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不可乱来gl全文阅读 老师的诱惑

1

大抵这世上没有白吃的饭,冥月是这么想的。

她堂堂魔界城主的女儿,如今却落到听别人的差遣,鞍前马后,好不自在。

这不她还没把衣服打理好,便被祭离一道术法唤了过去。

她耷拉着脑袋,眸子里满是不爽,可瞧上面前那眸子立马换上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知公子有何事,偏偏还未晨起便唤我前来,难不成是觊觎我的美貌?”

显然她低估了面前这人的品味,摸着面皮,眼神黏在男子的身上,如今看来好不正经。

其实也不能怪她过于自恋,毕竟魔界五城中也不过出了她这么一个美人胚子,她自然对于美貌还是有些自信。

可面前这人丝毫不为她的话而有所动作,不过伸手摸上她的额头,冷声开口道,“莫约你昨夜还未睡好?”

“自然是好极了……”她话刚出口便知自己又掉到了他的坑里,满脸阴沉,以至于客栈的小厮都不敢上前招呼。

她之所以受这样身心俱疲的苦难,全是他老爹吃饱了撑的,非要答应尊上去寻什么甘蓝灵芝,可这灵芝长在昆仑仙山,哪里是她这半吊子功夫能去取来的。

她本是不想去取来的,可这魔界的男子大抵除了尊上看的过去,其他一言难尽,还不如去昆仑碰碰运气,刚好去去眼里的浊气。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可她不过就是上山的时候随便烤了点吃的,顺便把别人遗留下的蘑菇给吃了,然后她刚一个转身便被一男子拿剑给指着。

那男子的相貌自然是没的说,剑眉星目,额前几缕碎发微微垂下,额上有些细碎的薄汗,一袭玄色长袍随风轻飘,与剑上挂着的流苏相映。

饶是冥月心里素质极强,可眼前这景象倒叫她有些疑惑,她颤颤巍巍的开口问道,“公子,拿剑指着人可不是什么君子之道。”

只见那人撇了撇嘴,“我向来不说什么君子之道,我只知道拿人东西是要还的。”

“可我又没拿你东西,干嘛要如此生分呢。”她欲轻轻推开这剑,可还没碰到半分便被弹了出去。

“你是魔界之人?”不是魔界的难不成是天界的,不然她又如何能被这法器所伤?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魔界冥月是也。”老爹说出了这魔界一定要先自报家门,若是伤了、残了,还能回了魔界。

这男子甚是不解,拧着眉头开口道,“那这里的灵芝可是你拿走了?”

冥月把自己一会可能遭遇的事全然过了一遍,这才装作轻松的样子反驳道,“灵芝?这里不过兔子肉和蘑菇,哪里来的灵芝……”

“蘑菇……你是说你把它当成了蘑菇……”冥月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剑抽了出来架在她的脖子上,她赶忙往后躲去,可还是被他一个定身法给定住了。

“都说魔界的人不聪明,以前我没感觉,如今可是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一场。”只见他给冥月嘴里丢了一颗药丸,她便昏睡了过去。

2

魔界其他人她不知道聪不聪明,反正她挺聪明的。

她醒过来第一件思考的便是这样的一个问题,等她睁开眼睛打量着没有那男子的身影时,她先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喝了一杯茶水,继而开始感伤。

感伤的原因不是因为灵芝,也不是因为昨日被剑架着,而是她没见到那男子的容貌。

所以等她想起要逃跑的时候,便只能见瞧见那男子以及身后的侍女走了进来。

“本君给了你逃跑的时间,可你没能逃走,不如给本君仔细想想那蘑菇的缘由?”祭离是烛龙氏的二殿下,都说烛龙氏嚣张跋扈,个性张扬,如今他都宽容了这个无知的女人,只不过是她不走,又如何能怪得他不大度?

这天界的仙者太过于表面了,肤浅。

“那蘑菇多的是,你又如何非要我这一株,大不了我赔给你。”冥月这人向来痛快,怎么简单怎么处理。

“难不成你爹没告诉你这甘蓝灵芝百年一株?”

