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一千章总裁抵债豪门新婚 流水的女人

当她呼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牵扯着痛,师父的一丝笑好像刹然拢上她的眉头,那清晰又模糊得触之不及的面庞又浮现在她的面前,一滴泪刹然从她的眼眶滴落。

“风进了沙子了。”叶风停脱口而出,极力掩饰自己的情感。

“远眉大师,好像十几年前有所听闻……”庄主竟然陷入一片深思之中,时间很远很远,已经远得令他琢磨不到,他又顿时像从迷惑的牢笼之中脱离出来,全然如会面之初,“哦,我知道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你拜于她的门下可别具眼光啊!”

心想,现在这个人的讯息在江湖早已销声匿迹了。

叶风停听到这份调侃,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无声反驳道:“庄主,快开始吧!”

咳咳咳,“姑娘,你能把我手中的剑挑落在地上,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进赛,有一个匹配资格,但接下来的事,还很难说,只要你能过了我这一关。”

“好!”叶风停回复道。

“准备好了吗,小姑娘?”庄主问,表面上毫无费力地手握着一把剑,实则坚不可摧。

“不可能这么简单。”叶风停心想,但是此刻她毫无犹豫的机会,武庄庄主说着,一把剑就蓦地直面而来,雪亮的剑光差点儿让她六神无主,但还不至于惊慌失措。

叶风停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本来还想吐槽来着:

不是站在原地等我来挑吗?

我都还没回复准备好了没呢……

耍赖皮啊,

不尊重规则啊,

为什么不说清楚啊……

崩溃了……

叶风停一副扭捏的表情,左挥右舞,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只有一个一个的接招,退守,脚都咯噔得发哆嗦了,像软绵绵的麻糖一样,就差粘在地上了。

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剑没挑开不说,首先自己就是他的手下败将……

所以得想个办法才行,要怎样转移他放在手上的注意力,得转守为攻,速战速决。

“小姑娘,看来你还是不傻嘛!”庄主笑道,又转脸严肃模样。

叶风停趁移步换位之机,一脚蹬地,云雀展翅,转移到了庄主身后,将剑二、三部衔接之位之位一挑(一把好剑,剑刃分三个部位,二、三部衔接之处一旦经由外力,握柄之人手握之剑极易遭其挑落)。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铿”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落地,剑竟然断成了两截,害得他哭笑不得,就在叶风停高兴之余,庄主开口道:“你是怎么做到把剑折断的?剑柄还在我手里呢?”

叶风停尴尬至极,咧了咧嘴,动了动眼珠,唬弄道:“对不起啊,庄主,等赢得了比赛,我定当回报你的失剑之痛,所以,现在,你打算让我进赛了吗?”

庄主正色严肃道:“武庄有武庄的原则,江湖有江湖的规则,你没有能力,就是没有能力,我说这话也许会伤害到你,但是你只有一次机会,而你已经在这场机会之中输了。”

没有能力,就是没有能力,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讲什么大道理,不就是看到我没钱没势吗?

叶风停破口大骂:“庄主,我明白了,表面上,武庄打着聚贤聚义的名号,实则是一个重钱重势的小人,如果我没有那黄金两百两,是不是连这一条门槛都跨不过去?”

庄主铮铮应道:“是!”

“你既无钱,又无势力,更无天分……所以,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庄主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略显哆嗦,眼睛里罹现隐隐的血丝。

“我知道了。”叶风停倔强而淡然地回复道,心里一丝苍白。

背过身去,眼睛里的泪水忍不住打转,紧紧握住的拳头发软得忍不住打颤,总有一天,我要让瞧不起的人看到我的存在,明天,我一定不会是当初那个没有力量的小骨头。

如果没有当初的怯懦,就没有如今的处境,如果是十年后的叶风停,一定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如果我还是那个天下君主的女儿,还是后来受皇帝疼爱怜惜的宝贝四公主朱轩嫄,如果我当初能忍受寂寞禁锢,没有产生出宫的念头,就不会遭受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可是流泪又有什么用呢?这只能让嘲笑你的人更加看到你的无能,这是娘亲告诉我的……

