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一个上面一个舔下面 徐娘半老 多情

一个礼拜过去,终于到了最后的还款日期。

未途也没有竟去游戏,就这样呆坐在房间里,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家中来了不少客人,零碎心和亚度尼斯都从他们的城市赶来了这里,为的大概就是送未途最后一程吧。

“你们这样看着我,我怪别扭的。”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坐了四个男人,“你们想喝什么?告诉我,我帮你们,什么都可以点。”

“什么都可以?”

“没错。”未途得意地笑了笑。这几天他就在钻研凭空造物的本事。游戏中,他已经能熟练掌握那种感觉了,从变出鸡蛋,到能变出成人一样大小的复杂器具。然后,他就开始在这虚假现实中尝试。

虚假现实不愧也是虚假的,感觉和在游戏中的一样。只要是他能想到的东西,都能轻松变幻出来。

为了炫耀自己的本事,未途从果汁到奶茶全部变了一遍,然后再让它们消失。

叶知行与亚度尼斯之前已经在游戏里见过这种戏法,所以见怪不怪,倒是零碎心,用一种特别别扭的眼神看向未途:“你瞒着我们的事,可真不少。”想必是亚度尼斯或是叶知行已经跟零碎心说过他的事了吧。

“我要一杯可乐。”亚度尼斯说道,“话说,你变出来的东西,能吃吗?不会拉肚子?”

“你我都活在数据之中,还怕因为吃了数据而拉肚子吗?”

“这倒是。那好,有什么变什么,最好是垃圾食品。我要把以前为了减肥而不敢吃的高热量食物都吃一遍。反正都在数据之中,也不怕变胖。”

这本来是准备哀悼的场景,现在却变成朋友聚餐了。

“怪不得取名梦境,这想要什么就能变出什么的本事像极了神仙,我现在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活着。”

“吃东西吧,不要感慨了。”未途拉回亚度尼斯,变出了他最想吃的垃圾食品。

但或许是因为前途未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真的活下去,未途有些坐立难安,没有胃口。干脆就只拿了手机,躺在床上,试图用刷手机里的消息来转移自己的万般愁绪。

他就那样躺着,直到三个脑袋出现在他头顶。

未途咽了口口水,放下手机,让两只手平放在身体两侧,故意开玩笑道::“怎么?要开遗体追悼会吗?”

“还不是怕你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四分五裂了?”

“不要那么在意这个。就像平常一样,好吗?”未途的情绪,从第一、二天的完全不虚,到三、四天的有一点担心,五六天的有些焦虑,到现在的完全抵触。虽说感觉应该不会死,但,万一呢……

叶知行也就算了,亚度尼斯与零碎心又何必大老远赶过来,像是真的要看他最后一眼一样。不要这么正经啊,好吗?

“好,我们来聊聊别的。”零碎心转移话题,道,“未途,这一周你过得怎么样?”

“我……”未途刚想说自己这一周也没怎么好好过,却突然觉得身体一痛,不止是一处痛,是全身上下被割裂般的痛。

周围的世界开始慢放,最后只见到那三人瞳孔紧缩的眼睛。

未途闭上了眼,像变幻物体那般集中精神,想将自己的肉块重新聚拢到一起。

这似乎有一点作用,疼痛感减少了许多。

而此时,在这原本是灰色的世界中,猛地迸发出金色光芒。有人从光芒中走来,未途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看到的却是百里水生的身影。

“主人……”百里水生红着眼,委屈地说着,“我终于找到你了……”

“紫……紫佑?”未途无意识地摸上了百里水生的脸,“紫佑?是紫佑吗?我……我想起来了!”

———————————————————————————————————————————————————————————————————

辉谷是王国九皇子,是皇帝七十岁时所生。本是风中残烛的皇帝因为辉谷的出生以为自己仍有活力,便将辉谷当作了吉祥的象征,辉谷受尽了皇帝宠爱。

王国,是神与科技共存的王国,是十分沉闷的王国。人人遵照神的指示,约束自己。这个王国,上至皇帝,下至平民,各个都有强迫症。从神像必须要摆在几米高的地方,到人一天只能吃多少东西,各有规矩。就连从小被娇惯大的九皇子也不能例外。

