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还疼么 不疼我继续动了 催眠控制小说

听见这个声音,叶姿还是稍稍有点意外的,可转念一想,她也应该出现在这里,毕竟,她是蔺言的特助,叶姿把口罩带上,又将帽子压得低低的,才转过头面向了秦雨冉。

叶姿:“工、工作。”

秦雨冉凝眉,她刚刚一走出了电梯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个保洁员,行踪鬼祟地在朝着财务部的方向张望着,她仔细地打量着叶姿,蹙眉问:“新来的?”

叶姿连忙点头:“今天刚来。”

“哦。”秦雨冉消除了心中的疑虑,只但叶姿是新来的不懂规矩,“别在这里晃悠了,33楼女厕所堵了,你去处理一下。”

叶姿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啊。

这一天,她是跟厕所结下了不解之缘,不是打扫男厕所,就是疏通女厕所。

穆庭集团自从被蔺氏收购后,33楼的总裁办公室,已经成了蔺言的办公室之一了。近千平米的楼层,就只有蔺言一个人作为办公区,不免让人有些妒忌。

而秦雨冉的办公室,却并不在这一层,只是,有时需要工作的话,她会来这一层找蔺言签署文件,33楼的女洗手间,似乎,也成了专门为秦雨冉而准备的。

她刚刚让蔺言签署了一份文件,肚子突然绞痛,急急忙忙地冲进了厕所里,酣畅淋漓地爽了一把,可冲水时,才发现自己似乎爽过头了,导致女厕所的马桶堵住了。

秦雨冉很尴尬,连忙跑下了楼,想要找到保洁部,可电梯却在财务部那一层停至了下来,她看见了呆呆站在那里的叶姿,便想要找她来通马桶。

“我靠!”

叶姿啐了一声,这美女的排泄也丝毫不必别人的香啊。叶姿干呕了两声,险些没吐出来。

这让刚刚还颐指气使的秦雨冉,更加尴尬了。

秦雨冉红着脸,站在门口催促道:“怎么样?冲下去了吗?”

“还没。”叶姿用手臂捂住了嘴巴,严丝合缝的不让一丁点空气涌入鼻腔中。

秦雨冉跺了跺脚,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见远处蔺言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她情急之下,抛下了叶姿,赶忙朝着楼梯口跑了过去。

叶姿听见了哒哒的高跟鞋声,从女洗手间中探出了头,忽然见到了陈默,从蔺言的办公室中走了出来,而且,还和蔺言握了握手。

“那么,这件事就麻烦陈队长了。”蔺言唇角噙着一抹疏淡的笑,收回了手。

陈默笑道:“这是我们警方应该做的。”

两人客套的寒暄,着实是在尬聊,就连叶姿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蔺言和陈默……

这两个人的名字起得都十分符合他们的人物性格,蔺言——似乎吝啬没一个说出口的字。陈默——总是在大多数的时候便是沉默。

叶姿微微摇头,眸色微敛,紧靠在墙壁上,想要听听,他们两个人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默:“那我就先走了,稍后我会派一个新人来贵公司。”

蔺言:“有劳了。”

陈默含笑点头,踱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叶姿微微蹙眉,是什么原因,陈默要派人来卧底呢?而且,还是一个崭新的面孔。

叮咚。

电梯门开了,陈默走了进去。

叶姿这才探出了头,见蔺言也折返回了办公室。

“哗啦啦……”

水声!

叶姿回头一看,马桶这时也已经通好了,她收拾好了工具,走女厕所中走了出来,“小姐,马桶修好了。”

秦雨冉松了一口气,从楼梯间里走了出来,“嗯,知道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下去了。”

嗨!这是什么人啊!?

叶姿蹙眉,口罩后的嘴巴撇了撇,秦风驰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妹妹,真没礼貌。

她刚想要离开33楼,忽然,总裁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蔺言迈着笔直而修长的双腿,犹如走在巴黎伸展台上的世界顶级男模似的,径直地朝着叶姿和秦雨冉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径直地走到了叶姿的身后,刻意保持了三米的距离,“你跟我进来一下。”

叶姿和秦雨冉同时一怔。

叶姿指了指自己,疑惑地问:“我吗?”

“这里还有别人吗?”蔺言薄唇微启,完全将秦雨冉视为空气。

秦雨冉本就因为尴尬而涨红的脸,此时此刻,变德更红了,她好歹也是他的特助,按理说,蔺言有什么事,应该率先找到她才对,可似乎,蔺言很不喜欢见到她似的,每一次,对话说话时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

叶姿颔了颔首,摘下了胶皮手套,跟着蔺言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什么味道?”

