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嗨,检察官大人gl百度云 军婚重生醒来怀孕个月

“我去找竹姐姐了,可是她不在。”佐助举着成绩单,不满地说。

“这个时间,她也许出去买东西了。”鼬不在意地说,“给父亲看了吗?”

“他总是更关注哥哥的事情……”

听到他这么说,鼬失笑道:“你因此而讨厌我了吗?讨厌我也没关系。所谓忍者,就是活在别人的憎恨之中。”

“不过,你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兄弟,作为你必须跨越的壁垒,我会和你一起共存下去,即使是被你所憎恨。这就是所谓的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哥哥总是忙的见不到人影,即使见到了,也时常说些奇怪的话。

但是,“讨厌哥哥”这种事情……

“宇智波鼬,出来!”

兄弟俩的谈话被粗暴的打断了。

鼬走了出去,门外站的是铁火和稻火。佐助听了一会儿,谈论的是昨天晚上鼬没有参加集会的事,气氛剑拔弩张。

没有参加集会的话,去了哪儿呢?

佐助正思索着,忽然宇智波八代又绕了出来,定睛一看,他正拽着秋山竹的袖子。

“鼬,还有一件事,你也得解释一下吧。”他的语气较前两者更咄咄逼人。

“什么事?”他虽是在问八代,双眼却扫视着阿竹。

“这女人昨晚在南贺川发现了一具尸体,你猜是谁的?”

鼬没有答话,等着他继续说。

“你一定知道吧,是宇智波止水!”

佐助心里一惊。

止水哥……?

外面,他们三个在说止水的死。他是投南贺川自尽的,还留了遗书。然而他们又说,只要是会写轮眼的人伪造笔迹很容易。

“这件事,你要拿到暗部去调查。”把情况说完,他们补充道。

鼬点头同意。“在那之前,能不能请你先放开她。”这话说的客气,却是一种命令甚至威胁的口吻,佐助能感觉到他哥哥对话中一直隐忍的怒火,他越来越不耐烦了。

“放开她?我先提醒你,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们和暗部还有别的联络方式,要是隐瞒,我们也会知道的。”

话说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在侮辱了。鼬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愤怒,开启了写轮眼。“你们直说好了,怀疑是我干的吧?”

“为什么不怀疑?集会只有你们两个人没参与,而且你有这个能力!”宇智波稻火、铁火、八代对鼬突如其来的怒火虽然诧异,也都打开写轮眼。

“还有这个外来人。昨天那么晚为什么跑到南贺川去?她跟暗部那边的不少人走的都很近吧,特别是跟你关系匪浅,怎么偏偏就是她发现了尸体呢?”八代说着,拽着阿竹的头发,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却死死咬着嘴唇。

“竹姐姐!”内屋里佐助远远地叫道。

听到佐助的声音,鼬一把苦无扔过去,堪堪瞄准八代的手,他立刻放开了阿竹的头发,阿竹跌跌撞撞地跑开他身边。举棋不定地看着鼬。

鼬双目通红,写轮眼的勾玉透漏着黑暗的气息。她接收到他目光中隐含的信息,向佐助所在的地方跑去,三人此刻也已无暇顾及她。

“竹姐姐,你没事吧!”佐助连忙拉住她的手。她却只是摇头,大脑一片空白。

止水莫名其妙地死了,青野到现在也没消息,更反常的是,素来稳健的鼬居然与同族起了这么激烈的冲突。

宇智波这是怎么了?

再向他们看去,鼬已将他们三人都打倒了。

“刚才我也说过了,还是不要仅凭外表和印象就来判断一个人比较好,都怪你们自己认为我为人沉稳,妄下判断,觉得我不会轻易动手打人,一族一族地喊个不停,就因为你们看错了我的器量,不知道我的器量究竟有多深,现在才会被打倒在地。”

阿竹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彻底地反叛吗?她是知道他在心中对一族一直有许多不满,他与一族内的人并非一个精神境界,但此时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来?

宇智波八代仍不罢休,说止水最近半年一直在监视鼬,而鼬最近的举动很奇怪。

止水……监视哥哥?佐助想不明白。他们两人的关系那么亲密,止水是哥哥最好的挚友,难道他一直以来都是在监视他?

“不会的。”阿竹拉着他的手紧了紧,“止水哥哥不会做那种事情。”

没错,虽然她对止水谈不上多深入的了解,但是青野那天对她说的话她曾反复思索过,不囿于这荣耀一族的人虽少,止水绝对是其中之一。

说起来,出事的偏偏是这三个与族群脱节的人,阿竹隐隐猜到要发生什么,却理不清头绪。

鼬对所谓止水的监视不以为意,他说:“对组织如此执着,对一族如此执着,对名誉如此痴迷,那将会限制自己的潜能,成为阻碍自己器量增长的负面因素——对未曾见过的事物产生恐惧与憎恨,真是愚蠢至极!”

执着于一族的行为是多么愚蠢,这话鼬说过,但他从未向阿竹提及过什么气量的事。亦或许是因为最近他们越来越少交流了,总之,鼬变得很奇怪,是连她也难以理解的奇怪。

此时,富岳回来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阿竹不太敢面对他,悄悄向佐助身后躲去。她已无法想象,有富岳在的这一场闹剧该如何落幕。

“铮”的一声,鼬突然射出一只苦无,阿竹探出头去,苦无击中了墙上的宇智波家纹,团扇上的裂缝触目惊心,血红的团扇沐浴着夕阳的红光,看起来那道裂缝像是地狱恶魔咧开的狞笑的嘴,十分不祥。

宇智波中,有什么早已裂开了,或许未来,有更大的噩梦即将降临。

无视周围人惊愕的眼神,鼬悠悠地说:“我的器量,已经对这个平庸的家族绝望透顶。只有渺小之人才会对此如此执着,才会忽略真正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是无法被规则所制约、被预感和想象所局限的。”

宇智波铁火打断他的话:“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你太狂妄了!”

宇智波八代声音更大地警告鼬:“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们就把你你关入牢中!”

宇智波稻火更是直接请求富岳下令将其逮捕。言语震住了富岳,场面一片混乱,鼬却依然神情不屈。

不可以……

不可以!

再这么下去,哥哥会——!

佐助大喊,“哥哥,你不要再闹了!”

哥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佐助的声音像是从天际传来,将鼬从愤怒的深渊中拉了出来,软软的声音忽然又提醒了他最想守护的温暖。在暗部接受的命令,给出的条件,下定的决心历历在目,使命将他的理智重新唤到最前。鼬突然下跪了。

“对不起,杀死止水的真的不是我,但屡次口出狂言,为此我感到抱歉。”

这一跪一道歉,阿竹是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了。她想象中,鼬真的被关起来都有可能,但无论如何闹剧也不是这么收场的。无论是刚才愤怒的鼬,还是现在道歉的鼬,都不是正常的他。

总之,事情大概真的结束了吧。

阿竹浑浑噩噩,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佐助家的。富岳没有过问她的事,鼬路过她的身边,也没有跟她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有太多深意她早已无法理解,蕴含一丝的哀恸与悲悯。

自从鼬加入暗部,他们的精神就再也无法相遇了。曾经最熟悉的人,现在最是陌生。

夕阳下的一切有如幻梦一场,宇智波多年的暗流即将喷涌而出。已然存在的裂缝正急剧扩大,血幕正在降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lxkJysWT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