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重生之桃花漫天 和靓姐续集

详细讲了有关近日遭遇,他仔细听我说话,有没插嘴。不时皱眉思索。

“左相在朝中极有权势,更是与王龁将军交往颇深,祖父近几年,战功赫赫,加上右相平日对蒙家极为照顾。蒙杨二家,表面看似相交融洽,实是对我蒙家极为压制。本与左相之子杨焕相处平平,昨天他生辰,邀上众子弟入府喝酒,一时疏忽,如若不是姑娘,不但我在所难逃,也会祸及蒙家。杨家此次针对于我,主要是使祖父面上蒙羞!”

见他娓娓道出原由。自是能猜出个大概,但一会左相,一会右相,再加上大将军。让人头疼。权势之争,从古至今,原来都是一路货色,只是激烈程度不同罢了。心里暗叹,自己可千万不要和权势拉扯上关系。不然这明争暗斗,哪是我这头脑简单之人所承受得起的。

见我不语,又接着说道。“昨日之事,实乃鄙人醉酒之祸。”微一顿,随即咬牙道“但男子做事,敢做敢当,姑娘家居何处,此事,自当禀报祖父,择日上门提亲!”

什么?提亲?打死我也不要!

虽说我是极其仰慕这个史上“中华第一勇士”,但也不至于以身相许,见草就吃呀。想到昨天情形就尴尬得想去撞豆腐。再说,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儿,明明是极不愿意。

找个不愿意的人强嫁,我有病呀!不就被他吃了豆腐嘛,也死不了人!汗!似乎我的思想也太开通,说出来会不会吓死他。吓死了到时谁去打匈奴?

“蒙公子严重了!昨晚是形势所逼,又非你情我愿,再说没有铸成大错。婚姻之事,本是父母做主,也需情投意合。如若草率行事,成其一对怨偶,自然家不和。以公子将门之后,重在国家社稷,为君之臣,自当为国效力为重。但也需管好家事,才无后顾之忧。小女子早已丧夫,但夫亡自应守节情不移,一女不侍二夫!就算今日强娶于我,众人会用何眼光来看待蒙府?”

长篇大论一通之后,定眼看他。见他眼里先是惊讶,然后又掩饰不住欣喜。

“实不相瞒,虽说夫人风华绝代,可是有的是惊艳而并无动情。对于娶妻的愿望则是希望心心相映,情投意合。所以才至今未娶。虽说上门提亲之人不少,但总认为,缺少什么。今日夫人一番话,醍醐灌顶,真是自愧不如。万望夫人见谅!”说完认真行礼。

左一口夫人,右一口夫人,看他自是已释然。

其实对古人寡妇守节是极为鄙视痛斥的。但以此为借口,自是合情合理。

“昨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就击掌为誓,永不出口吧,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名节不名节的问题了。”其实还想说句,名节算个什么,只要真心相爱就成,想想,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刚刚还以节妇自居了。终是含笑伸出手。

他倒是豪爽,二手用力一击,啪的一声。我知道有什么情素在二人之间生成,然而却不关风月。很难在古代看到一个思想前卫的男子。志同道合,惺惺相惜,知已也许就是如此。

“当日伯牙鼓琴遇知音不过如此!”他朗声说道。

“我去拿酒来,今日不醉不归!”起身预备出门。

“还喝?还没吸取教训?”含笑瞪他“今日我们还是以茶代酒吧!呵呵!”

“行!”说完出去让丫环上茶,二人举杯对碰,以茶代酒。

“不要夫人夫人的叫我,倒是见生了,直叫我清就行了!”

“那你也不要蒙公子的叫了,大家都直呼其名吧!”

二人相干为尽,这算不算是茶逢知己千杯少呢?

“先派人去城南通知你家人,晚上时候,送你出府,现下怕是左相遣人盯梢着!”

“你们蒙家与右相走得很近?”我答非所问。

“右相胸襟,为人处事,自不是一般能比,祖父极为佩服!”虽不明所以,仍是认真回答。

原来如此,套用现在一句话,原来是吕派呀。至少这几年,还不会因为政与吕不韦的事忙活吧。

“那你就派人去通知我家仆人来接我,我要光明正大的出府,看他左相能奈我何?”我轻轻说道。淡淡望他。

“你?”

“忘记告诉你,这次我除了到咸阳做事,更是因为王子政接我于咸阳的!先前没有提起,是怕……”

“我明白,原来你就是巴家清夫人……”他摸着下巴,不住打量,不时点头“王子好几次提及你,说你貌美,聪明。本是不信,现在真是服了!”

“呵呵!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多谢夸奖!”

“哈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nDRIoydDI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