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不小心让岳有了 哦好棒耶别停

“真的假的啊?”

“……我的天啊。”

“你们晚上,到底是都在想些什么啊?!”

艾丽西娅被突兀的嘈杂声吵醒,宿醉的后果,一点点的反应在身体上。

好疼。

果然,如果平时不大喝酒的话,即便是低度数的梅子酒,都会让她头疼。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要喝那么多了。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有些艰难的从松软的被窝中探出大半个脑袋来,小小的睁开了一条缝隙。

刺目的光亮从床侧边的窗户散发出来。

好不容易适应好了屋子里白天的光亮之后,艾丽西娅这才看清楚了屋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普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们的房间里,一夜好眠的她此刻看上起精神百倍,就连训斥起安吉尔来,都显得各位中气十足。

“我还以为你今天都要结婚了,多少都该像是个大人了才对!”她看上去像是气的不轻,但作死去提溜安吉尔耳朵的右手,却又是重重抬起轻轻放下。松松的夹着她的耳朵,只有声音听上去很有气势,“自己胡闹也就算了!竟然还带着西娅一起胡闹!真的是!”

完了。

被抓个现行了。

昨晚喝的太多,两个人都直接趴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收拾屋子里的一片狼藉——被使用过的火炉不知为什么翻到在地,还倒了不少的灰烬在地上。

她揉着自己的额角,‘嘶嘶’的从被窝里出来,靠在身后的枕头上。床头柜上的时钟,显示现在还只有五点。

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连带着头疼都变的更加强烈了起来。

“今天就是婚礼了,一会儿就要出门了,难不成你还要顶着这一张宿醉脸穿着你的礼服吗!”

“妈~头好痛啦~”安吉尔丝毫没有被洛普夫人的怒火波及到,甚至还毫不客气把脸凑到她的手臂上左右摇蹭,“别骂我啦~”

“……真是的。”

洛普夫人被迫暂时哑火,把人又塞回到了被窝里,甚至还小心的帮着掖好了被角,“只有半个小时哦,特别允许你还可以多睡半个小时。”

八点要准备婚礼的话,就要早三个小时开始准备才行。

发型,妆容,礼服的适当调整……哪一个不需要时间?

“诶嘿~谢谢妈妈~”

算了。

这孩子过了今天,以后就要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生活了呢。

所谓的出嫁,‘出’,‘嫁’,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心下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轻手轻脚的带上门后,又小心翼翼的退到了楼下去。

因为事情耽误,今天早上凌晨三点才到达小岛的洛普先生,现在身上正套着安德鲁刚刚找出来的围裙,在已经收拾过了的厨房里面忙活着。

见着她一个人下来,锅铲都还没来及放下来就探头,“孩子呢?”

“还在睡呢。”洛普夫人没好气的回了句。

“怎么现在还睡着呢?来得及吗?”

“来不来得及我怎么知道!”

“你这一早上起来,怎么像是吃了□□桶似的?”洛普先生放下手上的锅铲,捉摸不清的挠了挠自己的耳朵根,“我一晚上没睡都没你这么燥。”

丝毫没有注意到洛普夫人已经凝重起来了的神色,浑不怕死的还加了句,“该不会是更年期到了吧?”

“?!!!森迪洛普!你什么意思!一大早的!是想吵架吗?!!!”

“诶?诶???”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洛普先生,此刻高大的身形看着意外显得有些瑟缩,“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看你这个性子,一说就炸,”洛普先生赶忙使眼色,“你看人家孩子还在这里呢!你……”

原本竭力缩小自身存在感在洗盘子,突然被点名的安德鲁,后背一僵。

缓缓的转过身来,有点尴尬的笑着主动打了一声招呼,“早上好啊。”看着挺自然的——只要是声音没有打颤就更好了。

“你看你把人家孩子吓得。”

洛普夫人也有点不好意思,她语气微微柔和了一些,“小鲁啊,你能帮阿姨去后面院子的菜地里摘点小番茄和洋葱来吗?”但反面,背在身后的手,却毫不迟疑的拧上了洛普先生的大腿软肉。

“嘶——”洛普先生一个措手不及发出道颤音,又赶忙咬紧了嘴巴。

安德鲁见状慌忙点头,拿起身边的筐子,就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只是,隔着关上的门板,依稀还能够听见。

“疼!疼……嘶,疼啊。”

“……你轻一点行不行!”

诸如此类的——咳——声音。

等到安吉尔拖着睡裙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又是一派和谐的模样。

半个小时的睡眠,对于宿醉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艾丽西娅跟在她的身后,还帮着揉了揉太阳穴。

“早餐要吃什么啊?”