九皇子辉谷在他十二岁生日时,去往祭坛,遵照指示,得到了上天送给他的,一个只属于他的律锁。

律锁,王国所有人都有的东西。只要人犯了错,就会将其意识困在律锁之中,一百年或者是两百年,然而现实中或许只过了几天。王国人口稀少,此种刑罚既保证了法律的严苛,又不至于让人口减少。

王国处处有规矩,人一步步子走大了,都会坏了规矩,需要受到惩罚。律锁,几乎是所有人每天都会用到的物品。

十二岁前,辉谷嚣张跋扈,毫无规矩。十二岁后,每天必会违反规矩,违反得多了,连他的皇帝老爹也保不住他。

这日,辉谷就又因为喝水多喝了一杯,而被送进律锁之中,反省自己。

律锁中,只有那白茫茫的一片。与其说律锁是另一个空间,不如说是自己潜意识的具象化。

将人的意识困在里面,如果人真正认错了,可以提早出去,否则就只能等刑期过去。

辉谷不觉得自己在午饭时多喝了一杯水有什么错,口渴还不能喝水了?又不可能有人在另一杯水里下毒。

在这个全是规矩的王国中,辉谷只觉得遵照规矩的人都太听神的话了,包括自己的父皇。

神是要做什么?要养成没有思想,只会听话的傀儡吗?

死气沉沉的王国让人厌恶,相比之下,还是律锁里的世界要好一些,虽然,它很无聊。

律锁是一个器具,它能困住人的意识,也能链接其他人的意识。

辉谷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名叫紫佑。虽是朋友,却也是主仆关系。这次,辉谷被困在律锁之中,紫佑将自己的意识也链接到了辉谷的律锁之中,他来找辉谷了。

“主人……”紫佑突然出现在这个白茫茫的世界里,带着傻笑走向辉谷。

“你跟来干什么?”辉谷故意摆臭脸。

“主人要被困在律锁中三年,我怕主人无聊,特意来陪主人。”

“这里什么都没有,多你一个人,我也不会觉得好玩。你出去。”

紫佑走到了远处,坐下:“没关系的,主人,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说话,你把我看作是这里的背景就好。如果主人你看白色看晕了,也可以看看我。”

“你有什么好看的……”辉谷轻哼了一声,“随你吧,你想在这待着,就待着吧”

“多谢主人。”紫佑笑着说道。

被困在律锁的第一年,辉谷百无聊赖,原本还会跟紫佑玩一些消遣时间的游戏,现在也是彻底没了兴致。

律锁里太无聊了,无聊得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

“我想吃东西!”辉谷在这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大叫着。

在律锁之中的日子,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不会感到饿。但那又怎样,辉谷就是想吃东西了……

辉谷挥了挥手,变出了一只烤鸡,掰了一只大腿给自己,剩下的就送到了紫佑面前。

紫佑被吓得脸都青了:“主人!不可以这样!快让它消失!这是对律锁的大不敬,是对神的大不敬!”

每个人的律锁都是自己潜意识的具象化,因为是自己的潜意识,所以只要做做努力,就能变出万物。

“什么大不敬。在以前进入律锁时,我也这样干过,也没见我死了啊。”

“主人!”

辉谷甩开紫佑的手:“好了,紫佑,你是听你主人我的,还是听神的?”

“我……我自然是听主人的。”

“那你就闭嘴,吃东西。”

“……哦。”

一旦开始了犯错,后面再错就会变得容易。

辉谷开始自己找乐子。变出了房子,变出了交通工具,将这白茫茫的世界,一点一点染上属于自己的色彩。最后,辉谷变出了与自己一样的人。

但那也仅是“人”,有人的模样,却没有人的思想,也不会说话。

“紫佑……”辉谷看着那由自己创造出来的人,陷入了沉思,“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开口说话?”

“只要主人想,就可以让他说话吧。”

“哪有那么简单。”话是这么说,但辉谷还是开始尝试与那人对话,“喂,听得见吗?会说话吗?会说话回我一声。”

“……回我一声,我说话了。”那人形突然转动脖子,说了一句话,吓了辉谷一跳。

辉谷受惊,赶忙挥手取消了这个人形。

“我就说主人可以的吧!”紫佑骄傲地说道。

“因为是自己的潜意识,变出再厉害的东西,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辉谷将视线落在了紫佑身上,“我还想做一个实验。”

紫佑大大方方让辉谷看:“主人想做什么?”

