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白色的液体顺着腿根留下来 下一篇内射小秘书12p

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哈德森太太已经把一盘泡着面包的热牛奶送到斯内普教授的屋里。斯内普虽然摆了一副酸酸的脸孔,但还是拿起勺子喝着稀粥。

“你喉咙的内部需要愈合,”我解释道,“你的食道也受到了损伤。”

“茶和吐司会更好,”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再像昨天那么的沙哑。

“我会试着给你弄点鸡蛋,”哈德森太太边说边朝拎着煤桶的女孩挥挥手。“煮鸡蛋还有无骨蒸鱼对你可怜的喉咙来说更温和些。小心点,莉齐,完成后记着把灰擦掉。今天早上你们其余几位绅士吃腌鱼。”

我谢过了她,检查了斯内普脖颈上的绷带,然后随着我们的女房东下到二楼的客厅,福尔摩斯正等在那里。

“现在,”哈德森太太把咖啡放在桌子上说道,“我恐怕,我们现在需要谈一谈生意上的事情。如果我今天要去给你们所有人买食物的话,那么我需要你们付给我房租。”

波特看了看马尔福,后者皱皱眉,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哈德森太太疑惑的看着它。

“但这是外国的货币。”

“没错,”波特迅速答道,“它是固体黄金做的。请把它带到珠宝商——”

“不,”福尔摩斯打断了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现在起拿好你的钱,马尔福先生。拿着这些,哈德森太太,我再和他们算账。”等到这好心的女士回到楼下自己的住所后,福尔摩斯才转向马尔福,“我们已经引起太多的注意了;至少我们要避开警察的怀疑吧。你这样很容易被指控传播□□。那个硬币是什么?”

“一加隆;巫师货币。”

“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些不太容易引起怀疑的东西么?”

波特摇了摇头。

“我从没想过会用到钱,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卖的。你呢?”

德科拉马尔福拢起手臂。

“我没有什么可以卖掉,波特,除了钱之外。那是不得不这么做的。”

“哦看在——马尔福!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我会还给你的,行么?外带利息!我不会再让斯内普死去的——仅仅是因为你吝啬地不给他买食物魔药外加付房租。”说完他的怒气渐渐消了下去。“我们能把加隆变成金币或其他什么东西么?”

“不能,加隆上面带有的货币保护咒语使得它不能被复制或变形,否则每个人都能把手里的坚果变成加隆了,不是么?你难道在学校什么都没学过么?”

“非常有趣;你该死的知道在霍格沃兹的时候有多少巫师文化他们没有教过。那么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或者马尔福们希望其他人帮他们还债?”

带着一副很有尊严的样子,马尔福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一枚金的图章戒指,上面还镶有一块绿色的石头。

“这是我曾祖父的,我父亲在我去年生日的时候送给了我。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波特。”

“这是为斯内普。”波特轻声的回答。

“我会带你去有名的珠宝商那里,”我说道,“同时我今天也会去买一些药剂。”

“我需要买魔药试剂,”马尔福对波特说道,“我能熬制治疗魔药和补血剂。”

“把清单给我,”波特马上说,“我和华生医生一起去。”

“哦是么?你是想让我在家里呆着,然后你自己去四处闲逛——”

福尔摩斯抬起头给自己拿了条腌鱼,尽量以克制的语气说道。

“绅士们,或者我应该说,男孩们,你们能不能停止在学校里的争斗,即便是一个小时?你们中的一个需要留在家里保护我们,以防止莫利亚蒂和他爪牙的突然袭击,而我必须承认,尽快衣着怪异,但是波特先生的举止比起你来说,会引起更少的注意,马尔福先生。”

马尔福的脸红了,但是却没有反驳,而波特则尽力的忍住嘲笑的冲动。于是我们坐下来安静地吃着早餐,气氛虽然礼貌但并不友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应该先去买草药,”波特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用马尔福的戒指换来的硬币。

