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宝贝我想你的吃奶 神级龙卫更新最快版

熊筱白也知道安维辰在生气,可是,不管怎样,终于没有人影响自己随心所欲地吃东西了,这对她来说总归是好事。

冲着安维辰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熊筱白就没再说话,只是低着头,非常专心地一勺又一勺,把碗中的各种甜点塞进自己的嘴里。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也过去了……

十分钟……又过去了……

听着熊筱白吃东西时故意用勺子碰着碗,时不时地还吧嗒吧嗒嘴,安维辰再也忍不住了。

望向桌子,看到所有装着甜品的碗和装着饮品的杯子几乎都已经空掉了,安维辰顿时忘记了继续生气,又开始担心熊筱白的肚子,照她这样子吃下去,要么是撑爆肚子,要么是坏肚子。

他拦下熊筱白正准备伸向最后一碗甜品的手,好言相劝:“我觉得你真的不能再吃了。”

“反正也不差这一个了吧。”熊筱白没想到到了最后,安维辰还是要妨碍她一下。

“……为了一个男人你这样子值得吗?”安维辰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不爽说出来了,这个念头一直在他心中纠结着他、折磨着他。

在安维辰看来,熊筱白之所以会在这里暴饮暴食,完全是因为那只已为人夫的苍蝇。他以为她受不了人家伉俪情深,所以就在这里化悲愤为食量,完全地自暴自弃了。而且,还是在他这个不知道要比那只苍蝇强几千、几万倍的男人面前。

“男人?和男人有什么关系?”熊筱白打开安维辰的手,将特意留到最后才吃的杨枝甘露,端到了自己的面前。

“嗯~?”安维辰一愣,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再看熊筱白的表情,现在看来……她的样子确实又不太像感情受了挫。顿了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的那个男人已为人夫,还娶了别的女人……所以你才在这里……”

“人夫?”熊筱白往嘴里放了一勺杨枝甘露,新鲜的芒果肉.粒、酸酸的西柚果粒、混合着超有弹性的西米露,让她陶醉地咂了咂嘴。回味着口中的味道,她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安维辰,不知道他所说的人夫是指谁。

“就是在你那个所谓的同学会上,与你谈笑风生,最后惹得人家老婆打翻醋坛的那个……”安维辰见熊筱白在那装傻充愣,就把他亲眼所见的事实全都说了出来,完全忘记了他当时是在一旁偷窥。

啊——!熊筱白终于明白了,怪不得自己在与陆致远聊天时,好像听到了安维辰的手机铃声。当时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看来,他一直都在宴会厅的门口监视着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跟踪在自己身后。

原本想质问他,可是,现在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要说清楚。

“我喜欢他?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他?”熊筱白真不知道安维辰从哪里得到的那些歪曲事实的假情报,居然以为她补充甜食是因为对陆致远求之不得……这也太扯了吧!

“难道不是你暗恋他,才惹得人夫的老婆不高兴的吗?”安维辰仔细地观察着熊筱白,觉得笨熊似乎并不像是在嘴硬,难道是他误会了?

“你这说得什么和什么啊?明明就是徐菲菲在乱吃醋,就因为她老公上大学时一直暗恋我,明明他现在已经只把我当成与旁人无异的同学了,她却还在那里翻小帐。”熊筱白白了安维辰一眼,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杨枝甘露。

“啊……原来啊……”安维辰终于明白了,原来是那只苍蝇不自量力地暗恋着他的笨熊,哼!他的嘴角掩饰不住一丝笑意,心中暗喜:我的笨熊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那只苍蝇呢。

沉默了片刻,安维辰又觉得哪里不对了,他的感觉不会错,笨熊心情不好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又是为什么呢?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呢?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有,我可是很清楚感觉到了你的负能量。”安维辰很好奇,也很担心,既然不是因为感情问题,那她为何从聚会回来就一直情绪低落?

