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p5all莲 贱妾的屁股还需要打

姜是老的辣,青莲身上一直藏着那个孩子的胎发,就是凭着这缕胎发,她轻而易举的感应到了媚儿的位置,也向梨香镇进发了。

自打进了梨香镇,楚希音就有一种归属感,她觉得她像是找到家了。奇怪了?她的家明明在楚州城,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的?

一路所见,到处都是空荡荡的,街道萧条,断壁残垣无数。越是向里走,越觉得煞气很重,明明该是酷热难当的,走在其中却阴风阵阵,冷飕飕的。

“果然是块大凶之地!”夏清宁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想掐指算上一算,却无法算出来。“这蛮兽精神力很强嘛,居然能阻断我的卜算!”

楚希音一阵比划,“夏师兄,若是合我们所有人之力都无法镇压它,该怎么办?”

夏清宁唇角微微上扬,他是谁?他若无法镇压那蛮兽,那就证明这人界真的大限将至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叫方不染过来好了,以免到时有意外发生。想到就做,夏清宁边跟着楚希音向里走,边运用千里传音术唤方不染,“方不染……”

正在千里之外雪山峰顶赏雪的方不染听到呼唤,无力望天,问了一句,“你有完没完?又唤我干什么?你一叫我就没好事!”

夏清宁被噎了一句也不恼,只是好脾气的通知他:“梨香镇中蛮兽作孽,我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梨香镇!”方不染雪也不赏了,回了一句,“我马上回!”寄出了自己的不平,登上之后就一路飞速狂奔。

与此同时,媚儿遇到了青莲。青莲直直站在路口,望着这个娉婷而来的女儿,心情复杂。老实说,她是有愧的,可如今儿子的性命在她心里才是重要的。况且她觉得,女儿没了仙根就没了仙根,一时半会儿又不会死。这样一想啊,这罪恶感就打了折扣了。

“孩……孩子!”青莲吞吞吐吐着开了口,眼睛却不敢望向媚儿。

有时感觉就是那么的没有道理,媚儿看青莲的第一眼就知道那是她的亲生母亲。

媚儿很想扑到她怀里大哭一场,问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当年那么狠心,将她裂魂?让她落到了魔帝手里,生不如死这么多年。可她没有!她如今一无所有,有的恐怕就只剩下那么一丁点儿的骄傲了。

青莲心虚的走近了媚儿,看着女儿出落的亭亭玉立,是既欣慰又自责。她伸出手去想拉拉女儿的手,媚儿却躲开了她。

原因很简单,媚儿在青莲身上看到了魔帝的影子,她本能的觉得青莲找上自己并不那么简单。

“你找我何事?”媚儿一句话问愣了青莲。

眼瞅着自己的生身之母,垂下头去,媚儿突然觉得好可笑。她居然猜对了!她猜对了!

那个女人不是因为愧疚而找上自己想要补偿自己的。也不是因为想念自己,而来找自己的。甚至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来找自己的。

青莲闭了闭眼睛,如鲠在喉的告诉她:“你哥哥受了重伤!”

媚儿苦涩一笑,“所以呢?”

“我要你的仙根!”青莲残忍的回了一句。

听了这话,媚儿大笑了起来,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会有这样一个母亲?她说,她要她的仙根!仙根呐!

她媚儿也是那个女人生的,可是为什么,她对自己那样残忍呢?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远处,听到熟悉笑声的许非加快了脚步,也不管身后的师尊如何叫他,他就是不理。他听的出笑声的绝望,笑声的痛彻心扉,媚儿以前从未如此笑过。

“非儿……”

“大师兄……”几个小辈没有那么多顾虑,快步跟了上去。

媚儿眼中含泪,抬眼问了青莲一句,“我若是不给呢!”她等来的是劈天一掌,快、准、狠,若不是修为精进了,怕是如今早成了那女人的掌下亡魂了。

母女俩一青一黑两色光芒在原地打的是难分难解,可媚儿毕竟年纪小,而且打斗经验不足,才过了几招,就已经落了下风。

“砰!”的一声,媚儿被一掌打落在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许非来的及时,抽剑就杀向了青莲,可青莲根本没留客气,两招就将人给打飞了。她恶狠狠的瞪向许非警告道:“小子,我魔神之妻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为妙!”