“我能否建议你们先去一趟二手典当商店?毕竟在那里你可以给你自己以及你的朋友们买到不太引入注目的衣服。”

波特同意了,于是我们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选购软呢夹克,外套以及围巾,随后让商店的伙计把衣服送回到家里,接着我们去去了化学试剂店。在那里我只买了些绷带和涂抹油便完成了自己的购物。

我们拜访的第一家草药店完全没有派上用场,里面简直是那些庸医毫无用处的治疗方法的百货商场。波特对着一瓶干蔬菜嗅了嗅,然后摇了摇头。

“这是最好的虎耳草!”店员唾沫飞溅的宣称,引得我的同伴一阵战栗。

“是啊,没错,如果我用那个的话,我的教授肯定会狠狠地斥责我的。这瓶蔬菜满是灰尘,看起来至少在这儿呆了五年了。走吧,医生,我们在这儿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我认为,我们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错过了一家草药店。”我思索着,“虽然我从没进去过,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一家非常小的商店,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

“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商店的确很小,但是却干净整洁,东西摆放的错落有致。波特拿出他的购物清单,一口气念出了他的需求

“茜草,长叶车前草,土木香,红玉髓——不,洋甘菊——恩,豪猪。。。等等。。。”

一位矮小的老妇人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抓着波特的手肘,凝视他的脸孔。

“你刚刚说什么了,亲爱的?”

“茜草,长叶车前草,土木香还有洋甘菊。”

“是的,是的,但是你要这些做什么?”

“有个朋友被蛇咬了。”

“有毒的?蝰蛇么?”

“没错,但是不是英国的蛇。伤口一直无法愈合。”

“你朋友什么时候被咬的?”

“昨天。”

“有那么一种石头。。。”

“牛黄,我知道。”

她舔了舔嘴唇。

“我或许能帮你,”她转身回到店里,而波特则晃了晃胳膊,把魔杖藏在袖口。她回来后,迅速在柜台上排出几个罐子。

“豪猪羽毛,大地玛瑙,茜草,长叶车前草,土木香还有洋甘菊。我还有莫特拉鼠精华和白藓。”

“太好了,”波特低声说道,“你卖坩埚么?”

她摇了摇头,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几步。

“哦不,不,没有那种东西,年轻人,只有这种可以用于治疗的东西。”

“说实话,已经很好了。我从不期望能在对角巷外买到所有的东西。”

“哦你不会想去那里的,先生!现在你在那边能找到的只有麻烦了,你要做的就是远离那里。”

说完她便迅速的给波特的东西称重打包。

“给你,一共是15先令7.5便士。”

我压抑着自己对价格的惊讶,而波特则眼睛都不眨的付了款,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波特拿出魔杖指着她说道,“一切忘空”,然后又把魔杖收回到袖口里。他看到我注视的目光,畏缩了一下。

“我觉得她是个哑炮,谁知道她会和谁说起我们呢。”

“一个哑炮?”

“就是某个出生于魔法家庭但是没有魔法的人。”

“所以你删除了她关于我们去买东西的记忆?”

“是,不过我不喜欢做那种事情。”

我们两人走在喧闹的大街上,都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中。

“一条蛇,”我评论道,他透过乱蓬蓬的头发看了我一眼。“你肯定有过不少冒险,波特先生。”

他点点头,我注意到即便是在现在他还是注视着路边游手好闲的人,他的绿眼睛扫视着周围,如同一只警惕的生物注视着捕食者一样。

“华生医生,我们被跟踪了。”

“我们很可能在贝克街的时候就被跟踪了,”我附和着。

“马尔福布下的咒语使得他们无法看到我们离开;我推测他们是帮巫师们监视草药店。该死的,他们可能甚至注意到我下的记忆咒语。”他叹了口气,“我本该对此很了解的,我又粗心大意了。”

“你还太年轻,没有必要以这种战时的心态生活,”我评论道,他冷笑着。

“是啊,这就是我的生活。我们还是赶紧走到那边,把他们甩掉吧。”

