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给你吃我的大香肠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秦以涵点了点头,说道:“对啊,这是所有正常人都会觉得观点,除非你是特别赶时间,要不然你也不会不要命的,就站在那些车高速飞过的正中央吧,有可能会被人撞飞,也有可能被人家骂你是拦路的神经病。可能周遭产生的环境,会让你觉得很烦,或者让你的脾气也跟着不好起来吧?”

“对啊对啊。”女孩认同的说道。

“但是,当你站在了马路旁高100米的建筑顶楼的时候,相当于你脚下的高度一下子升高了一百米,那你又会有什么样的感觉?”秦以涵微笑着问道。

女孩却回答不出来了,有点生气的抛出了一句:“我怎么可能知道?又不是我是那个挡路的神经病。”

“那我告诉你吧,是很漂亮的城市风景。”

“什么?”女孩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似乎不知道秦以涵在说些什么。

“我说,当你讲你的脚下的高度升高一百米的时候,其实眼前的车水马龙早已经转变成一道美丽的城市风景了,此时你看到的,是一个城市的俯瞰图,微风从你的身边吹过,没有那些吵杂的声音,你根本就已经忘记刚刚的烦心,刚刚的不悦,而是沉浸在了此刻的面前的美丽风景之中了。你的心情也会好了很多很多。”

女孩听完以后,沉默了一下,看着秦以涵,表情有点复杂,然后慢慢的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换位思考啊,傻瓜。”秦以涵对女孩很是亲切的笑了一笑。让女孩感觉到一瞬间前所未有的温暖,不,是一种久违的温暖。

“呐,我说的,不算是什么大道理吧,你有时间,你也可以自己去实践一下,你就会明白到,有时候,换位思考的重要性,所以没有必要太执着那一刻那一个位置上的感觉的,等你站的远一点或者高一点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风景大不相同,你以为你会纠结一辈子的东西,也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看着秦以涵的暖人的笑容,女孩似乎懂得了些什么,但是……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嘛,你又不是我……”

秦以涵却打断了女孩的话反问了女孩一句:“我的确不是你,但是,你又真正知道你吗?你怎么知道真正的你,做不了这些事情呢?”

秦以涵再次把女孩的话给堵住了。

不得不承认,女孩还以为秦以涵是个笨笨呆呆的义工而已,却没有想到,秦以涵的话可以让自己有这么多哑口无言的次数。

而且,无可厚非的是,女孩的心情,的确是好了许多了。

“喂,谢谢你。”女孩虽然知道秦以涵的名字,但是怎么都没有说出口。

“不客气,当你出气筒,我还是挺乐意的。”秦以涵一点都不介怀的冲着女孩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

“哎,你知道吗?”女孩此时,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呃?知道什么?”秦以涵有点莫名其妙的。

“其实……这宿舍以前曾经被大火烧过一次的。”女孩幽幽的说道。

“是吗?”秦以涵说着好奇的打量起四周,一边打量还一边说道:“还真的看不出啊,看来孤儿院还是把这里修葺的挺好的嘛……”

“当时,还有一个女孩被活活的烧死了……”秦以涵听到这一句,突然脊背发毛。

慢慢的转过头来,却看到了女孩嘴角诡异的笑容。

“其实,我忘了跟你说,我就是那个女孩……”

秦以涵立即吓得瞪大了眼睛,脸色发白,有点颤栗的声音说道:“你,你,开玩笑的吧……”

“废话,当然是开玩笑的。”女孩刚刚诡异的笑容瞬间恢复成了秦以涵看到第一眼的那副拽样。

秦以涵的心脏这才算是刚刚从天堂掉进地狱的那种飞速的感觉咧……捂着自己的心脏,秦以涵抱怨的看了女孩一句:“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要把我吓死啊……”

“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女孩鄙视的看了秦以涵一眼,然后像是对秦以涵评头轮足一番:“其实,你也不怎么聪明嘛……”

秦以涵还是心有余悸的瞄了瞄女孩是不是有脚的,看看女孩是不是有下巴的,然后观察了一会儿,秦以涵也放下心来了,正经了一下,看着女孩说道:

“看你的样子,应该现在也不想再哭了吧。”

“是不想哭了,我看到有个比我还要笨的人活得都比我好,我为什么还要哭呢?”女孩相当高傲的说道。

秦以涵不由得苦笑了,难道现在小孩,思维都早熟的这么厉害吗?

