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穿书之娇艳女配 汉川刘有年犯了什么

“你知道我给你修复脑袋多费力气吗?!不知道感恩的家伙!”系统怒道。

什么?脑袋?“什么意思?”

系统闷闷不乐得回答:“意思就是人家根本不等你尸变,就给你脑袋上补了一枪!再厉害的丧尸也尸变不了,这个缺了大德的活该死无全尸!”

他就说怎么怎么会被扔到那么远才醒来,原来如此,并不是他真的死了,只是外力的原因让他没有丧尸化成功,杀千刀的王长盛。

肖冕冕叹了口气,静静地看着陈默,自我反省,“我不知道副作用这么大,下次我也会注意。”

陈默拉着对方冰冷的手来回婆娑了两下,“我们进去看看吧。”

“哦,”肖冕冕闷闷不乐得回答。

躲在便利店里面的男人,此时依旧缩在收银台下浑身颤抖着,一抬头陡然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被吓的惊声尖叫,但看清楚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语气不利索得道了一声谢,“我……能在这边借宿一晚吗?”

肖冕冕无语,合着那些玩意比他还可怕?竟然还敢呆在这里,应该是晚上的原因对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能说话能沟通的都是人,真是比他还天真!

“随你,”陈默不再理会这男人,拉着人朝着火堆旁给火光逐渐暗下来的火堆添了些枯枝。

男人依旧蜷缩在收银台哪里没有挪动,他们三人之前打算做什么,他心知肚明,在这个既危险又安全的地方等待晨光的降临。

早晨两人没有耽搁一秒,随意吃了点东西后也就上车启程。

便利店里的男人再次醒来时,火堆的火已经熄灭了不知道多久,那两个人也已经不知所踪,他,安全的过了这一晚。

“哎,肚子好饿,”肖冕冕瘫在副驾驶座上抱怨,“那么好的食物给扔哪儿了,好可惜……”

陈默眉头紧锁,“太脏了,不准吃。”

肖冕冕唔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长叹一口气,真的很可惜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人不是吗。

按照陈默所说,那五只狼应该也算是半成品,因为那些婴儿的头似乎还没有完全长成,所以大大降低了它的能力,有一定的灵智,但是也仅仅是婴孩与野兽那种对危险的感知力,除了三头会让这些丧尸狼不会死以外暂时也没看出太大的变化。

跑的那两只也许是被召唤回去的,也可能是感知到了肖冕冕身上那股丧尸的气息散发出来的危机感,总之跑了两只要是日后实验成功了可能会有些棘手。

想着不由得转头看了看专心致志开车的陈默,这全能的教授在他这儿,量他们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超越陈默。

“会是谁全盘接手了呢?”肖冕冕单手托腮看着外面不断向后飞速闪过的景色喃喃自语。

陈默:“他身边的那些人嫌疑最大,也可能是实验室里的人,王长盛起初并不敢动你,因为他怕死,那个人一定承诺了他什么,让他安安心心的杀你。”

那可不是吗,永绝后患,一枪蹦脑袋上,可不得安安心心的嘛?只可惜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他有系统这种玩意,也许王长盛死了对于他来说更好,陈默也算是帮了这个人,现在这人只需要操纵着这些他带出来的东西,如果将他们两人除掉这世界也就再也能威胁到他的东西。

唾手可得的世界,谁会不心动呢?

“一统天下?”肖冕冕沉声笑了起来,“做他的春秋大美梦吧!”

三天后,面对前方不远处的小城,肖冕冕开始踌躇。

“我这个样子怎么进去?!!”

陈默默默地从背后的背包中拿出一个袋子,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化妆品。

肖冕冕:“……”

所以这人什么时候跑去弄了这么多化妆品??

系统看着袋子里的化妆品兴奋道:“来来来,我给你放个化妆教程的视屏!学学!”

肖冕冕手里紧攥着一个还未开封的气垫粉底液,随后深吸一口气,勉强笑笑,“等着!”

说完抓过陈默手中的袋子,蹭的一下钻进车里。

再下车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肤色如常甚至有一点点黑,完全符合末世后幸存者的模样,“我果然不会化妆,只能这样了,眼睛改不了,这年头已经没厂家生产美瞳了,就当我是末世大佬带了一双美瞳吧!”

