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狂抽猛送好快 淫男乱女全文阅读

秦云萝也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拉着秦寅云往回走。

等两人离开后,所有买了柳青青家香料的人将他们姐弟二人告到了县衙,据吴嫂子讲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是柳青青被放了回来,柳明义要被关上好几天。

秦云萝听说的时候笑了笑,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段行臻这几日一直没时间回寅萝香坊忙着部署,对付丞相再度派过来的人,等找到证据之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香坊那边就让白念兼顾着看着,这几日倒也没有出什么事。

“这几日秦姑娘虽然足不出户,但是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柳家姐弟二人间接的因为秦姑娘被乡亲告上了县衙。”

段行臻之前也隐约听到了柳青青姐弟的下场,他当时心中就猜到这次的事情和秦云萝有关,果然如此,也果然好手段。

“嗯!”顿了顿,段行臻又接着说道,“这边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处理。”

白念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刚刚他似乎是看到了自家世子嘴角隐隐带着的笑意。

“是!”

段行臻回到寅萝香坊的时候,不管是秦云萝还是秦寅云都不见人影,段行臻皱了皱眉,踱步朝着屋后的花园走去,果然看见了姐弟两。

“姐姐这个是什么花?”秦寅云小心的拨弄了一个小花瓣,眼神里带着好奇。

“这一片都是兰花。”秦云萝一株接着一株的指给秦寅云看,“这个是墨兰,这个是鬼兰,这个是这是素冠荷鼎......这些是有一次姐姐上山的时候找到的,娇贵得很,好生养着才有了现在这个样子。”

秦寅云点了点头,拿着一个小瓢浇着水,时不时地问秦云萝问题,知道的秦云萝当下就解答了,不知道的也没有随便敷衍。

段行臻在他们背后站了许久,心中对秦云萝的欣赏也浓厚了许多,知知而知之,不知而不知,绝不呈小能,态度淡然,这样的女子不说这个小镇,就是京城也少有人能够这般做到这般泰然。

“黑忍哥哥!”秦寅云抬头看见段行臻站在门外,高兴地打了一个招呼。

段行臻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秦云萝不慌不忙的处理这边的杂草,时不时地和秦寅云玩闹一番。等姐弟二人出去的时候,段行臻已经买了晚饭回来了。

秦寅云闻着香味跑过去,边跑还边嚷嚷道,“姐姐,黑忍哥哥买了我最喜欢的红烧肉。”

“嗯,你去洗完手就过来吃饭。”秦云萝不管手脏不脏,捏了捏秦寅云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婴儿肥脸颊,然后转头看向段行臻,语气淡了很多,“多谢黑忍大哥。”

“嗯!”

三人一言不发的吃着晚餐,秦云萝主动收拾碗筷。

日子这样也过了一些时间,这些时日里秦云萝时不时地制作几款香料,教一下秦寅云养花的技巧,很少时间的和段行臻交谈。时间过的也平平淡淡,生活也有了秩序,秦云萝感觉自己离她的目标又近了不少。

“世子,丞相的人已经到了小镇了。现在正在镇里的一家客栈歇息。”柳鹤拱了拱手说道。

段行臻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水,然后才说道,“按照之前的计划就行了。”

“是!”

“令慈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柳夫子不必有后顾之忧。”

“多谢段世子。”

等段行臻离开之后,柳鹤直接去找了丞相派来的心腹。

“你就是柳鹤柳少傅?”

柳鹤看着面前这倒侵虐性十足的眼神,着实有些不喜,皱了皱眉才说道,“嗯,丞相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

男子咧开嘴一笑,脸上的刀疤就更加吓人,明显的看不起人。

“一个小白脸也不知道能够帮上什么忙。”

柳鹤心底已然不虞,“若是阁下不需要在下提供的消息,柳某就先告辞了,相信按照阁下的个人实力应当是找得到段世子的,至于拿下就更不在话下。”

“等等。”一把刀擦着柳鹤的鼻尖插入了门板内,“我说了让你走了吗?将你知道的说出来。”

柳鹤忍了再忍,还是大局为重,“据我所知,段世子和镇上一个香坊的姑娘联系比较密切,只要能够抓到那个姑娘,段世子就一定会出现。”

“嗯?那我现在就将那个人抓过来?”

柳鹤嗤笑一声,“那姑娘身旁有高人帮助,唯一可行的想法就是我将她带到镇外的十里坡,那里地形险峻,能够设好埋伏。这样诸位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直接将她抓到手,如何?”

“嗯。”刀疤男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柳鹤,“没有想到你这个小白脸倒是有几把刷子。”

“明日午时,我会将那姑娘带到十里坡,至于能或不能抓住他就是阁下的事情了。”说完柳鹤转身就直接离开。

“明日午时之前在十里坡埋伏好,留活口。”刀疤男砸吧了一下嘴,眼底全是不符方才轻佻的沉稳。

“是!”

秦云萝第二日起来没有看到段行臻也没有奇怪,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时不时地将自己香料放到铺子里去,让掌柜的出售她等着收钱就好了,小日子过的也快活。

城外十里坡。

“你们看到了那个姑娘在哪里了吗?我怎么没有看到?还有那个小白脸呢?”刀疤男看了看前方一眼就能看尽的地方,鸟不拉屎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哪里来的姑娘。

“老大,没有!”

白念埋伏在十里坡的沟壑里,精神高度集中,等着刀疤男彻底走进他们的包围圈。

“上!”

段行臻的属下向来没有弱者,丞相派来的人虽然有一身武力,但是没有一会所有人都被制服了。

刀疤男看着从人群后面走出来的段行臻,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扭头瞪向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柳鹤。

“他娘的,”刀疤男低低咒骂一声,“你早就已经和这厮合伙了?”。刀疤男眼神一横,刚想咬破嘴里的毒药,就被段行臻上前卸了下巴。

白念等人也一一效仿,将所有人的下巴给卸了,想死都死不成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neUbysWXV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