洛普先生来的时候,特意带了小森的特产,玉米面包过来。虽然一直小心保存着,但隔了几天的面包,还是有点牙硬了。

“蒸面包哦。”安德鲁赶忙起身,迎接从楼梯上跳下来的小黑猫。

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后,才接着介绍说,“是洛普夫人做的。”

“因为昨天晚上还要麻烦西娅你来做饭,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虽然做了很多年的邻居,但人家也是客人呀。

玉米面包放的时间太久了,都已经干巴巴了。所以洛普夫人在掰了一小块下来尝了尝味道之后,果断就把烤面包换成了蒸面包。

经历过了水蒸气的洗礼之后,连面包边都变得绵软可口,终于又有了原本蓬松软软的模样。

蒸出来的面包和烤或者黄油煎出来的酥脆吐司不同,很难再刷果酱或者黄油。

因此,为了能够让面包稍微好吃一点,洛普夫人干脆在夹在蒸面包之间的蛋饼里添加了黄油。做了一大盆的蛋饼三明治,分成了两种口味,一种是加了糖和蜂蜜的甜口,一种是加了胡萝卜和青豆的酱油口味。

“好好吃啊。”安吉尔只吃了一口,两只眼睛就发光了,“以前在家里怎么都没有这么做过啊。”

“这不还是因为想让你吃上玉米面包吗?”洛普夫人拿走她的盘子,“你吃一个就够了,剩下的,给西娅吃。”

“诶?一个我吃不饱啦。”

“那你还想不想穿上你的礼服了?!”洛普夫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昨天晚上吃了很多吧?肚子都鼓起来了。”

她絮絮叨叨,“一会儿估摸着还要调一下礼服的腰围。吃完就赶快换衣服试试看,不然就来不及了。”

“只是一餐,”安吉尔没有底气的反驳,“应该不会胖太多吧?”

“你以为你是什么体质哦?”

洛普夫人叹了一口气,“只要多吃一口,就会立马显出来的人竟然还大着胆子喝酒了。”她把手伸向了安吉尔的左右两颊,无声的上下揉了揉,“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感觉你的脸好像都有些浮肿了。”

“不会吧!”安吉尔吓得手上那只咬了一口的三明治都重新掉到了盘子里。

也顾不得那些掉在身上的食物残渣,她慌里慌张的就窜到了精致前面,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个不停。

面色渐渐就从不敢置信转成了如丧考批,“真的……真的,肿了。”

偏偏是在下颚角的位置,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突兀发泡起来的肉肉都很明显。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宿醉还没有解酒的原因,她的眼角还泛着红。

揉了两下,也没见着有散开的趋向。

“怎么办啊!”安吉尔急了,还有两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

“能怎么办。”洛普夫人叹了一口气,把桌子上面的洋葱汤推过来,“先把这个汤喝了。”

“都肿成这个样子了,还喝什么啊。”安吉尔急的在原地团团转,“完了完了,之前白白克制了那么久,全完了。”

“多大点事!”洛普夫人把礼服拿过来,劈头往安吉尔身上一丢,“衣服先试试,哪里不合适就改!脸肿了,你在那里跳来跳去就有用了?”

她无所谓的嘟囔了一句,“反正还不是要化妆的?”

“话是这么说啦——”

“洋葱汤消肿的哦,喝不喝?”

“真的吗?”

“假的啦!”

“诶?!”

最后还是一脸忧心的跟着在桌子边边坐了下来。很谨慎的没有把手再伸向蛋饼三明治,转而专心致志的盯着那一小碗的洋葱汤。

黑胡椒的气味还是满明显的。

炒软了的洋葱很甜,和里面海盐的味道也很搭。

只是——

不管饱。

她手上的勺子越发加大力气,自己也不自觉的就在小碗里搅和了起来。

洛普夫人本来还想装作没看到,但看着她这个样子,到底还是心软的从厨房里有拿出了一个小盆。

是早上刚刚从菜园子摘回来的小番茄。

“这个不会胖啦。”

艾丽西娅吃了一口,有点惊讶,“怎么是热的?”

“因为和面包一起蒸过了啊。”

“蔬菜也可以蒸着吃吗?”她被冲击的眼睛都瞪大了。

洛普夫人笑着喝了一口咖啡,“我也不知道啊,”她也跟着拿了一个小番茄,丢进嘴里,“但是很甜不是吗?”

确实。

小番茄蒸着吃,甜味确实更加突出、更加鲜美了。

洛普夫人把盘子往安吉尔面前推了推,装作不在意的催促,“快吃啦!一会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nDQg4wdD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