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啊…啊再快一点王源 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神,如果有,那一定是你!

——题记!

清晨,被窗外的嘈杂声吵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6点12分,过了一会儿,客厅便传来撞击声和酒瓶摔碎的声音。

“喂~酒鬼,一大早这么吵,找死啊~!”

巨大的噪音招来了邻居的责骂,而对于这些声响我再熟悉不过了,抬手无奈地挡在眼前,就当什么也没听到吧。

“喂~,你个兔崽子,想…想要睡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出来扶老子一把,啊~?!”很不出意外的传来日常怒斥声,让本就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起来,我抓着头发愤怒地坐起身子,眼睛看向紧闭的 房门,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穿起衣裤走出了房间。在一片狼藉的客厅内,一个满身酒气的中年男子正吃力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他的手被摔碎的玻璃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染红了地上的酒水。

“M.D,看够没有?”男子朝我扔了一块碎玻璃,不过因为力道不够,碎片在飞出小段距离后,便遗憾地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看在脚边的碎玻璃,又看向地上满脸愤怒地男子,虽然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对于这位酒气冲天、满口脏话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他便整天夜不归宿,即便是回来了,身上也会弥漫着浓厚的酒气和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我握紧双拳,很是厌恶的走过去将父亲搀扶起来,在扶起之后,一巴掌很是准时的呼啸而来,让自己重心不稳,差点跌倒在地。

“老子养了你这么久,扶老子一把委屈你了?啊~?M.D!废物,饭桶!花老子的钱,吃老子住老子的,还T.M一副牛逼轰轰的表情,老子欠你啊?啊~?!”说完抬手又是一巴掌,完全没有理会邻居的怒吼声。

舔食嘴角微甜的血液,我低头小声劝说道,“你应该一宿没睡了,早点回床上休息吧。”

“一宿没睡?你也知道老子一宿没睡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宿没睡吗?啊?还不是因为你!M.D,死兔崽子,一天到晚窝在家里,你就不能出去赚点钱?尽花老子的钱!…!”

就这么短短的一小段路,感觉自己穿过了一段漫长而痛苦的炼狱,难受到想死!没有去理会他的谩骂和拳头,在将父亲放倒在床上之后,顺手从床底拿出医药箱,小心的帮他处理伤口。待事情结束之后,我才疲惫地走回房间,清理脸上的伤口。

看着镜子里那张狼狈不堪的脸,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为了不让自己太过于难受,我用手将嘴角往上拉起,“没事的,再过几天你就不会再见到他了,不会再听到这种刺耳的声音了!忍住,一定要忍住!”

我叫西泽,是一名高三毕业生,今天是高考结束后公布分数的日子,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所以我早早的就跑到学校公告栏处,来查看自己的分数。749分(总分750),对于这个分数我只是松了一口气,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毕竟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哇,西泽,你好厉害呀~!”

“不愧是我们特级班第一名耶~!对了,你想去哪个大学呀?是不是省师大?”

看着旁边两位搭话的女生,我紧张地往后退了几步,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来到学校,就是为了避免碰到其他人,可没想到有人和自己一样,一大早就来了。

仔细瞄了几眼她们,没有一点印象,但从她们的话语中能知道是一个班级,为了避免尴尬,我选择对她们无视,直接转身朝校门口走去。这个分数足以上国内任何大学,而自己的目标是京大!

家在南方,京大在北方,如果要问为何会舍近求远,跑去北方京大?除了京大的盛名之外,更多的是想要远离自己的家,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小镇。

… …

暑假的到来总是伴随着炎热,仰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捏在手里的手提箱感觉分外沉重,衣衫尽数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身上,怎么看都显得有些狼狈,“一大早就这么热,真要命!”

早晨刚下火车,居然没赶上去往市区的早班公车!害我只能徒步前往市区,现在才是七月中旬,离学校开学还有一个月,而为了不再看到父亲那张臭脸,我选择提前出来,选择在京都找一份零工,直到开学为止!

从火车站走到市区用了两个小时,而根据手机上的地图显示,自己还需要走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才能见到梦寐以求的大学校门!看着身边呼啸而过的出租车和不知道去往哪里的公车,手不由握紧, “什么苦没吃过,不就两个小时的路吗,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在给自己打气之后,便重新迈开步伐,踏上了求学之旅,也将脑海里的痛苦抛之脑后。

正当我斗志昂扬地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大货车按着震耳欲聋的鸣笛声迎面呼啸而来,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巨大车头,我愣在原地,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我很自认地笑了起来。

“碰~!”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力,自己被高高抛起,以惯性飞向远处。在空中,红绿灯从我的视线里闪过,没错,是绿色的,那这车…为什么没有停下来呢?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呵呵,算了,早就想解脱了,只是没有那个勇气而已!

“砰~!”随着一声巨响,我被重重地摔在地面并滑出一段距离,在这般巨大的冲撞下,意识瞬间消失,连最后一秒回顾人生的时间…都没有!

…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NHDQI4wNDI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