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办公室做好硬,好紧 小萝 破除 小说

“放桌子上就行。”

刚说完,傅斯年的手机就又收来一条信息。

“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练琴了。”

放下手机后慢慢的走到了窗边,过了一会隔壁的别墅里传出了小提琴的声音,过了一会才传出钢琴声。

傅斯年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直到演奏结束傅斯年才重新回到书桌前拿起司彬放下的文件看起来。

安娜五年前的资料除了家人之外其他的资料基本和温瑶一模一样,两年前安娜因为车祸出国治疗,直到现在才回国发展。

就在傅斯年还在看着资料的时候,司彬推门进来。

“瑶嘉广告说想要明天和您亲自谈谈与您的广告合作。”

傅斯年抬起头看着司彬思考了一下:

“安排一下明天去见他。”

“好,我记下了。”司彬应下这件事情之后转身回到了自己办公的地方安排明天的事情去了。

第二天下午傅斯年带着司彬来到了瑶嘉广告与宋嘉钰谈生意,宋嘉钰也是早早的就等在了办公室。

“好久不见,傅少。”宋嘉钰笑着和傅斯年打着招呼,仿佛自己和傅斯年是多年好友一样。

傅斯年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友善只是出于礼貌回了一句:“嗯”

对于傅斯年的冷漠宋嘉钰并没有太多不适,只是继续温和的安排他们坐下然后开始谈合作的事。

傅斯年坐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宋嘉钰,刚好看见宋嘉钰的领带上夹着的就是昨天安娜给他买的领带夹,傅斯年的眼睛暗了暗,但很快傅斯年就低下头,看起来了宋嘉钰的助理递过来的合同。

刚翻了两页傅斯年就将合同放下,抬起头看向宋嘉钰面无表情地说:

“这种合同对于你们来说也不是多重要不是么。”

宋嘉钰却并没有被傅斯年的低气压给吓到,反而笑了笑无所畏惧的看着傅斯年。

“只要是和我们瑶嘉广告合作的人对于我们瑶嘉广告来说都十分重要。”

“既然瑶嘉广告觉得重要,那为什么瑶嘉拿出来的设计师却没有让我看到诚意。”

傅斯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就是要通过宋嘉钰与安娜长期合作,可宋嘉钰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语气平静。

“那您应该也知道我们瑶嘉的那名王牌设计师是一名画家,她接单是看心情的,我们也左右不了她的想法。”

说完顿了一下,宋嘉钰拿起合同继续说:

“贵公司一开始提出想要和那名画家合作的时候,我们就征求了她的意见,可是她说她要休息一段时间暂时不接单,我们推荐给您的这名设计师虽然不如那名画家有名,但是也是我们瑶嘉的金牌设计师之一。”

在宋嘉钰与傅斯年的谈话中两个人定下了合同也签下了合同,就在宋嘉钰将傅斯年送到门口的时候傅斯年忽然转过身看相宋嘉钰,用冷漠的语气说。

“我竟不知道你还是她哥哥。”

宋嘉钰看着傅斯年笑着用冷漠的语气说:

“我从小就是她哥哥,只不过傅少你从不了解她罢了。”

说完就恢复了刚才的热情“傅少慢走,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傅斯年离开了瑶嘉广告之后,刚坐上车就给安娜发了一条消息。

“你一会有空么,我带你去检查身体。”

在家画画的安娜看到这条消息才想起来自己昨天答应了和傅斯年去检查身体,可是想到昨晚宋嘉钰嘱咐自己的话,安娜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出门,毕竟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偷偷跑出去了,更何况这一次还有人和自己一起出门肯定没事。

“有时间,你等我换个衣服我就出门找你。”

傅斯年看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就说:“去金沙小区接安娜。”

一边说着一边给安娜发着消息。

“不用,我去你家门口接你。”

安娜收拾完出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停在别墅门口傅斯年站在外面倚靠在车上安静的等待着,安娜小跑过去上了车,上车的时候还和司彬非常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一路上傅斯年都没有怎么说话,安娜看了看傅斯年又看了看司彬,抿了抿嘴开口道。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么,我看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傅斯年转过头看着安娜。

“你有在和瑶嘉广告合作是么。”