陈默上下看了一眼,“晚上进去吧。”

“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给贿赂贿赂看门的,”肖冕冕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还是不是以前那个小胖子。”

太阳慢慢落山,随着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没如地平线,天色完全漆黑,A城中翻着星星点点的光。

陈默:“走吧。”

“嗯。”

城门口,两个人影在门口站定,对视了一眼后,高一点的男人这才敲响了城门。

“谁啊——”

城门内传来一个不耐烦地声音。

“哟,小胖子还是你啊,记得我不,上次给你送了一瓶酒来着,”肖冕冕一手拍上对方的肩膀。

这末世里大手大脚的人的确很少,所以这样的人也很容易让人记忆犹新,小胖子定睛一看这长相还真就认出来了,指着对方道:“哎,是你啊,我听人说你做任务出了点意外,我还以为——”

“嗨,那可不吗,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弄了些难搞的东西,”说着肖冕冕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嘚瑟道:“看,谁现在还能弄到美瞳?”

“可以啊,兄弟,”胖子眼光忽闪忽闪的,搓了搓手,“都是兄弟你说你是不是——”

肖冕冕土财主一般,阔气的从荷包里掏出一包烟拍到胖子手中,“别说兄弟没想着你。”

胖子嘿嘿的傻笑两声,招呼着两人进了城内。

告别了胖子,肖冕冕带着人笔直朝着记忆中属于何云天他们的小仓库走去。

仓库内还亮着灯光,他上前敲了敲门,女人抱怨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谁啊这么晚了,还——”

“嗨,红姐,”肖冕冕朝着女人挥挥手,“好久不见又漂亮了不少呀。”

萧红定睛一看,有些不可置信,“尹弦?你没事吧?”

肖冕冕耸耸肩,“算是,没事吧,”随后想起了身旁的陈默,“出门一趟我的收获还是挺大的,我对象陈默,是个教授。”

萧红脸上一闪而过的差异肖冕冕当然捕捉到了,但随后萧红测过身,让两人先进来。

被敲门声引来的还有正在锻炼的韩宇,和韩宇的教练刘力明。

韩宇将手上的拳套拆下来,伸着脑袋看着大门那边,“红姐,是谁啊?”

“你喜欢的人回来了,”萧红一脸玩味儿的笑了笑。

韩宇听到萧红的话,呆了会,随后反应过来,扔掉手里还拿着的拳套,几步跑了过来,“阿弦,你回来啦,可想死我们了!昨天队长还念叨你来着——这位是?”

韩宇看到一旁多出来的人有些好奇。

“哦,忘了介绍,我对象陈默,”肖冕冕笑眯眯地拉着人走到椅子上坐下来。

灯光撒在两人身上,三人看到皆是一怔,韩宇磕磕巴巴得开口问,“你,你眼睛这是,这是怎么了?”

不待肖冕冕开口,陈默抢先回答,“美瞳。”

刘力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时候还有生产美瞳的?”

“阿弦,别闹了……”

“没人闹,你就知道这个时候就没有美瞳了?”陈默道,“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我们找得到是我们的本事——”

肖冕冕拍了拍陈默的肩膀,摇了摇头,“没事的,”说着将手上黑色的皮手套脱下来,黑色削尖的指甲在昏黄的灯光下冒着寒光。

“这……”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陈默的眼睛一直盯着三人的眼睛。

“我是丧尸没错,但我有意识,所以你不必惊慌,”肖冕冕说着顿了顿,“陈教授已经将疫苗成功做出来,所以我想请你们帮忙。”

“你说的是真的?有疫苗了?”萧红坐到肖冕冕旁边,有些激动的看着肖冕冕,刘力明伸出手想阻止,又悻悻得收了回去。

肖冕冕点点头,看向一旁的陈默,陈默从怀里拿出一只透明玻璃管制作出来的白色液体,“我需要工具,人手来批量制作。”

“我们怎么相信你?”

沉重的步伐从楼梯那边传来。

肖冕冕皱皱眉,“你们可以找个被抓过得人来试试,不过我想说的是,如果不是他研制出来的东西,我现在肯定不认识你们。”

“我不能带着所有人去和你赌,赌注太大了,”何云天道:“我相信你可以理解我。”

肖冕冕一愣,是的,他可以无条件得相信陈默,甚至用自己去做实验,可是何云天不行,他需要保证他的队员们的安全与温饱。

陈默从容一笑,“我可以理解,所以我们不会勉强何团长,但是希望念在以前的旧情上,让我们住两天。”

何云天看着突然变脸的陈默,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当然没问题,你们不嫌挤就好。”

陈默点点头,“不会叨扰太久。”

晚上,肖冕冕依旧住在那个房间,韩宇面对一对情侣,还有个是丧尸,多少感觉有些尴尬,于是抱着被子跑了出去。

系统赞叹:“识时务的好孩子。”

“这弄得我多不好意思,”肖冕冕摸摸下巴无奈的看着陈默。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FIlyoaF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