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和老公大白天啪啪了 小说高黄全肉

任云礼从温柔的房间里退了出来,开始收拾温馨扔下的碗筷,一切都洗涮干净以后,他又开始准备午间的饭菜。

温柔揉着眼睛,睡意朦胧地从卧室里出来,看到厨房中的任云礼,有些吃惊地问道:“咦,任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来的时候,温伯伯和温馨还没有走……你饿不饿?去洗漱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任云礼笑着说道,看温柔的样子,昨天应该和陆宗远谈得不错吧,那就是说陆宗远会娶温柔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温柔,任云礼笑着说道:“慢点吃,你小心呛到了。”

“哇,我真的觉得任学长的的厨艺越来越赞了。”温柔在百忙之中抛出一句赞扬。

“你们……昨天谈得怎么样?”任云礼看似无意地问道。

“嗯?嗯……”温柔想到昨天,瞄了一眼沙发,一瞬间红了脸。她吞吞吐吐地说道:“……嗯……还没……没谈……”

“没谈?”任云礼昨天有很多的设想,但是,却没有想过温柔居然没有和陆宗远谈怀上宝宝的事情。

“因为……学长最近很忙,工作上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不想让他分心,打算等他忙过这段时间再说……”

“他说……他很忙吗?”任云礼想到了那天晚上与另外一个女人去看入场的陆宗远。陆宗远明明已经被任云礼抓到了劈腿,难道他还敢当时温柔的面说他很忙吗?

“昨天……没来及说……”温柔脸红红的,她又想起陆宗远霸道的四连战,说道:“我不在乎再等一个星期呀,一个星期以后我会告诉他的。”

“嗯……”任云礼看到温柔的表情有异,也能猜想到他们昨天二人共处一室可能发生了什么,这毕竟是温柔和陆宗远两个人的私事,他一个外人怎么也不好参与过多,于是,也就未再说些什么。

温柔家中的电话响起,她走过去接电话,虽然离得距离有点远,但是,任云礼还是可以从温柔的答话中得知这通电话应该是来自法国国立巴黎圣摩尔高等音乐学院。

“是法国那边来的电话?”任云礼待温柔接过电话回来,立即问道。

“嗯。”温柔点了点头。

“是CRR?”任云礼继续问道。

“嗯。”温柔再次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在问我是否会去那里就读。”

“你的回答呢?”任云礼到现在还抱持着一丝希望,就是温柔可以为她自己多考虑一下,如果她先决定离开,那么等陆宗远正式向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不,陆宗远也许未必会向温柔提出分手吧……还是说,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虽然看着他们两个人相爱自己会觉得痛苦,但是,只要陆宗远不欺骗温柔,只要他能好好地对待温柔,只要温柔觉得幸福,那自己的心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嗯?”温柔突然笑着看向任云礼,说道:“任学长的问题好奇怪啊,你应该很清楚啊,我现在根本就不会考虑去国外……所以,我已经拒绝他们的邀请了。”温柔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肚子。

“……”任云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而温柔为了陆宗远以及她肚子里他们的孩子,就轻而易举地放弃了。但是,她的放弃,真是太不值得了。任云礼又想到那天晚上和别的女人亲昵地腻在一起的陆宗远。任云礼叹了一口气,他望向温柔,却发现她好像还有话没说完,于是继续问道:“那他们怎么说?”

“嗯……他们说,再给我十天的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可我明明都那么坚决地拒绝了。”温柔叹了一口气,原本她就是一个不擅长去拒绝别人的人,CRR那边虽然是出自好意,但他们的盛意拳拳却让温柔感觉很过意不去。

这么说,还是有机会的了。任云礼这般想着,还有十天的时间,在这十天里,必须让陆宗远做出选择,如果他给不了温柔一个幸福的未来,那就不要阻止温柔去追寻属于她的另一份幸福人生。

高尔夫球场上,叶亦可一记漂亮的挥杆,白色的小球在蓝蓝的天空中滑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地后又向前滚了几米,在距离洞口不足两米的地方停下了。

