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师傅师傅不要 皇叔在假山要了我

—————————————————

艾奥里亚离开不久之后,处女宫一役终于打响了。雅美看向高远的处女宫,眉头紧皱。

处女座沙加,最接近神的男人……

雅美的目光变得飘忽,游离世间。六月夏至,是她第一次踏上处女宫的青砖石阶的时候,彼时桫椤双树的花瓣初初飘零,漫天花雨铺天盖地旋环飞舞。与其他几宫华丽磅礴的希腊风装饰甚是不同,石佛、莲花还有别具异域风情的金色墙饰,刹那便把人带回了两千多年前,佛在世行法时那个宁静祥和、又带着淡淡如初生般的喜悦的时代。那个最接近神的男人莲台高坐,垂帘闭目,端严慈悲,仿如拈花微笑的佛陀,淡漠无为中又浅含几许对苍生芸芸的悲悯。

不同于卡妙消极的规避,也不同于穆无可奈何的隐忍,沙加的隐逸是一种高立巅顶而俯视凡尘超脱悠然,一沙一尘于他都似云烟过眼,难起半点波澜,一如高高在上的佛祖,瞬眸眨眼间便是千数万劫。

雅美苦恼地揉了揉眉心,据她对圣域的了解,撒沙二人一向是相敬如宾的,甚至还有几分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意。因此,就算沙加甚少服从撒加的命令,撒加也没有刻意打压为难他。而且沙加于她,也颇有一些相见恨晚之感,否则,她当初回圣域试探的时候,他也不会冒着私通敌对的罪名来见他。

可是现在,她却不能联系到他!从她来到圣域开始,他就直接屏蔽与她小宇宙的联系,这让她蓦然地感到些许的不安。

“沙加,你到底、想做什么?……”

——————————————————————

冬季的地中海是多雨而潮湿的季节,忍耐多时的暴雨终于倾盆而下,驱逐了午后时分难得的暖意。日晷上的火焰在蒙蒙雨雾之外静静跃动,仿若一团团幽异诡秘的鬼火一般清晰可见,如附骨之疽般提示着时间的逝去。

雅美低头,看到细密的雨滴滴在膝上少女的脸上,恍如不经意流下的泪滴。她皱了皱眉,轻轻挥了挥手,一层淡蓝泛金的屏障轻轻笼罩了紫发少女,为她在雨帘中撑起一片干爽的天地,而粉发少女却仍在密密的大雨中。

并不是她喜欢淋雨,而是目前的状况让她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小宇宙,仗着身强体健,她把节省出来的结界给了相对柔弱的纱织。

雨水顺着她粉色的发丝流下,落在裙摆上如绽开如丁香沐雨的惆怅,不久就把她白色的衣裙浸染湿透。湿冷湿冷的寒意从紧贴地面酸麻得几乎无知觉的双腿传来,是锥心刺骨的痛。

她扬着头,双眼微眯看着头顶那片灰暗的天空,任雨水滴滴嗒嗒地拍打在她脸上,流进眼眶,再从眼角潺潺流下。她微微有些出神,记得也是这样的雨天,她紧护着怀中的蓝色雨伞踏水踩雨奔跑而过,灯红酒绿的街道都成了灰白,只有那一抹天青,在胧胧雨雾中是那样地耀眼眩目。

加隆……

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上的珊瑚手钏,雅美的嘴角勾起一丝的温柔。千万烟华过眼而不留微尘,只因眸底已填满你的踪迹。蒂斯佩尔的风浪起伏雨水飘零,只有你在坚持等待。加隆,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有勇气面对一切的风雨飘摇。

“大人,您还是去白羊宫和贵鬼在一起吧,雅典娜这里交给我。”这不知道已经是穆第几次劝说她了。

“不……”少女回神,仍旧执拗地摇头,“我要陪着她。”

穆的眉头深深锁紧,显得眉间的纹路更加深邃,他还想再开口,却被雅美打断:“一辉已经过去多久了?”

“至少有二十分钟了吧……”穆望着火中方向,无不忧虑地低语道,“虽然您告诉他的秘道的和您告诉卡西欧士的是同一条,也就是说,一辉最多也只能到处女宫,就会被沙加拦下……”他的眉越皱越紧,仿佛解不开的连环结锁,“青铜们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沙加啊……你最终还是选择了他吗?”雅美幽幽一叹,不知是失望还是释然。

“不过,您不觉得很奇怪吗?”穆突然问道。

“什么意思?”眉峰拢聚,远山青黛突兀横斜。

“沙加的实力,您是最清楚不过的吧?他可是被称为最接近神的人啊!”穆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语气中的欲语还休似要挑起人的好奇心,可听在雅美耳里却不那么舒服。

“你直说吧。”雅美揉了揉眉心,临近崩溃的边缘,她已没有那么多心力来思考这么深奥的问题。

“我也不是很确定……”穆微微摇了摇头,“就像我跟您说过的那样,七感黄金与六感青铜之间的差距就如同神和人。即使现在,青铜们最多也只靠着爆发小宇宙,短暂性地达到第七感,而且还是初期。这对于随时随地都处在第七感顶点的沙加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而且……”穆碧绿的眼睛里有精亮的光芒闪过,他的声音变得严肃而低沉,“您也能感觉到吧?刚才的战斗,星矢他们,根本没有达到第七感!但是,沙加为什么没有把他们一举歼灭呢?”

“你的意思是?!”雅美猛省,瞳孔紧缩如针眼。

“沙加故意放水了。”穆柔缓平和的话语中透着斩钉截铁的笃定。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十分应景地响起,耀眼的闪电把她们的脸照得煞白。

森森的冷意从湿透冰凉的衣服上漫延扩散,沁入骨髓,她握着的拳不禁微微颤抖。

原来,原来是这样……

沙加……

“只是我不明白……”穆的眉头没有丝毫松开的迹象,“表面上看,他是站在教皇那一边的,可是为什么又对星矢他们手下留情呢?况且……”

“穆,不用说了……”她打断了他,低着头,湿透的长发垂在额前,遮住了双眼,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我知道他的意图了……”

翠绿的眼眸微微睁大,等待了良久却没有得到下文,于是穆也不再追问。

此时,雅美心如明镜。

为什么从她到圣域开始他就对她有意地回避;既然向着撒加为什么不直接干掉星矢他们而是循循善诱般地一步一步引发他们的小宇宙;为什么、为什么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放水?

一切一切地疑惑在她的心里霎时间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沙加,在训练星矢他们!

沙加他选择的,不是撒加,只是同样的目标让他表面上的举动与撒加一致:试练女神。

在战斗中,他一点一点加强力量,目的就是为了让星矢他们能一次又一次地超越自我,让他们熟悉、甚至是完全掌控第七感。但似乎,星矢他们一直都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啊……

雅美揉了揉太阳穴,无不苦恼地叹了口气。这也难怪了,不过六个小时而已,第七感的掌握能好到哪里去?沙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至于未曾与她联系,则是为了不让亚历士从中抓到把柄,破坏了他的计划罢了。

这就是沙加的心意吧?

雅美心中倏然腾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仿佛是枯木逢春盎然蓬发那样的触动,又似开到荼蘼花事了那种感伤。她低下了头,轻轻摩挲着少女的粉唇,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他们的心意,你都感觉到了吧……所以,你一定要撑下去,我陪你一起撑下去……”

女孩无声,只是脸上那抹和静从容的浅笑让人不自觉得感到心安。

雅美亦是对她无言地笑了笑。

霪雨霏霏,密密丝丝,冲淡了他们的身影。

第五十三章·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ERkJsaE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