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刚揉就抽搐不能再继续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

临湘 姜府

高阳子兮与山月两人连夜御剑回到临湘,来到大厅等待闻离悠。闻离悠听闻两人回湘,立即赶来,两人向其行礼说着:“闻姨,我们已经找到了乐胥了,就在武陵山。”

“那,为何没有将他带回呢?”问离悠疑惑的问着。

高阳子兮立即解释着:“他们被困在蚩尤的结界里了。”

“蚩尤!”闻离悠惊讶的说着,山月看着闻离悠如此惊讶立即问着:“夫人如此惊讶,可是知道什么内情?”

闻离悠拿起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冷静的说着:“只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有些惊讶,嗯,那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

山月低头浅浅的笑了一下而后抬头说着:“我们推测风之灵力可有暂时减弱蚩尤的结界力量,等待狂风来袭,我们与姜少主里外用力,尝试着打开结界。”

闻离悠思考了一番问着:“你们有几成把握?”

山月想了想说着:“三成。”闻离悠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着:“我有什么可有帮你们的?”

“我们需要许多水系和雷系的高手。”山月说着。

闻离悠皱起了眉头说着:“我们临湘大多数人都是修习炎系,你们且在府中休息,我想办法召集即可。”

“是。”高阳子兮与山月齐声说着。

山月疑惑的问着:“姜姑娘呢?”闻离悠回答着:“府中有其他事,她去处理了。”

“好,那我们就告辞了。”山月行礼说着。

金陵 郊外客栈

姜姒带着一名青衣女子来到一所隐蔽的客栈,环顾四周并无其他人后,敲了三声房门。

“咚,咚,咚......”

等待了一会里面有人开门,见到姜姒那人立即行礼唤着:“大小姐。”

“嗯,家主呢?”姜姒问着。

“正在房中。”

“好,带我去见家主,我将风姑娘带来了。”姜姒说着。

姜家弟子轻轻的敲着姜湛的房门,得到里面的允许后推开了房门。姜湛看见来人是姜姒时有些惊讶的问着:“小姒?怎么是你?”

“家主安好,其他的事我稍后与您解释,我奉夫人的命令将风姑娘带来了。”姜姒行礼说着。

“嗯,好。”姜湛回答着,看见姜姒身后的风姑娘立即说着:“再次叨扰风姑娘了,请坐。”

那风姑娘行礼说着:“姜家主客气了,我祖上本就有祖训传下,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姜氏族人,风雅不过是遵从祖训罢了。”

“好,那那些虚礼我就不再说了,现下我们已经确认二弟就在云府,只是现在考量是怎么将其救出。”姜湛说着。

风雅思虑了一会说着:“姜家主,恕我直言,云家主能够将二门主劫走,必然是依然知道了姜家的事情,这个时候弃车保帅才是正理.........”

姜湛立即说着:“不可,我姜湛绝不会踩着自己弟弟的尸体向前走。”风雅笑了笑说着:“姜家主不必动气,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我玄门一族向来听从姜家家主的调遣,不知您有什么计策,我配合即可........”

姜湛立即解释着:“风姑娘,你的考量我明白,只是我不能愧对九泉之下列祖列宗,好,我来说说我的想法,还有半个多月即是除夕,云寒作为当朝皇帝的岳父要进宫赴宴,到时我们就去云府救出二弟。”

风雅轻声的说着:“那我需要做的事情是?”

“控制我二弟,我担心,担心云寒的目的不仅仅是让我姜家身败名裂........”姜湛说着。

“好,我这就去调制,想必你们还有话聊,我就先告辞了。”风雅说着。

“麻烦姑娘了。”云寒行礼说着。

风雅离开后,姜湛看着姜姒脸色惨白,担心的问着:“姒儿,可是身体不适,脸色如此难看。”

姜姒摇摇头说着:“只是御剑飞行时用了一些灵力,没事的,家主。”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昆仑修习吗,乐胥呢,他也来了吗?”姜湛问着。

姜姒立即问答着:“乐胥哥没来,他,他在很安全的地方,我,夫人已经告诉我了,告诉我了姜家的事情,我,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

姜湛先是有些震惊,而后又浅浅的叹了一口气说着:“本不该,本不该让你知道了,孩子你本就不是我姜家的女儿,你,你不如离开姜家........”

姜姒立即跪下说着:“不,不,姒儿不离开,就算我身体里没有留着姜家的血液,可是,可是我就是要留在这里,大伯,您不要赶我走。”姜湛立即扶起姜姒说着:“快起来,快起来,我并非是赶你走,只是,只是这件事情只会是一个开端,不能连累了你,虽然你是二弟领养的,可是我一直都是将你当做我的亲侄女看待的.......”

