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主很宠女主的小说 军少太大了好疼

一切回归于平静。

那日镇魂塔发生的异常动静,在经过探查后发现并没有潜入者的痕迹后,虽然让人有些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毕竟没有发生什么灾祸,青澜帝让人在四周加强了防卫,这个小插曲也就被揭过了。

可那日真正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卿夜离知道。

月心颜敏感的发现,他这几日似乎气压更加低沉了。

百圣节虽然结束了,可耐不住青澜帝热情相邀,留两国使臣多逗留了几日。

京都的某间雅阁中,一身白衣俊秀无比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柄描摹着山水画的折扇,悠闲无比的扇着,“我说,咱们还是不是兄弟了,把你那日的所见所闻跟我分享一下就那么难不成?”

“没什么好说的。”卿夜离淡淡道,白皙剔透的修长手指转而执起了酒杯,送至唇边轻啜了一口。

百里姬然挑眉摇摇头,一脸机智的表情,“不对劲,你那日突然就消失了,而后居然出现在镇魂塔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绝世高手在里面决斗然后你居然连他们出招的动作都没看清,所以……你不好意思开口?”

卿夜离戴着面具,所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抬眸看了他一眼,绿色的眸子里面神情有些复杂,还有些一言难尽。

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百里姬然被这凶残的眼神噎了一下,随后轻咳了两声,“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卿夜离一瞬间就想到了那块染血的布料,眸光暗了暗,“有些事情,还没有查清楚。”

“你还是想在这里试试找画上的女子吗?”百里姬然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这可真是大海捞针了,我在大陆找这么久,别说和那女子长的相似的人,就是你说的那特殊的眼睛也没有……”

话音戛然而止。

百里姬然脸上的神情突然一怔,莫名的有些古怪。

卿夜离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

百里姬然像是脑袋卡住了一样,想起来一件被他遗忘的事情,还有些惊愕,“你别说……我想起来,那日百圣节上面,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少女,我当时好奇想看看她的修为,结果灵识就遭到了攻击,对方应该是没有恶意,否则那一击非得把我变成傻子不可。”

“我当时看到了一双……金色的,像是灵兽的眼睛。”百里姬然回忆起来心有余悸,“就算在白泽大陆我也没见过有这种强大威压的人物,除非是在上界的云中天,才会出现这样的强者。”

卿夜离闻言皱了皱眉,金色的眼睛,灵兽?

一个少女,身上潜藏着着神秘强大的灵兽,等等……

他突然想起了那面目可憎的女人所说的话,“那小丫头是难得的至纯血脉,练成傀儡多好,可惜了……”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躯倏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手中精致的杯盏被用力过度碎裂开来,他却恍若未闻,浑身僵硬到了极点。

几乎可以确定……那日镇魂塔中的人,那染血的衣服,那曾经在宫宴上惊鸿一瞥的熟悉眼神。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发现?明明就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

大概是百圣节的余热未过,所以也并没有人注意到不知何时,已经淡出人们视线中的某间茶楼,又悄无声息的开张了。

“你说你是不是庸医,嗯?这都五天了,人怎么还没醒!”华丽低磁的男声带着莫名的危险,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点,隐隐想要爆发。

“我冤枉啊我,她体内根本没有受伤的迹象,顶多灵魂体有些不稳,可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按理说最多两天就能醒了啊,鬼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一身红衣妖孽邪肆的男子,瞪大了一双桃花眼,气急败坏的说道。

还有完没完了!

小怪物昏迷不醒,魅姬说他是庸医,这才几天?居然又被说庸医,还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兄弟!

这委屈简直没法受。

想他在云中天也是声名赫赫的顶级炼药师好吗,哪个不上赶着讨好巴结他?

这家伙整天就嫌弃他,不遗余力的打击他就算了,现在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全然不顾他这么多年跟着他漂泊流浪受的苦!

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楼君尧面色阴沉,一双邪魅惑人的紫眸有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少女静静的躺在床上,妖娆美艳的脸庞因为沉睡,多了几丝纯洁无辜,纤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眼睑投下了一方小小的阴影,呼吸若有若无,似乎那微弱的气息随时都会消失,像是永远沉睡在梦境中的睡美人。

“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大概她太累了只是多睡一会儿。”这是一道略微沙哑沧桑的声音。

闻声,楼君尧的怒气似乎更加汹涌了些,“你还有脸说?我让你暗处保护她,你就是这么保护的?!”

