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操儿媳妇警察 鲤鱼乡 流出来了 合不上

但人算不如天算——宋宜笑这边不计前嫌的戏码还没演完,也不知道是曹氏使了什么手段,还是庞氏就有那么讨厌嫡孙女,竟打发人把她在宋家的东西跟下人都送了过来:“老婆子年纪大了,连选媳妇都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走眼,又哪来力气养孙女?”

“这回宋缘因着治家无方被弹劾,已经丢了差使,所以打算奉我去京畿避一避风头……这宜笑既然是你们家的宝贝,她亲娘如今又正得意,那她就交给你们吧!”

要只是这样,宋宜笑还能继续扮孝顺:“爹爹要奉祖母去京畿,我怎么能不跟去侍奉祖母和爹爹左右?”

但庞氏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宋家嫡女出阁的嫁妆自有例子,宜笑的这一份都在单子上,你们验过无误,就替她收着吧!”

妆奁都提前给了!

摆明了不再接受宋宜笑进门——她还能说什么?

“笑笑不要难过,你那个家简直就是狼窝虎穴,不去才好呢!”韦歌看着她瞬间黯淡下来的眸子,同情的安慰道,“马上姑姑接你去王府住,王府比宋家大比宋家漂亮,谁稀罕宋家啊对不对?”

我稀罕啊!

我非常非常稀罕啊!

在那个家我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我连怎么收拾我祖母、我爹,怎么夺权,怎么在宋家耀武扬威都统统想好了啊!

这是多么熟悉多么现成的坦途!我重生后简直想想就要笑醒好不好?!

——现在忽然跟我说我接下来要去的是陌生的衡、山、王、府!!!

这是玩我吗?!

宋宜笑悲伤的想:“果然舅母们太凶残,生生干掉了柳氏的男胎,对祖母刺激太大了吗?”

这事在她的意料之外——毕竟当时连在场的庞氏都没想到韦家媳妇们这么生猛!偏柳氏做的事情浸猪笼一点不过份,小产什么的直接被盖过去了。

不过宋宜笑得知后也没什么愧疚的,前世柳氏肚子里这孩子生倒是生下来了,也确实是庞氏盼望的男嗣,但先天不足,没活几个时辰就告夭折。

记得那会柳氏把责任全部归咎到继女头上,说是宋宜笑克死了弟弟,要不是赵妈妈拼死护主,那次宋宜笑差点被她活活掐死!

但现在……

“我宁可他平平安安落地,不夭折,哪怕他跟前世柳氏第二个儿子一样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也好!真的!”宋宜笑悲痛欲绝,“总比让我去做拖油瓶好!!!”

但现在后悔也晚了——宋家不要她了,韦家不想养她,除了衡山王府,她竟是走投无路!

所以三日后,被接到衡山王府的宋宜笑,面对王府四郡主陆蔻儿好奇的询问:“听说你被你继母卖到勾栏里去了,勾栏是什么地方?好玩吗?”

顶着四周的窃笑,她只能怯生生答:“我没有去。那位姑姑直接送我去了外祖母那儿!”

“噢……”陆蔻儿才露出失望之色,二少奶奶金氏忽然举袖掩嘴,轻笑道:“四妹妹你真不懂事,这样的事,宋大小姐哪里好意思当众说?你真想知道,回头私下里再去问嘛!”

正陪笑侍立在太妃下首的韦梦盈眉心一蹙:“笑笑不过是被她恩人从街上送回韦家,老二家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金氏一脸的冤枉:“媳妇也是这么想的啊!就是想着四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宋大小姐第一天到咱们府上来,她就问这话不大合适,这才想圆个场而已!”

她笑嘻嘻的转向太妃,“祖母啊,您可知道孙媳向来有口无心的,不想这回一片好心,反倒把继母妃得罪了呢!求您疼孙媳一疼,给孙媳求个情,叫继母妃别跟孙媳一般见识呢!”

她吐字清晰,“母妃”前面那个“继”字尤其的清楚入耳。

韦梦盈一肚子的火——可架不住太妃淡淡一句:“你个做长辈的,掺合小孩子之间的事做什么?”用力攥了攥帕子到底忍了!

可她忍了,金氏却得寸进尺!笑吟吟道:“还是祖母说的好,宋大小姐跟媳妇可是一辈人呢!继母妃,咱们同辈之间说说笑笑,您这一开口,媳妇往后都不敢跟宋大小姐玩了——所以说啊,继母妃您还是别这么操心了,这该说的时候说,不该说的时候,您歇一歇不好吗?”

韦梦盈脸色铁青!她再忌惮太妃,可众目睽睽之下,被个儿媳妇一再挑衅,若还没什么反应,叫她往后在府里怎么混?!

当下就道:“虽然是同一辈,但你都出了阁的人了,还当自己小女孩儿?!那我跟你们父王,怎么能指望你照顾好老二?!”

冷笑一声,看向自己身侧一个秀美丫鬟,“老二如今正在刻苦攻读,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着,叫我们做父母的可不放心!既然老二家的过门两年了还天真烂漫,丽奴,回头你替我去看着点吧!”

金氏目瞪口呆:“你……!!!”

她猛然转向太妃——只是哭诉的话还没说出口,大少奶奶孔氏忽然道:“啊哟!这时辰,袁家兄妹该进府了吧?”

“没错!”韦梦盈.满意的看了她一眼,掠掠鬓发,笑对太妃道,“贵客进门,那可不能叫笑笑再在这儿打扰了……媳妇使人送她下去?”

太妃的目光在她跟金氏身上转了转,淡淡道:“那就收拾了含霞小筑叫她住过去吧!”

韦梦盈脸上的笑容立刻凝滞!

金氏眼中闪过快意,立刻道:“含霞小筑坐落花林之内,还对着湖,这么好的地方给宋大小姐住,足见祖母心善,怜惜这没人要的孩子呢!继母妃您说是不是?”

“那地方清净,我想这孩子前番的那些遭遇,如今想也不喜欢嘈杂?”太妃没接金氏的话,搂着最喜爱的嫡幼孙陆冠伦,不紧不慢的道,“你觉得呢?”

感受到婆婆平缓语气下的不容置疑——知道这是不满自己现场给金氏塞人的报复,韦梦盈心念几转,到底不敢跟太妃撕破脸,垂头道:“母妃这么疼笑笑,媳妇还能说什么呢?”

“我就知道寄人篱下没好日子过!!!”宋宜笑心都凉了,“只是地方偏僻到也罢了,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那地方还死过人什么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kDkJ2oaD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