刘子彦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女孩也是这样。

“喂,你还会过来吗?”女孩犹豫了很久,才对秦以涵问道。

“不知道,看情况吧……怎么,你想我了?我还没有走呢?”秦以涵有点沾沾自喜的问道。

“少臭美,我才不想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呢!”女孩依旧不屑的说道。

秦以涵却知道,女孩是在装倔强而已。

“好,是我臭美行了没?你擦擦脸,你也出去跟小朋友一起玩吧。那……我先走了。”秦以涵觉得,现在应该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吧。

“哎,等一等。”女孩却叫停了秦以涵的脚步。

秦以涵转过头来,有点奇怪的看着女孩。

“我,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呢!”女孩似乎有点不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也没有看秦以涵,只是自顾自的飞快的说了一句:“我叫张玉君。”

看着张玉君这副窘迫的模样,秦以涵很明白也没有戳穿的意思,只是对张玉君说道:“那……张玉君小朋友,以涵姐姐先走了哦……下次我再来看你吧。”

“谁要你看,不害羞。”张玉君再次装作不屑的说道,等到秦以涵把房门再次合上的时候,张玉君想起了刚刚秦以涵的话,秦以涵对自己的方式,微微的会心一笑。

就在秦以涵慢慢退出房间,把门小心合上的时候,却被门外倚在墙边的金道锡吓了个半死。

“妈呀!”秦以涵吓得连忙大喊一声。

“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吗?”金道锡还是一脸微笑的看着秦以涵,不曾想这样也吓到了她。

“不,不是……”秦以涵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摆着手,对金道锡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以涵这次才回过神来,该不是金道锡也迷路了吧。

不过,这个不重要。

秦以涵有点狐疑的看着金道锡,问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又听到了她跟张玉君的话的内容有多少?

话说,被第三者听到自己被一个小女孩欺负的厉害,这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

面对秦以涵的质问,金道锡迟疑了一下。

“你不要告诉你你现在就听不懂中文?”秦以涵挑了挑眉继续问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金道锡连连摆着手,外国人学中文就是这样,明明说的很是流畅了,但是手上的动作手势还是会很多很多,现在金道锡也是如此,要是不是这一副外国人的手势动作出卖了他,说金道锡是个中国人也是大把大把的人相信,毕竟他已经把中文说的这么好了。

“那就是说,你听完了全部内容了?”金道锡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秦以涵也明了了这答案了。

可是……“你认识里面的女孩?”秦以涵有点奇怪的问道。

“哦,我刚刚在叫一个班的孩子弹吉他,结果她突然冲出去了,张哥跟我说,她好像还哭了,我就跑出去找她了。结果就找到了这里,就看到了你跟她……”金道锡接着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你就这样出来找她?你不怕被粉丝围堵吗?”秦以涵好奇的问道。

此时金道锡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就是因为被一些义工的粉丝给围堵了,趁机逃出来,往没人的地方绕着走,就是这么凑巧来到了这里。”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秦以涵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金道锡会绕到这里来了。“对了,玉君她可能还需要点时间去平复一下,你还是,先不要把她带回去班里面吧。”

秦以涵想了想张玉君的情况,然后根据自己的分析对金道锡说道。

“恩,我知道了。”金道锡会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就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之中。

“我……打算找路出去,你……要出去吗?”秦以涵对金道锡问道。

“好。”金道锡倒是回答的挺痛快的。

“但是,我不知道路怎么走……”秦以涵有点尴尬的如实的对金道锡说道。

“没有关系,我记得路,不过可能有点远,因为要避开粉丝。”金道锡此时就像一个乖宝宝一样,详细的为秦以涵介绍道。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秦以涵倒是觉得这样的金道锡还算是挺可爱的一个人,也很乐意跟金道锡作伴一起找出去的路。

两人走了好一阵子,都没有话题可以说。

毕竟这算是秦以涵清醒之后,第一次见金道锡,当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所以秦以涵很是莫名其妙的,对金道锡问了一句:

“微博上面回答我问题的那一个人,真的是你吗?”

也不是非要问这样的问题不可,但是总不能两人一直无话可说下去吧,这路也走的僻静,人也安静的话,秦以涵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沉闷。

“恩,对,真的是我。”金道锡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我到现在,还是很难相信,你是一个大明星,怎么会理会我一个不知名的人呢?太神奇了。”秦以涵这倒是如实的说道,秦以涵没有什么追星的经验,但是也深刻清楚的知道被一个明星搭讪的几率跟被太空卫星残骸击中的几率还要微乎其微。

但是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中狗屎运了?!