“那是个死胡同,除非你想把墙炸开。”

我们迅速的躲进一条狭窄昏暗的小巷里,两边弥漫着煮白菜和碱皂的恶臭。波特一只手拿着魔杖,另一只手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拉近他。

“抓紧,”他说道,说完我们两个便消失了。

我感觉自己正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扯着,被挤压扭曲,甚至拧成碎片,之后就被扔了出来。我抽搐着,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贝克街的客厅里,并摔倒在壁炉前的工具旁。

“很抱歉,”波特边说边伸出手把我扶起来,“我不太擅长带别人幻影。”

我磕磕绊绊的坐进扶手椅里,心怦怦跳个不停。我意识到这是真的;真的魔法。自从我遇到他们后,每一件事在我脑海中总是下意识的认为是催眠术或某种古老的尚未开发出的电力所导致,亦有可能是舞台艺人精心安排的巧妙戏法。现在我终于亲身经历了它,那种难以忍耐的混乱与我之前期待的没有丝毫的相似。

“我亲爱的伙伴,你看起来异常苍白。”福尔摩斯关切的说道。他自己因为看到我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壁炉前的地毯上而有些颤抖。“需要我帮你拿杯白兰地么?”

“茶会更好,”我四下看了看,“马尔福现在在哪儿?”

“楼上,他告诉我他正在’酿造’。”

卧室里,斯内普委顿在枕头上,看上去苍白无力但确确实实的活着。马尔福则在另一张床上放了一块木板,上面悬浮着一个巨大的圆形铜锅。铜锅的下面,闪烁着昏暗的紫色火焰,而木头却完全没有被烧焦。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却尖锐的微弱气息,类似鹿蹄草或薄荷一类的植物。

“我买到了购物单上的东西,还有白藓和莫特拉鼠,”波特说道,“你是怎么弄得?”

“魔法,波特,”马尔福看了一眼斯内普,后者正怒视着自己。年轻的巫师叹了口气,用不算太讽刺的语气说道,“我把煤斗变型成坩埚,然后把头探出窗外,召唤了一些基础草药用做药底。这个时代的人们在后院种植的以及厨房里存储的东西,齐全得令人惊讶。”

“这里的巫师世界和麻瓜世界并不像我们那时区分的如此详细。”波特边说边把他买的东西拆开分散放到床上,“那个草药店既卖麻瓜的试剂也卖魔法试剂;是一个哑炮开的。”

我着迷地注视着马尔福把一把银质餐桌小刀用魔杖变成一个锋利的切片工具,然后开始把那神秘的草药混合物切片,切丁,混合,砍断。波特卷起袖子,一言不发地开始在旁边打下手。我坐在第三张床上看着他们。

“你们的能力在巫师世界里是属于一般水平么?我假设莫里亚帝——按你们的说法就是莫地拉维——非常的强大?”

“以黑魔王的标准来说,他差不多和格林沃德或者黑——是的,波特,好吧,伏地魔在一个等级上——就我能回忆起的魔发史而言。”马尔福把一勺混合物倒进坩埚,看着里面涌出橘红色的带有细微红色火星的蒸汽。“再加一点生姜,波特。”

“我已经做好了,”波特抱怨着,而斯内普则给了他一记怒视。

“你们能抵挡住他么?”我问道。

波特和马尔福交换了一记我无法解释的眼神,令我惊讶的是,斯内普竟然用他那痛苦粗糙的声音回答我了。

“我们别无选择。”

波特点点头,而马尔福则叹了口气,却没有把注意力从铜壶上移开,现在那神奇的混合物闻起来像炸鱼和家具抛光的味道。

“那么,我们最好把他消灭掉。”波特说道。

“格兰芬多。”

“哦,我们必须这么做。既然我们要回家,那就不能在我们进行此事时,被他冲进来并试图把我们杀了,不是么?混蛋,我觉得还得需要胡椒。胡椒盒飞来。”

“七粒就好,”斯内普哑着嗓子说道。

“是,先生。茜草根看起来很老了,我应不应该加大剂量?”