漫游在街道上,天竟然还没有黑,真希望月亮早点儿出来,遮蔽住我哭肿的双眼。

市集上很是热闹,一个小孩儿梳着两绺黑辨,脸红扑扑的,又白又嫩,眼睛大大的,水灵灵的可爱。

叶风停挤进人堆里去,正中被大家围成一个圆圈,火映衬着白日谨慎的目光,杂技师即兴表演弄剑,以长枪长倍其身,属其胫,并趋并驰,弄七剑,迭而跃之,五剑常在空中,正在这时,身后凉飕飕的,一个手掌敷上了她的背部,害得她寒毛都竖起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叶风停反脚就是一踩,那人果不其然一副肥脸油耳像,直“哎呦”一声,接后右腿一踢,将他踢出两丈多远,旁人都惊呆了,以为是哪里来的怪物,叶风停眼睛睁得鼓鼓的。

背过身去,不知缘由,她竟然哭了,那人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屁股上的布梭掉了一片,直呼着气,嗓音刺啦,口里似乎卡着浸泡在酒池肉林里泡烂的鱼刺,厉声道:“小姑娘,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夙城王老五,人称‘王爷’,王爷懂吗?”

“小丫头片子,赶快低头认错,要不然,十里之内都是你的葬身之处。”那人龇牙咧嘴道。

“小姑娘,赶快赔礼道歉吧!这个‘王爷’不好惹。”一旁的老奶奶说道,低声细语,沙哑着。

我绝不低头,眼眶里晶莹的泪花莹莹闪动,既害怕又坚强,然后,紧紧松了一口气,自顾自地走开了。

正踏出两步之远,叶风停抬眸一看,前来之人正是倾水然,这时不知哪里来的震动,眼泪汩汩如泉涌,欲止难抑,打湿了眼眸,模糊看不清他的面目。

“别哭了,你是一个泉眼吗?”倾水然说道,声音好听得不要不要的。

“滚开!”倾水然发飙道,朝向那个龌龊之人。

吓得那人屁滚尿流,“快点儿!”倾水然叫道。

“这次,多加了三个字,恐怕不是爬浮沱山那么简单了。”旁人说道。

“明天我要见到仙人帽的每一步台阶都有蚂蚁路过,少一步都不行,懂吗?”倾水然厉声道。

“……”那人吓得连话都哆嗦不清了,“好,好,好。”

“罪有应得,谁叫他调戏黄花大闺女,该背时!”一个老爷爷叫道,拍手称快,旁人都欢呼鼓舞,有人细语道:“倾家二公子,明天会在榴花殇见到他吗?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观台的位置呢!”,“哎呀!想想就好激动,终于能见识世上绝无仅有的……”“要是我是那个姑娘就好了,好帅啊!好喜欢啊!”“不过,墨家大公子也挺帅的,才不过比倾家二公子大了两年,就当上幽坤了。”

“纠结得我都不知道该选谁了……”

“谢谢!”叶风停搽拭掉眼泪,沾湿的眼睫毛像被打落的蝴蝶,瞥向一边。

“你刚刚踢得那么用力,脚没受伤吧!”倾水然问,他的声音很是动听婉转,差点儿让叶风停的心都化了。

“没事儿。”叶风停嘴里像含了一块蜜一样,苦涩中带着回甘,再一次鼓起勇气,抬眸看了看倾水然,他的眼睛里柔情似水,像黑夜里的一抹清泉。

叶风停抽了抽鼻子,耳红面赤,用手遮挡住倾泻而出的鼻涕,他伸出手臂,将她的手轻轻拿开,用蓝色方格丝帕轻轻将她面庞上的东西擦干净,好温柔,好温暖,时间就这样停止吧!

“……我……抱你回家。”倾水然开口道,脸颊两侧微红。

“什么?”叶风停没有听清楚,侧耳倾听。

“不行,我自己可以走回家。”叶风停道,坚持着往前走,心想,他会追上来吗?应该不会吧!我一次又一次拒绝了他,上天应该不会再给我第二次机会吧!

应该不会,应该不会,因为现在都走了几十步了,他还没追过来。

天上的星星很是闪眼,可是泪花却早已流光。

心冷了,夜也冷了。

突然,她有点儿后悔,为什么当时不答应他,只要轻而易举的一句话,就可以躺在他的怀中,不用忍受一步又一步的疼痛与难受,

看着月光,是多么浪漫啊!星星都会闪光,哈哈……

倾水然步履沉重,是要再一次放弃吗?

都三十二步了,叶风停默想,倾水然追了过去,不管不顾,一把把她抱起,说:“不许动!跟我回家!”

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这句话让她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从此之后,她不会再失去他,“嗯。”叶风停应道。

倾水然沉重的心像被搬开了一块石头一样,豁然开朗,下一步却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他怕他一打开话匣,就会说错话,于是乎,由沉默代替这一路的安宁,迎着月色,星星在闪光……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zneVwJsSX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