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老男人吃我的奶水不让断奶 不小心和闺蜜磨豆腐了

得知风间遥所谓的“吐血”其实是本来已经松动的牙齿提前下岗,体术老师哭笑不得。哭唧唧的武田不放心,非要跟老师一起送风间遥去医务室。校医检查之后认为没有大碍,给遥磕破的地方上了点药就算完事。

之前像是被判了死刑的武田,听完校医的话如蒙大赦。路上武田对她支支吾吾地说,万一以后留疤或者牙长不回来,要对她负责。风间遥则表现得十分冷静。她才不信牙长不回来。

风间惠子也不是一个一开始就万事妥帖的母亲。大约一两年前,惠子曾经亲眼见到一个换牙比较早的孩子,在得知老人会掉牙后,认为自己变老才牙齿松动,于是哇哇大哭。根本没法想象遥大哭的样子,等回去见到遥后,惠子连忙科普了一番小孩子会换掉乳牙的知识。

无论是谁到了年纪都要换牙,谁也不会笑话谁。风间遥是这么想的,然而平野退发现她没事之后,一直到午休都在笑她。到了中午,她打开便当盒开始吃午餐,本来是她平时比较爱吃的菜,结果吃的时候发现以她目前的牙口有些咬不动。

风间遥对着镜子照了照,看到原本是门牙的地方现在成了豁儿,心情莫名低落。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牙为什么说掉就掉了?说话漏风的感觉真是一点都不好,吃东西也不方便,她现在都不想张嘴了。

还有这两颗牙,她应该怎么处置这两颗牙?丢掉?丢在哪里?

琢磨了好一会儿,她总算解决了那两颗牙的问题。随后风间遥来到了忍校附近的小吃一条街上。这个时间人声鼎沸,街上到处都是来吃午饭的忍者。

数了数口袋里的零钱,吃一顿饭倒是没有问题,可是转了一圈后,她依然不知道吃什么好。嘴里还是很痛,站在街角,风间遥已经要阴郁得长蘑菇了。

长蘑菇的小姑娘不想遇到任何熟人,但是很不巧,足有好一阵子没和她见过面的宇智波止水正好也在这条街,准备和同伴一起找个地方吃午饭。视力足够好的止水一如既往地在风间遥看到他之前首先看到了她,并且决定关心一下小姑娘当街长蘑菇所为何事。

“不去吃饭吗,止水君?”

“嗯,有点事情要暂时离开一下。”止水说。

同伴们纷纷大度地表示没有关系,看到对方离开是为了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说话,顺便八卦了一下:“咦?没听说止水君有妹妹啊?”

“看那眼睛的颜色,应该不是妹妹吧。”说话的同时不忘寻找着引起食欲的饭店,终于有人找到了心动的目标:“大家,去吃烤肉怎么样?”

这个主意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一行人愉快地一边八卦,一边往烤肉Q去了。

出现在风间遥面前的止水一身黑衣,佩带忍刀,打扮与以往稍有不同,气质给人感觉似乎比过去多了一丝凌厉,不过和她说话的时候态度亲切如故:“中午好,风间小妹妹。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风间遥能轻易地分辨出别人表示关心时,是真正在意还是出于客套。止水是个会发自内心关心他人的人,她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风间遥不怎么想开口,可对于确实在关切自己的人,对方的问话她既然听见了,就不能故意不理会。她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扬起脸来回答他。

“牙掉了。”她说,“不能啃苹果,也不能吃冰淇淋了。”

止水把这副委屈的模样尽收眼底,偏偏风间遥没发觉,以为自己的语气很正常。鼬好像没有在自己面前为这种事情郁闷过,但男孩子和女孩子总归有点不同,止水蹲下来,试着将手放在遥的头顶,摸摸她的头发:“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没关系的。多笑一笑吧,风间小妹妹一直都非常可爱,现在也是。大概夏天牙就会长好了,等到那时就能吃冰淇淋啦。至于苹果,先吃小块或是换成软一点的水果怎么样?”

意外地得到了全方位安慰的风间遥十分惊讶。得知风间遥还没吃饭,止水带着她到附近的饭店点了几样软糯好吃的食物。风间遥只要发现对方并非是客气几句而已,多半不会推辞。这下她吃起来容易多了。

“谢谢你,止水君。”风间遥说。

回想起认识对方这半年时间,见过的次数算不上多,但自己差不多每次都受到了关照,风间遥认为自己有必要感谢一下对方。她的年纪和鼬接近,尽管见识和实力不如鼬,思想上总有不少共通之处,可供彼此参考。而止水比她年长五六岁,境界不在一个层次,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对方的地方。她想了想,问:“有时间请你吃饭?”

