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高考陪读妈妈的尴尬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住手!”安淮远怒吼。卖力打人的灰衣男子停下动作,目光望向安淮远:“侯爷!”

众人目瞪口呆的是,这位灰衣男子正是新科状元孟深良。连安纯好也颇感意外。

周姨娘快速跑到躺椅旁,动作迅速的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将春光外露,昏睡不醒的安美蝶紧紧包裹住,哭哭啼啼:“蝶儿,娘的好女儿……幸好你没出事……”

“嗯……”安美蝶双眸紧闭,面色嫣红,在周姨娘怀中不断扭动着身子,不自主地撕扯着身上衣物,口中溢出一声声蚀骨的低吟声。

外面好奇的才子们,一听到这妩媚婉转的轻吟声,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全都识趣的后退几步。

安纯好心里早就有谱:前几日,得知孟勤贤欠了好些债,来找过周姨娘一次,但不久后便走了,当晚,孟勤贤出城了。第二日上门讨债的人见不到人,闹腾了一阵后便散了。后来经过细细思索,孟勤贤不是来找周姨娘拿银子还债的,那冒风险来侯府找周姨娘干什么。一定是密谋了什么坏事。后来,李嬷嬷在街上偶然看到周姨娘与一年轻男子走进茶楼。今日,安美蝶的谄媚讨好让安纯好觉得蹊跷可疑,趁安美蝶看窗外时,把茶给调换了。果然不出所料,问题就出在茶里!

周姨娘这招不错!但却用在了自己女儿身上。

“孟状元,你怎会出现在小好房间?”孟深良是侯府贵客,却也是男子,不在前厅与才子们探讨诗文,却出现在内院自己女儿闺房中,事有蹊跷。

“回侯爷,深良内急,离开前厅,从净房出来后,路过后面小路,听到有人喊‘救命’,心急着救人,方才闯进二小姐房间……”

“孟状元懂武?”安纯好突兀的冒出一句,美眸似笑非笑。

孟深良不知安纯好的意图,但如今看到她好好站在自己面前,明白已是救错人了。他礼貌谦虚道:“略懂皮毛。”

“刚刚众人一起来恬雅阁,都知道恬雅阁位置偏僻,而净房出来最近的小路,距离恬雅阁也有三十多米,孟状元竟然还能听到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锦西城怕是无人能及!”

安纯好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也不可能在那么远,又隔了障碍物的地方听到求救声,孟深良这番说辞,根本是在撒谎。

安淮远望向孟深良的目光,多了分冷冽与审视,门外的才子们也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深良……惊呼很弱……我也不知道怎么听到的……”孟深良面色尴尬,却不知事情被他越描越黑。

“侯爷,蝶儿是青瑶与您唯一的女儿啊,她那么乖巧,那么善解人意,如今,却险些被那贼人轻薄,您一定要为蝶儿做主啊!”周姨娘的啼哭声,成功将安淮远的视线从孟深良转移到地上所躺的那人身上:“来人,将他拉出去杖毙!”

安纯好明白,周姨娘是想趁这人昏迷时处死他,来个死无对证。安纯好也不阻止,毕竟这件事再有黑幕,安淮远顾及侯府颜面,也不会太追究。

恰在此时,安美蝶醒了过来,目光朦胧地扫了一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周姨娘以丝帕不停拭眼睛,声音哽咽:“蝶儿别哭,你在万延斋还好好的,怎么送小好回来,就头晕了?”还睡到了这张躺椅上,险些被人羞辱。

在周姨娘的淳淳善诱下,安美蝶快速反应过来,哭泣道:“蝶儿也不知道,与妹妹一起喝了杯茶后,蝶儿就送妹妹回来了,哪成想,到了恬雅阁,突然头晕……”

安美蝶将小脸埋进周姨娘怀中,轻声哭泣,周姨娘紧紧护住安美蝶,目光微冷,语气尖刻,唯恐别人听不到她的话,声音陡然抬高:“小好,你如何解释?”

