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颠簸路面后排座椅异响晃动 珊儿不要了全文阅读目录

“是。”小丁子连忙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跑了出去。

回到御花园,小丁子泄气的瘫软在池边,要他如此去回禀那位貌美如天仙般的女神医,他哪有这个脸啊!

到底该怎么办呢?小丁子目光呆滞的盯着某处,忽然沉下了眉。

有了,他可以去一个地方,在那个地方肯定会见到莫统领。

夜色迷绕在一片嫩绿之中,属于翠柳的清香伴着清凉的月光透进纱幔。纱幔中藏匿的人儿闭着眼,安详无比。

她的容颜极为清丽,给人一种看淡世俗风霜而后的平和。肌肤胜似冰雪,在华贵与怡然的状态下,展现了那种典雅大气的神韵。

而她眉心之间却似有些若隐若现的灰暗光泽,与她周遭肌肤的颜色相比,极不协调。

昏暗的星月楼中只有一缕摇曳的烛光,静静燃着。

一道黑影悄悄而来,由于阁内的光线十分昏暗,他有些看不清楚事物,仿佛也是为自己壮胆一样,勇敢的向床榻走去。

这么晚了,守夜的宫女早就睡熟了,所以没有人会发现他。

如此甚好,他一定要达到目的,就快达到了。距离床榻的位置已经很近了,黑影继续向前。

夜色之下,风微冷。

一道明亮的光影似是划破了空气,也晃在他的眼前,下一刻,感觉脖子凉凉的。

黑影惊叫一声,吵醒了门外睡熟的宫女,宫女见状立刻尖叫出声。

“闭嘴!”一个冷漠的喝斥将两人的叫声打断。

烛光忽然亮了几分,映照在那人冷峻无凿毫无任何修饰却极为耐看的脸庞上。

而他手中的长刀,正在月色下散发着凌厉的光泽,稳稳抵着那黑影的脖子。

细瞧之下,那黑影竟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

宫女一怔,连忙惊道:“小丁子?你怎么会来这里?而且半夜偷偷摸摸的来?这里可是公主的寝宫,你鬼鬼祟祟的到底要做什么?”

小丁子根本无法动弹脖子以及身体,他已经吓得全身瘫软了,却在刀刃的面前死死撑着身体。

看着眼前冷酷漠然眼神却十分凌厉的男子,他颤抖的掉下了泪珠子,颤颤巍巍的说道:“莫,莫大人,百里神医有请!”

莫从寒冷冷的盯着小丁子,忽然冷笑道:“你夜半之时,擅闯星月宫,已经是死罪。待我处置了你,再去见百里晴迁。”

“啊!”小丁子尖叫一声。

忽然一抹幽香吹来,公主的纱幔微微晃了晃。

莫从寒立刻挥刀一劈,在不惊扰公主的情况下,用散发的刀气隔绝了那股外来的气力。

小丁子刀口夺命,双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其实身体已经瘫软如泥的倒在地上。

而那名守夜的宫女却感觉有一道很柔的风从背后涌来,带动了她的衣角随风飘飞。

阁内桌上的几只烛火突地燃起,整个星月宫骤然明亮,而小丁子旁边却立着一个人。

宫女十分吃惊。

明亮的烛光微微摇曳,将那长身玉立的女子映照清晰。

朦胧的光泽流转在她一张宛如仙女般的美颜之上,眉眼风雅悠韵,额前一缕白发微微飘荡,淡雅气质霎时光彩夺目。

不仅宫女吃惊,就连一向冷酷的莫从寒都在心中惊诧非常。

原来城门边的那一幕并不是眼花,而是这百里晴迁根本就是深藏不露。

方才那一股气力来的及时,就在他的刀稍微往前一送之前,那股气力应时而来,就是不想他杀掉小丁子。

而当他的刀气深落之时,那股气力立时化作柔气,云淡风轻的消散了。

根本不是存心要伤害公主,只是要将他的注意力与兵器转移而已。这个百里晴迁,真的很不简单。

百里晴迁饮了口酒,轻轻打了个哈欠,慵懒道:“我算是看透了,这皇宫之中,你这侍卫统领可比皇帝更有用。”

“大胆!这句话简直是以下犯上。纵然你是江湖神医,也不能无视皇家威严。”莫从寒沉着脸色看着她,既然已经给小丁子一个深刻的教训,那么他就不必再出手了。手掌轻动,刀已归鞘。

百里晴迁仔细看着他的手法,觉得这个莫从寒也是极不简单,能够将一手刀法使出绝世魅力,不入江湖实在太可惜了。

她淡淡的说:“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因为皇帝想让我今日来给公主医治,但是我否决了他。而你,却能将我引到这里。这说明你比皇帝,更加能耐啊。”