止水完全没想到风间遥会提到回请,知晓她的理由后,便能清晰地发现她既有孩子随心所欲的特性,也能大人那样对付出和回报算得清楚。

“你是鼬的朋友,鼬对我来说是像朋友又像弟弟的存在。关照鼬的朋友在我看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当然,你本身也是值得被关照的人。所以不需要这样。”止水说。

风间遥若有所思:“是吗?”

止水点头,接着玩笑道:“如果你毕业之后赚到了钱,说不定我会主动找你蹭饭的。”

和止水一起吃过午饭,被成功顺毛的风间遥恢复状态回去上学了。她到学校才发现,掉牙的事居然还没结束。

平野退快被笑死了。对练时磕到牙已经挺好笑了,武田当时的反应让大家虚惊一场,更增添了戏剧性,班里的同学都当成笑话来讲。训练场上不止他们一个班上课,目睹这一幕的人不少,由于不了解实际情况,也没人去特意解释,导致这事也传到了班级外,被添油加醋,越传越离谱。风间遥没想到,传说中的“三人成虎”的情况会发生自己身上。

平野退给午休回来的风间遥讲了一下他听到的两个版本。简单来说,一个版本是据传低年级某女生被打得满地找牙,另一个版本是某女生在训练场修炼时突然重伤吐血。

小事而已,没有必要也没有办法去向每个人澄清。可听多了难免有些厌烦,风间遥不得不思考一番,应该如何避免其他人把传言中的“某女生”联系到自己身上。流言是不可消灭的,她干脆想办法让其往离奇方向发展,到了彻底不着边际的时候,因为和事实差距太远,没人会联想到她。

于是,有关于吐血而亡的女鬼,由于生前被人欺负而打掉了牙,死后游荡于忍校中,伺机拔掉别人的牙镶在自己嘴里的怪谈,就这样经久不衰地流传了好一段时间。

隔天放学,在脑海里丰富着怪谈细节的风间遥见到了特意在回家路上等她的鼬。只要一开口,就会再多一个人见到她的小豁牙。在她开口之前,鼬率先向她伸出手:“听说你不高兴。”

见她没有躲开,接下来是和止水如出一辙的摸头动作。究竟是谁对鼬提起这事不言而喻。又一次被顺毛的风间遥暂时忽略了豁牙的事,再次想起了“猫尾巴”。

*

五月份,风间爷爷和风间奶奶动身前往火之国探望快要生育的小女儿。因为打算多在小女儿那里多住一段时间,帮着照顾一下女儿和外孙,顺便再旅旅游,看望一下其他子女,他们估计自己可能会离开一年时间。惠子的能力和人品都得到了夫妻二人的肯定,风花和果子店暂时交由惠子经营。担心惠子一个人忙不过来,在离开之前风间奶奶帮着惠子招聘了一名员工。

想着和风间遥年龄相近的孩子对下棋感兴趣的不多,风间爷爷给风间遥留了不少棋谱,告诉她可以去木叶的棋牌室玩,还给她介绍了两个棋友,一个是叫阿斯玛的年轻忍者,另一人三十多岁,名叫奈良鹿久,棋艺极其厉害,由于工作繁忙,“家里有可爱的老婆和儿子”,事情也不少,只能抽空去棋牌室消遣一下。

来到木叶之前,惠子和遥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旅途中见过了太多人,风间遥早已意识到何为生命中的过客。曾经与惠子在路途中失散,她意识到哪怕是惠子,也不可能一直在自己身边。绝大多数人的离开,风间遥并不在乎。甚至他们离开后是生是死,她也不在意。那是她无法左右的事情。

风间爷爷和风间奶奶对她和惠子很好。不管能不能见面,对方好好活着就是好事。与两位老人的分别,她的内心中其实没有不舍和伤感,尤其是在知道他们还会回来的情况下。

“我和阿遥,还有杏,会一起好好照顾店里的。”临别前,惠子搂着遥的肩膀,笑着说。

“祝你们一路顺风。”遥说。

和果子店的新员工,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杏为遥恰到好处的冷静表现而感概道:“遥酱真是又坚强又乖巧,哪像我妹妹,每次我出来打工都要哄她好半天才行呢。”

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遥行为背后的情绪,惠子清楚遥的表现与坚强或是乖巧都没多少关系。

那次找到与自己失散的遥时,惠子看到的是一双冷静和求生欲压倒一切的眼睛。那双眼睛比同龄人看到的更多,同时也比同龄人缺失了什么。惠子比以往前所未有的强烈意识到,她们不能再这么漂泊下去了。

截至目前的生命中,一开始遥不会与人道别,认为道别没有意义。后来遥学会了说再见,懂得了社交和礼貌对自己有利。再后来,她会学了说保重,哪怕分离后对方的生活和自己没有交集,至少要对曾经对待自己很好的人表达出祝福的心意。

惠子替遥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发带。当初定居的决定做下的大概不算太晚,她期待着遥有一天能够感受到更多,学到更多。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nDUJ0dND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