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一夜未拔出 托着下坠的肚子艰难迎合

告别了星际的各种高科技,他们来到了车水马龙的现世。

2019年的人依然忙碌于生活,在路上源源不断的人群中出现了三道风景线。

宁宇航两人再加上卿书本就长着引人注目,现如今,放在一起更是让人挪不开眼。

来来回回的人,不停的侧目着三人。

闻谨言的嘴巴喋喋不休:“好不容易回到这里,走,我们去探望一下以前的老朋友吧!”

“我们去学校看一下吧!”宁宇航面色有些潮红,显得异常激动,他暗暗压下心里机场澎湃的心情。

卿书眼底闪过一丝犹豫。瞬间消逝。

刚回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因为没有流动人民币,他们就打算靠着双腿走到那个距离他们有几公里远的学校。

宁宇航和卿书两人体能非常好,这一点路不在话下,只有比较娇气的闻谨言一路上抱怨个不停。

“我控制一个人,让他直接送我们过去就好了,为什么我们还要走路啊?”

宁宇航心情极好地搭了一句“你不是很喜欢这里吗?那么这里的文明你应该要遵守吧!”

闻谨言想想也觉得是,但他还说觉得有些不满“我觉得吧!不一定,我喜欢这里就一定要按照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就像我不用吃饭一样,始终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卿书沉入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去理会闻谨言的抱怨。

当他们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现在是下午的三点钟,距离他们下课还有几个小时。

“我们来到了哪一天?”宁宇航侧过头问着卿书。

“不清楚”

宁宇航剑眉微微一挑,他没想到会得到一个这么不确定的答案。转念一想,便又想到时空定律的确是非常奥妙的一件事,便不做下问。

闻谨言的眼睛咕噜咕噜的乱转,突然间他盯上了路过的一个小姑娘,他瞬间发动精神力将对方控制住。

宁宇航眉头一蹙,颇有点不喜他的作风,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闻谨言也不管他们两个怎么看他,他仰着下巴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小姑娘回道:“2019年4月20号!”

偷听着这一边动静的宁宇航眉眼一松,这才是卿书离开的几个月后,那些还没有发生的都还来得及去阻止。

宁宇航缓缓的输出了一口气。

随着下课铃的响起,学校大门陆陆续续走出许多的人,有些面孔他们依稀记得,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也礼貌地向他们打着招呼:“谨言,卿书好久不见啊!你们舍得来上课啦?”

卿书只含笑回应了一下。而闻谨言则更加直接,上前和他们搂着肩。渐渐走远了。

宁宇航伸长脖子往远处看,终于等来了那道梦到梦寐以求的身影。

他连忙低头整理起自己的衣衫,假装不经意抬头,频繁的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夏冬寻和身旁的夏彤夜有说有笑,一时间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两人。

等走近之后,她脚步微顿,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大步走上来:“卿书你回来啦?”

“嗯”卿书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宁宇航在一旁笑的有些嫉妒,怎么不跟他叙旧呢。但是想想也是,按照日期来推算的话,他们前几天才刚见过面,所以承受不起那句好久不见。

“冬寻!”宁宇航嗓子有些暗哑,这个名字在他梦里徘徊了多久,也不敢喊出口啊。

夏冬寻似乎有些不理解他的神情,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了?生病了?”

“没有,就是想你了。”宁宇航忽然笑得有些贱贱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彤夜突然间像是懂了什么似的,她酝酿了一下,开口说道:“既然你们要叙旧,那我就先走啦?”

她不开口还好,她一说话宁宇航就开始有些搞不懂状况:“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宁宇航认真回想了一下,他明明记得没有多久之前,她们还在婚礼上面闹过不愉快,即便和好也没那么快吧!

夏彤夜和夏冬寻对视了一眼,有些不解,他为何要这样问。

似乎是知道她们的意思,宁宇航也疑惑的转头看向卿书。

卿书被三个人同时注视着,她淡定的提出了一个别样的要求“去吃饭吧!”

三人也不好拒绝她提出的要求,纷纷点头答应着。

“正好我们也饿了,去吃饭吧!”