莫从寒冷下脸,瞥了一眼颤抖不已却勉强没有昏过去的小丁子,忽然展眉一笑,“其实是他的功劳,若非他来这里刺探我的下落,我肯定不会出手。若我不出手,你也不会现身救人。神医不愧是神医,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死去。那么,百里神医,你既然来了,就为公主诊治一下吧。”

莫从寒手一挥,同时背过身去。

而床榻周边的纱幔就像被一股凉爽的风吹开一样,自动挂在了床边钩子上,露出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长公主。

百里晴迁看了他一眼,神色回归了正统,慢慢的走到床榻旁。

她仔细观察着公主的脸色,忽然发现公主脖子上有几块浅淡的红斑,眉峰一动,偏头道:“你们都出去吧。”

莫从寒冷漠的吩咐,“你们下去,我留下。”

“你也出去。”百里晴迁淡着声音盯着他沉下去的脸。

莫从寒不肯退让,皱眉道:“我是公主的贴身侍卫,我要确保她的安全。我就背身站在这里,不会打扰你。”

“那也不行,你必须出去。”百里晴迁坐在床榻边,喝了口酒,“我要把公主的衣服脱了看个究竟,你一个大男人就算背身站着,也于理不合。”

“你要脱公主衣服?为何?”莫从寒心下大惊,公主千金之躯,怎能让外人观看。

百里晴迁面沉如水,将酒囊重新挂在腰间,淡淡的笑着,“如果你不想你的公主出事,就立刻消失在我面前。否则,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公主香消玉殒的那一刻,你也同样会陪葬。”

莫从寒深吸口气,尽管不愿离开,可公主苍白的脸颊实在让他心痛,忽然咬牙道:“劳烦神医,务必要将公主治好。”

莫从寒沉着一张脸,步出了宫门。

而宫女也早已回了神,费力的拖着瘫软的小丁子离开了星月宫。

望着那轮迷幻的圆月,感受着周遭萧索的风。

莫从寒心底一片沉冷,如果百里晴迁治不好公主,他便是拼了命,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阁内一片清冷,唯有烛火的光亮才会使人感到温暖。

百里晴迁凝视公主的脸颊片刻,伸手翻开了她松散的前襟。

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红斑,有的红斑已经沿着脖颈蔓延而下,有些像曼陀罗的花藤般缠绕而下。

就像一个摆脱不了枷锁,为的就是禁锢人的身体以及心灵。红斑下的肌肤如凝脂玉一样,在月色下闪烁着莹莹如玉的光芒。

而公主胸丰两旁的红斑更为密集,显然是沿着各路经脉的游走已经聚集到了心脏周围。

若非公主从小生活在皇宫之中,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凡吃食与用品都是天下最好的,否则换了普通人,早就没命了。

百里晴迁心叹一声,将公主散乱的锦服整理完毕。

难怪那个人会出面,原来这不单单是一桩瘟疫。

这公主身上所中的竟是失传已久的南疆蛊毒,随即她皱了皱眉,南疆一带的蛊毒怎么会出现在皇宫?

若是要毒害的话,为何不选择皇帝而是下在一个弱不禁风的公主身上呢。

百里晴迁踏出星月宫,举起酒囊喝了口酒。

莫从寒立刻问道:“如何?”

百里晴迁晃动了一下酒囊,淡淡的说:“没有酒了,你去大内酒窖里给我弄些美酒。不用这般发狠的看着我,这是皇帝的意思。”

莫从寒根本不想理会酒不酒的问题,而是一字字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治好公主?”

百里晴迁不耐烦的说:“我跟你说公主的病情,你能听懂吗?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要把我的需要贯彻到底。我现在想要喝酒,你到底给不给我弄酒?”

莫从寒压下气焰,沉冷着声音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女人,女人怎么会这么爱好喝酒!”

“我是不是女人并不是你所关心的范围,你只要把皇宫里的美酒奉到我的面前,其他的事情,也就不用你操心了。”百里晴迁一步一晃的朝前走去,根本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留下。

她此刻有些醉了,因为她今天把酒囊里的酒全都喝了,她的酒都是上乘美酒,喝多了自然会上头。

所以她要回去睡觉了,步伐飘逸,却带着一丝困倦的慵懒,“如果明天早上我还看不到美酒,你就等着为你们的公主收尸吧。”

莫从寒由心底叹息而出,一代神医居然是这般模样,简直是个酒鬼。

当清晨的暖光透过洁白的云层窥探下来时,也同时把这股暖意带给了所有的人。

百里晴迁从睡梦中悠悠转醒,一双睡眼朦胧的模样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当适应了朝阳的温暖味道时,她轻轻坐起了身体,如瀑发丝倾肩而下,一种柔弱温润之感淡淡流露。余光瞥到桌子上有些不同,一眼望过去,那竟是两个精致的酒坛。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jeIw4fdX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