“切丁的大小降低三分之一,剂量增加十分之一,”斯内普的声音因咳嗽而低了下去,但他却在波特试图拍他后背时,愤怒的打掉对方的手。“过去哪怕只动一根手指你也不会帮助我的,波特,”他沙哑的说着,带着一种独立的男人突然发现自己病入膏肓时的愤怒。

“我明白,先生,现在我比以前明白得更多了,不是么?从一开始你就试图帮助我。我很抱歉,我也知道你从来不敢冒险对我好,但你那些惊人的憎恨真的是太真实了。”

“你自找的,波特,”马尔福窃喜。

“哦没错,当然啦,你是你父亲优良品质的翻版。”

马尔福抬起头,灰色的眼中闪烁着冰冷。

“至少我有父亲,不是么?”

我看到斯内普苍白,消瘦的手握住了放在他身边的魔杖把手。波特紧紧地盯着马尔福,就好像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哦,成熟点,”波特反感的说着,“你爸爸是个自大的选择失败一边的混蛋;而我爸爸则是个欺凌弱小的选择胜利一边的饭桶。到此为止吧,行不?”

“格兰芬多加2分,”斯内普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只有两分?”

“不要浪费你的运气,”斯内普指了指正在沸腾的坩埚,马尔福迅速抽出魔杖指着火焰,把它们调小。

“你并不完全赞成学院间的竞争,教授。”

斯内普凝视着波特,后者也回瞪着他好一会儿。然后,在某种有潜在意义,但我却记不得的姿势下,斯内普低下了头。

楼下,福尔摩斯正把自己沉浸在研究中,被报纸,笔记以及烟雾包围着。我准备过去帮他,但他却挥手示意我离开,于是我只得拿起日报,躲在后面试图理清自己的思路。

————————————————————————————

一顿美味的青豌豆外加牛排腰子布丁,还有晚饭后依旧虚弱但精神却不错的斯内普教授,的的确确让我的心情好转不少。他已经取下了喉咙上的绷带,我惊讶的发现原本受伤的地方已经结了一层浅浅的银色疤痕。

“莫特拉鼠,”波特看到我注视的方向后回答。“的确是好东西,不过我认为如果没有你及时缝合伤口的话,任何魔法的东西恐怕都无能为力,医生。”斯内普不爽的拉起衣领。哈德森太太还没有归还他的斗篷,所以他一直穿着波特买回来的衣服:一套黑色的西服外加衬衫和领带。西服很合身,就好像专门为他裁剪的一样。我记起波特在买衣服的时候完全没有顾虑尺寸的问题,心里想着这是否就是他使用日常家政咒语的证据。

“没错,我的治疗魔药和补血剂一点用处都没有,我猜,”马尔福嘟囔着,波特则给他了一记既愤怒又好笑的目光。

“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件事都围着你转的。”

“绅士们,”福尔摩斯说道,“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讨论。我找到了莫里亚蒂。”他的话语引起了阵阵惊讶的喘息,我很高兴的看到我朋友的眼中再次闪烁着似曾相识的光芒。

“你是怎么找到的?他肯定在自己周围一英里内都设有麻瓜驱逐咒语!”波特惊呼道。

“我对此深信不疑,但是,他把自己隐藏得太好了,”福尔摩斯说道。他拿过来白兰地酒瓶,波特和斯内普谢绝了,马尔福和我各自倒了一杯。“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去追寻他的位置、莫名其妙消失的踪迹,以及那些看上去被别人实施但却明显带有他无可企及的天赋的计划,简而言之,一个真空地带,最终我找到了它。”他展开一幅英国南部的地图,用烟斗颈指出了那个地方。“我们能在这里找到他。”

“在威尔特郡?”马尔福带着他习惯的冷笑问道。

“是的。”

“任何与魔法相关的东西都有可能在那里出现,因为我家就住在那儿。”