“我想造神……”

紫佑面色一僵,但又恢复如常。他已经快习惯主人说一些大不敬的话了。

辉谷伸出手,对着紫佑,开始集中精神:“传说中的神是飞在天上的,四爪,兽头。”

随着辉谷精神里愈加集中,紫佑的身体开始产生变化。他不再是人身,而是变成了一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全身是紫的,像极了中毒的模样。

紫佑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在哪,脚在哪,只觉得头晕晕的,身体很轻。但他还是开口夸道:“主人真厉害。”

“厉害什么呀,失败了,简直就是四不像。”

辉谷放弃,紫佑又变回了他原来的样子。

“喂,紫佑,你说,这世上真的有神吗?”

“在紫佑心中,主人就是神。”

辉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拍我马屁,我也给不了你什么。”

“紫佑所说的每一句话,句句发自肺腑。”

辉谷就是被夸会感到害羞,赶忙转移话题:“紫佑,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在律锁中造乐园,然后再连上我哥哥他们的意识,让他们也来看看我造的乐园。王国太压抑了,什么好玩的都没有。但律锁中不一样,它可以造我想要的一切。”律锁本是惩罚的手段,现在却被辉谷用来玩乐。

“主人,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那些科研人员,怕自己死了,研究还未完成,就都在律锁里做实验的。他们能做,我们怎么就不行了?我们偷偷的,不让他们发现不就好了?紫佑,你听不听我话?”

“……听。”十分抱怨的一声“听”。

——————————————————————————————————————————————————————————————————

三年刑期已到,辉谷的意识被放了出去,他立刻去找与自己关系最好的七哥,拉着他来自己房间。

“辉谷,一天没见你了,你干什么去了?”

辉谷在律锁中待了三年,但在外人看来,只过去一天。

“被罚了。”

“又被罚了呀。”

“先不说这个,七哥,你跟我来。”辉谷拿出律锁,拉出其中一根线,连到七哥身上,“七哥,我带你去玩好玩的。”

“好玩的?哪里?律锁里吗?”

“你跟来就是了。”

辉谷在律锁里创造了一个乐园,一个根据文献记载,属于外星文明的乐园,是王国从不曾有过的乐园。但那毕竟是辉谷根据想象创造出来的,大概只还原了十分之一,但也足够满足一个从未玩乐过的少年的好奇心了。

与七哥在律锁中度过了一个下午。七哥一开始很是抗拒,也觉得这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但最后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一玩就忘记了时间。

两人从律锁中出来之后,七哥面如菜色,觉得自己大祸将至,违反了神的规矩,贪图享乐,肯定是要死了。

可是时间过去了三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给七哥壮大了胆子。很快就主动要求辉谷,要再去律锁中玩。

看着自己创造出来的乐园如此受七哥欢迎,辉谷渐渐产生了要拉其他哥哥一起来玩的想法。

一个月过去,辉谷成功收服了他八位哥哥的心,让他们对乐园流连忘返。后来甚至因为太过欢迎,辉谷还开始收费了。

在这死气沉沉的世界里,唯有九位皇子充满朝气,容光焕发。

这正常吗?不正常!

很快,皇帝就发现了辉谷拿律锁当玩具,怒不可遏。本想罚他在律锁里面壁思过百年,但一想那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心就软了半分。再想,那小儿子已经将律锁改造成了乐园,怎么用律锁罚他都起不了作用。就只能放弃使用律锁的想法。

那……那该怎么罚?他身为皇帝,也不能见着自己的儿子破坏规矩,而什么都不做吧?

在王国,玷污了律锁的人,将被施以极刑,也就是死刑。可也不能真就让自己儿子死吧?

最后,判决下来了。八位皇子被罚面壁思过百年,九皇子辉谷被驱逐出境,永不再回王国。

驱逐出境……辉谷对于这个判刑还算满意,不,应该是太满意了。能离开这个被规矩束缚的王国比什么都好,就是以后再也见不到父皇、八位哥哥以及紫佑会有些遗憾。

辉谷被送上了飞行器,他将要飞离王国,在宇宙里做流浪者。

离开之前,辉谷教会了紫佑,如何将两个律锁连接起来。以后若是有人想他了,就用律锁来找他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Dgh2raD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