许非愣住了,这个女人居然是魔神的妻子?那她得活了多么悠久的岁月?他又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望着许非瑟缩的模样,媚儿苦涩一笑,她当真是有眼无珠看错人了。不过也好,能看到他留下一条命,也不枉她爱了他一场。

青莲走近了媚儿,心一狠,运用法力去挖媚儿的仙根,媚儿疼得全身痉挛、颤抖,嘴里发出了“啊……”的痛苦呻吟。

“媚儿……”许非闭上了眼睛,有羞愧、有不忍……

“大师兄……”开元派的师弟、师妹们都围了上来,一个个的脸色难看防备的盯着那边的青莲,本来厌恶媚儿厌恶的厉害,如今却只剩下了同情。

楚希音突然觉得身体好疼,好害怕,觉得仿佛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她拼命的向前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向前!

“希音!”夏清宁觉察出了楚希音的异常,追了过去。就在媚儿疼得额头上到处都是汗,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时,楚希音到了。

仙根被挖走了。

青莲踉跄了两步,泪流满面的对媚儿说:“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她媚儿如今已然成了废人了!

媚儿脸色苍白如纸,在看到楚希音的那一刻,她觉得既惊讶,又陌生,还很熟悉。

两个女孩子就这么互相望着,一个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一个不知所措的望着另一个自己。

“希音!”夏清宁也追来了,当他看到楚希音无恙后,先是一阵欢喜,随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仿如雷击,整个人都傻掉了。

听到有人唤妹妹的名字,楚明道和楚明哲围了过去,“小九!”两人一前一后的将妹妹抱在怀里,而楚希音此刻眼中却只看得到媚儿。

所有人都惊讶于两个女孩子的容貌居然一模一样,只有青莲最清楚她们究竟为何长的一般无二?

媚儿释然了,绝望了,她不要再被魔帝抓回去做魔界人人可欺的玩物,更不要连累楚希音。毕竟,因为她的缘故,她的两个哥哥向她伸出过援手。那是迄今为止,完全没有功利心的帮助和同情,是她遇到的仅有的一点儿温暖。

眼瞅着青莲要走,媚儿开口了,“妖族公主殿下,您这次是问我要灵根,下次呢?啊?”

她笑得异常苍凉,“几十年前,为了保住你和你儿子,你将我裂魂。”

在场的人都听的呆住了,这也太耸人听闻了吧?她们居然是母女!虎毒不食子,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狠心的母亲?

“我的身体和人魂被你抛给了魔界,知道我在魔界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吗?”媚儿笑出了眼泪,青莲握紧了拳头认命的听着。“我被魔帝和他的四个护法们睡了无数次!”

此话一出,人群中一片骚动。

夏清宁只觉得胸口发甜,握剑的手都在颤抖,明显有走火入魔的征兆,只能用尽修为化解。

而许非,早已经心痛欲死了。

“他们把对你和魔神戮天的恨都发泄到了我的身上。”媚儿强撑着从地面爬了起来,走近了她的好母亲。“后来你为了逃命又抛出了我的地魂,她投胎进了皇宫,成了眼盲的公主,二十多年来受尽欺骗侮辱。仇人就在眼前,因为看不见,杀不了他们,被活活气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楚希音,楚希音浑身无力、有种频死的感觉,就那么瘫在了哥哥们的怀里。

“再后来,又为了引开魔族,你抛出我的天魂,那一魂听说口不能言,口不能言!”媚儿凑近了青莲,召出了自己的绝杀,青莲本以为她会刺向自己,没想到媚儿的绝杀刀刃对准了她自己。她另一只手抓着青莲的手握着那把匕首,有些魔怔的告诉她,“我的命从来由不得自己,这次我的命由我自己做主!”

青莲看着那鲜红的血汩汩的流出来,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置信呐,她不过是挖了媚儿的仙根,她怎么会寻死了呢?

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游荡在世间的神魂魔魄听着,我戮天之女以血躯起誓,我死后魂魄尽归楚希音。我……我诅咒我的生母,一生一世生活在亲手害死女儿的梦魇之中。”

声音越来越弱,却清晰的传进了每个在场的人耳朵中。

青莲只觉得自己的心跌入了深渊,事情怎么会这样?怎么能发展成这样?她不知道的是,她女儿的心已经死了,她又在女儿本就脆弱的生命中,狠狠的给了一记重伤,伤入骨髓,病入膏肓,媚儿又怎么能活?

“我宁可杀了我自己,也不会再提供给你和你儿子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了。”她唇角带着笑,就那么笑魇如花的望着青莲,说出的话,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你记住了,青莲公主,是你逼死我的!”

是青莲公主,多么陌生而疏离的称呼!

妖族公主殿下!

不是母亲,也不是娘亲!

青莲又是一个踉跄,看着手上的鲜红一片,只觉得她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可惜,后悔来不及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lxkIysWT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