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按揉小豆豆身体苏了 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

“南墙!”看到暮白肩上倚着的居然是南墙,不禁又惊喜又疑惑,今日不是她的封后大典吗!

见新夜到了,暮白便将怀中的南墙推给了新夜,“你的女人,你自己看着,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从婚礼上抢来的!”

暮白得意地看了一眼新夜,便拉起绿瑶离开了。

“哎,南墙还在那呢!”绿瑶一脸懵得被暮白拽着走。

“嘘,这个事你别管,让他去弄!”暮白挑了一下眉,望了一眼远处的新夜。

新夜把南墙抱至了星辰宫,看着妆容精致的南墙,新夜不禁心口发疼,无论她选择谁,她始终是他心底最爱的那个人!

半饷,南墙缓缓睁开了眼,正好对上一双深情的眸子,赶忙闪过了对视,半坐起身,“我要回去!”

只觉身体忽地被按在床上,星辰般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南墙。

南墙将脸撇向一边,眼角闪烁,“ 青亦,还好吗?”

按在床上的双手微微屈了一下,眼眸闪过一丝无奈,“南墙,我知道你无法原谅青亦,你要怪就怪我吧!”

说罢,缓缓抬起了身,坐在了床沿,南墙顺势也坐了起来。

“是!我没法原谅她!”不容一丝劝说,决绝地说道,如果因为爱一个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这样的爱太可怕,绝不容忍!

“南墙,我和青亦已经彻底了断了,她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

“过几天我就要去东海收服蛟龙,南墙,和我一起走吧,找个没有天界和魔界的地方!”新夜满怀期待地望着南墙。

“我……”门外突然传来吵闹声,只听得暮白和外面的人吵吵闹闹地在争辩着什么。

“放肆,你带着这些人来天界,想干嘛!”

“今日我不想和你浪费口舌,快让你们战神交出我们魔后的!”

“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说我们掳了你们魔后!”

“小子,我劝你不要嚣张,不然那休怪老夫不客气!”

“来啊,谁怕谁!”

“住手!”星辰宫的殿门忽得打了开,迎面走出一身蓝衣的新夜,身后是渐隐渐现的南强。

“还说不是你们战神掳了我们魔后!”魔族一名老将吹胡子瞪眼地欲提刀与暮白干架。

“新夜,你出来干嘛,这点小事我能解决的!”暮白回瞪了一眼魔族老将,走到新夜面前低声嘀咕着。

看着魔族老将身后带来了一大帮的魔兵,周围被天兵举剑包围着,双方互不相人,剑尖互指。

“你们在嘀咕什么,快把我们魔后交出来!”魔族老将将刀指向了新夜。

新夜目光凌厉,以凌波微步之势到了老将身前,对着大刀食指轻点,金属落地的声音发出。

“天界,还轮不到你们你们撒野!”新夜高抬下巴,鄙夷地望了一眼魔族老将。

“战神了不起啊,今日老夫就来与你会一会!”掉落地上的大刀飞到了魔族老将手中,对着新夜就是一砍。

新夜一个转身来到了魔族老将的身后,嘴角一勾,“我在这里呢!”

被戏耍了一番,魔族老将更气愤,转身又对着新夜挥去了一刀。

“虎将军,不要再打了,我这就和你们回魔界!”南墙担忧地喊道。

挥了几次都未能上到新夜半分,虎将军更觉恼火,挥刀挥得更猛了。

“老小儿,我劝你你还是歇一歇,回魔族养老吧!”暮白在一旁煽风点火地嘲讽着。

“暮白!”南墙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暮白,转而继续向虎将军劝导,“别打了!”

“呀!你这臭小子,待我收拾完你们战神,再来收拾你!“虎将军气喘吁吁地向新夜砍去。

躲了五六个回合,新夜也有点烦了,待虎将军挥刀过来之际,新夜拿出玉笛将大刀打落,直逼虎将军喉咙。

铛,一股强劲气流打在玉笛身上,新夜急忙收回了玉笛。

“天界战神,原来就是这么欺软怕硬!”只见魔兵分成两边散开,缓缓走来身着紫黑色长袍的墨尘。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jHRaZrdH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