安娜想了一下,觉得傅斯年应该没有想要打听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放心的说。

“对啊,我和要价广告确实是合作关系,不过我回国之后就不想再接广告的单子了,就给瑶嘉讲我需要休息一些时候,怎么了么。”

傅斯年定定的看着安娜过了一会浅浅的吸了一口气说:

“没事,我今天和瑶嘉谈合同提起了你,瑶嘉说你在休息不接单。”

“那个,我确实是想要休息一下再继续工作,因为我有很多事情需要……”

“没事,我就是问一下而已。”

不等安娜说完话就被傅斯年打断了,安娜也只能将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的风景,默默不语。

傅斯年看着身边的安娜,眼神复杂,让人看不懂想的是什么。

车到了目的地之后,安娜下车看见是一家私人医院,就打趣道:

“傅斯年,你不会是什么不法分子吧,带我来这种私人医院检查,合适的话就抓走。”

傅斯年看着安娜这古灵精怪的样子,失笑道:

“我要是想抓你,早就把你抓走了,才不用等到现在。”

说完就向前走去,安娜也只好跟上傅斯年的脚步。来给安娜做检查的是傅斯年的好友何宇铭,安娜在认识了何宇铭之后就被带走去检查了,留下傅斯年与司彬在何宇铭的办公室里等待他们。

过了很久何宇铭才检查完回来,只不过他没有带安娜一起回来。

“她呢?”傅斯年语气和平常一样温和。

何宇铭认识曾经的温瑶,也很佩服温瑶能下定决心追傅斯年并且还嫁给了他,他也知道温瑶的事情,所以就没有隐瞒的说:

“先说说她两年前的事吧,两年前的车祸使她的大脑受到重创,血块压到神经导致她变得容易头疼和暴躁,不过还好治疗的及时不然她就会重度抑郁了。”

顿了顿何宇铭看了一看傅斯年叹了口气接着说:

“她不记得你,应该是由于太过于难过,所以选择性失忆了。”

“不过还好她不记得你的事,不然都不用头疼直接就抑郁症了。”

说完何宇铭一脸严肃的看着傅斯年接着说:

“我发现她的药里面有镇定剂的成分,也就是说她身上还有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傅斯年抬起头看着何宇铭,何宇铭皱着眉头看向傅斯年接着说:

“我发现她没有七岁之前的记忆,也就是说她被人下了心锚,将那段记忆封了起来,至于那段记忆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刚才我将心锚加固了,她的情绪暂时会稳定一点,但是后期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说完何宇铭走回到办公室门口看着傅斯年说:

“我带你去看看她。”

傅斯年跟着何宇铭来到何宇铭的心理咨询室,刚进门就看见安娜安静的躺在躺椅上。

何宇铭与傅斯年并排站着。

“她忘记你,说不定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纠缠……”

“她是我的妻子就应该站在我身边。”

“你当初不是已经准备和她离婚了么。”

“可我到最后都没有办手续,所以是没有离婚。”

何宇铭看着傅斯年固执的样子叹了口气默默的说:

“当初你结婚的时候我们哥几个就提醒过你,既然结婚了就算不喜欢也不要太冷漠的对她,如果你当初好好的对她过她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现在就和绷紧了的弦一样,很脆弱,不能再受刺激了,所以你这一次好好对她,起码不要再像之前那样了。”

“对了,她现在可以吃甜品,只不过需要控制在一周一次或两次。”

说完何宇铭就离开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室,走到门口的时候,何宇铭停了下来,侧过脸用平淡的语气说:

“我能看出来她这两年被照顾的很好,如果你仍然不喜欢她就不要打乱她的生活,最起码还有个人能照顾她。”

说完何宇铭就转身彻底离开了,独留下傅斯年与安娜,傅斯年静静的看着熟睡的安娜回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温瑶的时候是在全国顶尖的S大读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刚开学,温瑶作为那一届的A市状元参加入学仪式的演讲,当时的温瑶,开朗阳光,积极向上,脸上总是带着微笑。

-----------------------------------------------

温瑶演讲完之后刚下台做回到座位上就兴奋的对坐在身边的宋嘉钰说:

“我刚刚看见傅斯年了,就是那个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个人。”

宋嘉钰抬起头向前看去只看到了一个坐的笔直的背影并没有看到正脸,宋嘉钰看着温瑶打趣道:

“他和我一个班,但是据说他没有那么好相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alHBchwaHU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