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干神女师傅 大臣轮流公主高辣

一个是荣慧打过来的,还有几个分别是何俊忱、佳佳、还有一个未知号码。

何俊忱不仅打了几个电话,还气急败坏地发了几条短信:

“姜晓晓你是不想干了是吧?敢不接我的电话?赶紧接电话!”

“今天你是想怎么着?这可真是时风十年难得一遇的耻辱!以后我在其他传媒负责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

“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这是勾搭了不少有钱人啊!难怪在公司里趾高气扬!”

隔了大概半个小时,他的语气缓和了些:

“我知道你现在躲着不敢见我,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就要一起想办法解决是不是?这样吧,订一个茶水间,我们见面聊。”

……

真是头疼……姜晓晓忍着身上的酸痛动了一动,好不容易才直起半边身子,先给荣慧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其实也还好,虽然有违转型的初衷,但是又再次引发了大众对于《时风》的关注,转型计划可以再想想,这次其实也不算是出了什么大乱子。”

对于这次的事件,荣慧显然并不怎么放在心上,顶多就是八卦自家师傅和谢昊宇之间的关系罢了。不过想想何俊忱那鸡毛的个性,荣慧追问道:

“是不是何俊忱找你麻烦了?”

“何俊忱正要找我算账呢。”

想起那一溜儿的短信,再结合荣慧这边给自己的信息,姜晓晓就有些想笑:

“听他的语气这可是史无前例的直播事故,说是十年难得一遇的耻辱,还让我订一个茶水间跟他见面聊。”

“???拜托,他是疯了吧?”

一边接电话,荣慧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鄙视,翻了个白眼:

“你可别听他在那儿胡咧咧了,昨天直播之后,《时风》的官方微博粉丝量翻了一倍,连带着上个月的杂志销量都涨了不少,他今天早上开例会的时候都春风满面的。而且别的不说,我刚刚才得到的反馈,有几个有往来的书店老板都跟我说,他们以前没卖完的库存《时风》杂志都清出去了不少。”

“这样我稍微也能放心些了。”

看来,虽然阻碍了时风转型的计划,但是短期来看影响并不是很大,姜晓晓松了口气,正想换个姿势的时候,却一不小心牵动了腿,昨夜折腾出来的痛楚使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刚醒,不小心扭到了脚……”

赶紧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姜晓晓面色微红,她着实有些怕了:“不说了不说了,今天有什么工作安排吗?有的话发到我手机里就行了,我先挂了。”

原本还想跟师傅八卦八卦谢昊宇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的时候,荣慧就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她一脸疑惑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这么急吗……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挂断电话之后,姜晓晓这才松了口气,原本还以为自己这次必定是闯下了弥天大祸,正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补救的时候,荣慧却给她带来了好消息。

身上酸楚难忍,好不容易洗完了澡,姜晓晓刚从房间里走出来,就和门口的萍姨迎面撞上了,萍姨面上写满了笑容:

“夫人你醒了?下面已经准备好了吃的,要是您有什么想吃的,我就让厨房里的人给您现做。”

被萍姨吓了一跳,姜晓晓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萍姨你怎么在这儿?

“先生特意吩咐我照看着夫人些,我怕夫人身上不方便,所以就在这外面候着。”

老人家笑眯眯的,看得姜晓晓两颊都忍不住生起了些微的热意:

宋怀宁这样吩咐萍姨,是个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赶紧解释道:

“萍姨你放心,我身体好得很。”

“身体底子好就好。”

闻言,萍姨笑得更加高兴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透露着一种暧昧的感觉。

……看来现在是越解释越添乱,姜晓晓索性什么都不说了,她扶着扶手一步一步往下走,虽然不至于走不动路,但是的确身上酸疼发软,使不上劲儿。

还没走两步,她的另一只手就被萍姨接了过去,姜晓晓一扭头,就看到了萍姨那和蔼慈祥的面容,她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能红着脸道:

“萍姨,我就是想扶着扶手,我真的自己能走——”

“瞎逞什么能?你这孩子,要我说就是脸皮太薄了,夫妻之间都是这样过来的。萍姨都是过来人了。”

说着,萍姨也不管姜晓晓表情如何,就搀着她走到了餐桌前,这还不算完,她等着姜晓晓坐定之后,将汤盅打开,盛了一小碗送到她面前:

“这是佛跳墙,今儿个先生一走,我就让厨房里的师傅给焖上了,到现在差不多刚刚好。”

佛跳墙……喝了这一碗她只怕要流鼻血了吧?

