这个事实。

身上一阵凉意,揉了揉眼睛看着旁边深陷的痕迹,不自觉间眼里就有了一丝笑容。

昨天晚上她睡的很好,两年来从来没有一天睡到这样的安稳,如果不是身边的人离开了,留给她满床的冷清想必她还醒不了呢。

收拾好后走下楼“要出门吗?”

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东西都不多应该死日常换洗的衣服。

“走吧!”龙残风伸手拉过有点儿迷茫的人想门口停着的私人飞机走去。

“我没有看错吧?”龙风眼里有着掩盖不住的吃惊。

“相信我你没有做梦”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他明白事实,他们老板真的也有柔情的一面。

四个人贴身追随他,但是他们老板都一点小小的洁癖,从来不让任何人和他有什么过于紧密的接触。

刚才他们没有看花眼,是老板亲自拉去美女的手离开的。

“难道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电很是搞笑的抬头看了看,唯独向来冷静的雷保持着沉默。

“快走吧!要不然耽误了行程”说完几个人也按顺序上了飞机。

飞机上有单独的一间留给龙残风。

如雪动了动自己的手挣脱不开,看着一只手飞快的在电脑上操作的人,脸上有着一丝无奈。

“我要方便...”自从上了飞机,他的手就一直没有放开过她,不管她怎么挣扎他始终如一,但是偏偏一双眼睛就是死死的盯着电脑,根本就不带看她的。

一心二用,佩服极了。

“累了?”半个小时前她是刚刚方便了。

她想躲着他,想起这个可能,龙残风脸上多了一丝不快。

手松开她的柔荑“出去...”

嘴角间带着一丝怒气,双手飞跃,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得到键盘敲打的声音。

见他怒了,她也安静了乖乖的坐在一旁。

看着他突然松懈的手,慢慢的伸了过去,想要让他握住自己但是无奈进不去。

“太紧了,进不去...”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平白无故做什么那么坚硬,害得她连手都伸不进去。

门动了动,门外四个人脸上扬起一丝尴尬,他们真的不是有意偷听的,要下飞机了只不过是来看看老板有什么要交代的。

只是大家都忘记了,此时老板已经是有美女在怀了。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还真是难以相信。

要知道自从他们在老板身边后就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身边有过什么女伴儿就连参加什么宴会都是只身一人,如果的确有需要的话就让云陪着左右。

那些趋之若鹜的女人不是没有,相反排着队都能一百米,什么样的诱惑都有过,但是愣是没有见他破过一次功,曾经还一致认为老板性冷淡呢。

原来也是对人的。

“太紧了,进不去?”男人抬起头似意无意的问。

听到他的话,后知后觉如雪不由得一阵懊恼,还好这里就他们两个,但是随后看着他的脸。

“你是故意?”记忆是忘记了,但是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儿狡黠。

“进来...”他早就看到了门口儿的动静,不过他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雪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此时端端正正的坐在龙残风面前,怎么看怎么觉得暧昧。

看着三个很是崇拜的眼神打在她身上,如雪又朦胧了。

“老板是直接回龙宅还是...”

“回别墅...”并没有因为进来人而松开自己的手。

“还有半个小时就降落了...”

听到龙风的话,龙残风点点头“云还是负责意大利路易安那里,听说他最近好像不怎么安稳,找个机会警告他。”

“明白...”云很脸上一片严肃之色。

“电尽快落实安斯的踪迹。”

“是...”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eQa4sWX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