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我就喜欢你这样对我 穿书女配X鬼面王爷

今天是个下雨的日子。

【我完了。】

言东乐失魂落魄地从吴泽清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她没有死。】

“东乐,”迟宵在下楼梯的时候看到言东乐,便叫住了她,“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

迟宵的喜悦堆满了整张脸,即使他不在笑着,也让人如沐春风。但是,此刻的言东乐完全没有和他聊天的心情。她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是的,真是太好了,刚刚吴老已经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了。”

“嘉卉会在八区修整两天,在那边做好身体检查才回来,所以见不到她,也不要着急啊!”

“我明白的,这样吧,”言东乐躲避迟宵的目光,“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那就拜托啦,我还有点事,得先出去一趟。”迟宵将这件事托付给言东乐。

【那个女人,为什么不能干脆地去死呢。】

和迟宵分开后,言东乐走了几步,她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没过一会,她便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她凝视着窗外的雨景,不由地回想起过去。

她这一辈子,一直活得变扭,在该恋爱的年纪对男人毫无兴趣,甚至一度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同.性.恋或者性.冷.淡。她周围的人每次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她也是用各种方式推三阻四。反正在这个时代,不恋爱、不结婚的人也有很多,所以她看起来也不算奇怪,家人对她有所微辞,但是经济独立的言东乐根本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

她的恋情开花,是在三十岁的时候。她被熟人介绍去给一个男子做家教,那个男人就是迟宵。迟宵在24岁的时候,才立志成为一名外科医生,所以花重金请到了言东乐去辅导他的专业课。

在朝夕相处中,其实也只是每天两个小时的辅导时间,言东乐对迟宵越发迷恋,无法自拔。她爱上了一个小自己六岁的男人,却在同时骄傲又自卑着,围着迟宵转,却也没有直言过自己的爱意。

她就这样一直犹豫着,一直拖着,一直到了人生的第三十六个年头。她没有结婚,也不曾恋爱过。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你明明从没对哪个女人另眼相看过,现在却这样,年轻就这么好吗?你终究也不过是个普通男人。】

那一天,她在将叶嘉卉推到身后,远远地逃开后。一开始,她是有些害怕的,但是没过多久,她的心中却充满了某种快意。

她假装失意地躲在房间里,却躲在被窝里偷笑着。

【那个碍眼的家伙,终于不在了。】

但是快乐终究是短暂的,她的时间要被结束了。她在吴泽清的口中听到叶嘉卉被找到的消息后,便明白了,她的未来已经消失了。

【我,要不干脆自杀算了。】

她盯着窗外的倾盆大雨。

【迟宵知道我做的事后,会怎么对我呢,是对我不屑一顾,还是动用他的势力打压我呢。我猜不到呀,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是个好人,但是我是知道的,他的心中是怎样的残酷。他还有作为那个金融投机者的灵魂。

不是啊,即使不说迟宵。只要那个女人说出来,我的事业就自然完蛋了,工作没有了,社会评价会降低谷底……】

“好吧,就出去吧,在那个地方。”她凝视着落雨,自言自语。

*

这段时间,对于医疗队的全体成员来说是格外煎熬的,一些人处于极端的无聊中,另一些人则被心中的复杂情绪深深地困扰。

叶嘉卉失踪后,出于安全考虑,原本被分成四队,散落在莽原各处的医疗队成员们,被紧急召回中央区。众人虽然满腹抱怨,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异能者的监视下,他们也只能乖乖地坐上回程的大巴。

更令众人无法接受的,便是莽原里刻板的官僚体系。由于医疗队最初申请的访问时间是从1月3日到4月20日,中途探亲的时间是2月26号。所以他们在被迫返回中央区后,还不能先行离开,直到中途探亲的时间。换句话说,他们被困在莽原了。

莽原政府为医疗队提供了不错的待遇,将一处空官邸收拾好,供他们居住。但是也限制了医疗队成员的出入自由,每位成员必须提前申请出行,然后在获得批准后,在异能者的陪伴下,才能暂时离开这座豪华的鸟笼。

这天在下着雨,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会客厅里,各干各的事。有人看书,有人聊天,有人在玩手机游戏,也有人蜷缩在沙发里小睡。

一个头发染成粉色的女生,盘着腿坐在书桌上,她正在缝合一根香蕉。

“你在做什么。”另一个看起来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短发女生,她端着一个白色瓷杯,在书桌旁驻足。

“练习缝合,看不出来吗。”粉发女生一边熟练地在香蕉皮上穿针引线,一边答道。

“你还需要练习缝合吗?”短发女生喝下一口香浓的咖啡。

“手痒不行吗,我好久都没做手术了……”粉发女生突然停了下来,她盯着和她说话的人,“我能在你的身上弄个口子吗?我保证一定会是最完美的缝合。”