“哇,叶小姐这一杆可真是漂亮啊,看来,这一局我们又输了。”张启发大笑着拍了拍手,也不忘顺便拍了拍马屁。

“我只是今天打起来很顺手。”叶亦可笑了笑,她真的希望可以快点结束这局比赛,然后和陆宗远就可离开这些马屁精,去过他们二人的幸福周末。

陆宗远已经胜利无望,于是早早地退出了比赛,只是陪在叶亦可的身边,与她共同面对那些阿谀奉承的人。

陆宗远从高尔夫球车上下来,就接到了任云礼的电话。

“你在哪里?我要见你。”任云礼的口气很生硬。

“我在外面应酬,没有时间。”陆宗远的口气比任云礼更生硬,而且更显得不耐烦,他不明白,为什么任云礼总张启发在他和叶亦可在一起的时候纠缠他。

“应酬?是应酬别的女人吗?那天那个女人?还是另外的女人?”任云礼察觉到了陆宗远语气中对自己的不满和厌恶,也就立即猜到他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而不方便的理由,就是他在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陆宗远笑着向叶亦可示意他要接电话,慢慢地走远了一点,直到确实叶亦可听不到他的谈话之后,他才压低了声音对任云礼发出了警告:“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没错,亦可确实是和我在一起,不过,不只她一个人,还有我单位的领导,我的主管主任和科长都在这里,这是商业应酬,并不是什么情人约会……”

“哦?你是在心虚吗?陆宗远,你别忘了我有多了解你,我们可是从初中时就认识了,我很清楚你现在在想什么、做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一直劈腿下去吗?”陆宗远的狡辩让任云礼更加的嗤之以鼻。

“我说过了,你少管闲事,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温柔,我再次重复一遍,温柔是我的女朋友,你少在她身边装近乎,你也少在那里装好人,我与温柔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这个外人在那瞎操心。”陆宗远更加地压低了声音吼着任云礼。

“宗远——我们要走了。”叶亦可在远处叫着陆宗远,并向他挥了挥手。

陆宗远也向叶亦可挥着手,他虽然在笑着,可是语气却十分地冷酷:“就这样吧,最近你少打电话来烦我,有什么事等我这个项目结束了再说。”

“好,我就再给你一周的时间!”任云礼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周的时间?这是陆宗远对温柔许下的时间,看来任云礼又见过温柔了。这该死的任云礼。不过,看情形,任云礼并未将看到自己与叶亦可在一起的事情告诉给温柔,还算这小子有点自觉。

叶亦可上车后拧开一瓶水,递给了陆宗远,又笑着接过陆宗远为她拧开的果汁。喝了一口果汁,补充一下浪费在那些人身上的精力,叶亦可笑着说道:“啊,终于可以摆脱那些人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害你不得不来应酬他们。”陆宗远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叶亦可根本不会理会张启发这些人。

“不,如果说应酬一下张启发就可以换来你请我的一顿美食大餐,我何乐而不为呢。”叶亦可侧过身子,看着陆宗远,笑着说道。她现在是越来越习惯于带驾驶的座位了,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是由陆宗远开着车载着她到处走。

“好啊,我们今天就去吃川菜吧。”陆宗远笑着凑向叶亦可,为她系好的安全带,并在系好后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

如果说温柔在这种情形下一定会羞红了脸,那叶亦可的表现却显得很大方,她在陆宗远的脸上狠狠地吻了一下当做回礼。

车子驶出了名流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陆宗远问道:“还去巴蜀么?”

“嗯……”叶亦可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如,我们接了奶奶去吃火锅吧。”

“嗯?接上奶奶吗?”陆宗远看了叶亦可一眼,笑着问道:“在费精力应酬完那些之后,你还接我奶奶去吃火锅么?那你这一天不是过得太累了,虽然我奶奶人很好,但是,你也知道,老人家见面总会问这问那,那样你会很辛苦的。”

“我倒不那么认为,我真的觉得奶奶是很好相处的人,而且,吃火锅人多也会热闹一些。”叶亦可虽然并不想失去二人世界的宝贵时间,但是,毕竟陆宗远不是一个人,不能过个周末却让陆老太太连孙子也见不到吧。如果自己不是叶佑祖的女儿,那么,张启发也就不会在休息日把陆宗远约了来,那他也就会在家陪着陆老太太吃早茶什么的。

“那不如明天再吃火锅吧,我今天就想和你单独在一起。”陆宗远笑着看向叶亦可,他今天可是早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在计划实施前,暂时不能让陆老太太介入。

叶亦可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她的心里也只想和陆宗远单独在一起,因为她今天还有话要对陆宗远说,那就是她的真实身份。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bQl4rWVl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