熊筱白并没有立即回答安维辰的问题,而是歪着头盯了他好一会,才突然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敏锐的嘛……不过,和你说说也无妨。”说话间,熊筱白拿起最后一杯饮品——Perrier凤梨水,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啜.吸着。

安维辰知道熊筱白接下来会有很长的一段话要讲,所以,也不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等着。

“其实呢,我原本也并不太在意结婚这些事,可能是因为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一天天的……在成长。”熊筱白咳了一下,让她说自己变老,那是绝对说不出口的话。她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可是啊,今天去参加这个同学会,当听到他们的话题都是在围绕着自己的另一半,以及他们的孩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根本融不进他们的世界。虽然上学时也差不多如此……只是今天,我真的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所以,你说我的心情低落,我承认,其实……我甚至觉得可以用糟透了来形容。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我老妈总是催促我去相亲、交男朋友,快点结婚之类的,那是因为,我真的应该结婚了。虽然我才只有29岁,世界上比我年龄大又不结婚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是,在这个北方的小城里,我却成了极少数的例外……所以,我才突然想吃甜品,因为我想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

“那现在……你的心情可好一点了?”安维辰轻声问道,这还是他第一次与笨熊交心,经过今晚的谈话,他似乎了解到了她软弱的一面。笨熊,到底是个女人呢。虽然看上去很强势,却也需要男人去用心呵护她、疼爱她。

“嗯……还差一点点,等我把最后这一碗杨枝甘露吃掉之后,我的心情就会好了。”说话间,熊筱白咧了咧嘴,继续一勺一勺地吃着碗中的甜品。

这一次,安维辰没有再出声阻止。如果这些甜品可以让她变得开心,那就是让他把这家甜品店买下来,天天弄甜品给她吃,他也愿意。

吃完了最后的甜品,熊筱白又拿起刚刚没有喝完的凤梨水,继续喝着。

安维辰盯着熊筱白,仔细地端详着她,没有狼吞虎咽的笨熊,看上去近乎完美。顿了顿,他笑着说道:“其实……以你的条件,真的不难把自己嫁出去。”

“我知道!”听到安维辰的安慰,熊筱白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你……你还真不谦虚呢!”安维辰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笨熊好,明明想安慰她,却觉得有一种枉作小人的感觉。

熊筱白摇了摇头,理直气壮地说道:“因为这是事实,不过,另一个事实就是,我确实没把自己嫁出去。”说话间,熊筱白喝光了凤梨水。

看着一扫而光的空碗和杯子,熊筱白满意地拍了拍肚子,对安维辰说道:“买单,我们回家。”

买单不是问题,安维辰也不差这点小钱。只是,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似乎笨熊早已经习惯与男人出去的时候,由男人买单。

这个发现让他不禁又开始胡思乱想,究竟是哪个男人给她养成了这个习惯?似乎还不是短时间培养出来的呢,那个男人到底又和笨熊是什么关系?

安维辰刚刚变好的心情,因为熊筱白的无意之举,又开始纠结了。

其实,熊筱白之所以对此习以为常,是因为从小时候开始,每一次与熊睿义出去,都是由这个哥哥负责结帐。所以,她与安维辰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习惯让他去买单了。超市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出了甜品店,熊筱白的脑中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后悔刚刚为什么不听安维辰的话。

真的好冷啊!提起裙子,熊筱白撒腿就往家跑。一边跑还一边在心里诅咒:见鬼的高跟鞋,害我跑起来这么费劲。

安维辰摇了摇头,他跟在熊筱白的身后,一边跑一边解开自己的西服扣子,想要给她披上。虽然多一件薄薄的西服上衣并不能抵挡多少的寒意,不过,好在甜品店离家并不远,基本上可以说离小区的大门近在咫尺。以笨熊现在的这个速度,要不了三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熊筱白穿得少,安维辰也不见得穿得就多。晚风打在身上,一瞬间就穿透了他的衣服。哆嗦着双手,好不容易解开了衣扣,却已经是进了小区,所住的楼房已经不过一百米的距离了。

安维辰脱下西服,正想从后面给熊筱白披在身上,冷不防跑在前面的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令他与她撞了个满怀。

“流星!”熊筱白指着天空叫了一声,随即双手作祈祷状,口中还大声地许下心愿:“我一定要在三十岁……三十周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笨熊要嫁人?安维辰听到熊筱白的许愿,一瞬间眉头拧到了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好像有那么点……不情愿。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d9HmQh4oMm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