“有这么夸张吗?你把明星的光环也想的太大太亮了,”金道锡对着秦以涵微微的一笑,在阳光投入窗户的照耀下,秦以涵觉得金道锡现在帅的就跟天使一样好看。秦以涵看着看着,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这样一个心理活动,让秦以涵都觉的不解。

此时金道锡又继续说道:“再说了,你跟我在此之前还算是有一面之缘,我也不是完完全全不认识你的情况下就跟你互通私信的。哎,对了,你脚上的伤应该都好了吧……”

“恩,都好了。”秦以涵慢慢的点了点头,有点意外金道锡居然还记得这件事情,但是这样的意外却让秦以涵心里面有点飘然的感觉……

哎,这又是怎么回事了?!

秦以涵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心,有点不对劲了……

秦以涵的不断沉默,让金道锡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

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对秦以涵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还是说,跟我在一起,让你不自在了?”

“不是,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秦以涵连忙澄清道,不过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金道锡的一些观点:“你说的,也有些是没有错的,我跟你一起,并不是因为你是明星而有点不自在,是因为,其实,严格来说,我们两个算不上认识的。”

金道锡似乎有点不解秦以涵的意思,还是说,他的中文还有待提高?

看着金道锡有点不解,秦以涵便试图解释着:“就是说,我知道你是谁,因为你是一个明星,随便去谷歌百度一下就好了,你的基本资料我都知道哦啊,但是你呢,恐怕,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我微薄上也没有写我的名字是谁啊……”

“秦以涵。”突然金道锡冒出了三个字,让秦以涵说着说着,有点意外了。

“你怎么知道……”

“你是诗恩的朋友,那天晚上你太醉了,大概也忘了很多事情了,诗恩有说道过你的名字,所以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金道锡又是浅浅的一笑。

只是那样的匆忙说了一声,他就把自己的名字给记住了?

秦以涵看着金道锡,表情似乎闪过一点点的失落,突然多希望,那天晚上咬的人是金道锡。

那么她跟尹哲昊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要是真的是那样的话,多好啊……

“那么现在,我知道你的名字,你也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之间,不算是陌生人了吧?”金道锡很有意味的说道。

让秦以涵怔了一怔,看着金道锡,秦以涵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们不是陌生人,那就是认识的,就是朋友。”金道锡对秦以涵继续说道。

“朋友?我们是朋友了?”

秦以涵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像现在的感觉,“朋友”两个字原来可以给她的心一下子带来这么大的幸福感……

秦以涵还想和金道锡再多说些什么的时候,秦以涵的电话铃声此时却很不识趣的响了起来。

秦以涵只好抱歉地对金道锡笑了笑,拿起电话一看,还是一个很不识趣的人打过来的。

尹哲昊。

秦以涵犹豫了一下,似乎并不是很想现在就接起尹哲昊的电话,想了想了,秦以涵还是把电话给接通了。

“干嘛?”秦以涵走到离金道锡稍微远一点的距离,按了接通键。

“看电视。”电话那头的尹哲昊冷冷的说道。

“看电视?看什么电视啊?”秦以涵被尹哲昊说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再说了,我现在在孤儿院,哪里来的电视啊……”

“你只要不是在外太空的话,你也应该找的到一个叫电视的东西吧。”尹哲昊的语气似乎比秦以涵的更加不悦。

“干嘛要找电视,有什么看重播不可以吗?”秦以涵听到尹哲昊一副少爷的趾高气昂的模样,秦以涵也跟着不爽起来了。

“你就不能现在去找吗?”

“大少爷,在你家听你的我还说没有办法,出来你还要限制我人身自由吗?我就是不找那又怎样,再说,我现在忙着呢!不要烦我啊……”秦以涵有点生气了。

这个尹哲昊偏偏在这最难得与金道锡独处的时候插了一只脚进来,闲着太蛋疼了吧。

“秦以涵,我告诉你……”就在秦以涵还在听着电话的时候,身后的金道锡却对秦以涵说道:“以涵,我们要快点走了,好像我的粉丝追过来了。”

“哦,好。”秦以涵连忙应道。

“有男人在你旁边?是谁?”电话那头的尹哲昊冷冷的问道。

“是谁也与你无关啦,烦人,反正我现在正忙着,不跟你说了。就这样子,挂了。”秦以涵也没有等尹哲昊再多说些什么,就已经匆匆挂断了电话。

“喂,喂!”但是等待尹哲昊的,却是无情的“嘟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

秦以涵,有你的!以后真的不该同情你什么的了。

尹哲昊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点愠气。

亏刘子彦还说她找不到男人,才不过是两天的时间而已,现在就已经找到一个了,还嫌他碍手碍脚起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cQk4yWU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