安美蝶与周姨娘的意思,安纯好在茶水中做了手脚:“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茶水是在万延斋喝的,老夫人赐的茶叶。”

周姨娘心中愤恨难平:万延斋的茶水,安纯好喝了没事,安美蝶喝了却有事了,如果她怀疑茶水有问题,就是在怀疑老夫人……

“你的意思是,我害自己的孙女?”闻讯赶来的老夫人,刚好听到这几句话,脸色阴沉。

安淮远冷冷扫了周姨娘一眼:这种事情,岂是乱怀疑的!周姨娘关心女儿,心有怀疑,情有可原,如果胡乱冤枉人,就是她不通情理。

“娘,息怒。青瑶只是太着急了。”安淮远安抚着老夫人。

众人心中都大致明白了:贼人极有可能是混在人群中,进得侯府。而后溜到后院,进了恬雅阁。不料,本该遭此一难的二小姐幸免,而大小姐却阴差阳错地丢了清白。

老夫人也想到了这一层,目光转向孟深良:“是你救下了蝶儿?”

孟深良恭敬道:“正是!”

“如此说来,只有两个人看过蝶儿的身子。而贼人已死,你……”老夫人未说完的话,众人都明白了。

“我不要!我不要……”安美蝶失声尖叫,自己很快就会成为侯府嫡女,就算不嫁唐勋竹,就会嫁个皇室之子,总之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穷酸状元!

“闭嘴!”安淮远怒喝,“婚姻大事,岂容你插嘴?”清白都丢了,也不想想谁还会要自己?

“孟状元意下如何?”老夫人问道,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仪。

孟深良滴滴冷汗淌了下来,为了维护君子形象,艰难答道:“好吧。”

“蝶儿下月初九及笄,请孟状元及早下聘书吧。”安淮远嫁女儿,却感觉在受凌辱。心里着实恼火!

孟深良心里也是一番翻江倒海,本以为是国色天香的二小姐,嫡女身份不说,又与公主交好。岂料,竟是这个姨娘所生的大小姐!眼下侯府赶鸭子上架,哪是征求意见,分明是在逼亲啊!“是,深良会在大小姐及笄当日,前来迎娶。”

周姨娘捂住安美蝶又要出言的嘴,冲她摇摇头。

安淮远轻咳几声:“一场家丑,搅了各位的兴致,事情已解决,大家回前厅吧。”

安淮远是当朝安淮侯,加上这里又是侯府,他发话,自然无人拒绝,众人客套一番,三五成群的回了前厅。

孟深良离开前,十分哀怨地偷偷望了周姨娘一眼。这一幕落入安纯好眼里,事情也渐渐清晰起来。

老夫人冷冷扫了面容尴尬的周姨娘,与衣衫不整的安美蝶一眼,转身回了万延斋。

“愣着干什么,快回院子换衣服。”还嫌不够丢人!安淮远气呼呼的瞪了周姨娘一眼,离开恬雅阁回了前厅。

周姨娘扶着安美蝶回去,经过安纯好身边时,安美蝶狠狠瞪了她一眼,安纯好关切道:“干嘛瞪这么大眼睛,不会是吓傻了吧?一定要找个大夫好好诊诊才行,万一受事情影响,导致神经错乱,会吓到夫君的……”

“你……”安美蝶挥舞拳头,却被周姨娘等人硬拖了回去。

恬雅阁被搅得乌烟瘴气,丫鬟们屋里屋外的清洁着。

安纯好唤了李嬷嬷到庭院中,“嬷嬷可记得,当日你撞见周姨娘与一男子在一起,可是那位状元?”

李嬷嬷肯定地点点头,“老奴不会认错的。”

安纯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孟勤贤出门避债,临走之前把孟深良引荐给了周姨娘,就是为了设计自己。至于安排这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恐怕是周姨娘迫不及待要坐上侯府夫人的位子,急欲除掉自己这个绊脚石吧。同时坏掉自己名誉,既为安美蝶出了气,又把自己趁早嫁出去了。而且孟深良是她们的人,到时候怎么折磨自己还不一定呢!可惜天算人算,最终却算计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不过,孟勤贤只是一介粗鄙之人,怎么认得状元孟深良呢?安纯好眼眸一闪,“嬷嬷,找人试探下孟状元,祖籍何处。”似乎这场好戏正精彩。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kDkJ2daD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