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指尖从衣服探入 重生之军门狂妻

“宁宁,今天晚上跟我去一趟你奶奶家,看看后天婚礼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好,我收拾下。”

“阿臣,我……”

“我去送你们。”孝臣扶了扶顾宁的肩膀说道,明显的献殷勤,不过倒是深得莫兰的心。

顾家老宅

这场盛大的婚礼让一贯冷清的宅子热闹起来,家里人都忙前忙后,这婚礼的新娘却在一旁自己安闲。

“小羽,你怎么还在这,你奶奶在屋子里商量你婚礼的规格呢,去看看。”

“哎呀,妈,让她们商量呗,关我什么事。”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还不抓住在你奶奶面前表现的机会,以后你嫁出去,这顾家的遗产哪还有你的份。”

正巧,顾宁进门,将这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一时间倒不知进退了。

“咳咳咳!”

“那个,宁宁来了,也不提前跟大妈说声,大妈好准备准备”到底是她大妈,心思转的比谁都快。

顾宁应道:“不用,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一会儿就走。”她对苏青,没有什么好坏的印象,只不过是同在一个族谱上的陌生人罢了。

“哎,姐,这是谁呀?”要不是顾羽这一声,顾宁都快遗忘了身后的孝臣。只是这人向来低调,自进到这院子里便跟在莫兰和顾宁身后,再加上他寻常的一身黑衣,倒让人没有注意到他。

“呦,宁宁,这是……”

“孝臣,我老公。”干净利落,回应了在场所有的居心叵测。

人群中传出一道笑声,冷清好听。

“大妈,孝臣不请自来,叨扰了。”这样的场面也只有他,连弯腰都还是那样殷贵。

“没事,没事,来来来,快请进。”苏青这样的态度让顾宁有点哭笑不得,顾羽此刻倒也来了精神。

顾宁看着这两人的对话,心中不由得一阵暖意,她印象中的三爷,清冷高贵,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近身言语的。

此刻,或许是给她的面子吧。

一众人热热闹闹的进门,去见老太太。

“奶奶好”

“奶奶”

“妈,宁宁昨天刚回来,我带她来见见您,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在顾家老太太面前,莫宁一直都没有苏青受待见,此刻外人面前,老太太难得拿出点好的脸色。

“妈,你看还有谁来了。”闻言,老太太抬起头,看向顾宁面前的孝臣,眼中流露出不明的神情。

这一来二去的交流,让这贵为京城上流圈的三爷明了了这家人之间,除去血脉之外所剩无几的东西。

这赤裸裸的深意,可不就是孝家上一辈恩怨中,最常见到的吗。

“奶奶好”孝臣恭敬的弯下腰问好,这一切,顾宁都看在眼中,心中只有感谢,感谢三爷在这么多人面前,给足母亲和自己脸面,没有让她难堪。

这在外人看来只会称赞三爷明事理,可是顾宁明白,三爷随性惯了,即使在孝家老太太面前,也没人敢抚了他的面子,不在孝家大事上,他从不行礼。他是长辈,该有的礼仪,有时他来做,无人敢忤逆。。

“嗯,这宁宁翅膀硬了,自己的事也不过问长辈的意见,嫁的人倒还算明事理。”这句话,是怪之前顾宁凭自己的意愿结婚,没将她这顾家长辈放在眼里,这件事,在顾家,莫兰没少受嘲笑,所以性子要强的她才如此看不惯孝臣,可抛去这些偏见,这个女婿她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比顾羽那个看着就不正经的未婚夫顺眼多了。

可是这句话听着像是在夸奖孝臣,说出来,可就变了味。

“奶奶”顾宁向前,纵使孝臣现下给足面子,可毕竟三爷的身份摆在这,让他去听别人训话实在稀奇,顾宁没记错的话,这是连孝家老太太都没有过的殊荣。

孝臣牵住顾宁的手,微微用力示意她,不用担心。

“奶奶,宁儿自有她的决定。如此看来,她的决定很正确,比起在这儿受你们的束缚,宁儿跟着我,倒是最好的决定。”

“还有,宁儿以后的,无论是对是错,都有我,我不想她再听到这些话。”

孝臣的话,无比坚定,这份感情,足以护顾宁一世周全。

老太太不知怎么,不像从前那般难说话,像是想透过孝臣看到另一个人,那人也是这样坚定,离开的时候,连头都没再回。

最后,还是一直没有说话的莫兰出来,打了个圆场,这段才过去,以此之后,家里谁说起这位顾家的姑爷,都清一色的赞美。

“麻烦你了,三爷。”顾宁走出门后,连忙向孝臣道谢,她知道他从不理会这样的事,她不想给他惹麻烦。

孝臣对她笑笑,眼神向前面的莫兰那处看看,冲她摇摇头,一脸温柔。

顾宁看向他,这样的三爷,她好似从不识得。孝臣也望向她,弯成月牙的眼角里,只有这一个人。这才是那个曾经被上一辈孝家人宠在掌心的三爷,时常爱笑,从来无忧。

五篇

一家人刚用过晚饭,片刻的安宁便让蒲然打破了,一脸焦急的看向孝臣。

莫兰道:“有什么急事就回去吧,毕竟这也没什么大事。”这语气倒让孝臣吃惊,竟是难得的亲切。

见莫兰这么说了,顾宁也说道:“是啊,阿臣,你的事要紧。”

孝臣看着她,笑道:“我这儿天天安宁,能有什么大事。”见她这关心他的样子,生生让他回到了最初相识的模样,那时顾宁对他,没有这么多的防守,最多的欣喜也都在脸上。

孝臣随着蒲然走出门外,还没等蒲然说什么,便开口:“以后在宁儿面前,记住谨言慎行。”这句话上加了三分威严,让蒲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唐突了。

“是,三爷,刚刚是我疏忽了。”

“怎么了?”

