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张行长今晚不再套 听了会湿的声音大全

上午八时,逆风一向紧闭的大门打开了。

从逆风停车场通向广场高台的路上,第一次铺上了红地毯。肩佩六星的卫员,夜、杀、血、追四个一组,分别负责引领贵宾签到、就坐。

各卫阁主,带领本阁卫员,在卫尊的命令下,在操场列队;各卫左右教长也带领小卫员、特训营营员在操场列队。

高台上,正面摆放了三张交椅。左右两侧是慕辰堂主长老座席。

沐恩堂做了临时贵宾休息厅,专门接待教父、刑堂堂主。从沐恩堂到广场高台的路上,也铺了红地毯。

墨言、残阳、孤星、小文一早就到了逆风。逸头和银灼都提前和墨言打了招呼,不出席今天的典礼。沐恩堂伺候的小实习卫员,也去操场列队了,孤星、小文亲自上茶伺候着。

蓝宇是今天的总提调,一直在操场督阵。蓝宇的夜卫无念,带着一组六星卫,听候蓝宇指挥。

蓝宇知道傅天、高傲到了,看操场上一切就绪了,也到了沐恩堂。蓝宇到傅天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傅天把墨言、残阳叫到身边。

“言儿,残阳,宇问你们俩在台上怎么个坐法?”

“父亲,自然是哥哥上座。”残阳想也不想地说。

“回教父,残阳是慕辰少主,残阳应该坐上座。” 墨言也回应傅天。

“哥哥,残阳的心思,您是知道的,残阳绝不会坐上座。不然让蓝叔叔撤一个座位,残阳侍立就好了。”

“残阳,”墨言的声音中有责怪。

“今天,对慕辰、对卫堂、对逆风来说,都是一个重要时刻。不能由着你的性子。别怪哥哥为难你,今天你必须坐在上位,这是你的责任。”

“哥哥,”残阳在墨言身前屈膝跪下。

“为什么您总是要站在残阳身后,以前是这样,现在为什么还要这样。残阳受不了。”

“残阳,”墨言双臂用力扶起残阳。

“你知道卫堂设立的不易。做任何事情,名正才能言顺。哥哥要统领卫堂和逆风,立身必须要正,才能协调慕辰各家族。残阳,你是慕辰当然的少主,哥哥只是位比少主,你不坐上座,你让哥哥怎么坐?你要侍立,你让哥哥怎么坐?”

“残阳,难道你要扰了今天的册立大会吗?”墨言的最后一句话,很重。

“哥哥,残阳绝不敢扰乱册立大会。”

“那就听哥哥的话,一会儿乖乖地坐在上座。”墨言说完,看着傅天和蓝宇:

“教父、蓝叔叔,座位的事就这样定了。”

“宇,听言儿的。”傅天心中充满纠结,一个座位,两个儿子都让成这个样子,要是商量接位,该不会都闪人了吧。得赶紧求逸头拿个主意才行。

“时辰就要到了,请教父、傲起驾吧。”蓝宇看看表,对傅天、高傲说。

一行人出了沐恩堂,走向高台。

蓝宇看高傲在左侧第一个位子坐好,自己站在右手第一个座位边的麦克风前,

“有请慕辰教父特命全权指挥使、兼慕辰卫堂堂主上座。”

墨言随声走上高台,步履稳健,身姿挺拔,一身合体的白色西装,左胸前别着夜卫七星的徽章。别上徽章是诗语的建议,残阳、孤星都认为很搭。

“卫堂卫员、逆风营员拜见特使堂主。”看墨言在台上站定,云飞扬一声高喝,操场上所有的逆风人,单膝跪倒,

“拜见特使堂主!”整齐划一的声音,整齐划一的动作,显示着逆风人良好的训练成果。

“卫堂、逆风各位弟兄请起!”墨言双手高抬,朗声说道。

墨言说完,向左右两侧的堂主长老微一颔首,走到主座右手边的交椅旁坐下。

“有请慕辰少主上座。”

残阳走上高台,也向左右两侧的堂主长老一颔首,转向墨言深鞠一躬,走到主座左手边的交椅旁站定。

“逆风卫员拜谢少主恩典。”云飞扬又一声高喝,全体逆风人再次单膝跪下。

“拜谢少主恩典!”