姜姒笑了笑说着:“大伯既然将我看做亲生侄女,那么作为亲人怎么可以叛家呢?”

“可是,可是.........”姜湛还想说着什么,姜姒恭敬的行礼说着:“大伯,自小就是你们一直保护着我,我也想保护你们,您放心,无论以后发生任何事情,我一定,一定保护你们.......”

姜湛会心一笑,慢慢的说着:“我知道的,自小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哎........好,去休息吧,后面会是一场硬仗的。”

“是。”

金陵 云府

云寒与白袍道人正在密室等待姜玄的醒来,云寒怀疑的问着:“这样真的可行吗?”白袍道人慢慢的说着:“当然,等他醒来你就知道了。”

云寒笑了笑说着:“是呀,我怎么能不相信师兄呢,毕竟师兄曾经是昆仑长老呢。”那白袍道人咧嘴一笑:“你我之间,不用谈论这些往事,你我不过各取所需,等着吧,他快醒了。”

两人等了一会,姜玄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双眼血红,一脸狰狞,他发觉自己被铁链锁着立即吼叫着试图挣开锁链。

“最好离远一些,云家主。”白袍道人冷冷的说着。突然,姜玄扯断了锁链,吼叫着向云寒袭来,云寒立即退让,嘴里说着:“师兄还等什么,不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吗。”

白袍道人轻蔑一笑嘴里默念咒术,正在疯狂攻击云寒的姜玄突然安静下来,慢慢的走向白袍道人,低头跪在白袍道人面前。

云寒大笑着:“哈哈哈,不亏是师兄,哈哈哈。”

“只有半个时辰,这是极限了,下一步你要怎么做。”白袍道人问着。

“呵呵,当然是要在最热闹的时候行事了,哈哈,哈哈.........”

临湘 姜府

深夜时分,山月悄悄的翻墙出府来到姜府外围,早已等待许久的风自南见到山月立即行礼:“殿下。”

山月点头示意,而后问着:“兄长有何事?”

“禀殿下,主上让我告知您,事情已经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进行中,你可以回京了........”

山月皱起眉头说着:“现下姜家少主被困武陵山,我怎么能回京呢?”

风自南说着:“大人说,有姜家二门主在也可以达到目的,殿下不用在冒险了。”

山月迟疑了一会说着:“我知道了,不过就当是会这段日子画上一个句号,我把姜湛救出就回京........”

“殿下........蚩尤的结界何等危险,殿下必定要耗费大量灵力的........”风自南焦急的说着。

“我自有分寸,这次,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到时你来武陵山帮我。”山月说着。

“..........是......”

山月示意风自南离开,山月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头顶的圆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着:“终究,终究是一场梦.......”

七曜山

一直无法睡着的姜厝独自一人走出房门,在庭中四下游走。同样半夜起身的木苏看到姜厝后上前行礼唤着:“小,姜公子睡不着吗?”

姜厝转身说着:“祭司大人也睡不着吗?”木苏摇摇头说着:“不是,有些事情要准备,所以还未入睡。”

姜厝点点头不再说话,木苏想了想说着:“姜公子可是在担心突破结界的事情。”姜厝迟疑了一会说着:“是,有些担心。”木苏郑重的说着:“姜公子不必担心,我等一定竭尽全力将公子送出。”姜厝没有立即回话,看了一下四周,慢慢的说着:“如果我出去了,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出去。”

木苏听到姜厝之言有些诧异的说着:“能听到您这样的话,我十分感动,不过您不必费心,我们已经习惯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姜厝摇摇头说着:“祭司大人不必如此,你我同族,我姜家之人从未有抛下族人的说法,不过,我还有一事请求。”

“公子请讲。”木苏说着。

“如果,如果有任何情况,一定要保证让小漓出去。”姜厝说着。

木苏迟疑着说着:“这,这........”

姜厝郑重的行礼说着:“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木苏赶紧回礼说着:“属下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属下,属下遵命即可.......”

“那我就先谢过了。”姜厝说着。

“那小姑娘是姜公子的心上人吗?”木苏问着,姜厝愣了一会才慢慢的说着:“不是,不是,她是世家大族,而我,而我是魔族之人,人魔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木苏暗自叹气慢慢的说着:“人族向来容不下我们,小主人能这样想也是好的,属下就不叨扰您了,先告退了.......”

等到木苏离开,姜厝在原地愣愣的站着,转头看着高阳漓的房间又怔怔的看了一会,而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离开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ajDQryJaDZ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