“三爷,刚刚孝清远打来电话,说……家主趁您外出的这段时间内,狠狠地整顿了孝家上下,其中除了孝清远外还有许多孝家的前辈,所以他想请您出面,劝一下家主,毕竟……”

“毕竟什么?”

蒲然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说道:“毕竟他是您的侄子,您的话他多少会听。”

孝臣摇摇头,这件事他们想的太简单了,先不说孝昌黎刻意在他不在的时候整顿孝家,就算是他在,这种事,他也不会插手。

孝臣转身朝屋内走去:“昌黎既然做了,我就不插手了。”

身后的蒲然想了想,又说了句:“这也是老夫人的意思,而且,孝清远家的女儿与夫人很要好,恐怕,他们迟早会求到夫人这儿。”

听到这句话,孝臣的脚步顿了顿,心想,既然这样,那就让他的宁儿来求他吧,也许看在她的面子上,他会答应。

顾宁刚好挂了手里的电话,孝臣便推门进来 ,就这样衬着门外的夕阳,映出他眼中绚丽万丈。

孝臣看着她这样呆呆的样子,不由得想笑,他真的应该多关心关心她,就连蒲然都说,他对顾宁的关心还没有京剧多。

孝臣慢慢揽上顾宁的腰,看着她,直言道“最近这么喜欢看我?”

这不能怪顾宁,只是他这个样子,太吸引人了,她再怎样也是个女孩子,还是个没尝过情爱的女孩子。

孝臣接着引诱:“宁儿怎么不说话,嗯?” 这末句的语调微微上扬,他绝对是故意的。

“我……”

顾宁还没说话,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两人瞬间愣住了,意识到这是在顾家,不是孝臣自己的古居。

这打破两人情愫的莫兰也没想到,她本想叫顾宁去帮她看看明天婚礼穿什么衣服好看,没想到看到这样的场面。

“咳咳咳,你俩继续,当我没来过。”转身便走了,甚至转身的时候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抱上孙子了。

夜晚,

顾宁躺在孝臣旁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正思索要怎样开口,翻了个身,转头就看到孝臣睁开眼睛看着她。

“宁儿”

“嗯?”

“你别动了好不好?都12点了。”

“……”

顾宁转头看着墙上的表,原来都这么晚了,那她在这折腾这么长时间,孝臣也没睡着?

“对不起,三爷,我还是起来吧,你睡吧。”

顾宁作势就要起身下床。

“唉”

孝臣叹了口气,他竟不知道,原来求他对顾宁来说这么难。他伸手将已经坐在床边的顾宁拉过来,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摸了摸她额前的碎发,轻声说了句:“睡吧,孝清远的事不会牵扯到他女儿身上。”

顾宁不由得瞪大眼睛,原来他都知道。

听到了他的这句承诺,顾宁这才安心的睡过去。

六篇

今天便是顾羽结婚的日子,尽管这个表妹不顺她意,可是该有的礼数她会做好。这是父亲从小教会她的,也是三爷教会她的。

莫兰一身暗红的礼服,端庄大气。顾宁与孝臣皆是一身黑色,彼此相和,交相辉映。

只是,顾宁黑色的衣服在这样的场合显得过分沉重,但与她修长的脖子上戴的那颗明亮的蓝色水晶相称,整个人的气场以及周身搭配的都很好,这就是SWAROVSKI的魅力。

“宁宁,你这个项链是什么时候买的?”莫兰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个东西,即使被人带在身上,也如同在展览台上一样,灼灼生辉,不过,它与顾宁的气质很相配,可见挑选的人很有眼光。

“哦,是阿臣上次出差给我带回来的,我自己不会买这么贵的东西。”自孝臣送给她的时候,她就很喜欢。她还记得当时孝臣说过,它叫“永恒与海”,在奥地利象征着千万年不变的爱。

“不错,挺好看。”听到莫兰的赞美,顾宁有点吃惊,能让母亲看上眼的东西,当真不俗。

“妈妈,你喜欢,我送给你吧。”

顾宁刚想摘下来,便听到孝臣在旁边说道:“宁儿,这与你气质相和,不过却太过活泼,不衬母亲的端庄大气,这家店我有留意,他们有件红宝石的珠碎项链,很适合母亲,既然母亲喜欢,改天我派人送来。”

孝臣这句话,既称赞了莫兰,也以合适的场合送出了礼物,听着便让人欢喜。

莫兰看着这个女婿越发顺心了:“你有心了。”

孝臣应道:“母亲喜欢就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mxggyfWT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