但是这是老人家的一番好意,抬起头看看萍姨那张慈爱的脸,姜晓晓硬着头皮把这碗汤喝了下去,“萍姨,你不用在这儿张罗,菜色都是我喜欢的……都这个点儿了,你还是先休息休息。这边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从没听说吃饭还得别人伺候的,姜晓晓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把萍姨劝走了,只是看着这满汉全席似的餐桌,实在是有些无处下筷。

食不觉味地吃了两口,姜晓晓就把筷子放下了,一想起萍姨那慈爱中饱含期待的双眼,她的脸不知不觉又热了起来:

“混蛋!”

要不是他表现得那么明显,萍姨能知道吗?!

现在好了这么大张旗鼓,估计其他的佣人也都知道了!

忍不住丢了筷子,姜晓晓再也吃不下去了,趁着四周没人看着自己又跑上了楼。

卧室里已经有佣人打扫过了,床铺被褥都已经换成了干净的,姜晓晓一方面感慨宋家聘请的佣人效率之高,一方面想着自己在这栋房子里……还真是毫无隐私可言。

就在这时,她放在床头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姜晓晓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只消看了一眼,她就把短信删除了。

是谢昊宇发过来的。

他说:

“晓晓,那天我在直播的时候说的话,都是真的。”

“我找了你很多年,我一度以为我这辈子都只能在对你的思念中度过了,但是上天保佑,你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可以重新来过。”

“晓晓,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快乐吗?我们一起回到过去好不好?就当你失踪的这几年都不存在好不好?你只是出门玩了一趟,现在你回来了,不是吗?”

“晓晓……”

……

她不想再看了。

深深地叹了口气,姜晓晓原本还有些啼笑皆非的羞恼,但是现在,她满心里都是苦涩。

有些事情,不是说翻篇就能翻过去。

她有些倦怠地阖上了眼,他说从前……从前,他们是一对人人称羡的情侣。

相识于幼时,两人是众人眼中的青梅竹马,这样的感情似乎的确很坚固。

七岁时,他挥舞着他的拳头,说他会永远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十四岁时,昔日瘦小的男孩子已经逐渐成长为少年,他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只是依旧在面对她的时候依旧会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二十一岁时,两人刚刚从大学毕业,他应养父的要求,进入谢氏企业工作,而她也满怀信心地进入时风工作。

……

他们人生的交错,也到此戛然而止。

两个人情正浓时,她从来没想过他们会有分开的一天,直到现实摆在她面前时,她才恍恍惚惚地想:

原来那些小说里的情节,是真的会发生在她身上。

谢昊宇的养父、当时谢氏集团的掌舵人,他收敛起了平日里的慈祥,面孔严肃,眼中施压:

“以前你和昊宇打打闹闹,我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年轻人心性未定,谈几场恋爱没什么关系,就当是丰富人生阅历。只是前几天,昊宇竟然同我说,想和你早点结婚。”

以前她不是没有见过谢老爷子,这位老人家总是以一副慈祥、疼爱后辈的形象出现,如今,他俨然换了一个人一般,姜晓晓就是再傻,也明白他为何如此了。

是为了谢昊宇。

她头脑尚在一片混沌中时,坐在她对面的老爷子又不慌不忙地开了口: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你这样的家世配昊宇,的确还差了点儿。从他被从孤儿院里接出来、从他姓谢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已经和谢氏集团息息相关紧密联系……我是绝对不会容许他娶一个对谢氏集团发展无益、甚至是会拖后腿的女人的。”

见她木愣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老爷子似乎起了些许怜悯之心,他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道:

“我怎么说也是看着你和昊宇、昊然一起长大的,你是个好孩子,我既然让你离开昊宇,也不会亏待了你。”

说着,他推过来一张支票。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mDgByJd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