福尔摩斯稍稍卷起了嘴唇。

“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马尔福先生,不过,基于你对麻瓜的态度承接于你祖先的这个事实,我对他们不能完全信任。就整个郡而言他们几乎住在一个真空的区域,只与自己的同类接触。莫里亚蒂没有这样的顾忌;他只是个信息以及财富的接受者;值钱的东西被他贪婪的欲望之胃吞食着;而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附近消失。”他用烟斗圈了个圆圈,集中于科茨沃尔德并延伸到威尔特郡。“也许你的家庭正在保护他。”

斯内普用一只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唇。

“莫里亚蒂真的是我们的问题么?”他问道。他的声音虽然还有些沙哑,但却深沉有力,不论是音调还是措辞都带有感染力。

“当然他是我的,”福尔摩斯说道,“而再次回家是你们的问题,不是么?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到这儿的——”波特说了一半,看到斯内普举起了一只手,于是便闭起嘴巴保持安静。

“我们是借助一个我拥有的人工制品的力量来到这里的,然而不幸的是,那个东西被留在了二十世纪末。”

“你的手表?”马尔福询问道。

“那不是我的表。我是应黑魔王的要求去寻找的,但是当我成为他需求的。。。累赘时,他还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了那块表。”

“那是块什么表,教授?”

“小妹的怀表。”

波特看起来一脸空白,而马尔福则大笑起来。

“那是给小孩听的童话。。。”他朝斯内普看了眼,声音渐渐低了下来,“难道不是么?”

“你是纯血,德拉科;你比其他人都了解这些故事。给波特讲讲小妹怀表的故事。”

“从前有三兄弟——你知道那个么,波特?”波特点点头,不过我觉得他看上很苍白。“某天三兄弟遇见了死神,从他那里获得了三种圣器,分别是,长老魔杖,还魂石以及隐身斗篷。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小妹妹偷偷跟着他们,她也与死神做了交易。她要的是时间,试图把她三位兄长从愚蠢中挽救出来;于是死神给了她一块怀表,可以使她步入任何时空。然而,这并没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可以肯定的是她迷失在时间的长河中并对此困惑不已。虽然在遇见死神的多年后再次出现,但她已经是一位耄耋老人了,并最终死于衰老。”

“哦该死,”波特咕哝着,“这该死的白痴,抱歉。”看到福尔摩斯为他粗俗的语言挑眉时,他又加了句抱歉。“所有我能说的就是,感谢梅林,伏迪从没有用他那带着鳞片的爪子染指那些东西。”

“没错。不过,我还是准备拿此冒险,并寄希望于他对自己的过度自负。至于其他死亡圣器。。。?”

波特点点头。

“我使用了长老魔杖,不过最后我把它放回到邓布利多的坟墓中。我把还魂石扔在了禁林,而不幸的是,当我去尖叫棚屋为你收尸时,我没有带着隐身斗篷。”他朝马尔福笑了笑,“你绝对想不到,你曾经是长老魔杖的主人,因为你解除了邓布利多的武器。他想让斯内——斯内普教授成为它的主人,但是你打败了他,然后当我在马尔福庄园打败你时,我便成为了长老魔杖的主人。”

马尔福惊讶的目瞪口呆——我从没有期待能够看到他个性的这一面。

“你的意思是说它们都是真的?”

“是的,也就是说死圣的怀表也是真的。”

“我们需要在这个世代的时间线中找到它,对么?”马尔福看着福尔摩斯,后者正伸手去拿烟草。

“如果你们想回家的话,那么看起来就要这么做。”

“于是你打算协助我们,”斯内普说道,“作为帮助我们的回报,我们需要帮你打败莫里亚蒂。”

“你们有对付邪恶巫师的经验。”

“只有一个,不过也已经足够了,”波特叹了口气。

我起身向壁炉里又铲了一小铲煤灰。

“好吧,绅士们,那我们从哪儿开始呢?”

第三章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jxIBwdWTB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