角落处,一道灰色的人影懒洋洋的没骨头一般倚在那里,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这丫头参加个宫宴也能出事,人太多了嘛,我哪顾得上……”

床边那道修长的身影蓦的站了起来,凝成实质的杀气化作一道紫光,直接将那人身后靠着的地方穿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而那原本随时会睡着的人影已经敏捷的闪到了白之彦的身后,大有要死一起死的架势。

白之彦唇角抽了抽,“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你对着我们撒气小丫头也不能醒过来啊!”

边说着一只手伸到后面狠狠的揪了灰衣男子的胳膊,每次找死都拖他下水,魂淡!

身后的男人被这么用力的揪了一下,一点反应都没,懒洋洋的哼了一声,“说什么让我来保护她,开玩笑,这么凶残的小丫头还需要人保护?我去的时候她自己都把危机解除了,拜托你下次也找个弱鸡一点的人让我保护吧,显得我一点用处都没有。”

白之彦心里呵呵笑了两声,感情你还知道自己没一点用啊?

“若不是她没受伤,你以为你还能在这里跟我说话?”楼君尧面无表情的睨了他一眼,“你确定没有在里面看到第二个人?“

灰衣男子摸了摸下巴,“那塔内确实只有小丫头一个人。”随后他想起来什么似的,一双黑眸亮闪闪的,“我能肯定啊,这小丫头绝对是属于我们云中天那个界面的,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是能够以一己之力斩杀云中天的高手,这可不是低阶大陆能有的实力啊!”

“怎么说?”白之彦挑眉,虽然这点他也有所怀疑,不过这家伙也没有和这丫头接触过,怎么下定论的?

“我去的时候,赶巧看到了她秒杀鬼王那一幕。”灰衣男子回忆起来一脸兴奋,“知道吗知道吗,真的是秒杀啊,那鬼王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是实力足以媲美云中天一个低阶强者了,就那么毫无抵抗力的被秒的魂飞魄散……”

“鬼王?”楼君尧皱眉。

“哦,是这样,对方应该是曜月神殿里面一位实力颇高的魂师祭司,召唤了鬼宴。”灰衣男子解释道,“不过现场我都打扫干净了,保证找不出来任何蛛丝马迹,毕竟在这低阶大陆上,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必定会引起动乱的。”

“鬼宴?呵,堂堂曜月神殿的人,居然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对付一个小丫头,真令人不耻。”

白之彦闻言一脸唾弃,云中天的渣滓还真不少。

楼君尧眸光微敛,这个仿佛凭空出现的少女,浑身都是谜。

初次见面的时候便可以安然无恙的近他的身,那出神入化的医术连一向自负的白之彦都对她另眼相看,身手不明,可既然能在他手下逃脱,必定也不会弱。

这一次因为他的事情被牵连其中,昏迷不醒,楼君尧的内心有些复杂。

虽然她说是为了还当年那株极地火魁的人情,可光替他解除了噬情咒和冰火阴阳蛊这两个折磨他多年的隐患,就已经不知道百倍偿还了多少。

楼君尧活了几百年,还从没有欠过别人什么,也没有人有那个资格敢让他欠人情。

可现在,他似乎不仅欠下了一条命,还欠了更多?

似乎是陷入了纠结无比的思考中,这些他要怎么去偿还,突然身体一僵,紫眸缓缓的垂下去,看向自己的手臂。

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触手冰凉,似乎是陷入了梦靥,力道很大,美艳的小脸上出了一丝薄汗,眉头也皱了起来。

楼君尧下意识的握住了那冰凉的指尖,试探性的开口叫道,“小狐狸?”

少女纤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似乎有些转醒的迹象,可沉重的压力让她怎么也睁不开双眼。

“主人,主人你醒醒!主人不要再睡了……”

“小羽,你在哪,你知不知道我在找你,你到底在哪里?”

是谁在叫她?

卿羽在混沌中,前方出现了两个人影,金发少年是她的器灵埋埋,另外一个人定睛看清楚时,着实愣了一下,这人不是临渊国的那位沧海王吗?

然没等到她细想,两人的身影突然消失在黑暗中。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色的天空,巨大的六角星芒阵中,一男一女紧紧的抱在一起,一条男子手臂粗的锁链深深的穿过男子的肩胛骨,而女人手中一把匕首扎在了男人的腹中。

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但她唇边那抹笑容,血腥而惊艳。

“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jxRh1JWT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