宁宇航激动的心情,渐渐的冷淡了下来,他开始发现了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些原本没有任何改动的事情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在他的记忆力,夏冬寻和夏彤夜根本就没有好好的在一起吃过饭,也不会在一起吃饭说笑……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宁宇航心里的疑云越来越重。

卿书带着他们去到一家她觉得很好吃的餐厅。

点菜的时候宁宇航特意点了两个菜,他偷偷观察着夏彤夜的脸色,并无异样。

等菜上完之后,宁宇航发现,他点两道菜夏冬寻的确都没有动过。

“还好……”宁宇航高高悬挂起的心也微微放了下来。

“嗯?你说的什么?”坐在他对面的夏冬寻以为他在跟她说话,突然开口问道。

宁宇航放下筷子:“我是想说,夏彤夜不是已经都请假不上课了吗?怎么这突然?”

“咦?”夏冬寻一脸不可置信“你听谁说的呀?”

宁宇航脸色一沉“难道不是吗?”

夏彤夜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卿书夹菜的手微微一顿,然后又继续的吃着饭,两耳不闻他们的事。

中途, 夏冬寻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夏爸爸打电话叫他们回去吃饭,夏冬寻敷衍了几句,从对话中可以听出,她在家里应该是一个很受宠的女孩吧!

宁宇航垂上的眼帘。

挂断电话后。夏冬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爸爸叫我们回去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夏冬寻好夏彤夜还贴心的把帐结好然后才回的家。

留在餐厅里的两人,气氛有些暗沉。

宁宇航最先沉不住气“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卿书拿起铲餐巾擦了擦嘴巴“你还没发现吗?”

宁宇航声音突然提高:“发现什么?”

旁边几桌客人纷纷向他们投来八卦的眼神,宁宇航狠狠将头撇向窗外。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卿书对他的幼稚感觉到十分失望。

“我记得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宁宇航闭了闭眼睛,他不懂,为么会这样!

卿书也不想跟他绕弯子。

刚刚那个是夏冬寻没错。但是她并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夏冬寻。

空间维度解释起来比较抽象,卿书一时间也跟他讲不清楚。

只是简单的跟他讲了一下夏冬寻的前世今生。

有因才有果,因为夏彤夜穿越到这个夏彤夜在身上才会结出夏冬寻这个果。

而他们回到的这个世界也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也是最大的不对。

因为,在这一次,夏彤夜根本没有被替代。

而熟知所有剧情的夏冬寻也释然了,因为真正的夏彤夜并没有很讨厌,她们的关系逐渐好了起来。

而卿书的身影也的确在这里出现过,但正真的卿书却从未正真出现过。

这只是一个重建的维度空间。很多事情都是参照原先世界的规则来的。

听完之后,宁宇航有些颓然,他伸手揉乱糟糟的头发“我想回到的是我原本的那个空间!”

知道他的意思,但卿书却很遗憾滴摇摇头“不可能,因为那个世界的夏冬寻已经完结了。”

每个世界都有一条主线,任务开始时,夏冬寻就是那个世界的主线,现在她已经将生命到达了最终,而结束了就不可重来。

卿书耐心的建议“这个也的确是夏冬寻,你可以试着和她在一起。”

“怎么可能!”宁宇航伸手一拳的打在桌上。

卿书眼睁睁的看着他崩溃地起身跑了出去。

随着他的离开,卿书的视线缓缓的挪到桌子上,在宁宇航离开的桌前有一滴指甲大小的水迹。

卿书愣了好久。

她不是很懂他们所谓的爱情。

明明是他没有珍惜那一份来之不易的感情,为什么在失去之后伤心欲绝的像是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一样。

天空外面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水。

卿书的心情越来越有点复杂。

她静静聆听着窗外江南的雨声敲打在窗台上,很像响屐廊里铃音与空竹的回响。

她听说结一世姻缘,只为看一个人的眼睛老去。要是这些都等不到,还不如就要一只小舟,余生放舟太湖,再不要上岸。

系统也随着宿主的沉默而沉默着。

良久,它提醒着卿书:“雨停了!”

卿书清澈的眼眸子也微微转动着,她的视线从窗外收回,在识海里,淡淡的说道:“回去吧!”

就是一个转身的时间,服务员回头再看这一桌的客人时,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她皱了皱眉,那个长的很好看的女人明明前几秒都还在,怎么突然间就走掉了?

服务员摇了摇头,有些可惜的叹息,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即便是女人看见那种容颜也忍不住羡慕。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jHgc2fdHU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