才一进门,蔺言就摆出了一副让叶姿厌恶的表情。

叶姿将口罩退到了下巴处,“还不是你的好助理……算了……”

蔺言微微蹙眉,“把这里彻底消毒一遍。”

“消毒?”叶姿疑惑地盯着蔺言。

他又想要耍什么花样?

显而易见,蔺言是不会和她解释什么的,在叶姿疑惑的目光下,蔺言走到了衣柜前,旁若无人般的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衬衫,露出了他结实精壮的身体。

叶姿期初还回避着,可不经意地扫上了一眼,她不仅瞪大了双眼,宛如琥珀般的双瞳,猛地在眼眶之中一缩,这是叶姿第二次看见蔺言赤裸的上身,第一次时,因为事出突然,叶姿没有来得及仔细看。

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楚的。

宽肩、窄腰、漂亮的锁骨、完美的胸肌、六块腹肌……

蔺言的身材无可挑剔,只是,在细腻的小麦色的皮肤上,布满了一条条不规则的疤痕。

那些疤痕有深有浅,颜色有的微红,有的微紫……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有着高贵的身份,可却做着极为危险的事情,就连叶姿第一次遇见他时,他都被人再追杀。

叶姿的心头微微一凛,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很想要走上去,轻轻地摸一摸蔺言身上的疤痕,想要问他,受伤的时候疼吗?

蔺言似乎察觉到了叶姿的异常,扭眉问:“看什么?”

“你身上的疤痕都是怎么来的?”叶姿情不自禁地问。

蔺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他似乎稀松平常,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体上的疤痕,“忘记了。”

叶姿举步上前,将眉心扭成了麻花状,“当时一定很疼吧?”

蔺言:“忘记了。”

不知不觉间,叶姿的手,抚在了蔺言的身体上,沿着一条长长的疤轻轻地抚摸着。

蔺言本想要躲避,可是,当叶姿软若无骨的手,抚在了他的身上时,他竟有一种触电一般的感觉,身子微微一僵,站在那里不动了。

“痒。”

良久,蔺言唇齿间溢出了一个字,把叶姿扯回了神来,叶姿打了个寒噤,连忙转身,她的脸红得厉害,双颊火烧火燎的,滚烫的很。

叶姿摸了摸自己的脸,“如果没事,我先出去了。”

她神情慌乱,举步朝着门外跑去,许是因为太过慌张了,她踩到了自己的携带,一个趔趄,呈现了狗吃屎的姿势,飞扑了出去。

蔺言眼疾手快,直接拉住了叶姿的手。

叶姿心里更慌了,脸也更红了,“快松开,你光着膀子,成何体统。”

“哦。”蔺言应声,忽然松开了手。

“噗咚”一声,叶姿直挺挺地摔在了地板上,浑身上下疼得厉害,她的唇角微微地抽了抽,恶狠狠地剜了蔺言一眼,混蛋!她在心里骂了一句,就知道蔺言不会按什么好心,刚刚算自己一片真心喂了狗。

叶姿从地上爬了起来,双颊气得鼓鼓的,“要是没事,我就走了。”

“等等。”蔺言启唇,叫住了叶姿。

叶姿:“有屁快放。”

蔺言蹙眉,他就从来没有从叶姿的嘴里听见好话,“消毒。”

叶姿这才反应过来,蔺言是叫自己来他的办公室消毒的,她撇了撇嘴,在门口的工具车上拿出了消毒酒精,开始为蔺言的办公室进行消毒。

该死的洁癖男、独男,活该你单身。

蔺言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白色衬衫,系上了纽扣,却又不失洒脱,微微敞着领口,露出了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他的脖颈颀长,喉结凸出, 充满了男性特有的魅惑力。

叶姿一边为蔺言的办公室消毒,一边时不时的偷看两眼。

这个死独男,不讨厌的时候,还有那么点找人喜欢……

一有这个念头,叶姿连忙别过了头去,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微微蹙了一下眉,叶姿将消毒酒精放进了工具车中,然后,走到了埋首于电脑中的蔺言面前,敲了敲他的办公桌,“好了,没事我可要走了。”

蔺言缓缓地抬起了双眼,他的睫毛很长,很浓密,却不像是女人一样上翘,“仔细看看这段内容。”

叶姿凑到了电脑前,看向了蔺言手指的方向。

“穆庭集团操控旗下白领贩毒、走私,目前,警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如上的内容。

叶姿错愕,她虽然知道,有陈默的介入,这件事绝对表面上来看的那么简单,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竟然会涉及到贩毒和走私!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ODFBk1hO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