“那也要用拉链缝合器,去去去,我怎么给你带偏了,别老想着在别人身上动刀子,你怎么不干脆说要把阑尾割了。”

“可以吗?阑尾,”粉发女生眼睛一亮,“反正这个器官也没什么用。”

“……你还是少说点话吧,缝你的香蕉去。”

“哦。”粉发女生失望地低下头。

短发女生抿了抿嘴,然后她在粉发女生的身边坐下,看着她的缝合香蕉皮,过了一会,她开口说:“你后悔了吗?当初答应我一起来这个地方。”

“嗯。”粉发女生应答。

“你还真是不给面子,”短发女生又喝了一口咖啡,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对不起啊,浪费了你两个月的时间。”

“你为什么道歉,没有必要啊,”粉发女生定定地看着短发女生,“我是后悔自己做的决定,但是这和你没关系呀。我啊,就是想要去那种混乱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受伤死亡的地方,这样我才能不停地救人、动手术,我才能积累经验。但是现在,会在这个地方浪费两个月,我是……只能说是后悔了吧,不可能不后悔的,明明是第八年了,我居然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放心吧,以你的技术,明年肯定能通过实习期的。”短发女生鼓励她。

“那可不一定,”粉发女生放下腿,两条腿在桌子边缘处垂着,轻轻地晃动,“我没有异能呀。”

“成为外科医生,和是不是异能者本身就没有关系。”

“别安慰我了,你看过外协最新的统计数据吗,现在外科医生的异能者占比已经到了79.5%。但是我啊,一定会成为那剩下的两成中的一员,无论要考多少年。”

“你会一次通过的,我知道的,”短发女生微笑着,“虽然你不通世故,但是足够理智冷静,又比谁都要勤奋。你拥有外科医生所必要的品质。”

“为什么在夸我之前,要先说我不通世故。”粉发女生歪着脑袋。

“那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会加入医疗队吗?虽然,现在不像预期中一样的发展,但是结果是不变的。你来莽原这件事,就已经足够写进简历了,这是光辉灿烂的一笔。”

“真奇怪呀,”粉发女生嘟着嘴,“为什么,来莽原做志愿医生会变成加分项,明明禁止外界的人进入这里。”

“因为如今的世道就是这样奇异呀。”短发女生手握着咖啡杯。

……

这两个老友,就坐在这个地方休息。一个人继续乐此不疲地练习缝合,一个人在发呆。

“那个女人,她是谁?”粉发女生突然注意到一个从窗外经过的女人,她的眼睛格外瞩目,是大海般的湛蓝,在这个华国人组成的团体中很是显着。

粉发女生会去在意那个女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对那个人毫无印象。虽然她不通人情,但是记人的能力还是有的,最近大家被困在宅邸中,大多人早就相互熟识了。粉发女生此时再看到一个没有多少印象的人,不免惊讶。

短发女生回头,那个蓝眼睛的女人已经走开了。

“就是个蓝眼睛,和你一样,差不多的短发发型的女人,好奇怪啊,对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等下,不会是幽灵吧。”想到这种可能,她的身体忍不住哆嗦一下。

“言东乐,应该是这个名字。你早就见过她呀,在来莽原前的几次培训课上。不过,她最近的确很少出房间。”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只记得小队里的人。”粉发女生理直气壮地说。

“我说你啊,至少把同伴都给记清楚呀。你不知道吗?她就是那个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短发女生口中的‘那个事件’,自然是在医疗队抵达莽原后第二天发生的事件,两名女性成员遇袭,一名成员受伤,一名成员失踪。

“诶,是这样子。”

“听说是PTSD,但是她很抗拒治疗的,也不愿意见心理医生,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PTSD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英文简称,会导致某种程度的精神障碍。一般会发生在遭受过某种死亡威胁,或者受过重伤的人身上。

“回避型呀。”

短发女生突然暧昧地笑了:“跟你说个八卦,那个言东乐,据说她是追着迟宵,才进医疗队的。”

“迟宵?”粉发女生想起那个人,她有些意外,“那个人不是很年轻吗?我记得三十都不到吧。”

“对吧,所以很诡异。她比迟宵大个七八岁吧,居然追着个小男生,追到这种地方。而且据说那个失踪的人,也被她欺负过呢,就因为迟宵对那个人表示过好感。”

“好厉害。”粉发女生忍不住称赞。

“你在说谁?”短发女生觉得很是莫名。

“言东乐呀。我觉得她超厉害的,喜欢一个人,就追到天涯海角。”

“好吧,”短发女生苦笑,“你,有的时候,思维真的蛮独特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FIkywaFk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