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张行长不用戴套下载 形容幻觉句子

万梅山庄虽然叫万梅山庄,远远望去却看不到一株梅花。

但现在是四月,杜鹃正开放,大片大片拥挤在万梅山庄附近的山坡上,红得像火,粉的像霞,仿佛一片热烈的火海,肆意的展现着自己的美丽。

而就在这满山遍地的鲜花中站着一位身穿锦衣的贵公子,他静静的站在漫天花海中,安详宁静的脸上带着一抹恬静柔和的微笑,衬着这各色鲜花忽然有了无法形容的光彩。

他的样貌并不像陆小凤那般精致,需要靠胡须遮掩,也不是西门吹雪那样俊美逼人。像一把锋利的剑。你看到他,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他的样貌,而是那难以描摹的气质,纵然站在这满山的鲜花中,也丝毫没有折损他的风姿,反而相得益彰。

太阳的斜晖大片的洒在这片开满鲜花的土地上,暖暖的,柔柔的。

现在正是黄昏,夕阳温暖,暮风轻柔,吹在人的脸上,像是一只温柔的手轻轻的抚摸。

夙玉刚从万梅山庄出来,离得很远就看到了一位面目柔和、气质温润如玉的公子。

他安静的站着山坡上,眼睛眺望着远方,唇边带着一抹惬意的笑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又仿佛仅仅是在欣赏着眼前难得的美景。

万梅山庄附近罕有人至,更何谈来此处赏景,所以他必定是在等人了,而在这个时候,又是在向来人烟寥寥的万梅山庄外面,他所等待必定是刚才在前厅来找西门吹雪的陌生公子了。

夙玉在陆小凤刮胡子时便跟西门吹雪道明了自己的来意,索性西门吹雪仿佛另有自己的考虑,只沉默了一小会便点头同意了。

至于比剑之约也约到了待夙玉的身体好转之后,之后夙玉便没再多呆,带上望舒出了万梅山庄,不想刚出来便看到花满楼。

花满楼常年与花为伴,身上自有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宁静祥和,其心境更是隐隐暗合天道,在这灵气极其缺乏的时空,花满楼身侧灵气充盈,这些灵气虽不足以修仙,但也足以使人免病除灾,长命百岁。

这种气息在普通人看来也只是觉得花满楼平易近人,令人愿意亲近他罢了,但在夙玉这些修仙人眼里,这种气息却是无比的令人敏感的,更何况此间灵气稀薄,对于夙玉压制伤势更是不利,而花满楼身侧水灵气充盈,所以此时的花满楼在夙玉眼里是极愿意亲近的,心里是这么想的,身体确是更快的做出了反应,转身向着花满楼走去。

花满楼正在“欣赏”这春天难得的美景,忽然感觉有人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步伐轻盈,不是陆小凤,来人是一名女子,会是谁呢?

花满楼从来不会以恶意去揣测任何一个人,更何况来人是一位姑娘,虽然以他所了解的万梅山庄和西门吹雪不应该在此时出现一名女子,但他愿意给她最大的善意,于是待他感到来人离他不远后,便开口道:“姑娘,有什么事吗?”声音轻柔,使听者如沐春风。

夙玉从未见过如此气质的男子,且不说那眉目雅致却又不失男子气概的五官,单那一身通透的令人心神安宁的温润气息,就已足够让所有人侧目了。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位公子绝对配得起君子这个称呼。

他脸上淡淡的笑容,不是客套,亦不是用来遮挡内心真正情绪的面具,而是发自内心的,充满着对生命的热爱和对上苍的感激。

鲜花满楼!

一个词语在夙玉的心中呼之欲出。

只是,他的眼睛,似乎有些问题。夙玉有些失礼的看向花满楼的眼睛。

花满楼虽然双眼失明,但对于人的细微变化却是极为敏感的。

不过片刻,自然感觉到了夙玉视线的变化,便轻轻开口解释道:“我的眼睛看不见。”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可见他对于自己的眼睛不能亲见这大好春光也许有遗憾,却并没有什么怨天尤人的情绪,反而有种别样的洒脱。

夙玉愣了片刻,在听见花满楼如此说后,似乎有些惋惜。

“啊?是这样的吗?”夙玉语气里有些叹息,但并不是可怜花满楼,反而真的很佩服他的洒脱胸襟。

她向前走了两步,到了与花满楼并肩的位置,随着他的视线也看向这大好春光,景色美不胜收,令人心境开阔,夙玉又看了看身侧的花满楼,有感而发,不经间便脱口而出:“……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表象声色,又有什么分别?看得见,看不见,想必对于公子来说并不是那般在意吧。”

夙玉说完后自己先楞住了,这句话……这句话,如此熟悉,仿佛对另外两个人说过,是谁呢?

……这段时间自己的记忆逐渐恢复,甚至自己还记得自己还未上山时在山下生活的时光,但对于上山后的记忆却模模糊糊,无论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似乎有种力量在阻碍自己想起来。

今天突然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似乎很是熟悉,和记忆中两个始终看不清容颜的男子有着很深的关系。

而花满楼听了眼前这位姑娘的话,心中慢慢的勾勒出了这位姑娘的形象:一位看似淡泊内敛,不问世事,而内心情感丰富,心地柔软善良的女子。

原来的距离感凭借这句话,现在变浅了许多,夙玉在他心中的形象也更有趣清晰了些:外冷内热,心思剔透,这是花满楼在脑海勾勒出的夙玉的形象。

夙玉似乎觉得初见的陌生人说这么多有些失礼,片刻后又补充道:“公子心胸开阔,夙玉不及。”

听到这里,花满楼静静的笑了,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的笑,是的,此时的花满楼真的很开心。

虽然花满楼唇边常常都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但看的久了就会发现,那些微笑大部分都是礼貌的笑,而现在原本唇角淡淡的笑容渐渐扩大,仿佛一朵在黑夜里徐徐绽放的幽夜昙花,虽然盛开的极短暂,但一瞬间的风华却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夙玉自然也看见了这抹微笑,原本因为体内寒气而有些冰冷的内心竟有种舒缓的感觉,然后就听见花满楼用他那清澈的缓慢而清晰的说道:“你说的对。其实做瞎子也没有不好,我虽然已看不见,却还是能听得到,感觉得到,有时甚至比别人还能享受更多乐趣。”

他脸上带着种幸福而满足的光辉,慢慢的接着道:“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夙玉静静地听着他说的话,就像是在倾听着一首轻柔美妙的歌曲。接着又听他道:“只要肯去领略,就会发现人生本是多么可爱,每个季节里都有很多足以让你忘记所有烦恼的赏心乐趣。”

一直到听见他说“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夙玉终于忍不出笑了出来,周身萦绕着愉悦的气息,原本冷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消褪,眼底波光潋滟,令观者动容。

花满楼自然看不见眼前难得的美景,但他感觉到了夙玉身侧气息的变化,知道此刻眼前的姑娘的心情是真的很愉悦,笑容也是发自真心的,于是,也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两人在彼此心目中的距离也更近了一些,不再是陌生人。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俊男美女,相视而笑。

不管任何人看到眼前这幅景象都会觉得是一副难得的美景。

刚刚跟着陆小凤走出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远远的便看见了这一幕。

初春的阳光明媚而温柔,西门吹雪不知却为何觉得阳光有些过于明媚,明明才四月,阳光竟然已经刺眼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djHRaZJdH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