残阳一惊,赶紧双手一抬,“各位弟兄请起。”

“有请慕辰教父上座。”

傅天健步走上高台,墨言、残阳、左右两侧座位上的堂主长老全体起立,等傅天就座后,才各自坐下。

“逆风卫员拜谢教父大人恩典!”云飞扬再次高喝,全体逆风人双膝跪地,伏首三叩。

“拜谢教父大人恩典!拜谢教父大人恩典!拜谢教父大人恩典!”

“都起身吧。”傅天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傅天能够感受到,这是逆风人发自内心的感谢。

应该感谢言儿啊!是言儿为逆风人赢得了做人的尊严,是言儿为自己赢得了逆风人的忠心。

“宣慕辰教父设立卫堂谕令!”

蓝宇拿出教父令,朗声宣读:

“慕辰教父谕令:为保慕辰基业,设慕辰卫堂,与刑堂并为慕辰主堂。原逆风四卫各卫阁,升卫卫堂四卫。升夜、杀、血、追四卫尊为卫堂执事,升夜主为卫堂主事,增设杀、血、追三卫主,亦升为卫堂主事。逆风保留原各卫左右教长及所属教官、三星及以下卫员、特训营。逆风归卫堂管辖,卫堂堂主兼任逆风总教长。逆风增设荣养堂,恩养因公伤残及年老退役各卫。此令,发布之日起生效!”

蓝宇宣读完教父谕令,

“有请卫堂夜执事、杀执事、血执事、追执事上台。”

夜尊云飞扬、杀尊戈啸亭、血尊冷江峰、追尊步轻尘依次走上高台,在傅天面前单膝跪地,

“卫堂执事云飞扬、戈啸亭、冷江峰、步轻尘拜见教父、少主、特使堂主。”傅天抬手命起,四尊起身,侍立在墨言身后。

“册立夜主仪式开始。有请孤星上台。”

孤星身着夜主礼服,快步走上台前站定。

“孤星拜见教父、少主、特使堂主。”孤星单膝一跪。

“请特使授夜卫六星衔。”

墨言走到孤星身前,把夜卫的六星徽章别在孤星的右肩肩章上。

“孤星谢过特使堂主。”孤星颔首致礼。

“请教父颁教父令,授夜主衔。”

“南宫孤星,逆风特训营承训。忠诚任事,能力超群。即日起册立南宫孤星为夜主,着即升任慕辰卫堂主事。此令!”

“南宫孤星谨尊教父令。”

傅天把夜主徽章别在孤星左肩的肩章上。孤星叩首一拜。然后起身,转向云飞扬等,躬身一礼:

“夜主孤星见过夜执事、见过三位执事。”

孤星拜完,也侍立在墨言身后。

“慕辰少主收第一夜卫,命夜卫小文上台。”

小文走上高台,残阳在小文上台的同时,起身来到台前。

“夜卫小文敬认主茶,愿我主永泰!”

小文从一名随侍夜卫端着的托盘上捧起茶盏,单膝跪地奉给残阳。

残阳接过喝了一口,递还小文。小文接过茶盏,放回托盘。

残阳举起手中的勋章,高声说道:

“残阳愿以此勋章与小文结为血契兄弟,情同骨肉!”

残阳说完,用托盘上的匕首划开食指,用自己的鲜血在一面写了傅残阳三个字,小文接过勋章,用匕首也划开食指,用自己的鲜血在另一面写了张文两个字。残阳把勋章给小文带好,扶起小文,两人转向傅天,同时躬身行礼。残阳入座,小文侍立在残阳身后。

“有请刑堂堂主宣教父处罚令。”

高傲起身,朗声宣布:

“慕辰教父谕令:逆风参与密谋叛乱,四卫尊有失察失职之罪。褫夺云飞扬夜尊之职,降为代夜尊,并以六星夜卫身份随侍特使左右,为卫堂堂主夜卫。杀、血、追三尊,各赏300脊杖,在本卫示众3日,分三次执行,每次间隔10日;各卫左右教长,各赏200鞭,在本卫示众2日,分两次执行,每次间隔10日;各卫各阁主,赏100藤杖,在本阁示众1日。其他卫员一概免责。此令!”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FRlZJaF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