“一株?怎么可能,这灵芝这么普通,如何百年一株,莫不是你在骗我。”冥月想了好久,觉得面前这男子怕不是觊觎她的美色而编的谎话。

而且这男子的性子极差,她还没想好,一本书朝着她的面皮直直袭来,“你自己看吧,反正同你讲也讲不清楚。”

连带着他身后的侍女都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这下轮到冥月尴尬了,她抿着嘴角,笑着瞧着那人的眸子,极度的不舒适感袭来,祭离摆手坐在椅子上,瞧着她苍白的辩解。

“公子既然已经想放我一次了,那第二次也不过是顺手的事罢了,这放了我,我回魔界一定苦苦修行术法,等一百年之后我替你来寻还不可以?”如此当真划算,冥月是这么想的,可不过对于祭离而言,便只是开脱罢了。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祭离瞧着她青筋泛起的面皮,第一次如此酸爽。

冥月抬眼瞧着他,然后坐到了他身边,“不如你说说如何才能放了我?”

别人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况她都退了这么一大步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她打不过祭离,仅此而已。

“一百年一株的灵芝和你伺候我一百天相比,可还妥当?”之前喂她的那颗药不过是为了让灵芝同她血液炼化,一百天药效才能发挥,到时候取血便可。

“你不是已经有了吗?”冥月撅着嘴,她出生这五千年来何时受过如此对待。

“一会便回了烛龙氏。”

“烛龙氏?”冥月心下一颤,尊上好像说过,出门在外,惹谁都可以,独独不要碰烛龙氏的人,她垂着眸子,开口询问道,“你不会那一天不开心,把我冻成冰雕吧。”

对于她如此小心翼翼的询问,祭离只是回了一个白眼。

祭离来这昆仑仙山一遭一是为了大哥求药,二是为了寻一魔兽,魔兽在此出入已有些时日,他父君派他来自然是要除了那祸端。

可没想到这一除便是三个多月,同那傻姑娘相处也是三个多月。

3

其实烛龙氏的仙者也没有尊上说的那么讨厌,也没有一言不合就把她冻成冰雕。

这三个多月来,她每日要做的不过就是晨起突然出现在他房中,替他洗涑、更衣、梳发,端茶递水,好生无聊却又过得津津有味。

这三个月来祭离教会了她如何唤雪和捏雪人,唤来的雪洋洋洒洒不多,可捏的雪人却是惟妙惟肖。

今日一反常态,冥月是在她自己被窝里醒来的,她醒来时模模糊糊记得她做梦似乎梦到了祭离,至于是什么事情,她倒是不太清楚。

揉着眼睛便要起床,才发现外面一片白刺进了眼睛,原来不知不觉天气已经入冬了。

她是魔界之人,他是天族中人,两人无感皆失,自然对于天气不了解。

“这雪下的可真漂亮啊。”冥月推开房门,沿着楼梯走了下去,便瞧见院子里的那一抹绯红色。

“若是有一天你能下得这么漂亮的雪,我定然会来寻你。”祭离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冥月不过朝着他笑了笑,可心下却是一疼。

她不晓得为何自己会如此,她努力稳住心神勾了勾嘴角,“如今一百天也到了,我的血是不是要取了?”

她尽量用轻松的口吻去说,可眸子里的光却让祭离不知道如何开口,“本就是我贪嘴吃了你的药,我晓得你自有用处,如今还了你,我们还是不见的好。”

“那样也好。”

冥月瞧着她胳膊上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心里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老爹常说欠别人的迟早都要还的,不过是早或者晚罢了。

一百天的交集,说忘也便忘记了。

毫无疑问,回了魔界的冥月被他老爹给训了一顿,反而她依旧是没皮没脸,拉着老爹的衣角,开始讲自己的心酸史,当然这一切是没有祭离的存在。

况且她的确不晓得那人唤作什么名字,只晓得他是烛龙氏。

时间就像那茫茫无际的忘川河,漆黑,摸不着足迹,一晃又是五千年,如今她不过一万岁而已。

老爹一心想同阿娘游山玩水,让不过一万岁的她登上了城主之位。

可悲,可叹啊。

也是这一刻她才懂得自由是多么的可贵。

大荒一万五千一十三年,尊上以身入轮回,下凡历劫,他这一走,便在也没有人逼她批改折子,再也没人日日训导她了。

她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来了,可不过是另外一个地狱的开启。

老爹一纸书信便让她下凡陪在尊上身边仔细伺候,若出了什么问题,一切叫她后果自负。

一想起老爹那生气的样子,背后一阵凉气。

她还是寻了过去,魔族气息自然熟悉,可尊上这德行却叫她一眼难尽。

小小年纪便为了这皇家地位所烦扰,穷其一生最后不过剩他一个人。

听老爹说尊上历的是情劫,可他一把岁数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又是如何历的情劫,到真是叫她大开眼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znxRBZsSTB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